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四章:十贯钱,有多重?

第二百九十四章:十贯钱,有多重?

        被李愔亲自询问,赵管家神态极为紧张,额头沁出细密的汗水。

        “回大都督,乔琦琦是在库房里盗窃的十贯钱。”

        李愔接着问道:“那你是在哪里发现的呢?”

        “这——”

        听到这个问题之后,赵管家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迟疑之色。

        因为在之前的时候,赵县令根本就没问这么细致,而他和几个证人之间,也没对过这个口供。

        因此,赵管家心里有些慌张。

        不过,好在这个大都督还是没经验啊,并没有把他和人证分开。

        反正自己说了,那几个证人都能听得到,自然不会说错。

        想到此处,赵管家不由说道:“回大都督,小人是在小人的房间之外发现的。”

        李愔继续问道:“那库房离你的房间,有多远呢?”

        赵管家想了想说道:“大概有一里多远吧。”

        一里多远?

        这赵家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李愔继续问道:“乔琦琦在伤你之后,有没有丢下这十贯钱?”

        随着李愔问的越来越细致,赵管家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密集,神色越来越紧张。

        “这个,没有。”

        “那你们又是在哪里抓到的她呢?”

        赵管家又是沉思了半晌之后才说道:“抓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快跑到府门口了。”

        李愔再次问道:“那乔琦琦从你房间门口,跑到府门口,一共用了多长时间?”

        赵管家再次沉思半晌,才回答道:“乔琦琦是乡间丫头,干活可是一把好手。大都督别看她瘦弱,身体可是灵活着呢!她从小人房间门口跑到府门口,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

        李愔再次问道:“那你房间门口距离府门口,又有多远?”

        这一次,赵管家回答的速度很快快:“回大都督,有一百多丈吧!”

        李愔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询问。

        而乔琦琦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紧张、愤怒和绝望,并没有注意到李愔的存在。

        直到李愔站出来喝停了用刑,乔琦琦这才看到李愔。

        而看到这位大都督之后,乔琦琦眼睛里露出希翼之色。

        但是,没想到这位大都督只是询问了原告和证人,居然并没有问她任何事情。

        这让乔琦琦眼睛里的希翼之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

        而此时,周围围观的百姓,都对这位大都督提问的问题,有些摸不清头脑。

        这位大都督,问的这都是什么问题啊?

        对破案有什么作用?

        不光是这些百姓不明白,就连赵有才也是一头雾水,弄不明白李愔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赵有才不由问道:“不知大都督审理的如何?”

        李愔淡淡一笑说道:“本都督已经审理清楚了,只等到物证来到之后,就可以结案。”

        听到李愔的话之后,赵有才脸上,不由再次浮现出轻蔑之色。

        而赵管家和三个人证,则是悄然松下一口气来。

        至于那些围观的百姓,则是纷纷摇头,对这位大都督的审案过程,似乎很是失望。

        而乔琦琦,则是绝望到了极点。

        而李愔,则是静静地等着物证的到来。

        大约小半个时辰之后,两个衙役,终于取来了物证。

        这物证,放在一个箱子里面,两个衙役是抬着过来的,居然也被累出一头汗来。

        一贯钱是一千文,十贯钱就是一万文。

        而一贯钱的重量,换算成后世的重量的话,大概在四公斤左右。

        十贯钱就是四十公斤,也就是八十斤左右的重量。

        当十贯钱摆在面前的时候,现场所有人,几乎都注意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这十贯钱,可是七八十斤重啊,怎么可能揣在怀里呢?

        揣在怀里,还能走的动么?

        这一幕,让县令赵有才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让赵管家脸色惨白,几乎瘫软到地上。

        让那三个人证,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让现场围观的百姓,指着这一堆钱,不由的窃窃私语起来。

        让被告乔琦琦,不由的喜极而泣。

        让跟随李愔而来的王思青和王思思兄妹二人,还有与之同来的七八个书生,脸上都露出钦佩之色。

        这个案子,他们是和李愔同时了解到的案情。

        对于这个案件的理解,他们完全都是一样的。

        但是,在听过人证的证词之后,就连他们都以为,真的是那个女孩偷了人家的钱。

        根本就不曾想到,十贯钱到底有多重,一个女孩子,又怎么可能怀揣十贯钱还走的那么快呢?

        此时,李愔不由走到第一个人证面前,寒声问道:“刚才本都督问你,可否撒谎?你说不曾。本都督问你,是否确认是她偷了十贯钱?你回答是。”

        “那好,那你现在就揣上十贯钱,给本都督走上一里路,然后再在一盏茶的时间内,走上一百丈的距离!本来,怀里还要抱上一个孩子,现在条件不允许,孩子就免了。”

        听到大都督的话,这个妇人不由脸色惨白,忍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说道:“大都督,这,这……”

        李愔沉声说道:“怎么?本都督说的话,不好使是吗?还是你觉得,本都督治不了你得罪?还不快去!”

        那个妇人,被李愔吓得浑身乱颤,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箱子面前。

        箱子里的钱,都已经一贯贯的串了起来。

        妇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十贯钱都挂在身上。

        但是只要稍微动作一下,就提溜桄榔乱响。

        看到这一幕,周围百姓的议论声就更大了。

        怀揣十贯钱?绝对不可能啊。

        这么多钱,除非是瞎子,否则是个人都能看的到。

        这根本就不是偷,这绝对是明抢了。

        挂完钱之后,妇人吃力地向前走去。

        八十斤的重量挂在身上,让妇人走起来极为吃力,很快身上汗水就涔涔流出。

        不多时,汗水就将衣服全部都浸湿。

        向前走了一百米左右,这妇人就双腿打颤,噗通一声,直接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李愔倒是没有再继续难为她,而是命两个官差,再次将钱重新抬了回来。

        这一次实验,充分证明,赵管家还有她们三人,全都在说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