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网游小说 - 冥界追忆录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六章 189章 宣阳

第四百二十六章 189章 宣阳

        第四百二十六章189章宣阳

        “嘁~”墓满脸不屑的看着那些不自量力的将军门,冷哼一声后便打算转身离去。

        而就在此时,一声冷喝突然炸响在耳边。

        “仙府·原磁洞天!”

        墓只感觉眼前一花,四周的景象便瞬间转换,抬头望天,血色天穹竟变得蔚蓝无比,好似纯净的蓝宝石一般,没有一丝“白雾”。

        “这是……嗯?”站在山巅之处,墓突然心中警觉,侧身一避,一枚箭矢便瞬间穿过了他的残影,却依然被擦出了一道不深的血口。

        不仅如此,一到莫名的力量自进入这里后便束缚了墓的身体,让他颇有些举步维艰的感觉。

        紧接着,体内传来了些许的不适感,令墓的动作微微僵滞。

        “毒?”

        心中惊怒,提起往生横在身前,刺耳的铿锵声接连响起,血色邪刃与三尺青锋交击了数十次。

        “竟然没事!”那袭击者见墓近乎无恙便一脸惊骇的退到另一座山巅,惊疑不定的打量着他。

        “这就是那个狗屁皇帝的依仗吗?”墓轻轻喘息了几声,一脸的怒火。

        “算是吧……”白衣飘飘的袭击者敷衍的回答道,心中满满的不解,甚至想着那九悬碧落是不是买到假货了。

        “这里是哪?”墓因为毒素侵蚀而产生的轻微喘息已经平复,随口好奇的问道。

        然而,并不指望敌人回答的墓却意外的得到了答案。

        “仙府,二阶真仙以自身感悟的道韵为基石‘锻造’的仙术。”落云一边回答,一边盯着墓确认了他已经中毒,但毒药根本没能起到什么作用,不由得心中抽痛。

        那九悬碧落的价格可是不便宜,为了这次的伏击他甚至把一瓶的毒药都浓缩在了落日箭上。

        “我问你,这毒药怎么没用?”最终,落云还是忍不住询问道。

        “……可能~它还不够毒吧。”墓倒也没有隐瞒,毕竟他也只是微微明晓毒素为何失效……自己的血液在某方面来说比起这箭毒可恐怖多了。

        “是针对师雪师姐的?”墓确认了这是有预谋的伏击,满脸寒霜的问道,同时背后有着三对骨翼与一根骨尾刺破了血肉显现身姿。

        “不是,是你。”落云摇了摇头提起长剑指向墓,同时身影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长剑与血刀发出了刺耳的碰撞声。

        “龙神之裔·游龙!”手中血刀挥斩,墓的目光仅仅的盯着落云,身后三尊千米游龙显现了身形。

        “游龙·炎火!”

        赤色的火焰与游龙的身上燃起,淡淡的灼烧焦臭在它们的身上飘荡,显然它们并不能完全适应灵晶的力量。

        三道龙息同时喷吐,融合为一,化作巨大火球轰向了交战的两人。

        见状,落云面色狠变,一击九元裂雷仙法将墓阻挡,在紫蓝色的雷光中瞬间后退千米。

        “荒雷·赦!”而后,天空中一道道紫蓝色的雷云汇聚,仿若倾盆之雨般密密麻麻的落下。

        三尊游龙瞬间转移了目光,无限的龙息喷吐将雷光焚尽,就连雷云也不曾例外。

        “你难道不怕灵晶的诅咒吗?”落云满脸不解的看向墓,不知道他是不是那种为了力量而不顾一切之人。

        “诅咒?”墓停下脚步,微微垂下往生,不解的问道。

        “哈?”这下,反而是落云一脸的惊愕。

        “你不知道?”

        “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过灵晶的诅咒,每一个持有灵晶的人都会遇到最令他痛苦的事情。”

        “那可是比死亡更恐怖百倍的诅咒,到时就连死亡都是一种幸福。”

        “你真的不知道?”

        “也对,要不然你也不会有两颗灵晶了。”落云一脸同情的看着墓。

        然而,墓却并不在意,他能感觉到落云没有撒谎,甚至没有隐瞒,可是,心中莫名的直觉与安心都令他没有丝毫的顾忌。

        甚至连那安心的感觉也是自灵晶中传出的臣服“意念”。

        “别废话了,战吧!”

        “流风·瞬天!”墓微微蹙眉,提起往生冲向了落云,身形好似风一般飘逸、不可捉摸。

        “牵星·原磁雷剑!”紫蓝色的雷光包裹了落云的身体,同时仙府的天穹中一道“落雷”劈下,正中自身。

        “斩!”

        长剑上缭绕着雷光,对着堪堪破开护身紫雷墓狠狠斩下。

        嗡~

        雷光顺着风中的血刃“流”向墓的身体,酥**麻的感觉伴随着沉重的“压力”被墓完整承受。

        “连斩!”

        落云得势不饶人,接着便瞬间斩出了同样的三剑。

        血色的浊炎猛地爆燃,之后的三道雷光瞬间反扑在了眼神空洞的落云身上。

        “咳!”痛楚令落云惊醒,一边咳血,一边极速后撤。

        “血阳……”面对最少二阶真仙实力的敌人,墓的修为显然是不够看的,接连的爆发下他体内的灵力近乎见底,于是打算唤出无尽灵力的增幅。

        “封!”天空中,未曾出现十三轮血阳的虚影,只有一束刺目的阳光射中了墓,而这不同寻常的光芒竟将墓的天赋身体封锁。

        “嗯?”墓瞬间惊诧,脚下火焰爆燃,一串烈烈燃烧的火焰脚印不断延伸。

        “九曲·擎苍之柱!”一根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镔铁长棍突然“闪现”在高空对着墓狠狠的劈落,同时还在极速的胀大着。

        等到眨眼过后,那长棍已经变得比之前墓所落脚的山峰还要庞大,巨柱掀起狂风,劈碎苍云,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墓的身上。

        污浊的烈火燃在白衣上,挡在了墓的身前不足一根发丝的距离。

        砰!

        巨柱猛地震颤,来袭者亦是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大口的吐出了涌上的鲜血。

        “血阳之域!”墓没有趁势追击,急速的后退千米后再次召唤血阳。

        然而仿佛从未有过这天赋神通一般,血阳没有回应他的呼唤。

        “咳咳,别白费力气了!”宣阳顺了顺胸中的气闷,一脸快意的开口,不屑的说道。

        “有点眼熟啊,你是谁?”墓看着突袭的人影,感觉有些熟悉,十分确定自己曾见过他,但是却无法确定何时何日。

        “呵,大名鼎鼎的幽冥怎么这么弱啊~”宣阳讽刺着,心中却是万分的疑惑,本来他只是打算试探一下墓,但是这“羸弱”的气息却又充满这诱惑。

        “好想就在这杀了你啊……”口中的喃喃自语充满了杀意。

        “喂,喂,师弟,你可没说他是冥王的继承者啊!”落云听到宣阳对墓的称呼后,一脸的懵然。

        “冥王的继承者?”宣阳微微尴尬的轻声重复。

        “对啊,他的身份不是和你一样吗,你要是早说的话我可不敢打着注意!”落云一副死鱼眼,不爽的看向宣阳。

        “咳,他可不是继承者。”宣阳半解释半掩饰的说道。

        “别骗我了,你都说了幽冥了!”落云皱皱眉,不解的看向宣阳,这师弟虽然成为了灵仙冥王的继承者,但是那和煦、真诚的性格却未曾改变……

        “嗯,他真不是继承者……他就是新一任的幽冥冥王。”宣阳想了想后,不再遮掩将墓的身份说了出来。

        “……”落云沉默了一会,而后一脸恭敬,满心献媚的对着墓躬身说道:“冥王你好,师弟再见!”

        “人情不还了?”宣阳轻飘飘的一句话让落云面色千变,停下了逃离的念头。

        “一个人情不够啊!”落云满心挣扎这说道。

        “给你,这就两个了!”宣阳盯着面色渐渐红润的墓,丢给了落云一分玉简。

        “是那玩意?”落云心中千回百转,咬了咬牙,将玉简内的信息接收。

        “你还真给我了!”一声哀叹后,落云再次提起三尺青锋对着墓冲杀上前。

        “九曲·横断千古!”宣阳也没有迟疑,长棍对着墓横扫了过去,真个仙府都被这一击动荡。

        咔嚓!

        捏碎了一枚龙之血,墓的身上再次燃起浑浊火焰,将两道攻击同时返还。

        “噗!”全力一击的落云被完完全全的反伤震得口喷鲜血。

        宣阳也是同样不怎么好受,但是比落云强韧上十数倍的身躯倒是没有受到重伤!

        “九曲·九万里银河!”

        长棍再次劈落,好似无数星辰坠落般的一击应面轰向了墓。

        咔嚓两声,一枚龙之血恢复了被业火燃身震伤的身躯,一枚则再次恢复了白衣的消耗。

        “业火……”

        “幽魂耀阳·封!”双眼闪着刺目神光的宣阳发现了这棘手防御的根本,天空再次垂落一道耀目的阳光,瞬间将其封印。

        轰!

        没有了业火燃身的强行反弹,长棍无碍无阻砸向了墓。

        “你到底是谁?”

        这是墓在尸骨无存前的最后一句疑问。

        与同灾厄对战不同,这次没有了灵晶的克制,命格的疲惫又无法使他化龙,达到最高战力。

        而宣阳同样是能够越阶杀敌的灵仙冥王的继承者,一阶神仙的他是可以无伤斩杀四阶天仙的妖孽。

        墓,惨败的如此理所当然。

        “果然,没记住我吗,血卫试炼的最大赢家!”宣阳看着那消无的血雾,咬牙切齿的低语道。

        (忽悠无止境,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