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李愔的审讯手段

第八十七章:李愔的审讯手段

        当时薛仁贵一脚根本就没踢死那王家郎君,而是在高璠实施抓捕的时候,带着自己的心腹,悄悄弄死了王家郎君。

        否则的话,事情根本就闹不那么大。

        而按照李泰的算计,事情闹的那么大,李愔那小子最少也要降爵,说不定还会被一脚踢开,随便找个兔子不拉屎、鸟不下蛋的鬼地方让他待着去。

        到时候,他就可以暗中将高璠接回来。

        但是现在,事情虽然做成了,但是却被李愔那小子绝地翻盘了。

        不得不说,王家郎君真是头猪啊,被算计到死,都奈何不了李愔!

        而现在事情没做成不说,高璠也意识到自己暴露了,请求李泰赶紧把他给捞出去。

        可是,这个高璠现在只怕已经被很多人给注意到了。

        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把他给捞出来的话,岂不是所有人都会注意到自己头上吗?

        可是如果不捞的话,到时候他要是乱咬怎么办?

        最终,李泰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阴狠之色,向外喊了一声:“来人。”

        很快,一个相貌普通,丢到人群里根本就找不出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今天晚上,你去梁王府,将高璠除掉。记住,一定要神不知鬼不觉,不能惹出半点动静来。”

        “是,殿下。”

        ……

        当天晚上,薛仁贵叫高璠去喝酒。

        这时候的高璠,魂不守舍,心惊肉跳的,哪有喝酒的心思?

        但是不去又怕别人发现他不对,会更加怀疑他。

        因此,高璠不得不去赴宴。

        在酒宴之上,薛仁贵举起酒杯对高璠说道:“高兄,今天多谢你相救,大恩不言谢,全都在酒里,我先干为敬!”

        说完,薛仁贵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高璠赶紧说道:“薛兄说哪里话?我们是袍泽,生死与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之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高璠感觉这酒的味道有点怪怪的,似乎有点酸味。

        不过他以为薛仁贵喝不起好酒,是酒水的问题,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喝完一杯酒之后,薛仁贵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高璠闲扯篇。

        没过多久,高璠就觉得头脑昏沉沉的,有种嗜睡的感觉。

        高璠猛然间惊醒,忍不住问道:“你,你这酒里——”

        话还没问完,脑袋一歪,直接摔到在地上。

        其实就凭薛仁贵的身手,要想拿高璠的话,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只不过,殿下再三吩咐不要惊动任何人,这就有难度了。

        没办法,薛仁贵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薛仁贵拍了拍手,顿时进来两个卫军,将高璠捆了起来。

        而另外一个和高璠联系的小兵,也被他们一并抓了过来。

        过不多时,李愔从外面走了进来。

        薛仁贵马上站起来说道:“启禀殿下,这两人都已经拿下了,没有惊动任何人。”

        李愔点了点头说道:“好,把他们两人弄醒。”

        哗!

        两盆水浇到两人头上,这两人一个激灵,马上清醒过来。

        这两人发现自己被捆在地上,马上就意识到,他们已经暴露了。

        那个小兵,被吓得瑟瑟发抖,而高璠还能保持表面上的震惊。

        “薛仁贵,你叫我来喝酒,却在酒里下药,把我药倒,这是何意?殿下,殿下,你来的正好,请你为属下做主!”

        李愔似笑非笑地看着高璠,懒洋洋地说道:“不用狡辩了,是本殿下让仁贵把你给绑起来的!”

        高璠顿时又惊又怒地问道:“殿下,属下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我?”

        李愔不由哈哈大笑道:“明人不说暗话,本殿下既然已经把你给拿下了,你认为再说这种话还有意思吗?说,你的主子到底是谁?”

        李愔说完之后,只见地上的高璠怒发冲冠,睚眦欲裂,悲愤欲绝地说道:“殿下,属下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如果殿下不信任属下的话,就请把属下的心掏出来,看看属下的心到底是黑还是红!”

        旁边的薛仁贵看不下去了,不由出声说道:“殿下,还是交给我吧,重刑之下,必有懦夫!属下倒是想看看,他的嘴有没有那么紧!”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不用了,他不想说,本殿下其实也懒得问。这样吧,你把他们送给王家,想必王家会对他们感兴趣的!到时候不但是他们自己,就算他们的家人,甚至就连他们的家族,恐怕都将鸡犬不留!”

        听到李愔的话,高璠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眼睛里忽然萌生死志。

        李愔不由微微一笑说道:“你要是想自杀的话,随便,就算送个死人过去,王家也必定能查到你的家人和族群。”

        闻听此言,高璠终于泄气了,躺在地上,看着屋顶,喃喃地说道:“殿下,其实属下是四殿下的人,属下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受到四殿下的指示。”

        竟然是李泰?

        高璠的话,倒是让李愔感觉到惊诧。

        其实李愔最怀疑的人,是太子李承乾,因为兵部尚书侯君集是太子的人。

        侯君集出面,这里面不可能不牵扯到太子。

        但是怎么会是李泰呢?

        太子在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李愔不相信太子和李泰会合作。

        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彼此之间的仇恨,要远远比和他要深的多。

        他们之间纵然会有合作,也绝对不会在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上合作。

        可是,这里面为什么会有太子的存在呢?

        看到李愔的脸色阴晴不定,高璠不由说道:“殿下,请您找人挑开属下的衣角,里面藏有四殿下写给我的书信。虽然并没有署名,但是看字迹就能辨认的出来。本来按照规矩,这种书信看过就要烧掉,不过属下多了个心眼,故意多留了一封。”

        薛仁贵拿起一把匕首,按照高璠的指点,很快就拿出一封书信来。

        看上面的字迹,李愔果断的发现,自己根本就认不出来——

        额,其实他根本就不熟悉李泰的字迹。

        不过相信这一点很容易查证,高璠理应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撒谎。

        接下来,不用审讯,高璠就将和李泰交换情报的地点等细节都交代了出来。

        这一次确认无疑,他的主人正是李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