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武媚娘(第一更)

第七十四章:武媚娘(第一更)

        终于拜师成功,阎立本喜不自胜,不由向李愔虚心求教道:“师傅,你创造的素描手法,是怎么凸显出人物的立体感来的?”

        李愔不由耐心讲解道:“想要达到这个效果,你首先要注意到光线和阴影,然后通过一些简单的线条,就可以达到这种效果。”

        “光线和阴影?”

        听到李愔的话,阎立本脸上不由露出一副大惑不解的神色。

        绘画和光线和阴影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李愔看中的,其实是阎立本工艺还有建筑方面的能力。

        既然决定拉拢他,现在当然不会敷衍他。

        李愔着人抬出一张贞观桌放在外面,然后拿出一个茶碗放在桌子上,在阳光的照射下,桌子里留下茶碗的阴影。

        李愔不由指着茶碗对阎立本说道:“立本,你看到了嘛?当阳光照下来的时候,这一片就是光亮面,而这边则是留下阴影的部分。”

        “如果想凸显立体感的话,作画的时候,就需要对光亮面和阴影部分作出不同的处理。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线条来完成。”

        李愔一边说着,一边在宣纸上勾勒线条,不多时,一只茶碗便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纸面上。

        甚至不注意的话,真的会以为宣纸上放了一个茶碗。

        而得到如此新奇,如此巧妙的绘画手法,阎立本兴奋的难以自持,连忙从李愔手里接过炭笔,开始亲自动手绘画。

        而李愔,就站在阎立本身后,不断地指点绘画技巧。

        ……

        这时候,李梦心和武珝竟然联袂而来。

        小六子不敢怠慢,赶紧将两女领进梁王居住的梨香院,对两女说道:“我们殿下就在前面,两位娘子请!”

        李梦心嘻嘻一笑说道:“我们才不是来找你们殿下的呢,我们是来找小小的!”

        “小小,我们来看你来了!”

        “小小,你穿着这身衣服好可爱噢!”

        面对李梦心和武珝两女的夸赞,薛小小顿时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说道:“哪有啊,两位娘子(烟雨在后面把称谓改成小姐好吗?唐朝的时候大概不这么叫,但是还是觉得用小姐习惯一点。)才叫漂亮呢!”

        “我家殿下在里面教学生画画呢,两位小姐请!”

        听到薛小小的话,李梦心不由好奇地问道:“殿下居然还有学生?”

        薛小小点头说道:“是今天才来拜师的呢,听说是吏部侍郎。”

        武珝不由拍手说道:“那正好呢,人家正好想向殿下请教一下绘画手法呢,现在倒是巧了,正好可以一块去听课。”

        说着话,三女轻轻走了进去。

        里面一对师生极为入神,三女脚步又轻。

        三女径自走到他们身后,这一对师徒竟然都未发觉。

        这时候,恰好李愔正在指点阎立本。

        “你这里处理的不对,你看这边,光线是从这里来的,所以这边的光线变化是从亮到暗,你这边的光线处理有问题。”

        被教导的阎立本连连点头,然后在画纸上进行改正。

        身后的三女,虽然听不太懂李愔在说什么,但是都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尤其是殿下教导的人,还是个大官,现在也毕恭毕敬地听从殿下的教导。

        而殿下教导人的样子,气派十足,特有风度。

        接下来,两女仔细观看阎立本作画。

        看到阎立本一点点的勾描,茶碗在宣纸上一点点成像,李梦心和武珝感觉特神奇。

        直到阎立本画完之后,李愔无意中回头,才发现了李梦心和武珝的到来。

        李愔不由笑着说道:“咦?你们来了,怎么不叫我一声?真是怠慢怠慢。”

        李梦心俏脸微微一红,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我们是来找小小姑娘玩,才不是找你的呢!”

        而阎立本则是起身说道:“师傅,既然你有好友来访,那徒儿先行告退。”

        李愔也没留客,起身将阎立本送出院去。

        回来之后,只见两女都满脸好奇地打量着桌上的画作。

        见李愔回来,李梦心不由问道:“殿下,我也想跟你学画,殿下能教教人家吗?”

        李愔笑着说道:“好啊,既然你想学,那本殿下教你。”

        接下来,李愔给李梦心和武珝,再次讲解了一番素描的理论。

        讲解完之后,李愔让李梦心坐下,开始画茶碗。

        刚才在后面看的时候,李梦心觉得很简单,轻轻松松地就可以完成。

        她不知道的是,人家阎立本原本就是造诣高深的画师。

        他只是不懂素描的理论和手法,基本功是非常扎实的。

        而李梦心,虽然也读书识字,却是从来都未曾做过画。

        这刚一上手,哪里可能这么快掌握?

        一上手,就画的歪歪扭扭,哪茶碗看上去要多丑有多丑。

        李梦心瘪着小嘴问道:“殿下,我怎么画的这么难看?”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你这线条画的不够柔和,也不要这么粗,来,我教你怎么运笔。”

        说罢,李愔直接站在李梦心身后,伸手握住李梦心的手,带着她教她怎么运笔,怎么画线条。

        柔荑被李愔握住,李梦心一下子脸色红润,心跳急增八十迈,紧张的全身绷紧,连李愔在说什么都没听清楚。

        不知过了多久,李愔终于松开了她的手,李梦心这才松下一口气来,不过不知为何,心里却升起一丝不舍的感觉。

        “现在,你知道该怎么运笔了吧?”

        李梦心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

        旁边,武珝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说道:“殿下,人家也想学作画,你可以教教人家吗?”

        李愔点头说道:“当然可以啊!”

        武珝拿起画笔开始作画,不过,似乎她的基础要比李梦心还要糟糕。

        看到这一幕,李愔不由走过去,握住武珝的手,带着她熟悉线条的画法。

        不多时,作完画之后,武珝抬头向李愔妩媚一笑。

        这一笑,简直媚态百生,满园生春,让李愔都不由愣神。

        这武珝,小小年纪,就媚态十足,要是长大了,那还得了?

        李愔不由喃喃自语道:“媚娘,媚娘,果然人如其名。”

        听到李愔的话,武珝先是一愣,然后嫣然笑道:“多谢殿下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