TXT下载小说 - 网游小说 - 冥界追忆录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四章 087章 妙空·窃玉

第三百二十四章 087章 妙空·窃玉

        第三百二十四章    087章    妙空·窃玉



        “既然如此……”妙空门的传人语气愈发阴沉、冰冷。



        “真没人啊……难道我的直觉出错了?”妙空门的传人抬起头,满脸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一脸的苦闷。



        “要不,下次再偷?”妙空门传人一脸纠结的说完后,哀叹一声:“哎,算了,人不能言而无信,继续吧……总有种不妙的预感啊。”



        墓看着少年潜入了假山的阴影之中,心中不妙的预感也随之消失,从假山上跳下,放开了手中被捂着嘴巴的星海,站在少年遁入的阴影前查看着。



        在墓的左眼中这只是正常而平平无奇的阴影,但在右眼中,眼前的阴影完全是由一个个漆黑的字符所拼接、堆叠而成。



        而在这阴影符文间,一道“裂口”十分显眼出现在其中,上面还有着些许少年所残留的气息存在。



        墓看了看这道裂口却没有从此穿梭,从那少年所体现的隐藏身形的功法来看,他基本不会犯这个低级错误,是个陷阱无疑,接着墓满头冷汗的竟然从阴影中看出来十数个陷阱,这还只是阴影中的一角而已。



        “算了……”墓摇摇头,不再去解析这些根本看不懂的魔法阵,尘雾缭绕着右手,探手抓向了一处留有少年气息的陷阱,



        尘雾缭绕的右手好似虚幻一般贴在了阴影的魔法阵之上,将那本就稀少的气息有抓走了一丝。



        “呦?”星海满脸不解的看着墓的动作,轻轻的轻吟着。



        “七璇·宇空崩灭·寻!”银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墓捕捉到了那一道异常的空间堆叠的区域,脚下尘雾浮动,墓探出手来抓住星海,踏入了时空夹隙,寻着那堆叠中的痕迹穿梭了进去……



        通过漆黑无光的通道后,墓进入了假山后隐藏的密室,刚刚进入便把星海塞入怀中,通过星魂锁链警告了一句,同时全身的气息极度收敛,秘技·隐被催动到了极致……



        然而,墓扫视了四周后,诧异的看着少年在密室深处跪在了一件巴掌大的玉像之前,根本没有去观察四周。



        “妙空门第三百二十四代传人,子桑秒空,恭请先祖遗像!”少年跪拜之后缓缓地站起了身,一脸肃穆的对着玉像说道。



        只见少年取出了一把牙签大小的玉剑轻轻的放入了玉像手中的空缺,那白玉玉像的身上顿时升起一道道流光,然而雕像的遗变竟然没有被旁边的城主查觉到丝毫异常。



        接着,子桑妙空取出了一尊和之前未变化的玉像一模一样的仿制品吗,双手舞动,没有触发任何警戒,两个雕像瞬间完成了调换。



        子桑妙空完成之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又在密室中四处游荡,却根本没有相中任何的宝贝,无奈的叹了口气后,在一堆二十多个火色结晶前满脸迷惑的停下了脚步。



        子桑妙空一脸的犹豫纠结后,双手开始疯狂结印,没一会,一枚火色结晶的仿制品便出现在了手中,悄悄地换下了一块火色结晶后,少年满脸好奇的把玩着手中好似宝石一般的结晶。



        “妙空宝典中没有记载过的类型啊!”



        墓悄悄的走到了少年的身边,听到了他的话语,打量了几眼少年后,右手上开始缭绕着尘雾与银白的宇空灵力,悄悄地抚在了他的脖颈上,然后瞬间爆发,却以轻飘飘的形式后退。



        这种后退方式还是难不倒墓的,在习得《天涯之旅》的时候,那走下的无尽道路可不是开玩笑的,再加上现在又配合着天涯之旅一同使用,简直轻而易举。



        少年在被触碰到的瞬间便全身汗毛乍起,身影也是瞬间虚幻一般离开了原地,行进的途中还一直注视着之前的位置以及四周的变化。



        “奇了怪了,今天怪事真多!”子桑妙空静立了十分钟后,才满脸迷惑的打了个寒颤。



        “不会有鬼吧……啊呸,有鬼也是怕我啊!”子桑妙空满脸黑线的说完又是恨恨的嘀咕道:“都怪掌门小时候天天讲鬼故事吓我!”



        “算了,走喽!”摇摇头,子桑妙空一脚踏出,便从密室中消失,仅仅留下了一件玉白色的信封静静的躺在地上。



        墓看着子桑妙空消失后,静立在原地半个小时,才走到了那对火色结晶旁,在墓的右眼中,一缕缕的火红色的气息从中散发,环绕在自己的身边。



        那对自己的召唤就是来自这些气息,想必是刚才子桑妙空打开密室之后和自己已经融入体内的结晶产生了联系,至于为什么城主进来后,自己没有感受到,肯定是因为他是在自己在吸收结晶之前就进来等候了。



        想到这里,墓怜悯的看了眼正在警戒的扫是着四周的城主,摇了摇头,墓在结晶堆成的小山堆前半蹲了下来,他感觉好像还不止如此。



        墓转头,再次看了眼城主后,摇摇头,对秘技·隐的掌控开始减弱,右眼开始绽放血色光芒,丝丝血线从中蔓延,渐渐的覆盖了紫色的虹膜。



        没过一会,墓痛苦的遮住了右眼,那从指缝中流露的血色光芒终于渐渐消隐。



        “呦!呦!呦!”星海逃出了墓的衣襟,满脸担忧的环绕在墓的眼前,焦急又无奈的轻吟着。



        墓呼剧烈的喘息了一会,对着星海一笑,再回头确认了城主依然在毫无结果的戒备着之后,再次抓住满脸苦恼的星海,全身开始弥漫了尘雾踏入了时空夹隙之中。



        这次足足在时空夹隙中“疾行”三分钟后才跑了出来。



        从时空夹隙中跑出来的墓还没四处查看便被绚丽而刺目的赤红光芒闪花了眼,他震撼的看着眼前的“巨大”的“山堆”,那是一颗颗闪耀着淡淡红芒的火色结晶……



        “这数量……”墓惊骇的看向堆成山的火色结晶,无法言语……



        “呦!呦!呦!”这次星海看着四周没有人,大声的表达着自己的诧异。



        眼前这座小山堆足有三十余米高,并不成圆锥形,有些狭长,长大约是一百余米,宽只有五十余米,不过完全是由火色结晶堆积而出。



        “大概有五亿枚左右吧……”墓扫视一遍后,满脸呆滞的说道,如果火色结晶获取的途径只有那一条的话,那可就太震撼了……



        “呦?”星海被墓说出的数量吓到了。



        毕竟,墓可是作弊击杀了那个火焰“精灵”后才得到的火色结晶。



        “算了……先干正事!”墓走到那堆火色结晶旁背对着它们盘膝坐下。



        合上双眼,墓的心神全部关注在体内七璇的脉轮之上,位于七璇·炎狱核心上的火色结晶几乎是在暴动般的颤动,只是在宇空灵晶磅礴的压力之下安然无事而已。



        墓深舒了口气,将宇空灵晶的力量渐渐撤离,顿时墓的脉轮中与背后那座“山堆”开始了暴走。



        一道道的流光自火色结晶中流淌而出,背后传来的流光顺着脉轮中延伸而出的红光向着脉轮中的炎狱核心奔流而去。



        “呦!”星海被那些红光吓到了,急忙躲回了墓的衣襟之中好奇的看着那些流光融入墓的“身体”中。



        如江河般的流光在相对窄小的脉轮中肆意奔流,将脉轮撑得逐渐浮现出细碎的裂纹,然而那些流光依然不管不顾的急速冲来……



        好在宇空灵晶早已落入墓的掌握,每一处的裂纹都有宇空的力量来保护,在宇空灵晶的守护下,那些裂纹在急速的愈合,乍一看上去,整个脉轮在闪烁着银白的光芒,将火红的颜色完全掩盖……



        咔嚓!



        咔嚓!咔嚓!



        墓的背后那座“山堆”的底座开始崩裂,无数的“玻璃渣”细细碎碎的飘落而下,一边飘落,一边崩解,有的细小碎片甚至在半空中便已完全消散……



        失去了平衡的“山堆”开始倾倒,这时,一道金色的屏障将墓包裹,蝎在默默的守护着墓……



        “呦?”后知后觉的星海看着那到金光,满脸的惭愧。



        渐渐的火焰从墓的身体里逸散,愈发炽热的身体把星海都逼了出来,吓得它绕着墓的身体乱转。



        火焰一丝丝的溢出,穿过了白衣,却没有点燃,某种意义上来说,“锻造”红尘套装的材料已经被墓的鲜血逐渐替换,成为了墓身体的一部分,而那火焰好似有着灵智一般,根本不好去伤害墓一丝一毫。



        没过一会,一道紫色光芒从墓的腰间窜出,即便是与墓构建了生死与共的契约,小鳞也无法忍受那恐怖的高温。



        “呦!”星海一脸迷惑的看着小鳞,发出了奇怪的轻吟。



        “吱!”小鳞没有多言,对着星海打了一声招呼后,紧张的的看着墓的变化。



        只见丝丝火焰的光芒自发根蔓延,一直到发梢全部都变成了橘红之色。



        然后是眉毛也从白青变成橘红,即便是看不见眼睛的变换,想必也会和炎精灵一般的赤红。



        (忽悠无止境,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