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八章:对蜀王的惩罚

第四百三十八章:对蜀王的惩罚

        此时,大唐使者周烈已经来到吐谷浑。

        吐谷浑的可汗伏允,听到大唐使者来到吐谷浑之后,先是大吃了一惊。

        他刚刚和松赞干布商议完毕,准备由他们出兵攻打凉州,与此同时,吐蕃出兵攻打益州。

        这样一来,大唐就等于三下开战,一定能够打大唐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不但能够拿下凉州,甚至可以继续扩充他们吐谷浑的底盘。

        至少,他们也能抢夺惊人的财富。

        现在,距离他们起兵的时间,已经没有几天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唐居然派遣使者前往,到底几个意思?

        伏允内心其实还是相当畏惧大唐的,如果大唐真的提前知道了他们的意图的话,他们绝对会损失惨重。

        怀着惊疑不定的心情,伏允隆重接待了大唐的使者周烈。

        而当伏允得知,大唐的使者前来的意图,居然是要和吐谷浑和亲的时候,伏允不由大吃一惊。

        当然了,和亲的对象,自然不是伏允。

        而是他的儿子伏顺,对象也不可能是李世民的亲女儿,而是会在那些郡王之女中,挑选一个出来,加封为公主,然后下嫁。

        但是就算如此,对他们吐谷浑来说,也是难以想象的殊荣。

        因此,当伏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居然犹豫起来。

        在和吐蕃联手攻打大唐,和和大唐联亲,对抗吐蕃这两者之间,犹豫了一下。

        最终,伏允痛快地答应和大唐和亲。

        又送给大唐使者周烈大量的财物之后,将大唐使者恭恭敬敬地送出境内。

        然后,伏允找来慕容孝隽,共同商议这件事情。

        慕容孝隽是伏允的心腹大臣,深得伏允的信任。

        但凡有大事,伏允总会争取慕容孝隽的意见。

        等慕容孝隽到来之后,伏允不由询问道:“军师,现在大唐又要和我们和亲,现在我们该当如何取舍?”

        慕容孝隽微微一笑,然后对伏允说道:“可汗,大唐和我们和亲,目的其实只不过是要我们帮他们对抗吐蕃罢了。我们。其实只不过起了一个缓冲的作用。”

        “甚至,如果吐蕃真正攻击我们的话,大唐都未必来得及出兵。甚至他们未必会出兵!而吐蕃呢?当然也不是真心实意的要和我们结盟,只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但是,属下认为,我们和吐蕃合作,对我们更加有利。在攻击大唐凉州的时候,我们可以放缓进宫的步伐,尽量不惹怒大唐为主。让大唐将视线,主要放在突厥和吐蕃身上,到时候我们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及时调整作战计划,争取达到利益最大化。”

        听完慕容孝隽的话,伏允不由连连点头,对慕容孝隽说道:“军师所言极是,那好,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两日之后,我们就伏击大唐的凉州,现在军师做好战前准备。”

        ……

        此时,李愔正在蜀王府中,研究酿酒。

        因为李愔发现,最近益州的吸引力有所下降,游客数量正在陆续减少。

        这说明,益州的吸引力开始下降。

        如果不能拿出新的看点的话,迟早旅游人数会越来越少。

        如果想要持续保持热度的话,就要不断的推出新的东西。

        而酒,就是李愔下一步准备推出的东西。

        三种新型农作物的推出,使的大唐不用担心缺少粮食。

        现在酿酒,正好可以提高这些粮食的附加值。

        而现在大唐的酒,度数很低,普通的白酒,度数也就十度左右,相当于后世的啤酒的度数。

        千万不要以为,李白斗酒诗百篇,被叫做诗仙,酒量就大的惊人。

        别说是在唐朝,就算到了宋朝,都没酿造出高度酒来。

        而现在,李愔直接命人在益州建立了一个酒厂。

        这个酒厂厂长的人选,李愔再次找到了乔七。

        乔七是李愔来到益州之后,最为信任的益州当地人。

        乔七一家,原本穷的连裤子都穿不起。

        而现在呢?在整个小河村,乔七可以说是第一家。

        就算放在整个益州,乔七隐然间都能排的上号。

        这一切,可都是蜀王李愔带给他的。

        所以,蜀王无论安排他什么差事,乔七都尽心尽责地完成。

        哪怕他现在的身价,完全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能安安稳稳的做个富家翁。

        很快,益州酒厂就在益州成功建立。

        酒厂的规模很大,里面建造了好几个酒池。

        当然了,先期的产量,肯定跟不上来。

        但是李愔决定直接一步到位。

        暂时酿酒的原料为地瓜。

        额,其实酿酒最好的原料其实是高粱,或者用五粮酿造。

        但是谁让现在益州最多的农作物是地瓜呢?

        反正只要能生产出高度酒来,在大唐就绝对能够畅销。

        至于品质,后期慢慢再做就是了。

        酒厂初期,最重要的,其实是工艺的保密。

        做酒厂,李愔并没有上太好的工艺。

        一旦工艺泄露的话,别人拿到这些工艺,肯定能制作出高度酒来,然后和他们竞争。

        李愔当然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而将酒厂交给乔七,李愔还是极为放心的。

        而就在李愔正在忙活酒厂的时候,小六子却是前来禀报,说是有钦差前来。

        听到这个消息,李愔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嘛?

        如果是普通事情的话,根本就不需要派遣钦差前来宣读圣旨。

        但是如果是出什么事情的话,为什么自己是事先,并没有得到半分消息呢?

        大惑不解之下,李愔连忙回到节度使府,迎接钦差。

        这一次来的钦差是熟人,是孔颖达。

        看到孔颖达,李愔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以前在长安的时候,李愔可是当过孔颖达一段时间的先生,教授他拼音知识。

        然后,在当先生的时候,李愔可是有好几次提问孔颖达,孔颖达回答不上来,被打手掌心。

        然后就在毕业的那天,孔颖达还出言威胁过他。

        不过后来,两人一直就没怎么见面。

        现在在益州见面,李愔顿时感觉到有一丝尴尬。

        不过孔颖达脸上,却是并没有仇人见面的那种敌视,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