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章:心有灵犀一点通

第五百三十章:心有灵犀一点通

        听到武元庆的话,原本嬉皮笑脸的老黄,脸色不由的一板,冷笑着说道:

        “你们兄弟,怕不是在说笑吧?这生意场上的规矩,买到手的货物,自然是你们的。_)+_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我老黄还是头一次听说,还有退货的道理。”

        这件事情,虽然武元庆和武元爽两兄弟,都知道自己是被人家给耍了。

        但是传扬出去的话,反倒是他们不占理。

        毕竟买镜子这件事,不是人家老黄忽悠他们兄弟俩买的,是他们上赶着自己找上门去的。

        如果这些镜子全部都砸在他们手里的话,那他兄弟俩人,真的要陪到倾家荡产了。

        现在,这兄弟俩只求能少赔一点就好。

        “老黄,你看这样行不行?这镜子我们不是八千万钱买到手的吗?现在你只需要退给我们七千万钱即可,你看如何?”

        听到这兄弟俩的话,老黄不由嗤笑道:“想退货?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们的镜子,我一个子儿都不会出,你们自己爱咋处理咋处理!”

        听到这话,武元庆和武元爽这俩兄弟,眼睛都红了。

        合着这个姓黄的,一开始就没按好心啊!

        “打!给我狠狠的打!照死里打!”

        这武氏兄弟,平时仗着父亲的余荫,可没少了为非作歹。

        当然了,武士彟去世之后,这兄弟俩收敛了许多。

        但是那种狠毒劲儿仍在。

        不料,人家黄掌柜的,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手呢。

        “哼!跟我老黄斗狠是吧?来人,给我打!”

        黄掌柜的一声令下,顿时从后院冲出来一群伙计。

        数量足足是武氏兄弟带来的人的两倍,并且各个身强力壮,比武氏兄弟带来的人,要强悍的多。

        武氏兄弟带来的人,都是些欺软怕硬之辈。

        看到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先自怯了。

        而黄掌柜的伙计,冲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小院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哭爹喊娘的惨叫声。

        武元爽和武元庆两兄弟,被吓得瑟瑟发抖。

        不多时,武氏兄弟带来的打手全部被放倒。

        黄掌柜的伙计还转头请示:“掌柜的,这两人要不要打?”

        黄掌柜的摆摆手说道:“看在那位的面子上,这两位,就算了。现在把他们给请出去吧!”

        然后,武氏兄弟还有他们带来的一帮打手,就被人给轰了出去。

        被轰出门后,武氏两兄弟,不由的抱头痛哭。

        不是因为被人轰出来,而是他们现在才发现,他们兄弟两人,真的完蛋了。

        家产变卖了,老宅也抵押出去了。

        但是现在到手的镜子,一下子价钱降低了十倍。

        一下子,武家,就要在他们手里败落了啊!

        武元爽哽咽道:“兄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

        武元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二弟,不怕。镜子的价格不是降低了十倍吗?那咱们也跟着降低十倍,只求能将这批镜子统统卖出去!到时候,虽然那些变卖的铺子,怕是收不回来了。”

        “但是仍然能够将我武氏老宅给赎回来,咱们不能做武氏的罪人啊!”

        将老宅给败出去的话,那可真是十足的败家子,他们武氏,也将彻底成为破落户了。

        只要能够保住老宅,他们守着老宅,虽然日子艰苦了一些,但是仍然能够过活。

        说不定,将来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到了第二日,兄弟两人来到店铺,将原本定好的价格再次降低,变成了和市场价持平,甚至还要略低一些的价格。

        这对武氏兄弟俩来说,真的是挥泪大甩卖了。

        现在他们只求能够回来一些本钱,赶紧的将祖宅赎回来。

        而镜子的降价,并且一下子降到这么低,也极大的刺激了那些百姓们的购买。

        额,这次的降价,其实一切都在武媚娘的掌控之中。

        这几年的时间,高端市场,基本上已经达到了饱和。

        该买的,差不多已经都买了。

        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买不起的人群。

        而镜子的产量,其实是非常庞大的。

        这几年,其实他们囤积了很多产品,足以在整个大唐铺开。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是时候降低价格,将市场转向那些中端客户了。

        这个时候,因为新型农产品的推广,百姓们的日子要比原本的历史轨迹中,更加的富有。

        贞观之治,不但提前到来,并且还要比原本历史轨迹中,更胜一筹。

        因此,现在大部分百姓手里,是有钱,也能买的起镜子的。

        一百文的价格,放在现代,也就二三百块钱。

        这样的消费,其实并不算高。

        因此,廉价的镜子一经问世,就遭到了疯抢。

        而武氏兄弟的店铺,因为有镜子销售,也吸引了一些顾客。

        而武氏兄弟,现在是急于回本,所以兄弟两人,每天都会在店铺里面盯着。

        按理说,在现在镜子大卖的大环境之下,他们的镜子甚至比市场价格还略低一些,应该很好卖才是。

        但是实际情况是,每天到他们店铺的顾客也不算少,但是很少有人掏钱购买。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呢?

        你们放着更便宜的货物不买,反而要去买贵的,这是什么逻辑?

        这一次,武元庆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出来拦住一个顾客问道:“郎君,我们店铺的镜子比他们更加便宜,你为什么不在我们这里购买镜子呢?”

        被武元庆拦住的男子不由撇撇嘴说道:“你也不看看你们镜子的款式,都是老款式啦!人家店铺里的镜子,都是最新的款式,那花色那造型,可比你们这里的好看多了!价钱差不多,我为什么还要买你们这里的老款?”

        说罢,这个男子扬长而去。

        而听罢这个男子的话,武元庆和武元爽兄弟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伤心和绝望。

        两兄弟,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然后,兄弟两人对老黄发出了亲切的问候。

        老黄,我草你七舅姥姥!

        然后,兄弟两人差不多走遍了几乎整个并州的铺子。

        发现人家铺子里出售的,全部都是新款。

        只有他们的铺子里卖的才是老款。

        新款的镜子,不知道比他们的老款要漂亮多少倍。

        就算他们自己买,恐怕也不会选择他们自家铺子里的镜子。

        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他们家的镜子要是能够卖出去,才真是见鬼了。

        武元爽再一次哭了:“哥,咱们该咋办啊?”

        武元庆一咬牙:“二弟啊,咱们再降价,降到市场价格的一半,无论如何,也要迅速出手!”

        武元爽哭道:“哥啊,可是咱们这么卖的话,根本就卖不了多少钱啊!咱们连赎回祖宅的钱,都卖不回来啊!”

        再降价一半的话,倒是不愁能够卖出去。

        但是这样一来,就真的是白菜价出售了。

        这样,他们就算把这一批镜子全部都卖出去,都凑不够赎回祖宅的钱。

        武元庆咬牙说道:“二弟啊,这批镜子,不能压在咱们手里,要尽快出手。速度越快越好。至于祖宅,哼哼!这分明就是那个贱人在算计我们!”

        “既然她不仁,就休怪我们不义!到时候我们就是一个没钱,一个不搬,我看他们能怎么办?哼!好歹我们也是国公之后,闹大了,倒是看她怎么收场!”

        听到武元庆的话,武元爽不由竖起大拇指说道:“哥,高啊,实在是高!”

        ……

        蒸汽机的制造,速度进展非常快。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刘思远,额——或者应该说是崔十娘,最为快乐的日子了。

        在进入到科研院之后,每日和志同道合的人,每日徜徉在科学的海洋之中。

        崔十娘觉得,这真的是她的幸运。

        这里才有她真正想要的,真正喜欢的东西。

        更何况,基本上还能每日都看到蜀王,每日都可以向他请教问题。

        而崔十娘也能够感觉的出来,蜀王似乎也非常的喜欢自己。

        当然啦,蜀王并没有看出自己是女儿身呢!

        所以,此喜欢非彼喜欢。

        估计他只是觉得自己是个可堪造就的人才吧?

        不过,在很多问题上,自己和蜀王,都有着共同的观点。

        似乎蜀王也把自己,引为知己了呢。

        因为有时候蜀王过来之后,就算自己没有问他问题,蜀王也会找自己说几句话。

        或者一起探讨某些问题。

        还记得,哪一天蜀王和自己聊天之后,忍不住吟哦了两句诗: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两句诗写的真的是极好的,然后自己询问蜀王整首诗是什么,没想到蜀王支支吾吾不肯说出来。

        嘻嘻,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也不知道,如果蜀王知道自己是女儿身的话,会流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呢?

        额,如果蜀王知道自己是女儿身的话,估计也就是自己身份败露的时候。

        当蜀王知道自己是崔家之人,心里一定会很不高兴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蜀王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身份的好呢!

        就这么每日快乐又患得患失的,崔十娘深深喜欢上了在这里的每一天。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崔十娘得到一个可怕的消息。

        这个消息,崔十娘还是休沐的时候,无意中从兄长崔知机哪里听到的。

        原来这一次镜子事件,让世家对蜀王的忍耐,再次降低到了冰点。

        原本蜀王承诺,镜子生意交给他们去做。

        而世家为此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从益州通往长安的铁路,就是世家出资修建的。

        当然了,事后蜀王也算是讲信用,真的将镜子生意交给他们去做。

        而镜子生意,也带给世家丰厚的利润。

        这几年的时间,他们的付出非但已经回本,并且已经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但是这一次,蜀王居然以原料短缺为由,迟迟不给他们发货。

        然后,他们竟然推出了新品。

        而这一次,是直接绕开他们世家,用自己的渠道来开拓市场。

        这一次,他们推出了新款的镜子,并且将价格整整降低了十倍!

        好在这一次,蜀王做事还算是厚道,是在他们将存货卖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推出的新品。

        他们世家,倒是没有多少损失。

        但是问题在于,本来实际已经垄断了整个镜子的生意。

        世家是中华商行镜子的总代理商,但是现在呢?

        中华商行不讲信誉,竟然绕开了他们,根本就没有一点商业道德和契约精神。

        世家之人气势汹汹地找到中华商行的总裁武媚娘。

        但是武媚娘给出的理由是,他们中华商行新推出的商品,和他们代理的,完全就是两种商品。

        无论从款式还是大小,都完全不同。

        如果他们继续要老款式的话,中华商行将会继续提供,并且在价格上也会有一定的优惠。

        总裁武媚娘的态度,将世家之人气的差点吐血。

        你说的就这么自然吗?

        都是镜子,你换个款式,就说不是同一种产品了?

        但是现在问题是,他们当初的约定,虽然签有契约。

        但是现在拿出来一看,还真的如同武媚娘所说的那样。

        当初他们签订的时候,就是以以前的那种款式的镜子签订的。

        而当时,他们根本就没有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

        也就是说,按照他们签订的契约来说,人家根本就没有违约。

        非但没有违约,人家做的,反而已经非常仁义了。

        因为,人家其实可以根据契约,继续以原来的价格将商品出售给你。

        因为契约上,就是这么签订的。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世家真的要连裤子都赔掉了。

        但是人家中华商行并没有这么做。

        从这一点来看的话,似乎中华商行很仁义似的。

        而世家,就只能打掉牙齿和血吞。

        就算咽不下这口气,他们也必须要咽下去。

        而现在,在不知不觉中,三年的时间,中华商行已经在大半个大唐铺开了他们的商铺。

        在销售渠道上,中华商行隐隐间已经可以和他们世家分庭抗衡了。

        中华商行的发展速度,让世家感觉到深深的担忧。

        他们的发展太快了,他们是新兴事物,让世家为之忌惮不已。

        这一次,世家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他们世家的利益,不断的被侵吞,世家的统治,不断的被削弱,世家的影响,不但的被降低。

        原本他们以为,至少需要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他们世家才有可能被逐步削弱。

        但是现在看来,哪里还需要这么长时间?

        再有十年的时间,估计他们世家,就会被削弱到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所以这一次,世家下了最大的决心,务必要将蜀王置于死地。

        这一次,世家想了一个歹毒无比的毒计,可以说是一击必杀的绝户计。

        当崔十娘听到这个计策之后,都不由深深打了个冷颤。

        这个计策如果实施成功的话,蜀王必定要完,还要有几千人要为之陪葬。

        他们的计策就是,在火车行驶的时候,提前一点破坏铁路线路。

        这样一来,整辆火车都要出轨,那么火车上的所有乘客,能活下来的几率都会很小很小。

        几千人将会丧生。

        而作为铁路的修建者,火车的制造者,蜀王李愔,绝对难脱干系。

        被撸掉剑南道节度使的职务是必须的,就连封地都不可能保得住。

        基本是被囚禁养老的下场。

        因为如果不这么处置的话,根本就没办法进行交代。

        但是,这个计策是真的阴毒啊,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丝毫不曾将几千乘客的性命放在眼里。

        当崔十娘听到这个计策之后,浑身不寒而栗。

        这一次,她真的切身体会到蜀王所说的那句话的真谛。

        世家乃是整个大唐的毒瘤,乃是所有百姓的毒瘤。

        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将会无比的疯狂,他们不惜牺牲其他的一切。

        这,就是她身处的世家吗?

        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办呢?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崔十娘真的是柔肠寸结。

        一边是生她养她的世家,另外一边,是知她懂他的蜀王。

        而和蜀王接触的越久,崔十娘就越是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蜀王才是真正的为国为民的义士。

        可是,他们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矛盾啊。

        如果将这个消息告诉蜀王的话,世家,必定会陷入万劫不复的下场。

        而她自己,也是来自世家啊!

        晚上睡觉的时候,崔十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

        快到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

        然而在睡梦之中,她梦到火车脱轨,几千人丧生。

        那些丧生之人,血肉模糊的,都向她围了过来。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四面八方,无休无止,全是血淋淋的手指,全是那些惊恐的场面。

        崔十娘被吓醒了。

        醒来之后,就再难睡着。

        到了天亮之后,在进行科研的时候,也是精神恍惚,时常走神。

        就在这时,蜀王来了。

        ……

        李愔今天心情相当不错,因为蒸汽机课题的进展非常顺利。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不出一个月的时间,蒸汽机就能制造出来。

        半年之内,就能投入到几个行业的应用之中。

        虽然说,这里面大部分,其实都是他的功劳。

        但是至少,大唐现在真的有能力自己制造出蒸汽机来了。

        蒸汽机的出现,将标志着大唐正式进入蒸汽时代,大唐得发展,将会日新月异,进入飞速发展期。

        将会领先西方将近一年前的时间。

        不过,就在李愔来到科研所的时候,发现刘思远这个小伙子状态有些不对劲。

        对于刘思远这个小伙子,李愔是非常看重的。

        这个小伙子,聪慧不下于狄仁杰,两人几乎是不相上下。

        并且这小伙子非常好学,每次看到自己,几乎都会问出不同的问题。

        而这些问题,涉猎面非常广泛。

        如果李愔不是穿越人士,不是有来自后世丰富的阅读量的话,很难能够回答出他的问题来。

        并且,在这些问题上,有好多方面,刘思远的思路和李愔的思路,都是一致的。

        刘思远,竟然是李愔穿越之后,最能聊得来的一个人。

        所以没事的时候,李愔也喜欢找刘思远聊天儿。

        但是今天,刘思远的状态很不对劲。

        脸色苍白,眼睛有一层黑眼圈,浑身看上去没有一点儿力气,这八成是生病了吧?

        “刘思远,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李愔一直问了两遍,崔十娘才反应过来。

        然后一抬头,就看到蜀王李愔正关心在看着自己。

        崔十娘不由掩饰道:“殿下,我没什么,就是昨天没有休息好。”

        这可不止是没休息好这么简单。

        李愔皱了皱眉头,伸出手,在刘思远的额头上摸了摸。

        崔十娘本能的想要躲避,但是又想起来,她根本没有躲避的理由,于是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不过,这让她脸颊发烫,心跳加速。

        幸好这肤色都是化妆过的,不然的话,一定会被看出蹊跷来。

        片刻之后,李愔收回手来,皱眉说道:“你额头有些烫,应该是发烧了,这样,你快回去休息。”

        崔十娘勉强笑道:“殿下,我没事,真的没事!”

        李愔不由皱眉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

        说着,李愔也真的生气了,不由一把将他拉起来,将他双臂往肩膀上一搭,背起来就走。

        崔十娘都被蜀王的这个动作给惊呆了,居然连惊叫都给忘记了。

        然后她又想起,自己这时候,是个男子的身份。

        蜀王做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是科研院的一员,只因为和自己聊得来。

        在他眼里,身份地位,高低贵贱,他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

        如此想着,崔十娘不由将臻首俯在蜀王肩膀上,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而此时,正背着崔十娘的蜀王,总有种怪怪的感觉,总感觉哪里不对的样子。

        想了半天都没想出到底哪里不对,李愔干脆也懒得多想。

        不多时,李愔就将崔十娘背到休息间里面。

        这里有床,也有简单的药箱,里面还有一支体温计。

        李愔准备给刘思远量量体温,看他是不是发热了,然后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来,思远,过来量一下体温。”

        蜀王对自己居然如此关切,这一刻,崔十娘心里莫名感动,不由缓缓流下泪来。

        李愔有些傻眼,不由问道:“思远,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崔十娘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李愔,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