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太子算计

第二百六十章:太子算计

        忽然之间,李愔不由起了捉弄依琴的心思,不由对依琴说道:“依琴啊,我肩膀又酸又痛,你快来给我揉揉肩膀。”

        依琴不疑有他,连忙走到李愔身后,伸出纤纤柔荑,帮李愔揉起了肩膀。

        嗯,不错!

        这丫头手劲用的恰到好处,捏的非常舒服,绝对有学过。

        捏了半晌,李愔干脆横过贞观椅来,将椅背挪开,这样就更加方便依琴行动。

        又捏了一会,李愔假装不注意,身体突然向后一靠,后背顿时就感受到两股惊人的弹性!

        乖乖隆地咚,这规模,这弹性,怎一个了得。

        “啊——!”

        却是依琴忽然之间受到袭击,不由被吓的惊叫了一声。

        李愔连忙关切地站起身来,关怀备至地问道:“依琴,怎么了?是不是撞疼你了?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吧,我帮你揉揉吧!”

        说罢,根本就没给依琴留下反应的机会,直接伸出手来,认真地帮依琴揉了起来。

        而依琴,直接就被李愔的动作给吓到了,一时间居然没反应过来。

        只觉得自己的一双高耸,被姑爷隔着衣服在揉搓。

        那一时的滋味,当真是难描难绘,是依琴从来都未曾体验过的。

        以至于,好长时间依琴居然都没反应过来,让李愔占足了便宜。

        “啊!”

        半晌之后,依琴终于反应了过来,匆忙后退,逃离姑爷的魔抓,红色红润的简直能滴下血来,匆忙跑了出去。

        刚出门没几步,结果因为低头没看人,直接撞到一人身上,险些把对方给撞倒。

        依琴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撞的人,居然是自家小姐。

        依琴不由被吓了一跳,连忙一把拉起自家小姐,忍不住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秦梦心捂着被撞的生疼的肩膀,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问道:“依琴,你这么慌慌张张地做什么?莫非是后面有鬼要吃你不成?”

        不料,听到秦梦心的话,依琴的脸更红了,慌乱地说道:“小姐,你自己去找姑爷去吧,奴婢先回去了!”

        说罢,转头就跑了。

        看到古古怪怪的依琴,秦梦心不由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发的什么疯!

        不多时,秦梦心就走入书房之中,看着李愔,神色古怪地问道:“愔哥哥,你到底对依琴做了什么?”

        霍,没想到刚调戏了一下小丫头,就被秦梦心给发现了,这就尴尬了。

        不过,这种事情,李愔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不由嘿嘿一笑说道:“梦心,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我只不过是让依琴那丫头为我捏了捏肩膀而已,她难道没有告诉你么?”

        秦梦心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愔问道:“愔哥哥,真的只有捏肩这么简单么?可是人家看依琴那丫头的神色,倒好像是险些被愔哥哥给吃了呢!”

        李愔眨巴着眼睛,看着秦梦心说道:“为夫又不是妖精,怎么会吃人呢?”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抓住秦梦心的柔荑,轻轻一带,便把秦梦心拉入怀中。

        然后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秦梦心的眼睛。

        只是一瞬间,秦梦心便败下阵来,不敢和他对视。

        而李愔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头一低,不由的亲了下去。

        ……

        东宫之内,太子送走长孙无忌之后,回房沉思起来。

        这时,俊美的称心轻轻走过来,坐到太子腿上,伸出双臂搂住太子的脖颈,柔声问道:“殿下,在想什么呢?”

        原来,刚才太子和长孙无忌的对话,并没有外人在场。

        称心如此受宠,太子也不敢让他出现在长孙无忌面前。

        听到称心询问,太子不由的将长孙无忌刚刚告诉他的事情,向称心解释了一番。

        而称心则是吃吃笑道:“殿下,这件事情,长孙老头说的对,咱们不宜出面。人家觉得,这件事情,如果被最恨蜀王之人知道,必定不会让蜀王如愿呢!”

        听到称心的话,李承乾不由一样一亮说道:“称心,你是说,那些世家之人?”

        称心格格笑道:“殿下就是聪慧呢,一点就透!没错,就是那些世家之人!世家多次被蜀王戏耍,想必对他早已恨之入骨,只要这个消息被世家知道,想必世家一定不会让他如愿呢!”

        听到称心的话,李承乾脸上不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然后询问道:“称心,你说,咱们让咱们的好六弟,去哪里上任好呢?”

        称心妩媚一笑说道:“蜀王嘛,自然是让他到蜀地去最好咯!”

        “哦?”李承乾好奇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称心格格笑道:“殿下,蜀地地处吐蕃、吐谷浑和南诏夹缝之中,是混乱之地。再者说,益州刺史林抉,可是越王的人。把蜀王丢到蜀地去,让他们斗去吧!无论他们谁胜谁负,都对殿下有百利而无一害!万一他们两败俱伤同归于尽,那么殿下就真的无后顾之忧了!”

        李承乾不由哈哈笑道:“称心,你真是孤王的宝贝啊!你就是孤王的子房啊,有了你,孤王真正是如鱼得水!”

        听到李承乾的话,称心脸色羞红,娇滴滴地说道:“殿下说什么鱼啊水啊的,人家都听不懂殿下在说什么呢?”

        李承乾不由被称心娇滴滴的模样,勾的蠢蠢欲动,忍不住一把抱起称心,大步向里间走去。

        称心不由惊呼道:“殿下,你要做什么?”

        李承乾眼神灼灼地说道:“宝贝,孤王要做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

        就在李愔正忙着编纂教材的时候,骆宾王和卢照邻联袂来访。

        这倒是让李愔有些纳闷儿。

        这俩货可是典型的风流才子啊。

        虽然现在他们是蜀王府内的官吏,但是现在李愔并没有上任到封地去,现在也用不上他们。

        因此,平时他们总会到处参加文会,或者去喝花酒,或者流连青楼。

        听说,他们两人,和寒梅仙子和菊花仙子打的火热。

        今日,也不知他们是转了性还是咋地。

        居然没去喝花酒,而是跑来拜访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