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我家崽儿会作诗!(八更)

第一百六十五章:我家崽儿会作诗!(八更)

        李世民听了之后,都不由赞叹道:“好诗,真是好诗啊!”

        旁边,程知节惊疑不定地问道:“皇上,这小畜生一定是胡乱念的吧?让皇上见笑了。”

        李世民哭笑不得地说道:“这真的是一首好诗,朕可不是故意讥笑,不信的话,你看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了。”

        程知节不由向婚礼现场看去,只见现场绝大多数的人,都在伸大拇指欣赏赞叹!

        看到这一幕,程知节是又惊又喜,又不太敢相信。

        那真是我儿子?

        这小子居然会写诗了?并且写出来的诗,还能让这么多人都竖起大拇指?

        啥时候会的啊?

        程知节忽然间感觉到,自己过年给老祖宗烧的三大车纸钱,真的没白烧啊!

        这是祖宗显灵了啊!

        程知节决定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再烧三大车纸钱不可!

        一时间,程知节给美坏了,咧着大嘴,拉着秦琼问道:“老秦啊,你家的崽儿会作诗吗?”

        秦琼直翻白眼,懒得搭理这货。

        程知节又拉着尉迟恭的手,嘿嘿笑着问道:“老尉迟啊,你家的崽儿会作诗吗?”

        尉迟恭脸一黑问道:“程大傻子,是不是想打架了?”

        秦琼和尉迟恭那是真的猛人,程知节这么混的一个混不吝,都不太敢招惹这俩家伙。

        于是,程知节干脆假装没听到,伸头向李孝恭问道:“老李啊,你家崽儿会作诗不?”

        李孝恭直翻白眼,表示不想和程知节说话。

        程知节还觉得不过瘾,索性跑到文臣那一桌,向房玄龄问道:“老房啊,你家崽儿会写诗不?”

        这一问,房玄龄双目通红,眼睛里泪光点点。

        英雄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房谋杜断,这可是大唐朝赫赫有名的宰相!

        房玄龄的学识谋略,绝对是学究天人。

        但是在教育子女方面呢?绝对是失败的典范。

        房遗爱就是典型的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啊!

        平时闹心也就是了,但是今天居然被程知节这老货当面问到脸上了。

        就连程大傻子的儿子,都学会作诗了,还能做得这么好!

        自己的儿子,居然连程大傻子的儿子都不如?

        真的是没脸见人了啊!

        看都房玄龄被刺激的差点掉眼泪,程知节赶紧嘿嘿一笑说道:“别哭,别哭,这种事情吧,也不怪崽儿,这都是种好,种好!”

        程知节的话,差点把房玄龄给气乐了。、

        你说这话,难道就不亏心吗?

        你的种好,所以你生的儿子就会写诗?这种话都能说的出口,敢问你还要脸不?

        结果,就连李世民都听不下去了,虎着脸对程知节说道:“知节,你给朕回去!”

        程知节这才意犹未尽地说道:“是,老臣这就回去。”

        真的不是很尽兴啊,还有好几个人可以炫耀的呢!

        ……

        话说,就在程知节晒崽的时候,程处亮正在教训房遗爱呢。

        “你扔的那块肉,你知道需要多久才能长出来吗?你知道哪些农夫有多辛苦吗?”

        房遗爱被程知节训的简直抬不起头来。

        房遗爱虽然混了点,但是一点都不蠢。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程处亮这货的嘴皮子变的厉害起来了。

        他的话,房遗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

        而程处亮今天是教训人教训上瘾了,根本停不下来啊。

        “春种一粒粟,秋结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这货这次是真的饱含深情,整首诗不但被他吟诵的铿锵有力,说道动情处,眼角都隐含泪花。

        而这一首诗,则是再次将全场人都给惊呆了。

        这两首悯农,在后世的时候,最出名的当然是第一首,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

        但是在这个场合,更加触动所有人的,反而是第二首诗。

        因为这个问题,就是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个程处亮,怎么能够做得出这等诗作来?

        不提众人的猜疑,单说程知节。

        当程知节听到自己最不省心的儿子,居然又当场做了一首诗,并且再次震惊了全场之后,程知节一下子骄傲坏了。

        拍着胸脯,无比自豪地说道:“听听,听听,我的崽儿会作诗啊!还是俺老程的种好啊!”

        看到程知节那副嘚瑟的样,一桌子的武将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痛殴一顿。

        但是要说他们心里不羡慕那是假的。

        谁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看到别人家的儿子大出风头,那个心里不是羡慕嫉妒恨?

        现场,程处亮继续训斥道:“农夫在春天种下一粒种子,到秋天就能收获一万颗粮食。四海之内的土地,都种满了庄稼,还是有农夫被活活饿死!而你呢?却在这里浪费粮食,真是,真是——不是个好儿子啊!”

        不当人子这个词儿,程处亮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临时变动了一下。

        不过不要紧,应该不损害俺的英雄气概。

        房遗爱被程处亮训斥的简直就抬不起头来,不过旁边的李泰,却是从程处亮的解释中,听出了破绽所在。

        李泰忍不住问道:“程处亮,你这首诗做的不对吧?一粒种子就能收获一万颗粮食,农夫有这么多收获,怎么还可能会被饿死呢?”

        听到李泰的话,房遗爱的眼睛也是不由一亮,连忙附和道:“对啊,对啊,根本就不可能被饿死的嘛!你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不过两人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们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不光是李世民,还有群臣脸上,都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听到两人的问话,程处亮顿时兴高采烈地解释道:“哈哈,那是你们从来都没去过民间,根本就不了解民间疾苦啊!那些农夫要交税赋,再碰到贪官污吏,还要对他们进行搜刮!”

        “他们种出来的粮食,自己只能留下很少的一部分。大部分都被征收。碰到灾年,或者是他们生病,那他们就活不下去了!”

        听了程处亮的话,李泰悄然间倒吸一口凉气,顿时感觉到不妥,于是不再说话。

        而房遗爱则是瞪着程知节说道:“你说我没去过民间,不了解民间疾苦,难道你就了解吗?”

        程处亮不由傲然说道:“哼!没文化,真可怕!虽然我没去过,但是读书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