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八章:金风玉露一相逢

第五百六十八章:金风玉露一相逢

        潜水艇潜入河底,悄悄走开。

        并且,他们并不是顺流而下,而是直接向上游行驶。

        此时,他们刚刚离开的那艘大船之内。

        船底被李元芳破坏的船底,正有大量的河水涌入。

        咕嘟!咕嘟!

        不多时,河水已经浸没了船底,大船开始下沉,并且开始了倾斜。

        “怎么回事?”

        “又没有风,船怎么会歪了呢?”

        “不好!船还在下沉!”

        “不好啦!不好啦!船底进水啦!”

        “船要翻了!船要翻了!”

        此时,正在甲板上严阵以待的卢勇,还在疑神疑鬼。

        如果蜀王真的要来救人的话,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的。

        怎么到现在,一点踪迹都没有看到吗?

        难道,蜀王今晚不会来了吗?

        还是自己判断错了?

        在蜀王的心目中,崔十娘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崔十娘,并没有放在蜀王心上?

        到了现在,卢勇真的不敢再坚持,蜀王一定会来救崔十娘了。

        因为如果换成是他自己的话,他铁定是不会来救人的。

        为了一个女人,而将自己置于险地,这种事情,他是断然不会做的。

        由己度人的人,蜀王只怕也不会来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判断错了嘛?

        就在此时,船上的其他人,却是惊恐的喊叫起来。

        刚才卢勇想的太过入神,还没有觉察到,现在却是明显的察觉了出来。

        这艘船,竟然真的开始倾斜。

        看到这一幕,卢勇不由的又惊又怒!

        天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出发之前,明明都经过严密的检查,怎么会出现事故呢?

        第一时间,卢勇忽然想到了蜀王!

        “快!快去崔十娘的房间,看看十娘是否安全!”

        卢勇不放心,自己亲自走了下去。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崔十娘的房间,打开房门,发现他安排的两个贴身保护崔十娘的女侍卫,此时已经昏迷。

        房间里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香气,而崔十娘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到了此时,卢勇哪里还推断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卢勇不由又惊又怒!

        他们这么多人守在这里,没有发现丝毫的端倪。

        人到底是怎么救走的?

        他们难道是鬼不成?

        卢勇脸色一下子变的极为难看,不由厉声吩咐道:“都去搜查!展开搜查,把人给我找出来!”

        “公子,不好了,船要沉了,公子还是赶紧的转移吧!”

        卢勇脸色铁青,和这艘船上的一干人,转移到了另外一条船上。

        不多时,原先的那艘大船,就沉了下去。

        不过,这里是渡头,水并没有太深。

        纵然沉了下去,河面上仍然露出一些船体。

        在卢勇的命令之下,全部侍卫马上发动,在河面展开了严密的搜索。

        而卢勇也是发出信号,他原先布置在这里的埋伏,全部启动。

        河流的上下两岸,迅速拉起数根铁索。

        如果有船只经过的话,就会被铁索拦住,根本没办法通过。

        河水之内,也被放下一道道的封锁。

        足以让过往的船只,寸步难行。

        卢勇推断,蜀王救人的手段,就是通过船只来进行的。

        虽然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船只,但是说不定他们是趁着黑夜,将船停靠在远处,将人救出去之后,然后潜水到船上,再悄然而去。

        而他事先在这里布下了十面埋伏,卢勇不相信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能从这里安然通过。

        当然了,也不能排除,他们从岸上潜逃的可能性。

        不过,对此卢勇事先也早有部署。

        在刚才的时候,卢勇就下达了事先准备好的暗号。

        不多时,河畔的两岸,忽然有十几堆大火,熊熊燃烧起来。

        火焰冲天,将两岸照耀的如同白昼。

        无数的宿鸟被惊飞,发出惶恐不安的鸣叫声,扑簌簌掠过夜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十几里的河岸,横深三四里的区域,都被照耀的如同白昼。

        如果有人的话,绝对是隐瞒不住的。

        但是他们仔细搜索,并没有发现丝毫人迹。

        看样子,他们真的不是通过陆地离开的。

        通过陆地离开的难度,本来就要大上一些。

        接下来,他们将搜索的中心,全部放到了河里。

        几十艘小船,亮起火把,沿着这片区域,展开搜索。

        河流的上下两岸,已经被完全封锁住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逃离他封锁的这片区域。

        铁锁横江!

        料他们插翅也难飞!

        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们搜索出来。

        只要抓住蜀王,这一次,他的计划,就算是圆满成功!

        卢勇陷入焦急不安的等待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是一直没有听到回音。

        直到两个时辰过后,天色已经开始微微放亮,卢勇才得到哪些侍卫的汇报。

        没有人!

        这片区域,除了他们的船只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船只,更不要说人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卢勇又惊又怒。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

        “饭桶!一个个的都是饭桶!他们难道插上翅膀飞走了不成?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消失不见?”

        “给我找!马上去给我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必须要把他们找出来!”

        现在,卢勇已经不仅仅是愤怒了。

        同时还有无尽的惊恐。

        这桩亲事,是他一手促成的。

        现在,他更是担负着,将崔十娘送入皇宫的任务。

        而现在崔十娘居然被人给救走了,而他们连救她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他们可是有足足六百人的护送队伍啊!

        这么一个大活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这件事情,说出去谁信啊?

        事情暴露之后,皇上会不会认为,卢家和崔家是在消遣他?

        这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啊!

        现在,卢勇甚至已经不盼着能够把崔十娘和救她的人给抓住了,哪怕能够看到他们的踪迹也成啊!

        至少,他可以拿去交差,不会背负欺君罔上的罪名!

        但是令卢勇极度失望的是,一直到天色大亮,他们都没有找到丝毫的痕迹。

        卢勇的一颗心一直在向下沉。

        完了!

        如果不能及时解决这件事情的话,恐怕他们卢家和崔家,都会受到牵累!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了!

        怎么办?

        怎么办呢?

        思索半晌,卢勇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厉色。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绝对不能牵累到卢家和崔家。

        既然如此的话,那自己就必须要有所决断。

        “来人,将卢飞叫来!”

        卢飞是卢家的侍卫统领,卢家的三百侍卫,统统听卢飞指挥。

        不多时,卢飞便匆忙才外面走了进来。

        “公子,您找我。”

        卢勇点了点头,然后对卢飞说道:“卢飞,去把门关上。”

        公子到底有什么事?居然还要把门关上?

        卢飞心里疑惑,但是并不敢问,而是乖乖地过去将门从里面关上。

        “公子,门关上了,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卢勇点了点头,对卢飞招招手说道:“来,你过来说话。”

        这时候,卢飞距离卢勇的距离,其实不过有三四步远。

        这么近的距离,公子居然还让自己上前两步?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公子居然会如此谨慎?

        卢飞大惑不解地上前走了两步,然后问道:“公子,不知你要小的做什么?”

        卢勇低声说道:“我要你带着三百卢家侍卫,将崔家的三百侍卫,统统杀掉!”

        “什么?”

        听到卢勇的话,卢飞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闭嘴!”

        卢飞连忙压低声音,无限震惊地低声问道:“公子,我们和崔家同气连枝,这一次,更是大家一起出来的,为什么要把他们统统杀掉?”

        卢勇沉声说道:“我也不想这么做,可是现在,要送入皇宫的崔十娘被人给救走了。”

        “最无奈的是,我们连个人影都没看到。早六百人护卫之下,所有人都没有受伤,连人都没看到,就把十娘给弄丢了。”

        “你认为,皇上会相信这个理由吗?到时候,必然会怪罪到我卢家和崔家头上,对我们两家来说,一个弄不好,就是灭门之灾!”

        “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将外围设伏的人,统统召集过来,三百崔家侍卫,一个都不能放过。”

        “就连我卢家的侍卫,最多不能留下超过二十人!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做好,不然的话,我卢家和崔家,必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听完卢勇的话之后,卢飞脸上的表情,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但是最终,卢飞还是咬牙说道:“公子,是,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办妥的!”

        答应完之后,卢飞就转身走了出去。

        不多时,卢飞就传出命令,命那些在外围埋伏的卢家之护卫,全部都召集回来。

        这样,卢家之人,就已经达到五百多人。

        然后,卢飞命令卢家的五百侍卫,全部都清理岸上留下的痕迹。

        借此机会,下达了诛杀崔家侍卫的命令。

        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卢家的侍卫无不大吃一惊。

        他们和崔家,不是盟友吗?

        为什么现在他们要诛杀崔家侍卫呢?

        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尽管心里不解,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服从。

        接下来,卢飞再次将卢家的五百侍卫和崔家的三百侍卫,全部叫在一起。

        “杀!”

        然后,卢飞果断的下达了击杀命令。

        卢家五百侍卫,统统抽出身上的兵器,在崔家侍卫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将长刀捅入他们的胸口。

        崔家的三百侍卫,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许多人稀里糊涂的,就死在刀下。

        剩下的人,一时之间,仍然很难反应过来。

        而等他们终于从懵圈的状态下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抽出腰间的兵刃的时候。

        三百崔家侍卫,已经所剩无几。

        剩下的人,被团团包围,难以逃脱死亡的下场。

        岸边,都被鲜血所染红。

        而五百崔家侍卫,死伤不足百人。

        接下来,卢飞命令这些卢家侍卫原地休息。

        又从这些侍卫之中,叫出他的二十个嫡系部下出来。

        将这些人叫到一边,然后将自己的计划告之这二十人。

        听完卢飞的计划之后,他的这二十个部下,也都被惊呆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当他们听到,这个命令其实是他们的公子卢勇下达。

        并且听到公子为什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之后,他们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命令。

        接下来,这二十个人,分别到他们的船只上面进行检查。

        一直用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将所有船只都检查完毕。

        然后,卢飞就叫着所有的卢家侍卫,全部上船。

        而卢飞事先叫出来的二十个部下,和他们的公子卢勇,单独在一条船上。

        接下来,卢飞就命令船只全部前进。

        这时候,那些船只上的崔家侍卫,隐隐间都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杀死的崔家侍卫,根本就没有收拾现场,全部都死在原地。

        他们也没有选择报官,就这么走了嘛?

        更有聪明人忽然间想到,如果他们告诉官府,他们是碰到劫匪的话。

        那么和他们一起来的崔家侍卫,全部都被杀死。

        而他们,则是毫发无伤,官府会相信他们的说辞吗?

        隐隐的,他们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漏水了!船漏水了!”

        忽然间,船上有人大喊起来。

        “船底有个大口子,漏的好快!”

        “船要沉了!快来救我们啊!”

        “救命啊!”

        十几艘船,居然无一例外的开始漏水。

        并且,船底开的口子实在是太大了。

        从他们发现漏水,水就汹涌而入,不过是一时三刻的光景,船里水就快慢了,飞快地下沉。

        所有人都慌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这么多嗖船,怎么会集体漏水?

        并且漏水情况,还如此严重呢?

        这时候,有聪明人,不免心寒地想到,这一切,只怕都是他们主子的安排吧!

        不远处,卢勇和卢飞等人,沉默地看着他们带出来的侍卫,一点点的被河水所吞没。

        “你们不得好死!”

        “我好恨啊!”

        “你们生儿子没小丁丁啊!”

        “你们死了要下十八层地狱!”

        “卢家迟早要被满门抄斩!”

        耳畔响起的,是充满怨恨的诅咒声。

        船已经沉了,沉船引起的巨大漩涡,吞噬了好多侍卫。

        还有些聪明的侍卫,提前跳船,此时正在河里奋力挣扎。

        而他们看到,他们公子的船,正在慢慢向他们靠近。

        “救命!救命啊!”

        快要溺死的人,哪里肯放过最后能够活命的机会。

        他们纷纷喊叫,拼命伸出手来,幻想着他们的公子,能够将他们搭救上船。

        但是等待他们的,是无情的刀剑。

        终于,所有浮在水面的侍卫,被统统砍光。

        他们带出来的八百多人,现在就剩下眼前这二十二个人。

        卢勇面无表情的命他们将船靠岸,然后将这艘船也凿穿沉河。

        这二十一人上岸之后,卢勇对卢飞说道:“你们这二十一个人,也相互砍上几刀。”

        卢飞声音干涩地问道:“公子,我们也都要死吗?”

        而卢勇警惕地发现,这卢飞的声音里面,不仅仅是干涩,还隐藏着怨毒和凶厉。

        卢勇感觉,如果他敢说是的话,恐怕这卢飞,恐怕会先干掉自己。

        不过,卢勇本来也没准备让他们去死的。

        卢勇不由说道:“你想什么呢?八百多人都死了,就剩下二十多人,咱们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就连衣服都没破?你觉得说出去,人家不会怀疑?”

        “噢!”

        听到卢勇的解释,这二十一个人,才恍然大悟。

        接下来,这二十一个人互砍,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四五处刀伤。

        看上去,蛮是那么回事儿。

        然后他们赶紧相互包扎伤口,同时又故意让鲜血染红衣服,弄的浑身鲜血淋漓,一看就像是经过一番艰难的厮杀。

        等他们忙活完之后,卢勇走到卢飞面前,咬牙对卢飞说道:“来,在我身上也来一刀!”

        这时候,卢勇处于这二十一人的中间。

        而卢勇的这句话,只是对卢飞一个人说的。

        但是,他却惊恐地听到二十一个回复。

        “是,公子!

        刷!

        刷!刷!

        这可是公子的要求啊,谁不想讨好公子啊!

        于是,这二十一个人,争先恐后的举起刀来,毫无迟疑地就砍了下去。

        幸好,他们都很有分寸,伤口不轻也不重,很有分寸。

        只不过,这可是二十一个人同时砍的,二十一道伤口啊!

        鲜血马上就如同喷泉一般,从他身上各处喷薄而出,就跟不要钱似的。

        卢勇一下子就变成了血人。

        “我草拟七舅姥姥!”

        卢勇被他们给蠢哭了,口吐鲜血,向后便倒。

        这二十一个人,这时候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似乎闯祸了。

        连忙手忙脚乱地上来给卢勇包扎。

        二十一道伤口啊,那可是从上到下,从前到后,均匀分布。

        包扎之后,卢勇直接被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他走路是没办法走路了。

        他的二十一个手下,只好到船上,卸下一块木板,抬着卢勇走。

        而可怜的卢勇,浑身上下前后,都有伤,那真是趴着也疼,躺着也疼。

        走路一颠,就是痛入骨髓。

        这二十一个混蛋,你们都给我等着,早晚收拾你们!

        卢勇在心里,已经给他们判了死刑。

        不多时,他们来到颍河县县衙,选择报案。

        颍河县的县令,接到报案之后,不由大吃一惊。

        这,这可是惊天大案啊!

        这可是未来的皇妃啊,居然在他瞎下被劫,并且死了七百多人!

        这,这件案子,必将惊动天下!

        一个搞不好,他可是要受挂落的啊!

        颍河县县令,哪敢怠慢,连忙带人去现场勘查。

        然后仔细询问卢勇事情的经过。

        而对此,卢勇早就打好了腹稿。

        “上官,是这样的。我们的送亲队伍,来到颍河之后,崔娘娘身体疲倦,命令在这里休息一晚。”

        “结果四更天的时候,从岸上忽然杀来一群人,他们见人就杀,几乎将我们所有人都杀光,最终抢了崔娘娘,扬长而去。”

        颍河县令不由皱眉问道:“那为何崔家的护卫都死在岸边,而你们崔家的护卫,都死在河里?”

        两家的侍卫,衣服不一样,因此一眼就能够看的出来。

        卢勇接着说道:“上官,是这样的,我卢家和崔家的侍卫,有分工。他们在岸上护卫,我们在船上护卫。”

        颍河县令接着问道:“来劫持崔娘娘的人,一共有多少?他们用的是什么兵器?劫持娘娘之后,又去了哪里?现场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的尸体?”

        卢勇解释道:“上官,他们都蒙着面,大概有上千人,个个武艺高强,凶悍异常!并且他们训练有素,配合默契。”

        “劫持娘娘之后,他们骑马离开,沿着河岸向东去了。他们的人,不管死伤,都被他们给带走了。”

        听完卢勇的话之后,颍河县令不由紧紧皱起眉头。

        在他的治内,居然出现一千多训练有素的悍匪?

        这怎么可能?

        这些悍匪,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个消息,让颍河县令十分头疼。

        最后,颍河县令不的不一面派人追查这些悍匪的下落。

        另一方面,连忙将这件事情整理成文书,用八百里加急,送往皇宫。

        ……

        且说崔十娘,被李元芳营救,随他进入到潜水艇内之后。

        发现这潜水艇内空间很小,高度不足以让她能够站立。

        而潜水艇内,亮着白炽灯,里面还有一人,竟然是蜀王。

        在船上的时候,崔十娘不知道多少次梦到蜀王会来救自己。

        每一次梦醒之后,都会以泪沾襟。

        而现在,她真的没想到,蜀王不但是派人来营救自己,更是连自己都来了。

        看到蜀王,崔十娘不由捂住嘴巴,泪珠不由滚落而下。

        李愔微微一笑,伸手将崔十娘拉过来,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十娘,别哭,别哭!今后,再也没有人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了。今后,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

        听到李愔的话,崔十娘拼命点头,但是脸颊上的泪珠,却是越来越多,擦都擦不干净。

        看到这一幕,李愔十分心疼,连忙使用浑身解数哄她开心。

        李元芳则是尴尬地跑到前面驾驶舱开车——额,开船去了,并且撕下两团布条,堵住了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