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一章:出淤泥而不染

第五百三十一章:出淤泥而不染

        今天刘思远的状态有点不对劲啊,难道真是烧糊涂了不成?

        先是莫名其妙的掉眼泪,现在又直呼自己的名字,又说要告诉自己一件事情。

        额,李愔当然不会因为别人直呼自己的名字恼怒或者生气。

        灵魂来自后世的他,当然没有那么多的忌讳。

        但是平时他可从来都没这么叫过的,而现在忽然这么叫,其中必有蹊跷啊。

        李愔不由好奇地说道:“好,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快说吧,说完就量一下体温。”

        听到蜀王的话,崔十娘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李愔说道:“殿下,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想先洗漱一番,等我洗漱好了,会叫殿下进来的。”

        嗯?

        你这是什么毛病啊?

        一个大老爷们的,洗漱居然还要避人?

        李愔有些不太高兴,不过谁让刘思远现在是病人呢,李愔还是点了点头,礼貌地走了出去,并且带上了门。

        等蜀王走出去之后,崔十娘只觉的自己脸上有些发烧。

        今天告诉完蜀王这件事情之后,她也没办法继续在科研院待下去了。

        今天,或许是她和蜀王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了吧?

        以后天各一方,或许永远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她不像像是梁山伯和祝英台一样,直到最后生离死别的时候,梁山伯才知道祝英台是女儿身。

        崔十娘想在今天最后一面,让蜀王看到自己的容貌。

        这样的话,纵然离别,亦无遗憾了。

        想到这里,崔十娘打了一盆清水,然后在身上取出一盒药膏,细心地揉洗起来。

        半晌之后,将脸上的仪容药膏洗掉,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庞。

        只是可惜,这里并没有化妆品,没办法化妆,不能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现给蜀王。

        不过,这也算是将最为真实的自己,呈现在蜀王面前了吧。

        梳洗好之后,崔十娘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喊道:“殿下,可以进来了。”

        李愔在外面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一个大男人的,怎么会这么麻烦?

        幸好,这时候刘思远在里面喊他进去了,不然的话,李愔都不知道他还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

        咦?

        等等,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对了!

        声音!

        这不是刘思远的声音啊?

        里面传来的,分明是一个女声。

        屋里明明没有女人嘛,难道说是刘思远发出来的?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啊。

        李愔摇了摇头,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李愔真的觉得自己是见鬼了。

        屋里只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哪里有刘思远?

        这个女子容貌之美,纵然李愔见惯了美女,仍然觉得极为惊艳。

        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敢多看,生恐唐突了美女。

        “咦?刘思远呢?”

        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李愔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再次打量了一番这个美女,果然发现,她身上穿着的,就是刘思远的衣服。

        从今天她生病,自己背着她过来,那种怪怪的感觉。

        然后到她要洗漱让自己出去,再到刚才喊自己发出来的女声。

        其实自己早应该想到了才对。

        只不过,先入为主的观念,让李愔根本就没往哪方面去想。

        果然,电视剧上演的,都是骗人的啊。

        电视剧上那些女扮男装的女子,但凡不是个瞎子,都能看的出来真假。

        可是看人家这位姑娘的装扮,如果不是她自己露出庐山真面目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啊。

        尤其是,她居然连喉结都有。

        对了,喉结!

        李愔忍不住再次向她喉结的地方看去,额,竟然没有了。

        李愔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刘思远,额,姑娘,你的喉结呢?喉结是怎么回事?”

        本来以女儿身见蜀王,崔十娘心里娇羞不已、忐忑不安,但是当蜀王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崔十娘不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随即便不好意思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蜀王的关注点,还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啊。

        难道他要问的,不是自己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吗?

        崔十娘不由掏出一个小小的‘喉结’来说道:“殿下,喉结其实是粘贴上的,不注意的话,不会看出破绽来。”

        看到这一幕,李愔不由恍然大悟,然后问道:“思远,那你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崔十娘的声音,甜甜蠕蠕的,沁人心脾。

        而刘思远的声音,是那种极为中性的声音,不太容易让人联想到女人身上去。

        崔十娘解释道:“殿下,我会转变几种嗓音,甚至学那种粗犷的声音也可以,不过不容易长时间保持。”

        噢!

        原来是这样。

        就是真假音转换啊!

        然后,接下来,李愔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让正准备回答李愔问题的崔十娘,有种很不适应的感觉。

        问了这两个问题就结束了吗?

        难道你不应该问问我到底是不是刘思远,为什么要女扮男装吗?

        额,或许,这正是殿下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吧?

        如果自己愿意说的话,一定会说出实情的。

        如果自己不愿意说的话,殿下也绝对不会逼迫。

        深吸了一口气,崔十娘不由说道:“殿下,我不叫刘思远,其实我叫,崔十娘。”

        说完之后,崔十娘手指下意识地捻着衣角,忐忑不安地看向蜀王。

        而李愔则是若无其事地点点头,说道:“然后呢?”

        “嗯,我是清河崔家的嫡女,布匹的事件,包括后来十五国同时求亲,都是我的主意。”

        听到崔十娘的话,李愔的脸色开始变黑。

        李愔眼神不善地看着崔十娘问道:“后来十五国同时将公主送到益州来,想必也是你的主意了?”

        崔十娘目光游移,脸色尴尬地说道:“是的。”

        嘶!

        李愔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内心的怒火。

        “然后呢,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崔十娘不由说道:“原本我以为,这世上之人,都会有弱点。只要抓住他的弱点,就能做出种种针对他的部署。但是蜀王你,似乎并没有弱点。”

        “我对益州大学的教育很感兴趣,准备过来见识一番,可惜这里不收女学生,所以,我只好女扮男装入学。而入学之后,没想到竟然有幸能够被蜀王挑选入科研院来。”

        “在科研院的这段时间,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段日子。”

        李愔淡淡一笑问道:“现在是你良心发现了,然后你主动来向我坦白?”

        听到李愔的话,崔十娘不由痛苦地摇头。

        半晌之后才说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多想一辈子都待在科研院,永远不需要坦白。”

        “可是,世家有一个针对你的毒计,很有可能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嗯?

        李愔听的有些懵圈。

        你本来就是崔家女,然后还针对我做出过种种诡计。

        然后为了探明虚实,不惜混入益州大学里来。

        现在世家又有了针对我的毒计,你就跑过来告诉我,是这样的吗?

        你觉得,我会信吗?

        从进门看到崔十娘的女装的第一眼起,李愔一直在不断的观察着崔十娘。

        但是他发现,崔十娘似乎并没有撒谎。

        如果她一直是在演戏的话,不得不说,她的演技已臻化境。

        但是李愔的直觉感觉到,她应该并不是在演戏。

        那么,为什么会有如此矛盾的一面呢?

        李愔不由问道:“噢?不知世家有什么针对我的毒计?”

        听到蜀王询问,崔十娘不由闭上眼睛,半晌才痛苦地说道:“他们准备对铁路动手脚,让火车脱轨,坑杀几千乘客性命,然后追责你!”

        “什么?”

        这个消息,宛如一道炸雷,将李愔炸的几乎呆滞。

        紧跟着,心头就涌起无比的狂怒。

        “世家之人,该杀!”

        蜀王的暴怒,深深地刺激到了崔十娘,她的美眸之中,蓄满了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下来。

        世家之人,该杀!

        而她,也是世家之人啊!

        半晌之后,李愔才恢复了些许平静。

        然后才发现,崔十娘正在无声的哭泣。

        这时候,李愔终于明白,她今天为何如此纠结,为何要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了。

        她是世家嫡系之人,也曾帮助世家对付自己。

        但是,她终究是良心未泯。

        她没办法做到,明知道有人要害死几千人而坐视不管。

        尽管害人的人,就是世家之人。

        李愔不由歉意地说道:“十娘,当然不包括你,你是个善良的好女孩。”

        崔十娘凄惨地说道:“生在世家,就如那鲜血中盛开的鲜花,又哪里有善良可言呢?”

        额,这话说的,好像还真没什么毛病。

        世家之人,固然不可能人人都沾染鲜血。

        然而,他们优渥的生活,本来就是用别人的鲜血堆砌起来的。

        李愔能看的出来,这件事情,对崔十娘的打击很大。

        信念的彻底崩塌,很有可能会毁掉一个人。

        而就是这个女孩,才刚刚向自己示警。

        如果没有她的示警的话,李愔事先毫无提防,那么世家的这一毒计,十有八九能够成功。

        带来的后果,将会是几千人的死亡。

        所以,李愔不想这个女孩,承担这样的痛苦。

        于是,李愔不由沉吟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而世人甚爱牡丹……”

        当蜀王吟哦到这里的时候,崔十娘满脸的懵逼状态。

        她心里想的是,当我说出这些话之后,你可以谴责我,可以怜悯我。

        但是你现在当场作文是什么鬼?

        以至于,崔十娘内心的悲切和哀怨,都被蜀王的这番话转移了目标。

        崔十娘总觉得,自己跟不上蜀王的思维。

        然后就听蜀王接着吟哦道:“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听到这句,崔十娘的眼睛里,不能迸现出一种叫做希望的光芒。

        口中更是喃喃吟哦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然后,就听蜀王继续吟哦道:“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李愔背诵这首爱莲说的用意,就是要告诉崔十娘。

        莲花可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你也可以。

        而从崔十娘的反应来看,效果似乎还不错的样子。

        迟疑了一下,李愔又对崔十娘说道:“十娘,你告诉了本王这件事情,已经等同于背叛了家族。这样,你就留在这里好了,无论是你想呆在科研院,还是其他什么地方,都随你。”

        这一次崔十娘将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了自己,李愔怕她回到家族之后,将会没有她的立身之处,甚至还会遭到迫害。

        对于背叛家族之人,他们的惩罚,恐怕是不会轻的。

        而崔十娘则是幽幽一叹说道:“多谢殿下关心,不过家族对十娘有养育之恩。十娘已经背叛了家族一次,又怎么能再做出这种事情来呢?殿下的好意,十娘心领了。”

        “殿下,十娘待会就会离开此地,只怕今生,再无相见之日。”

        说到这里,崔十娘脸上不由露出黯然之色。

        而此时的李愔,却是不好多说什么。

        十娘对自己,应该是有极大的好感的,这个李愔能感觉的出来。

        像十娘这等妖孽的女子,只有碰到一个比她更加强大的,或者能够懂她的男子,才会动情。

        然而在整个大唐,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男子,实在是不多,他李愔,绝对是其中一个。

        不过,李愔对她,有的只是感激。

        感激她的深明大义,感激她的善良义举。

        至于爱情,基本是没有的。

        当然了,这也是李愔在此之前,一直把她当做男人有关系。

        今天第一次看到她的容貌,一下子就爱上她了?

        李愔觉得自己并不是那种,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俗人。

        此时,崔十娘再次装扮起来。

        掏出一盒药膏,在脸上涂涂抹抹,不多时,又变成了刘思远的模样。

        然后将头发等彻底弄好,又粘上了喉结,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男子。

        就连在现场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李愔,都不由的啧啧称奇。

        修整完之后,崔十娘深深看了李愔一眼,然后说道:“殿下,十娘告辞,你,多保重!”

        李愔心里百味陈杂地点了点头,然后对崔十娘说道:“你,也要多保重,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来找我。”

        “嗯!”

        就在崔十娘将要走出房间的时间,李愔忽然说道:“对了,十娘。其实,也未必一定要将世家赶尽杀绝,只要世家做出某些改变,并不是不可以存在。”

        听到李愔的话,崔十娘脸上不由绽放出惊喜的笑容。

        这笑容,好似盛开的牡丹,刹那间,竟然让整间屋子,都多了几分明艳。

        崔十娘忽然问道:“殿下,你是将我比做莲花吗?”

        李愔点头说道:“对啊,你就是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花。”

        崔十娘忽然莞尔一笑问道:“那殿下刚才说,予独爱莲呢!”

        说罢,崔十娘只觉得自己脸颊发烫,不由羞红了脸跑了出去。

        只剩下李愔自己一人,在风中凌乱。

        额,刚才自己背下这首爱莲说,只是想要安慰她一下而已。

        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啊。

        但是,自己把她比喻成莲,又说予独爱莲,她该不会误会什么吧?

        想到这里,李愔不由苦笑起来。

        随即,李愔的脸色又变的凝重起来。

        这一次,真的多亏了十娘啊。

        如果不是她传递来消息,如果自己提前不知道世家的毒计的话,一旦被世家的毒计得逞,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对于自己是不是会受到牵累,李愔并没有太大的担心。

        自己有现在的基础,无论如何,退路都是有的。

        他现在甚至都可以带领薛仁贵、席君买等人,一路向西,攻占下一些小国,自立为王。

        但是火车上的那些乘客呢?

        几千人的生命啊!

        李愔不由再次恨恨的想道:世家之人,该杀!

        当然了,现在不是愤怒的时候,必须先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李愔连忙将小六子找来,然后命他去传达一个命令,那就是火车暂停运行,先彻底检修一下铁路。

        火车也需要大修保养。

        小六子连忙点头,拿着李愔的命令,下去传达去了。

        而李愔,则是陷入了苦思之中。

        从益州到长安,一千多里路啊,怎样才能保证铁路的安全呢?

        如果要驻扎人手看管的话,需要的人手,实在是太多了,费用太过庞大。

        他们现在,实在是难以承受。

        看起来,需要一点更为先进的管理办法了。

        比方说,要有信号传递。

        必须能让火车司机在第一时间知道前面的路况,当铁路被破坏之后,火车能及时停下,避免造成重大伤亡。

        并且,不能这么被动防守。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只有让世家付出惨重的代价,让他们以后不敢再这么做才行。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李愔不由陷入到沉思之中。

        ……

        最近一段时间,自行车已经成为大唐最为时尚,最为畅销的奢侈品。

        每天如果能骑个自行车出去,那绝对倍有面子。

        那些世家子弟,如果出门没有自行车,简直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现在大家见了面都不问你吃了么。

        “今天,你骑自行车了吗?”

        成为最近的流行语。

        甚至连带着,就连修自行车,都成为一个高贵的行业。

        当然了,现在修理自行车,都是中华商行特意挑选和培训出来的。

        他们的零部件,都是由中华商行统一提供。

        除了每月有固定的工钱之外,每修理一辆,都有额外的分成。

        而修理自行车的费用,还是相当高昂的。

        就连给车胎打一次气,都需要花费三十大钱。

        折算成后世的人民币的话,足足有六十块钱了。

        打上几次气,在后世就能买一辆自行车……

        修自行车的薪酬可是不低,以至于,最近一段时间,修自行车这个行业,成为最受欢迎的行业。

        算是大唐职业界的白领。

        有个修自行车的职业的话,出门相亲,成功率都大大提高。

        而闺阁之中流行一句话,碰到修自行车的,你就嫁了吧!

        且说程咬金又得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这一次,人家中华商行长安总部的人可是说了,这次要是再摔坏了,可是再也没有新车给他了。

        程咬金的脸皮虽然厚,但是要是再摔坏了,这一次也不好意思上门再问人家去要了。

        因此,最近骑自行车,程咬金是格外爱惜。

        这么多天过去了,一次擦着碰着都没有。

        而骑着自行车上班,程咬金感觉倍有面子。

        总管朝堂之上,所有的文武大臣,有一个算一个,还有谁是骑自行车上班的?

        瞧瞧!瞧瞧!这就是面儿啊!

        骑自行车,不仅不颠簸,还能沿途看着风景,呼吸着新鲜空气,锻炼着身体,可谓是一举多得啊。

        这天早上,程咬金又骑着自行车,优哉游哉地去上朝。

        忽然间,程咬金发现前面路中间有一个人。

        这个人穿着深青色的衣服,现在的时辰,天色还不怎么明,老远的居然没看到。

        眼看到了近前了,程咬金有点慌,连忙按下铃铛。

        前面的人,是房玄龄,正在想着朝廷上的大事儿呢,忽然听到后面有清脆的铃铛声响起,不由被吓了一跳。

        房玄龄赶紧回头,才发现是程咬金这货,骑着自行车直奔着自己撞了过来。

        房玄龄被吓了一跳,连忙躲避。

        房玄龄躲,程咬金也赶紧的掉头。

        但是巧合的是,两人都躲,躲到一块去了。

        两人左右躲闪,一连几次,都躲到一块去了。

        眼看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程咬金不由的急了。

        “老房,别动,别动,你站着别动。”

        房玄龄也害怕被撞,当即乖乖地站在原地。

        duang!

        自行车直直的撞到房玄龄身上,直接把房玄龄撞倒,程咬金连人带车都摔倒在地上。

        房玄龄不由被气坏了,气急败坏地向程咬金问道:“程大傻子,你让我站住别动,是要瞄准的是吧?”

        程咬金赶紧将车扶起来,无比关心地问道:“没事吧?没事吧?没摔坏哪里吧?千万不要摔坏啊。”

        听到程咬金那关切的问候,此时房玄龄居然有点小小的感动。

        不过还是傲娇地说道:“没事?我撞你一下你试试有事没事?”

        听到房玄龄的话,程咬金先是一愣,随即鄙夷地说道:“别搁那自作多情了,没说你,我说我的车呢!撞坏了我的车,我才找你算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