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八章:疯狂的自行车

第五百二十八章:疯狂的自行车

        旁边,秦怀玉、尉迟宝琪等小伙伴,看到程处亮居然这么快就学会骑自行车,都被惊呆了。

        天呢!难道程处亮这么有骑自行车的天赋的么?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

        额,好吧,他们心里总觉得骑自行车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而在看程处亮那天,本来在李愔松手,而他自己还不知道的时候,骑得好好的。

        结果这边李愔一喊:“我松手了啊!”

        程处亮顿时就被吓坏了。

        “别松手!别松手!千万别松手啊!不要啊,啊——!”

        咣当!

        结果就是,程处亮毫无意外的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程处亮爬起来,将车把扭正,然后不满地对李愔说道:“殿下,我都说了你别松手,别松手,你怎么松手了啊?”

        李愔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早就松手了,没告诉你的时候,你骑得好好的,结果你一告诉你,你就摔倒了。”

        “其实,你已经掌握了骑自行车的平衡,就是心里害怕,这才摔跟头的。放心吧,回去练习几天,就能学会骑自行车了。去吧。”

        听到李愔的话,几个小伙伴都是半信半疑的,牵着自行车回家练习去了。

        而李愔则是找到益州月报的主编夏云天,让他对自行车,做一期隆重的宣传。

        一定要做一期隆重的宣传。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夏云天迅速成长和成熟起来,现在已经能够完全的独当一面。

        在听过蜀王的要求之后,夏云天点了点头,马上就明白要如何去做了。

        接下来,夏云天向蜀王要了几张自行车的照片,回去琢磨稿子去了。

        ……

        此时,并州武家。

        武元庆正在家里唉声叹气。

        自从父亲武士彟去世之后,他们武家的生意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而武元庆和武元爽这两兄弟,一直认为,造成这一切结果的,就是他们的小妹武媚娘。

        本来五姓七望世家的公子哥,看上了她,这是多好的一件事情啊?

        进入五姓七望,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么?

        额,至于那个公子哥有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会不会虐待他们的小妹,则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

        因为只要和五姓七望世家搭上关系,他们武家的生意,才能继续保持长盛不衰。

        但是呢?

        因为小妹逃走了,被蜀王给救走了,这直接就恶了五姓七望的那位公子哥,他们的生意,越发的艰难起来。

        当然了,让他们到益州要人,他们肯定是不敢的。

        这两兄弟,志大而才疏,也没有经营上的本事,反倒是那些公子哥儿的恶习,学了个十成十。

        而他们兄弟俩开始经营生意之后,好多的铺子,都背叛了他们。

        他们两个,又好吃懒做,生意一日不如一日。

        眼瞅着这生意,都快要到倒台的地步,他们两人,也是着急上火,但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正在武元庆在家里喝着小酒,听着一群戏子唱着小曲发愁的时候,武元爽从外面走了进来。

        “哥,好事啊,有好事啊!”

        武元庆滋溜了一口小酒,然后忍不住问道:“快说,到底有啥子好事啊?”

        武元爽不由低声对武元庆说道:“哥,老黄你知道不?”

        武元庆点头说道:“知道啊,整个并州,那个不知道老黄嘛!中华商行的商品,都是这个老黄代理的。”

        提起中华商行,武元庆不由的咬牙切齿起来。

        因为他知道,中华商行,就是自家的妹子武媚娘在打理的。

        但是呢,这个妹子,别说是照顾他们了,不把他们望死里整就算是不错了。

        果然女生外向,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啊!狼心狗肺的东西。

        额,至于他们如何对待武媚娘娘几个的,他们自动性的给忽略掉了。

        武元爽不由说道:“哥啊,我这几天,不是天天请老黄喝花酒吗?现在啊,老黄终于松口了,这中华商行的商品,他愿意代理给我们,并且,价格要比他给别人的价格,低上五成!”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武元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低上整整五成啊!

        这个价格,真么可能这么低廉?

        武元庆不由压低声音问道:“二弟,怎么可能这么低?他给我们什么产品?”

        武元爽也是小声说道:“哥,我打听过老黄了,这可能是我们妹子的意思。看起来,咱们的好妹子,到底还没忘本呢,没忘了自己姓什么。”

        听到武元爽的话,武元庆哈哈笑了几声,然后得意地说道:“这个贱人,说起来还是不错的嘛!成为中华商行的总裁之后,还没忘了我们武家。”

        而武元爽则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当初要不是这个贱人逃跑,我们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武元庆则是说道:“二弟,现在什么时候了?再说这话,还有意思吗?对了,你还没说,老黄要给我们什么产品呢?”

        中华商行出产的产品,不管是什么产品,都是不愁卖的。

        五成的让价,这里面的利润,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当然了,就算是中华商行生产的产品,也有极度畅销和一般畅销一说。

        如果是极度畅销的,那可就更好了。

        武元爽不由说道:“哥,老黄肯给咱们的是镜子。不过老黄说了,要是咱们要的话,只能将这一批都吃掉。这一批货,价值八千万钱!”

        嘶!

        镜子是好东西啊,绝对是极度畅销货。

        但是这一批货的总价值,实在是太高了,居然达到了八千万钱。

        如果放在以前的时候,八千万钱放在他们武家身上,真的算不了什么。

        但是现在,他们真心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武元庆不由皱着眉头问道:“二弟,咱们可没这么多现金啊,就不能少要点儿?”

        武元爽哭丧着脸说道:“哥,我都给老黄说了,可是老黄不同意。老黄说了,只给我们三天的时间,如果我们要的话,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是不要,他们就给别人了。”

        “哥,你说我们要还是不要啊?”

        武元庆一咬牙说道:“要,怎么不要!”

        武元爽唉声叹气地说道:“可是,咱们根本没那么多钱啊!上那才能弄到八千万钱啊!”

        武元庆咬牙说道:“二弟,不行的话,我们就把我们的产业抵押出去。该卖的卖,该抵押的抵押。”

        听到武元庆的话,武元爽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哥,可是,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万一这生意陪了,那我们岂不是一无所有了?”

        武元庆恶狠狠地说道:“让利五成啊,这还是中华商行的产品,你告诉我怎么陪?咱们再这么下去,早晚不都是陪吗?”

        额,好像也是这么道理啊!

        现在就是慢死亡,在这么下去,早晚也是完蛋。

        到时候,他们只能守着现在的家业。

        要想在这么花天酒地的过活,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想了想,武元爽还是说道:“哥,可是就算这样,还是不太够啊!”

        武元庆咬牙说道:“再不够的话,那就借贷!大唐钱庄里面,不是能借贷吗?把咱们的祖宅押到里面去,肯定能够贷够。”

        武家的祖宅,可是诺大的一片土地,精英了好多年。

        武元爽觉得这么做不妥。

        但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也实在是想不出,到底如何才能凑够这八千万钱。

        最终,武元爽也答应了武元庆的做法。

        ……

        最近,益州月报再出新刊。

        在新刊上,他们隆重推出了中华商行的一款新产品,那就是自行车。

        首先,是好几张自行车的彩图。

        这自行车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一看就很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自行车的造型,也极为讨喜。

        额,反正是他们从来就没见过的样式。

        第二张图片,是一个男人骑着自行车的背影。

        看到这张图,他们才知道,原来这自行车,竟然是这么骑得!

        看上去,好好玩的样子。

        并且骑着这自行车,一个时辰,至少能够行驶四十里路(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

        自行车,后座还能带着一百多斤的东西。

        嘶!

        这就有点恐怖了,带着一百多斤的东西,一个时辰就算只能跑二三十里路,这速度也是相当快了啊!

        额,当然了,这速度,其实也就和马车差不多。

        用自行车运送货物,似乎有些值得啊!

        但是,在有些马车不能通行的路段,自行车照样能够过去啊。

        这么一想的话,自行车的功能,就大大增强!

        总之,因为这一篇介绍,自行车引起了无数人的好奇心。

        而就在报道之后,益州新城之内,无数的益州百姓还有那些外地的游客,终于亲眼目睹了自行车的庐山真面目。

        有十个青年人,每个人都骑着自行车,组成一个自行车队,然后自行车绕着益州新城转圈。

        益州新城的百姓也就罢了,只是觉得十分的新奇好玩。

        同时也非常的灵便。

        就说在益州城里吧,你不能骑马。

        骑着自行车的速度,要比坐轿和做马车快多了。

        但是那些来益州游玩的游客,他们的看法就不一样了啊。

        他们要的可不是速度和灵便,他们要的是拉风啊!

        这自行车,骑出去实在是太拉风了,绝对的倍有面儿!

        他们相信,以后很长时间里,这自行车都会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就是希望,这自行车价格不要太低才好。

        是的,他们想的,就是价格不要太低。

        因为价格太低的话,完全衬托不出他们的身份啊!

        然后,好多人都围上前去,纷纷向这些骑手打听自行车的价格。

        然后得知,原来中华商行里面就有的卖。

        而价格,只有区区一万钱。

        但是因为自行车制造困难,目前第一批只有四十辆车,去晚了就抢不到了。

        什么?

        一辆自行车的价格,居然才一万钱?居然如此低廉?

        并且,这第一批车,才只有四十辆啊!

        太少了,恐怕根本就不够抢的啊!

        听到这里,他们也没心思看这些自行车表演了。

        纷纷跑到中华商行总部,去抢购自行车去了。

        额,实际上,第一批制造的自行车,有一百辆。

        不过李愔拿出来二十辆,作为广告进行展出。

        益州新城这边推出了四十辆,长安那边推出了四十辆。

        这样一来,一百辆正好安排完。

        不多时,一群人就冲到益州新城之中的,中华商行的总部。

        来到之后,这些人就迫不及待地喊道:“自行车,给我一辆自行车!我给现金,我带着纸钞呢!”

        “我要十辆,我要十辆,钱一会就到!”

        “这四十辆,我承包啦!大家都回去吧,没了,没了,四十辆我都要了。”

        “凭什么都给你啊?凭什么啊?还讲不讲先来后到啦?”

        “大家别抢,大家别抢,现在来的人啊,还不到四十人。一人一辆大家都有份,现在大家赶紧排好队,别人后来的挤。要不然的话,后面来的人多了,说不定咱们就抢不着了。”

        现场吵吵嚷嚷的,顿时乱做一团。

        不过后来这人的话,倒是给众人提了醒。

        对啊,现在他们自己不赶紧排好队的话,说不定后来的人一挤,他们先来的人,反倒是抢不到了。

        于是,这些人迅速排好一队。

        再碰到后来跑过来的人,这些人集体在吆喝。

        “排队,排队!后来的都排队啊!”

        “这可是中华商行,不排队的,先打一顿直接丢出去不解释啊!”

        “排队排队,能不能有点素质?”

        结果,前面的四十名顾客,都喜滋滋地每人提了一辆自行车。

        就算没带钱的,也是赶紧命随从去取钱。

        能够跑到这里来的,就没有一个差钱的。

        而四十名之后的那些顾客,就不乐意了,因为到他们就没货了。

        而服务员马上告诉他们,现场接受预定。

        因为橡胶树,现在还是小树的缘故,今年采摘下来的橡胶就没有多少。

        满打满算,顶多能够制造一千多辆自行车的轮胎这样子。

        而在益州新城这边,能够接受的预定数量都不会太多,顶多一百辆这样子。

        因为他们不可能全部都是预定,总还要拿出一部分来出售的。

        当这些顾客听说,现在就连预售都只接受一百个名额之后。

        马上就顾不得抱怨了。

        “来,这是我的五千钱,记住了啊,生产出来之后,第一时间先给我!”

        “来,我的一万钱,全额付款!这下不能少了我的了吧?”

        “我的,我的两万!预定两辆。什么?只能预定一辆?额,那这两万块钱就存在你这里吧,啥时候给我自行车,再找我一万就是……”

        当然了,最终现场只收了他一万。

        没听说过预定给的钱,要比商品的价格还高一倍这种事儿。

        因为预售相当的火爆,以至于第一个交了五千钱预定的顾客,感觉不保险,然后又追加了五千钱才算完事。

        额,预定的话,拿出一半的钱来预定,真心不算少了。

        但是现在后面这些货,哪一个都是拿出全额的钱来预定啊,甚至好多人都想多给,人家没要……

        这么看来,用一半的价钱来预定的话,真的不太保险啊!

        还是全额预定的比较好,放心,稳妥。

        不多时,一百个预定名额就全部放了出去。

        再后来的顾客,连预定的名额都捞不到了,只能唉声叹气地离开。

        自行车的销售火爆状态,由此可见一斑。

        而李愔看到了这一幕,决定加大橡胶树的种植规模。

        当然了,第二年的时候,第一年种植的橡胶树又老了一岁,能生产出更多的橡胶。

        但是这样子依然是供不应求啊。

        并且,这轮胎最广泛的应用,可不应该只放在自行车上。

        更多的,还是要放在民用上面。

        比方说,小推车和土牛车。

        这两种车的轮胎多生产一些的话,那么百姓就能省事许多。

        目前民间所用的推车,都是木头轮子。

        栽种重量少,车子很沉,并且这轮子还不结实。

        使用不了几次,就会散架。

        而一旦应用上轮胎的话,这种情况,将会改善许多。

        所以,李愔决定今年开始,大力推广橡胶树的种植。

        当然了,去年进行种植橡胶树的那些农民,已经尝到了甜头。

        虽然只是第一年,产量并不高。

        但是仍然要比他们种植庄稼收入要高。

        而以后的每年,产量都会高出许多,收入会越来越高。

        相信有了他们的宣传,会有许多人愿意种植橡胶。

        ……

        益州新城里面的自行车宣传,还没有结束。

        自行车队后面,跟着大量的人。

        所过之处,人生鼎沸,无数人纷纷叫好。

        一次自行车宣传,几乎是轰动了整个益州新城。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也在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自行车推广活动。

        而这边进行推广的人员,就是程处亮和他们的小伙伴们了。

        这几个人,这些人一直都在锤炼直行车车技。

        现在简直把自行车玩出花来了,各种花式车技,纷至沓来。

        后面跟随着的人,连眼睛都看直了,不断的爆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

        然后,程处亮他们一群小伙伴,就玩儿的更加起劲了。

        而长安城,又是二世祖最多的地方。

        那些二世祖看到自行车之后,简直连眼睛都看花了。

        好好玩啊!不行,这自行车,说什么也要买一辆啊!

        这时候,房遗爱刚出来,就瞅见自行车,眼睛顿时就挪不开了。

        恰好,这几个人,居然都是熟人。

        房遗爱忍不住问道:“程处亮,你骑得这个叫什么啊?”

        程处亮不由嘚瑟地说道:“这个啊,叫自行车!怎么样?炫不?酷不?炫酷不?”

        房遗爱不由问道:“程处亮,你这自行车,在哪里有卖的啊?”

        程处亮解释道:“这个啊,就是中华商行生产的啊,在长安城,中华商行总部哪里有的卖。”

        房遗爱气喘吁吁地说道:“程处亮,你骑慢点,等等我!”

        原来,程处亮是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和他说话,房遗爱是一边跑着一边问,要是不累才怪。

        程处亮哈哈笑道:“没看到俺老程正忙活正事吗?房遗爱,你就不要追了,你是追不上我的!”

        房遗爱在后面问道:“程处亮,这自行车多少钱一辆啊?”

        程处亮不由说道:“很便宜得啦,只要一万钱!”

        “什么?”房遗爱不有被吓了一跳,忍不住说道:“你们这不是抢钱吗?怎么这么贵?”

        程处亮不由撇嘴说道:“一万钱你居然嫌贵?真是个穷逼啊!我告诉你啊,这自行车,今天就会被抢光。你不是嫌贵吗?不嫌贵的大有人在,穷逼是不配拥有自行车的!”

        房遗爱跑不动了,而他太想要一辆自行车了,而他又没有这么多零花钱。

        怎么办呢?

        半晌之后,房遗爱一咬牙,决定回家向他老子要去。

        恰好今天休沐,他老子就在家里。

        额,李愔之所以选择在今天进行宣传,就是因为今天是休沐日。

        不多时,房遗爱回到家里,到书房里找到他老子房玄龄。

        房玄龄看到房遗爱,顿时一股嫌弃之心油然而生。

        “孽子,你又有什么事啊?”

        所未知子莫如父,房玄龄太了解他这个儿子了。

        找他来,指定不能是向他请教学问上的问题的。

        房遗爱不由说道:“耶,给我一万钱,我要买东西。”

        什么?张口就要一万钱?

        房玄龄不由被房遗爱气的七窍生烟,当时就要发火。

        不过再想想房遗爱刀枪不入油盐不进的惫懒样子,房玄龄就不由的泄气起来,实在是懒得和他生气。

        “没有!”

        房遗爱急了:“耶,我这次要一万钱,真的不是妄花,我就是为了买辆自行车而已。你给我一万钱,让我买辆自行车,我保证以后都乖乖的!”

        嗯?

        这自行车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房玄龄忍不住问道:“那你说说,这自行车到底是什么?”

        房遗爱一听有门,连忙说道:“爹,这自行车,就这么大,这么样的!人骑上去,用脚蹬着两个脚蹬子,跑的可快啦!这自行车,太拉风了!要是没个自行车,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的!”

        房遗爱介绍了半天,房玄龄也没搞清楚这自行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估计也就是一种新兴的车罢了。

        于是,房玄龄不由怒道:“孽子,要啥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