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殿下我要死了……

第十九章:殿下我要死了……

        吃完饭之后,程知节这货,居然跑回宫殿里面,抗上太师椅就走。

        这张太师椅,程知节刚才坐过了,非常舒服,看上去也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程知节很喜欢。

        不过,刚一出门就被满头黑线的李世民给拦住了。

        李世民黑着脸问道:“程知节,你这是硬抢啊?有你这么没脸没皮的吗?”

        程知节嘿嘿一笑说道:“皇上,老臣跟着你南征北战,也立下赫赫战功,老臣也不要别的赏赐了,你就把这宝贝赏赐给我吧。”

        李世民一把从程知节手中抢过太师椅说道:“不行!想得美!想要啊,让你儿子做去!”

        程知节一瞪眼说道:“对,回去先揍特娘的一顿再说,揍完再让他做,做不出来揍不死他个狗娘养的!”

        程知节一眨巴眼睛问道:“皇上,不知道这个宝贝叫什么名字啊?”

        李世民不由楞道:“愔儿昨天才做好,还没来得及起名字呢!”

        杜如晦顿时凑趣道:“皇上,既然如此,皇上何不现在给取个名字呢?”

        李世民点了点头,思考片刻,不由说道:“干脆就叫贞观椅吧,桌子呢就叫贞观桌。”

        “好名字啊,真是好名字!”

        ……

        街道上,李愔正在向程知节等人讲解桌椅板凳的构造和用途。

        讲解完之后,程处亮挠了挠脑袋,困惑地问道:“殿下,你说的这桌椅板凳,真的能赚到钱吗?现在大家都是跪坐,根本就用不到你说的椅子和凳子啊,咱们做出来,要是没人买的话,那不是要亏本了吗?”

        和这种憨货说生意上的事情,真费劲。

        李愔也懒得向程知节解释了,估计也没办法给他解释明白。

        李愔直接说道:“你们就放心好了,这桌椅板凳做好之后,肯定能够赚钱。怎么样,你们要不要参股一起做这生意?”

        纠结了半天,程处亮才咬牙说道:“干!殿下,你就说,咱这生意到底该怎么做吧?”

        李愔不由说道:“做生意呢?首先需要本钱,我们一共是兄弟六人,本殿下呢属于技术入股,不出钱。你们呢,每人拿出十贯钱参股。”

        “这五十贯钱,就是我们商铺的先期投入,我们需要找生产厂房,雇佣人手,还要有店铺进行出售,要雇佣伙计。不过五十贯的先期投入,大概是够了。”

        十贯钱,不是小数目了。

        这些家伙,虽然一个个都是富二代和官二代,但是他们的零花钱肯定没这么多。

        如果想要进行投资的话,估计就要向家里人要钱。

        而李愔要的,就是他们家人知道这件事情。

        果然,程处亮在考虑了一番之后,不由说道:“殿下,十贯钱,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等我回家问过老头子再给你回复吧。”

        听到程处亮的话,李愔不由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也没那么着急,不差这一天两天的。

        现在李愔急的,倒是如何从宫中搬出来了。

        按说李愔今年已经十岁了,到了可以从宫里搬出来自己开府的年纪了。

        但是,到底要不要从宫里搬出来,完全都是父皇一个人说了算。

        比方说,父皇以前很喜欢四哥李泰,那么李泰就直到前几天,才从皇宫里面搬出来。

        父皇非常讨厌李佑,然后李佑刚刚到十岁,就被父皇给撵了出去。

        现在轮到自己了,李愔非常希望父皇能把自己给撵出来。

        但是不知为何,父皇并没有这么做。

        生活在皇宫里面,出宫一趟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哪有出来开府来的方便?

        可是这种话他自己还不能说,也不敢说。

        估计他要是亲自开口向李世民提的话,说不定会取得相反的效果。

        李世民一定会认为,他出宫去是因为在宫里管束的太严,出去之后,说不定会胡作非为。

        最好是找个人向父皇提这个问题。

        可是,找谁好呢?

        一时之间,李愔不由陷入到沉思之中。

        不多时,李愔回到了皇宫之内。

        刚回到含象殿自己的房间,就看到小丫头柳枝,脸色惨白,惊恐万状地把自己拉进了卧室之内。

        进门之后,柳枝还没忘了将房门紧紧地关了起来。

        李愔不由得一阵莫名其妙,柳枝这是要干啥?

        结果,来到卧室之后,李愔竟然发现,柳枝当着他的面,将裙子褪了下去,并且将肚兜掀开。

        将整个下面,完全暴露在李愔面前。

        而李愔,完全被这一幕给惊呆了,心里只觉一股热血上涌,鼻血都差点流下来。

        李愔艰难地问道:“柳枝,你这是要干啥?”

        柳枝抽泣着,惊恐地说道:“殿下,柳枝要死了,呜呜,柳枝好害怕?殿下会不会救我?”

        李愔莫名其妙地问道:“好好的,你怎么就要死了呢?谁说你要死的?”

        柳枝紧张地指着自己的下体说道:“可是殿下,奴婢哪里流血了,是不是奴婢要死了?奴婢很害怕,又不敢和别人说。殿下,奴婢是不是要死了?呜呜!”

        嗯?

        哪里流血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受了什么伤害了吗?

        此时,李愔也很紧张,生怕柳枝出现什么危险。

        李愔将柳枝平方在床上,然后仔细进行检查。

        半晌之后,李愔才后知后觉地发觉,额,柳枝这丫头八成不是受伤,是大姨妈来了。

        额,这,这就尴尬了。

        不过,前世今生,除了在小电影上看过之外,李愔还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妙处。

        李愔恋恋不舍地看了几眼之后,才艰难地转过头来,对柳枝说道:“柳枝,没事儿,你不是受伤流血,而是天葵来了。”

        现在的月经,在唐朝的时候,应该是叫天葵吧?

        李愔记得,好像是这么叫的。

        柳枝这丫头,估计是没人告诉她,她根本就不懂得这是天葵来了,还以为是受伤流血,导致虚惊一场。

        而听到天葵两个字之后,柳枝一张俏脸,不由红霞满布。

        匆忙穿好衣衫,羞的抬不起头来。

        简直太羞人了,自己可是被殿下给看光了,简直没办法见人了,叮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