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九章:悲剧的武氏兄弟

第五百二十九章:悲剧的武氏兄弟

        程处亮和一帮小伙伴们,简直玩疯了。

        这几天,他们骑自行车正在新鲜的时候,还远远没到玩够的地步。

        骑自行车,太好玩儿啊,他们骑得乐此不疲。

        而此时,又有好多人在后面尾随着他们。

        这里面,甚至不乏有一些小姑娘,也在旁边尖声叫好,这如何不让他们为之更加的兴奋?

        程处亮正骑着高兴的时候,忽然被人拦住路了。

        幸好程处亮刹车快,及时刹住了车。

        要不然的话,就真的要撞到这人身上去了。

        程处亮那火爆脾气,那受得了这个。

        不由的牛眼一瞪,张口就要骂。

        这骂人的话都到了嘴边了,一抬眼,发现好像不对的样子。

        因为拦住他路的人,居然是他爹程咬金。

        程处亮赶紧问道:“耶,你怎么来了?”

        被程咬金这么一拦,其他小伙伴也纷纷停了下来。

        程咬金嘿嘿一笑,不由问道:“处亮啊,你骑得这家伙,叫什么啊?”

        程处亮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以前的教训告诉他,只要是他爹看上的东西,基本上最后都会被他给抢走。

        程处亮小心地说道:“耶,这叫自行车。”

        “噢,自行车啊,看起来还不错啊,来,给老夫骑骑看看好玩不?”

        嗖!

        程处亮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幕了,因此还不等他爹说完,脚一蹬地就要跑。

        只可惜,被程咬金一把抓住了前轮。

        “哼哼!混账玩意儿,还敢跟老子玩这手?这都是老子玩儿剩下的好不好?老子早就在这里等着你了!”

        看着自己老子得意洋洋的那个劲儿,程处亮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无力感。

        谁摊上这么一个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程处亮不由说道:“耶,这自行车,可不是儿子的。这是蜀王让我们在长安城展示用的,所以,真的不能给你。”

        程咬金嘿嘿一笑说道:“早说啊,原来这自行车不是你的啊?那好办多了,就算是蜀王送给我的了!就一辆自行车,蜀王总不至于这么小气,连这个都舍不得吧?”

        得嘞!

        这话,还不如不说呢!

        程处亮觉得心累,碰上自己的老子,那真是啥道理都讲不通啊。

        “不给!今天我说什么也不给你,我真的有正事儿!”

        “小兔崽子,长能耐了是吧?拿过来吧,你!”

        “不给!不给!就是不给!”

        “给我撒手!”

        这父子两个,可不仅仅是吵架而已。

        一个逮着车把往后拽,一个双手逮着前车轮胎向前拽。

        嘿!

        咣当!

        然后,自行车的前车轮直接被拽掉了。

        程咬金和程处亮对视了一眼,父子俩都傻眼了。

        程处亮瞪起一双牛眼,气急败坏地说道:“老东西,让你给个强盗似的,抢抢抢,再抢啊?现在不抢了吧?啊?你劲儿多大啊,轮胎都能给拽掉!你多牛啊?得,现在谁都不用骑了!”

        程咬金似乎也觉得这事做的不地道,被程处亮训的有些抬不起头来。

        不过最后,被程处亮训的有些恼羞成怒了!

        “小兔崽子,还没完没了是吧?不就是一辆自行车嘛?咋地,还得砍了老子的脑袋啊?”

        旁边,秦怀玉、尉迟宝琪等小伙伴,都被这一幕笑的不行不行的了。

        偏偏他们还不敢笑出生来,直笑的浑身直抽抽,都快忍出内伤来了。

        这会子,程处亮的自行车,轮胎都被拽下来了,他们害怕程咬金会盯上他们的自行车。

        真要盯上他们的自行车,他们除了乖乖送上去,根本就跑不掉啊。

        因此,秦怀玉赶紧说了一声:“程伯伯,处亮,我们先走了,咱们待会见。”

        说完,也不给他爷俩反应的时间,几个小伙伴脚猛蹬地面,嗖嗖都跑了。

        程处亮暗骂这些小伙伴不够意思。

        而程咬金则是拿起轮胎对程处亮说道:“走,咱们修自行车去。”

        程处亮疑惑地问道:“耶,你会修自行车?”

        程咬金指着程处亮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混蛋玩意儿,老子上那会修自行车?但是有人会修啊,中华商行长安总部哪里,肯定会修自行车。他们卖自行车的,能不会修吗?你啊,老子就跟你说,你还早着呢!”

        得,的确是这么个理儿。

        于是,程处亮扛着自行车,程咬金拿着车前轮胎,爷俩直奔中华商行长安总部而去。

        不多时,爷俩来到中华商行长安总部。

        然后发现,这边买自行车的人,直接就抢疯了。

        长安有钱的人,可是一点都不比益州那边少啊。

        好多人紧赶慢赶跑过来,结果连预定的名额都没有混到。

        等这些人忙活完之后,父子两个才将自行车拿了出来。

        程咬金猜测的没错,这边果然是有维修人员。

        只不过,看到被硬生生拽断的螺丝。

        维修人员都暗自咂舌不已。

        谁能告诉我,这自行车到底经历了什么?

        当然了,这种疑问,他也就只能放在心底,而不敢问出口来。

        然后,他们废了半天劲,才将自行车彻底修好。

        修好之后,程咬金就迫不及待地牵走了。

        而程处亮,也懒得和他老子抢了。

        程处亮有种直觉,如果他再敢抢的话,今天恐怕要挨揍了。

        走出中华商行长安总部,程咬金嘿嘿一笑,忍不住向程处亮问道:“处亮啊,这自行车,应该咋骑啊?”

        程处亮是真心不想教他老子啊,因为只要教会了他老子,这辆自行车,以后估计他连摸都别想摸到了。

        但是不教的话,只怕现在就要挨揍啊。

        于是,程处亮只好说道:“耶,你先岔腿骑上去,然后我再后面帮你逮着,你就蹬。等你练的差不多了,我就松手,然后你就会骑了。”

        咦?

        这个办法听起来不错。

        程咬金一叉腿,骑坐上去,然后让程处亮在后面逮着,程咬金学起了自行车。

        程咬金南征百战,那可是马上将军,腰身功夫自然是极好的,平衡能力一流。

        因此,学起自行车来,速度也很快。

        不过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在程处亮的帮助下,就骑得非常溜了。

        不过,可是把程处亮给累坏了。

        因为程咬金在某些事情上,其实特胆小。

        不知道多少次,程处亮都要松手,程咬金死活不让松手。

        还威胁程处亮,只要敢松手,今天一定揍死他。

        从小到大,程处亮真的被打怕了。

        既然老子不让松手,那就一直逮着吧。

        就是这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不知道转了多少条街了,程处亮真的被累坏了。

        然后,程咬金骑上瘾来了,车子越骑越快。

        程处亮在后面逮着,实在是跟不上了。

        程处亮不由气喘吁吁地说道:“耶,不行了,我真的跟不上了,我松手了啊!”

        “别松,别松,你敢松手,老子今天非揍死你不可!”

        其实那时候,程处亮早就松手了,程咬金还不知道。

        程咬金一边骑得飞快,一边还在喊呢:“处亮,你个小兔崽子听好了,你千万不能松手啊!”

        程处亮在后面,双手扶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老头子,我早就松手了,你这不骑得也好好的嘛!加油哦,我看好你啊!”

        咣!

        轰隆!

        程处亮这边刚说完,那边程咬金直接骑车干到前面的一堵墙上去了,这墙还是土墙,直接给人干塌了。

        我了个大槽,这么猛的吗?

        程处亮被吓坏了,也顾不上喘了,连忙跑过去,扒开土救人。

        好半天,才把程咬金从土堆里扒拉出来。

        程咬金被呛的咳嗽了半天,然后对程处亮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别管我,老子皮糙肉厚的没事,快看看车被砸坏了没有?”

        程处亮一阵无语,只好扶着程咬金在旁边坐下。

        然后再次废了半天劲,将自行车扒拉了出来。

        然后发现,这一次,自行车的辐条都被砸弯了。

        看到这一幕,程咬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由怒道:“老子不是让你别松手的么?啊?谁让你松手的?”

        程处亮无语地说道:“老东西,你还讲不讲道理了?你骑得那么快,都骑了快大半个长安城了,我再后面跑着,能追的上你吗?再说了,我都松手半天了,都告诉你没事没事了,你怎么还撞墙上去了?”

        嗯?

        这小兔崽子早就松手了?

        难道说,老子已经学会骑车了?

        要是不害怕紧张的话,根本就撞不了墙?

        不过,刚才这个小兔崽子,是在训老子吗?

        程咬金牛眼一瞪,骂道:“小兔崽子,翅膀硬了是吧?竟然敢训老子?刚才还敢不听老子的话松手,看老子今天揍不死你!”

        说罢,起身就要动手。

        程处亮一看情况不妙,吓得撒腿就跑。

        程咬金追了两步,不由双手扶腰停了下来,嘴里还自吸凉气。

        看到这一幕,程处亮也被吓了一跳。

        老东西不会是被砸坏了吧?

        “耶,你伤的怎么样?要不,明天我带你去益州第一人民医院去看看去吧。”

        长安城里,当然也有大夫,甚至到皇宫里面,还可以请御医。

        但是在程怀亮眼里,就算是皇宫里的御医,那也比不上第一人民医院的水平啊。

        程咬金摇头道:“没事,老子还没那么娇贵呢!这点小伤,睡一觉就好了。来,你扛着这自行车,去修修去。”

        然后,程处亮只好扛起自行车,爷俩直奔中华商行长安总部而去。

        而中华商行长安总部里面,看到去而复返的这爷俩也是一阵无语。

        这才多长时间啊?

        你们告诉我,这才多长时间?

        这自行车,又是咋地了?

        唉,这自行车,跟着这爷俩,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啊!

        维修人员检查了一番自行车,发现这一次被砸的比较严重,已经不太好修了。

        因为自行车业务,才刚刚展开,有些零部件都还没运过来。

        在零部件运过来之前,这自行车都修不好。

        但是维修人员看到程咬金的样子,很害怕要是自己敢说修不好,他会上来揍自己。

        纠结了半天,请示了一下领导。

        最终他们牵出一辆新自行车送给了程咬金。

        “卢国公,这是我们这里最后一辆自行车了。这次再弄坏的话,就真的没有了。”

        咦?

        这里竟然还有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程咬金从维修人员手里接过自行车,大大咧咧地说道:“放心吧,老夫骑车很爱惜的,绝对不会摔坏。”

        爱惜?

        你确定你说的真的是你吗?

        要是真爱惜的话,能一天摔两次?

        最后一次还直接摔的修都修不了?

        当然了,这话他们也就是敢在心里想想,是万万不敢宣之于口的。

        最后,一群人像是送瘟神一样把程咬金给送走。

        出了中华商行长安总部的大门,程咬金一叉腿就骑坐上去了。

        “来,处亮,过来逮着。”

        程处亮一阵无语地问道:“耶,你还骑啊?你没事了?”

        程咬金一瞪眼说道:“我有啥事啊?早就告诉你没事了!过来逮着,放心,这次我骑慢点。”

        程处亮只好无奈地过来,帮他老子逮着后座。

        然后令程处亮惊奇的是,这一次,他老子程咬金,果然骑得很稳当。

        骑了一会,程咬金对程处亮说道:“好了,你松手吧。”

        嗯?

        这一次老家伙竟然主动让自己松手,这是什么情况?

        “你能行?”

        “费什么话,赶紧给老子松手。”

        “好吧,我已经松了!”

        当听到程处亮已经松手之后,程咬金一阵紧张,车子歪三扭四地骑了一阵子之后,然后很快程咬金就重新掌握了平衡。

        看到这一幕,程处亮不由放下心来。

        他也学过车,知道自己的老子,已经算是学会骑自行车了。

        然后,就听程咬金对他说道:“好了,老子要骑着自行车逛逛,你先回去吧。”

        说罢,程咬金蹬着自行车,飞快地离开。

        程处亮摇了摇头,无奈地走着回府。

        程咬金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回头率那是百分之三百。

        甚至都有小姑娘在频频向他注目。

        这让程咬金这老货十分得意。

        不过,骑了几条街之后,程咬金就觉得身上隐隐作痛。

        刚才被砸了一下,真的不得劲。

        得,那就先回家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出来骑也不急。

        于是,程咬金转了个圈,直奔卢国公府而去。

        再说程处亮好半晌才回到卢国公府前,老远的,就看到他老子程咬金骑着自行车赶了回来。

        不过两人走的并不是一条路。

        而他老子此时,神情高度紧张,竟然没有看到他。

        一直骑到府门口,程咬金突然两手松开车把,然后紧紧抱住门前的石狮子,把车停了下来。

        程处亮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然后忍不住问道;“耶,你这是干什么?”

        程咬金这才看到程处亮,然后老脸一红说道:“停车!咳咳,刚才你光教我怎么骑车了,还没教给我怎么下车呢!”

        霍,合着你这就是为了下车的啊!

        ……

        益州新城,第一个课题已经完成。

        接下来,就是第二个课题了。

        而第二个课题,李愔准备让他们研究的,是蒸汽机。

        虽然蒸汽机早就在大唐应用了,比方说,火车就是蒸汽机火车。

        布厂里面,蒸汽机也已经开始应用。

        但是那都是李愔从商城里面兑换出来的,在大唐这边,还没有能力自己制造蒸汽机。

        而一旦蒸汽机大量应用在各行各业,那时候,一场席卷整个大唐的工业革命就要展开了。

        当李愔将六人召集在一起,告诉他们,第二个课题将会是研究蒸汽机的时候,这六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极度兴奋的神色。

        尤其是崔十娘,额,现在是叫刘思远。

        她非常清楚,火车上应用的就是蒸汽机。

        益州抽丝厂等,应用的也是蒸汽机。

        而现在,他们终于要接触到蒸汽机了。

        接下来,李愔先是讲解了蒸汽机的原理。

        原理其实非常简单,原来只是利用了水在沸腾的时候,汽化而产生的动能,然后转化为人们所需要的动力而已。

        原来,所谓的蒸汽机,只是利用了水的能力。

        而接下来,就是要研究蒸汽机的构造了。

        蒸汽机的原理很简单,构造也算不上多么复杂。

        当然了,这是李愔已经给出了构造图的缘故。

        如若是从零开始的话,那就是盲人摸象,没有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功夫,休想得到最完善的构造图。

        而接下来,就是要构建模板,进行数学上的验算。

        每个人都各负其责,开始忙碌起来。

        ……

        并州武家,武元庆、武元爽兄弟两个,果然将自己的产业变卖。

        最终仍然没能凑齐八千万钱,最终将武家老宅做了抵押,从大唐钱庄里面贷款,这才凑够了货款。

        而那位叫做老黄的人,果然不失信誉,将足够的镜子卖给了他们。

        而价钱,只有市场价格的一半。

        这不由的让武元庆、武元爽兄弟两人欣喜若狂,当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

        第二天,兄弟两人开始了忙碌。

        这一次,兄弟两人亲力亲为。

        从商店布置,进行宣传,这些准备工作,这兄弟俩都力争做到尽善尽美。

        这大概是他们兄弟俩翻身的唯一机会了。

        如果不能抓住这次机会的话,那么这一次,他们将会连武家祖宅都给输掉。

        死后,都没有任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而这一次,他们的先期准备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下一步他们就可以出售镜子了。

        他们的进货价格很低,所以,他们可以以市场价格九成五的价格进行销售。

        这样,虽然他们的利润低了一些,但是却可以保证他们能够快速销售。

        现在,他们急需要快速回本。

        要知道,他们那里,可是还压着老宅贷款呢!

        这钱庄里面贷款的利息,虽然比外面的放贷低廉很多,也还是蛮高的。

        这拖上一日,就是一日的利钱。

        他们想尽快的回本。

        一连忙活了数日,一切都准备就绪。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镜子已经上架,明日就可以销售了。

        然而,就在当日下午,忽然有个不好的消息传来。

        据说,益州新城那边,制作镜子的技术,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现在成本大大降低,为了答谢所有的顾客,现在镜子降价销售。

        镜子的价格,有可能将会跌到原本的十分之一的价格。

        也就是说,原本一万钱的大镜子,现在只需要一千钱就能购买到。

        至于那些小镜子,原本一千钱的价格,现在只需要一百钱就能买的到。

        这个价格,虽然仍然有些小贵,但是也相当亲民了。

        属于绝大多数的家庭都能买的起的价格。

        当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武元庆和武元爽两兄弟,好悬一口老血没吐出来。

        卧槽你个七舅姥姥啊!

        这么巧的吗?

        你早不降价,晚不降价,偏生在这个时候降价?

        你要是早降价的话,我们也不会砸锅卖铁的去买老黄手里的那些镜子啊!

        你要是晚降价的话,等我们卖的差不多了,我们也不会亏这么多。

        但是现在降价,真的是要了亲命了啊!

        这兄弟两个,虽然草包,但是并不傻。

        他们从中,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们反映过来,他们都被老黄给耍了啊!

        换言之,他们其实是被益州的那个贱人给耍了!

        这俩兄弟顿时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当即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去堵了老黄的门。

        “老黄,你特娘的耍我们兄弟是吧?”

        被人当面骂在脸上,老黄却是不急不躁,仍旧笑眯眯地问道:“两位武兄,不知何出此言啊?”

        武元庆骂骂咧咧地说道:“事到如今,你特娘的还在这装蒜!老黄,你把镜子卖给我们兄弟两个,到底怀的是什么心?”

        听到武元庆的话,老黄不由哑然问道:“咦?这镜子,怎么是我卖给你们的呢?不是你们兄弟哭着喊着想买的吗?”

        额,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人家老黄压根就没说过要卖给他们镜子的事儿,真的是他们上赶着要买的。

        但是问题是,老黄你敢摸着良心说,这件事情,你事先毫不知情吗?

        现在再说别的,已经无用了。

        武元庆不由黑着脸说道:“老黄,咱们也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这些镜子呢,我们兄弟不要了,我们什么价格买的,再什么价格退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