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我是乘除我优先(第四更)

第七十七章:我是乘除我优先(第四更)

        本来柳山就很看好薛仁贵这个小伙子,不但人长的高大,还有膀子力气,心眼也正。

        就是带这个拖油瓶的妹妹,还患有眼疾。

        那时候,柳山还担心柳如玉嫁过去的话,没好日子过,心里不太乐意。

        但是架不住自己女儿如玉喜欢,柳山也没有阻拦。

        但是现在,薛仁贵一下子碰上贵人了,一眨眼居然就是五品的大官了,这可是比县太爷级别都大的大官啊!

        这时候,柳山心里反倒是产生一种危机感了。

        不行,必须得让他们尽快成亲啊!

        要不然的话,说不定就被哪家的姑娘给抢先了!

        因此,想到这里,柳山不由看着薛仁贵问道:“仁贵啊,你和如玉也不小了,你们俩的婚事,到底什么时候操办啊?”

        薛仁贵搔着脑袋说道:“柳伯,我父母去的早,亲事的事,我都听您的。就是,就是……”

        听到薛仁贵的前半句话,柳山还是相当满意的,这小伙子不错,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不过听到后半句,柳山不由的就急了。

        “什么就是啊?别吞吞吐吐的,到底怎么了,快说!”

        柳如玉也紧张地看向薛仁贵,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薛仁贵不由说道:“柳伯,是这样的,我才刚来到梁王府呢,俸禄还没发,这个,这个。不过您老放心好了,不行的话,我就先找梁王殿下借钱。”

        柳山不由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你就放心好了,只要你们日子过的好,我就放心了,至于聘礼什么的,都是小事。等明天,你就找媒婆下聘。我回去之后呢,选个黄道吉日,你们也好准备成亲。”

        薛仁贵不由嘿嘿傻笑道:“我都听柳伯您的。”

        薛小小呵呵笑道:“哥,真是太好了!对了,嫂子好不容易来一次,你今天就带着嫂子出去好好逛一逛吧!”

        听到这里,薛仁贵也点了点头,叫着柳如玉一道出去。

        两人刚确定了关系,柳如玉虽然心里甜如蜜,但是脸上倒是非常不好意思。

        出门的时候,薛小小悄悄往薛仁贵手里塞了一贯钱。

        这个钱,并不是李愔给的,李愔根本就没想到这些。

        这还是柳枝得知消息之后,怕薛小小这边需要花钱,赶紧送过来的。

        ……

        却说今天李愔难得来上一次课,偏生孔颖达这老头还生病了。

        上午的课程就上了一节算学课。

        算学课的老师王孝通,在上次学习到阿拉伯数字和运算符号之后,还曾给李世民上过一封奏折,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些数字和符号。

        不过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最终不了了之,这让王孝通非常沮丧。

        没办法,这个时代对数学的重视程度实在是太低了。

        不过,王孝通对这些数字符号极为重视,在他的课堂上,已经开始用这些数字符号开始教学了。

        这几天李愔请病假没来,王孝通前期教学工作已经完成。

        等到李愔来到之后,一上来,王孝通就开始提问。

        结果,第一个提到的人就是李愔。

        “李愔,你来计算一下,三加二减五乘以零等于多少?”

        李愔稍加计算,便马上说道:“等于五。”

        李愔刚说话,那边房遗爱就哈哈笑道:“零,等于零!真笨,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题目都算不出来。”

        “对啊,就是等于零啊,这道题怎么能算错呢?”

        “明明就是等于零啊!”

        程处亮梗着脖子喊道:“明明等于五,你们到底会不会算?”

        秦怀亮悄悄拉了拉程处亮的胳膊说道:“别喊了,这道题的答案等于零。”

        程处亮不信地说道:“怎么可能,殿下怎么可能算错呢?”

        在程处亮眼里,殿下简直无所不知不所不晓,肯定不可能算错的。

        秦怀亮只能无奈地说道:“殿下真的算错了。”

        “好了,肃清!”

        王孝通斥责了一声,班级里面才肃静下来。

        “不过,这道题的答案,李愔的确算错了,正确答案是零。”

        什么?

        李愔不可思议地说道:“可是这道题目的答案,明明就是五啊!”

        听到李愔的话,王孝通不由皱起了眉头。

        本来在李愔提出一个难题,并且提出数字和运算符号之后,王孝通对李愔惊为天人。

        但是今天居然把这么简单的题目给算错了,王孝通心里难免失望。

        而现在,在自己说出错误之后,他居然还固执己见,让王孝通心里更加失望起来。

        王孝通不由点名说道:“房遗爱,你起来告诉李愔,这道题目为什么会等于零。”

        房遗爱美滋滋地站起来,傲然说道:“是,先生。李愔,来,我告诉你这道题目为什么会等于零。因为三加二等于五,五减五等于零,零乘以零还是等于零,所以最后的结果为零。”

        李愔就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房遗爱说道:“可是,明明先算乘除后算加减啊!五乘以零等于零,三加二等于五,五减零等于五,最后结果,不明明是五吗?”

        房遗爱不由脸红脖子粗地问道:“谁说的先算乘除后算加减的?明明是从前往后算的嘛!”

        卧槽,你这是耍赖啊!

        结果,就连王孝通都问了一句:“对啊,李愔,为什么先算乘除后算加减?”

        这个有什么好为什么的?

        运算符的优先级不就是这样的吗?

        不过,忽然之间,李愔马上就反应过来。

        这里可是大唐啊,运算符号才刚刚问世,他们就更不可能知道运算符号的优先级了。

        问题是,为什么要优先呢?

        难道就像某支广告上说的那样,乘除是女人,我是女人我优先?

        上学的时候,老师就是这么教的,都知道先算乘除后算加减,但是至于为什么要这样,还真没有深究过。

        被这么一问,李愔还真的被问住了。

        幸好,李愔琢磨了一会,就琢磨出道理来了。

        李愔不由问道:“先生,请问,我一次搬三袋米,房遗爱和李泰两人每次搬两袋米,请问我们一次总共搬几袋米?该怎么列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