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二章:虎牙特战队立功

第五百五十二章:虎牙特战队立功

        哈立德、伊本、韦立德,带领残兵败将,狼狈逃进最近的城中。

        进城之后,韦立德命人清点士兵人数。

        最终盘点的数字,让韦立德差点吐血。

        在大唐蜀王大军没来之前,他们有五万骑兵,五万多步兵。

        再加上镇守龟滋镇的那一万士兵,他们一共有十一多万兵马。

        但是现在呢?

        骑兵只剩下两万人,步兵只剩下三万三千人,一共只剩下了五万三千人。

        十一万人马,损失了一半以上!

        到了现在,韦立德不得不对大唐的这位蜀王,万分重视起来。

        他现在才感觉到,或许,之前那些蜀王的传说,应该并不是以讹传讹,而是确有其事。

        当天晚上,韦立德命人将他们得到的,有关蜀王所有的消息,都送到他的房间里来。

        韦立德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胆寒。

        原来这位蜀王,真的是位神一般的人物啊!

        原来大唐,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原来大唐境内,就连火车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务都已经制造出来了。

        如果早知道这一点的话,韦立德是断然不会如此轻易就做出入侵大唐的决定的。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一整个晚上,韦立德都在研究这位蜀王的资料。

        天亮的时候,韦立德的眼睛通红,布满了血色。

        通过这一晚上的研究,韦立德终于弄清楚,这一次自己为什么会败的这么惨了。

        知己不知彼是其中一个原因,装备不如人也是一个原因。

        但是这些,仍然不是主因。

        韦立德一生征战无数,比这危险的情况多的是,但是他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甚至未尝一败。

        但是这一次和大唐的交锋,却是败的那么惨。

        经过一晚上的研究,韦立德终于搞明白了一件事上。

        大食之所以惨白,重点是败在大唐蜀王的阴谋诡计上。

        自己所获得的消息,恐怕都是假消息啊。

        首先这位蜀王所带来的兵马,绝对没有十万之多,充其量不过五万多点。

        其次,他们所获得的绝大多数的情报,都是大唐想让他们知道的。

        所有的战役,他们无不被大唐牵着鼻子走。

        这样打仗,焉有不败之理?

        而这样的战斗方式,韦立德之前,还从来都没有见识过。

        他当然明白情报的重要性,但是远远没有达到大唐蜀王的这种高度啊。

        这位大唐蜀王,很明显的是将情报也当成了一场战争来打。

        而打赢了情报战,几乎就等于打赢了一场现实战役。

        而情报站所需要投入的物资,尽管十分恐怖,但是相比较一场战役而言,远远不及。

        韦立德有一种感觉,如果双方的情报信息对换的话,同样的装备物资,同样的人数。

        但是大食绝对能够打赢这一场战争!

        而这,都是信息战的恐怖之处,它完全可以改写一场战争的胜负。

        而现在,他们大食的情报系统,和大唐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在情报战上,他们只能一败涂地。

        如果再打下去的话,韦立德保证,百战百负。

        一位在此之前,能够百战百胜的将军,他的依仗就是他冷静的头脑,分析和判断能力。

        而现在既然判断出,再打下去必输无疑,那么,这一仗,其实已经没必要再打下去了。

        满脸都是疲惫之色,但是韦立德并没有休息,而是命人将手下的将领,全部召集在一起。

        “所有人听令,暗中准备撤退事宜。不过,不许走漏任何风声,所有事情,都在暗中进行。”

        “下面,我分配一下各自的事宜。骑兵先行撤退出五十里之外,然后以构建防事为由,设置路障。”

        “步兵收拾行装,做出要出击的姿态,随时准备撤离。”

        听到韦立德话之后,大食的那些将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是他们的将军,安拉之剑说出的话吗?

        我们在大唐吃了那么大的亏,居然就这么退出去?

        他们在外征战,何尝吃过这么大的亏?

        韦立德手下的将领开始忍不住了,不由问道:“将军,我们真的要撤退吗?还是假装撤退,来打一场伏击战?”

        假装撤退?

        打伏击战?

        的确,这是他们经常用的战争手段。

        以前,他们运用种种战术,多次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百试不爽。

        但是这些人,很明显的,还没弄清楚自己对手的实力啊!

        和蜀王打仗,动用这些小手段,真的会有用吗?

        韦立德摇了摇头,果断的否决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直接一锤定音地说道:“执行命令,都下去吧!”

        众位将领,带着内心的不解,不由的退了下去。

        然后动员士兵,开始着种种准备。

        ……

        与此同时,大唐的军队已经集结,做好了战前准备。

        当然了,他们来的匆忙,连攻城器械都没有准备。

        如果对方的大食,严防死守的话。

        他们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

        毕竟,攻城器械可以临时制作。

        但是双方兵力相当,想要以同样的人数打攻城战,无异于痴人说梦。

        想要破城,必须要另想办法。

        李愔命李元芳派出了大量的虎牙特战队的事情。

        在此前的战役中,虎牙特战队,立了大功,李愔直接给他们报了首功。

        对此,薛仁贵和席君买,都是心悦诚服,并没有丝毫的怨言。

        这一次战役,他们的确感觉到了情报的重要性。

        如果没有一系列的情报欺骗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取得胜利。

        更不可能一场大胜打下来,他们只损失了不足百人的阵亡人数。

        能够保证这样的大胜,他们就算把头功让出来又何妨?

        而特战队的成员,因为终于获得了一次头功,因此干劲满满,继续搞起了情报工作。

        而李愔本人,则是派出无人侦察机,开始侦查大食的情况。

        其实,现在李愔就有信心,一夜之间拿下大食战争的一座城池。

        只需要派虎牙特战队出马,在半夜,可以轻而易举地攀爬入城,打开城门,放城外的大军入城。

        当然了,这种办法,只能使用一次。

        下一次就不灵了,人家肯定有所防范。

        所以,李愔现在根本不着急使出这一招,他要等到最关键的时候,才会动用这张底牌。

        而通过无人侦察机,李愔很快就发现了大食军队的一举一动。

        首先,那些城池之内,一部分士兵,在整装待发。

        枕戈待旦,似乎准备随时出战。

        看到这些,李愔不由有些疑惑。

        他不太相信,在这个时候,大食的将领还会选择主动出击。

        尽管大唐大军轻而易举地击溃了大食军队,并且歼灭了他们差不多五万兵马。

        但是大食的军队,其实并不弱,他们的将领,绝对不是鼠目寸光之辈。

        他们的惨白,有着各种因素的存在。

        只能说大唐更强,而并不是他们弱。

        他们,又怎么能犯下这种错误呢?

        李愔心里有些疑惑,不由移动自动侦察机,开始侦查其他地方。

        很快李愔发现,有一些大食士兵,正在秘密准备菜油。

        并且将准备好的菜油,在各城中秘密分配。

        看到这一幕,李愔不由皱起了眉头。

        难道大食准备用火攻?

        可是,他们真的有火攻的机会嘛?

        李愔不由摇了摇头,感觉有点看不懂大食的用意了。

        然后,李愔继续让无人侦察机侦查。

        很快,快要到了无人侦察机侦查的边缘的时候。

        李愔发现,大食的骑兵,居然全部都在这里,并且在构建防事。

        这就奇怪了,在城后十里的地方构建防事?

        并且还是用骑兵来构建防事?

        这件事情,怎么看都透露着诡异。

        并且,这些防事,根本就不像是防事啊。

        基本上就是在堵道,还堵的并不严实。

        步兵可以轻松穿行过去,但是骑兵可就休想过去了。

        这些骑兵在自己身前堵道有几个意思?

        这特么的不是自己把自己给堵住了嘛?

        大食的统领,居然下达这样的命令,难道他是一头猪吗?

        李愔开始感觉到大惑不解。

        大食的统领,又怎么可能这么蠢呢?

        如果不是他们的统领蠢的话,他这么做,必定有他的用意在里面。

        那么,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冥思苦想半晌之后,李愔终于恍然大悟!

        大食,这是要撤军的节奏啊!

        李愔没想到,大食统领居然会如此果断!

        那些骑兵,根本就不是构建防事,而就是为了堵道的。

        他们向后撤就好了,不会堵自己的道。

        而大食的步兵在后,步兵可以穿过这些简单的路障。

        而大唐的蒸汽三轮车队,不清理掉这些路障,那就根本没办法通行。

        这一路上,他们会不停的设置路障,一路阻碍大唐的蒸汽三轮车队。

        这样就等于将大唐的蒸汽三轮车队给废掉了,他们就可以放心的撤离。

        并且,为了更加的从容,也为了给大唐带来更沉重的打击。

        他们决定,在临走前,将附近的城池,统统给烧掉。

        李愔现在终于明白,他们安排的那些火油,并不是为了火攻,而是为了烧城。

        而事实上,韦立德的确是打的这个如意算盘。

        他的这个计划,除了他的两个心腹之外,连其他的将领都不知道这一点。

        韦立德已经意识到,他们的情报出现问题,现在他已经在尽可能的防止泄露消息。

        ……

        而李愔,则是迅速将薛仁贵、席君买和李元芳叫了进来。

        “就在这一两日,大食大军就要撤离。所以,你们必须要做好准备。”

        “而大食大军在撤离的时候,会放火烧这几个城。李元芳,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从现在就开始部署,务必不能让他们真的烧城。”

        真的烧城的话,会严重损害到城内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

        李愔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至于薛仁贵和席君买,席将军,大食大军在车里的时候,必然会沿途设置种种障碍。”

        “你的大军,就跟随蒸汽三轮车队而行,碰到设置障碍的道路,协助清理道路。”

        “薛将军,你的任务,就是黏在他们后面,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压力,让他们不敢在沿途进行破坏。”

        “如果有机会,尽可能的多杀伤他们!”

        “是,殿下!”

        李愔点了点头,这三人都退了出去。

        出去之后,席君买不由好奇地问道:“对了,殿下是怎么知道大食大军会撤退的?”

        听到席君买的问题,薛仁贵不由翻着白眼问道:“我又不是殿下,我怎么知道?”

        席君买差异地问道:“你也不知道?那你在大帐之中,刚才怎么不问呢?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旁边,李元芳翻着白眼问道:“那我问你,殿下所推测的事情,安排下来的命令,可有那一次是消息不准的吗?有吗?”

        想了想,席君买不由摇头说道:“那倒是没有。”

        李元芳无语地说道:“那不就完了?殿下下达什么命令,执行就得了呗!还需要问原因?”

        额,好像还真的是这个道理啊!

        看样子,以后得跟着他们,多学着点了。

        三人下去之后,很快的陷入到忙碌之中。

        ……

        第二日,韦立德下达了全面撤退的命令。

        这个命令一下,除了少数知道这道命令的将领之外,其余人不由一片哗然。

        不过军令如山,大食的士兵,尽管不理解这道命令,还是迅速收拾行装,准备撤退。

        到了中午的时候,已经全部收拾完毕,开始正式撤退。

        同时,在大军出城之后,他们专门派人准备点火。

        这些土匪,将事先藏好的油,泼到城中的官署,还有那些闹市的店铺之中。

        将整座城烧掉,因为时间的关系,是不太可能了。

        他们追求伤害最大化,决定在建筑最密集的地方点火。

        那些原本躲藏在家里,被吓得瑟瑟发抖的百姓。

        发现外面的士兵要点火,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有一些百姓,纷纷出来跪地求饶。

        但是这些土匪,抽刀上前,将这些百姓唬散。

        浇过油之后,便要点火。

        咻!

        咻!咻!

        就在此时,忽然接连有短弩的破空声响起,这些大食士兵,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原来虎牙特战队的士兵,早就藏匿在城中。

        之所以拖到最后才动手,为的就是拖延时间。

        如果早动手的话,说不定大食会派遣更多的士兵过来,他们未必抵挡的住。

        而现在,他们已经有一部分人去打开城门。

        很快就会有大唐的军队入城,不怕他们再派遣人过来。

        留下来放火的大食士兵,人数并不多。

        哪里是虎牙特战队队员的对手?

        不过一时三刻,这些人统统被杀掉。

        有哪些大胆的百姓,躲在门口,听到是大唐军队,惊喜地走出门来。

        而虎牙特战队的队员,马上组织这些百姓,将那些浇过油的地方,统统处理掉。

        周围准备了大量的水,设置放火隔离带,积极做着防火措施。

        那边,无人防守的城门,早被虎牙特战队的队员给打开,唐军入城。

        到了这会子功夫,就算大食那边知道城中出了变故,也不敢再派人来入城了。

        因为虎牙特战队的存在,十几座城池,都免受火灾。

        而进城的,其实只是极少数的军队。

        李愔不得不留人下来,控制城中的治安和秩序。

        其他的人,都是坐到蒸汽三轮车队中,向大食大军离开的方向,追击而去。

        而韦立德的计划,其实是非常完美的。

        一次毫无征兆的撤退,并且撤退之后,还选择在多座城中放火。

        这样一来,唐军势必要组织人手救火,没有时间去追击他们。

        他们就可以从容撤离。

        然后在路上不断的设置路障,拖延大唐大军追击的步伐。

        这样,他们就可以毫发无损的退出大唐的领土了。

        但是只可惜,韦立德的意图,全部都被李愔给识破了。

        不但知道他们早就要撤离的意图,并且就连他们要放火的意图都知道了,并且成功破解。

        这样一来,就几乎没有留下一丁点缓冲的余地。

        大唐的蒸汽三轮车队,不多时,就追上了大食撤退的三万步兵。

        此时,他们距离他们骑兵设置的第一道防线,还有五六里路的路程。

        于是,一场无可避免的屠杀,正式揭开了序幕。

        大食的统领韦立德,对此又惊又怒。

        他难以理解,自己撤离和准备在城中放火的消息,只有他手下最信得过的几个将领才知道。

        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

        尤其是他要在城中放火的消息,根本不应该泄露出去的才对啊!

        难道大唐的消息,已经灵通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让韦立德,不由的感觉到了胆寒。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对面的大唐蒸汽三轮车队,碰到他们的步兵,可以说是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同时,车上的弩箭,更是不停的在扫射。

        这短短的五六里路的地方,已经成为炼狱。

        如果有骑兵在的话,或许还能稍微帮的上一下忙。

        但是现在,他们的骑兵被他们自己隔离在隔离带对方,那真叫一个眼睁睁。

        匆忙之间,韦立德只能采取壮士断臂的方式,留下一万五千士兵,死死缠住大唐的蒸汽三轮车队。

        剩下的,丢掉所有东西,全速向关隘出奔跑。

        不得不说,大食军队的执行力是真的强。

        留下来殿后,就意味着在送死。

        但是留下来的大食士兵,在短时间内,居然没有出现溃败。

        不得不说,韦立德对军队的掌控力,非常惊人。

        额,这大概和他们的信仰也有关系。

        有信仰的人,很多时候,并不会过于畏惧死亡。

        这大概也是大食帝国能够南征北战,一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原因之一吧?

        而前队的一万五千大食士兵,身上的所有负重,包括盔甲,统统都丢掉了。

        甚至恨不得连身上的衣服都丢掉。

        然后,用快到令人难以想象,足以令十六国运动会上长跑运动员都感觉到羞愧的速度,一路狂飙。

        最终有惊无险的逃离险境,一万多大事步兵,忍不住流下劫后余生的泪水,集体泪奔。

        而唐军,则是一路命人迅速清理道路,在后面狂追猛赶。

        追的大食大军,始终不得停歇。

        ……

        此时,长安城,皇宫之内。

        皇上李世民最近心神不安,一直在等待着安西都护府的消息。

        不过,安西都护府到长安,距离遥远。

        并且哪里飞鸽传书的通道,都随着安西都护府的沦落而沦陷了。

        消息的传递非常之慢。

        到目前为止,蜀王李愔,带着五万多大唐士兵,赶赴安西都护府,已经有十余天的功夫了,却是迟迟没有消息传来。

        也不知哪里的战况到底怎么样了,愔儿能不能阻挡的住大食大军?

        如果能够抵挡的住的话,那也就罢了。

        如果不能抵挡的住,那么大唐的西部,只怕要糜烂了。

        想到这,李世民忽然自嘲的一笑。

        愔儿才去了不过十余日功夫而已。

        按照正常行军的话,现在只怕也就刚刚抵达安西都护府而已,消息哪里会那么快传递过来?

        就在此时,一碗汤轻轻放到了御案之上。

        “皇上,喝了这碗燕窝汤,补补身子吧。这段时间,皇上消瘦了许多。”

        李世民回过头来,发现是杨妃。

        长孙皇后过世之后,都是杨妃善解人意,一直在身边陪伴,倒也让李世民解了不少分离之苦。

        李世民不由抓住杨妃的手,叹息道:“杨妃,辛苦你了!”

        杨妃微微一笑说道:“臣妾哪里敢说辛苦,辛苦的是皇上才是。这汤刚刚好,皇上还是趁热喝了吧!”

        李世民心里烦躁,哪里有食欲喝汤,不过确是不愿意拂了杨妃的好意,从桌上端起碗来。

        尝了一口,李世民不由抬头说道:“香!这汤,又是你亲手煮的吧?别人可煮不出这味道来。”

        杨妃抿嘴一笑说道:“好喝,那皇上就多喝点。”

        杨妃煮的汤,倒是让李世民有了胃口,几口将一碗汤喝了下去。

        看李世民喝的香甜,杨妃心里也欢喜,不由问道:“皇上,锅里还煨着呢,臣妾再给你盛一碗吧!”

        李世民摆手说道:“剩下你,你们自己喝了吧,我就不用了。”

        就在此时,有力士前来禀报。

        “皇上,兵部尚书求见,说有安西都护府消息。”

        “什么?安西都护府有消息了?快让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