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四章:花解语

第五百八十四章:花解语

        第3章

        回家之后,面对两子一女,李愔怎么看都看不够。

        前世今生,他还是第一次有自己的骨肉。

        看着几个小家伙,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就油然而生。

        真是一种非常奇妙非常独特的感觉。

        不过没几天的时间,李愔就开始要忙碌起来。

        原来,李愔一共从薛延陀抢掠到十二万人口。

        其中一部分,被迁徙到了安西都护府。

        一部分被迁徙到了岭南,另外给剑南道留下了五万人口。

        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五万人口,全部都是牧民。

        居然没有一人是薛延陀士兵。

        看起来,父皇对自己,还是不太放心啊。

        没过多久,上官仪前来拜访,和李愔共同商议薛延陀牧民的安置方案。

        沉吟了一番之后,李愔不由说道:“我打算,将这五万牧民,全部都安置到吐谷浑去。”

        听到李愔的话之后,上官仪先是差异,不过很快就深深地看了一眼蜀王。

        这几年的时间,益州新城的发展,已经陷入到了一个瓶颈之中。

        现在益州新城,已经成为整个大唐最大的城市。

        已经发展到一个顶峰,整个剑南道,这几年的时间,也处于快速发展的状态。

        但是,现在剑南道的发展速度,也开始逐步放缓。

        现在李愔的主要发展方向,已经开始瞄准了吐谷浑。

        自从被吐蕃和大唐轮番攻击之后,吐谷浑的士兵,基本上被消灭殆尽。

        这些士兵,可都是吐谷浑的青壮。

        没有了青壮,吐谷浑国内的哪些女子,很多都无人可嫁。

        这样,也严重影响到了吐谷浑的人口发展。

        在这种时刻,是李愔,主动伸出了援助之手。

        颁布剑南道和吐谷浑通婚的政策。

        吐谷浑的女子可以嫁入大唐,大唐的男子,也可以到吐谷浑成婚。

        而随着这个政令的颁布,其实根本没几个大唐男子跑到吐谷浑定居。

        更多的,是吐谷浑的女子嫁入大唐。

        因为剑南道发展多先进啊,和吐谷浑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吐谷浑女子,做梦都想着能够嫁入大唐。

        非但如此,剑南道现在还对吐谷浑完全开放。

        大家虽然是两个国家,但是吐谷浑的男子,可以免签直接进入大唐,只需要做一些简单登记便可。

        他们可以在剑南道所有的地方打工。

        而只要攒够了钱财,能够在大唐买房,还可以加入大唐国籍。

        现在剑南道多繁荣啊,留在吐谷浑,他们虽然拥有大量的牧地和土地。

        但是他们的生活依然十分艰辛,而来到大唐呢,只要肯干,很快就能积累一笔家底。

        再者说,他们更想要的,是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能够留在大唐,而不是继续留在吐谷浑。

        这正是大国者下流。

        大国,国力强盛,吸引周围无数的小国来投奔。

        这几年,吐谷浑人口大量流失。

        吐谷浑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涌入到剑南道来。

        而现在,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加之中。

        而吐谷浑的可汗伏顺,面对这种情况,是敢怒不敢言。

        现在吐谷浑明面上是大唐的附属国,但是实际上,特么的都快成蜀王的后花园了啊。

        先是吐谷浑的人口,大量流失,现在国民已经少的可怜。

        然后就是,吐谷浑没有自己的军队。

        大唐大军常驻吐谷浑,帮助吐谷浑抵御吐蕃,现在甚至就连吐谷浑的治安,都被他们给接管了。

        当初,这些大唐大军,可都是他请进来的。

        但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现在是想送都送不走了。

        大唐的军队,纪律严明。

        还经常帮助吐谷浑百姓,在治安上,唐军专门成立一个警察部。

        街道上治安巡逻,都被大唐的警察接管。

        只要有人犯事,大唐警察可不管你是吐谷浑的贵族还是王室。

        只要犯事,统统拿下,一律按律处理。

        现在吐谷浑百姓,对大唐的好感,要远远超过对吐谷浑王室。

        甚至,好多新生代的百姓,都只知大唐,而不知王室。

        现在,伏顺可汗,已经被完全架空。

        根据现在吐谷浑的现状,现在王爷准备将五万薛延陀牧民全部都安置到吐谷浑去,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吐谷浑人口稀少的压力。

        并且,只要将这些薛延陀牧民全部收买过来。

        王爷就能进一步加强对吐谷浑的掌控力度。

        到时候,吐谷浑,就真的要姓蜀王了。

        因此,当上官仪听到李愔的安排之后,马上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上官仪不由询问道:“殿下,哪我们安排在哪里更好呢?”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本王准备将这五万薛延陀牧民,安排在五处地广人稀的区域。给他们建造房屋,分给他们农具,分给他们土地和粮食。”

        “只要他们肯干,不但能保证他们不愁吃穿,甚至发家致富,都不成任何问题。必须要让他们感觉到,这里的生活,要比他们放牧,更加有前途。”

        听到李愔的话,上官仪不由点头说道:“殿下,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这就去做。”

        ……

        这五处地方,都选择了吐谷浑境内,地广人稀的地区。

        一万人听起来好像不少,其实也就是二三百家而已。

        也就建造二三百栋房子,其实并不是太复杂的事情。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整个剑南道,已经成立了好几家比较有名气的建筑队。

        而其规模,其实已经相当于后世一些小型建筑公司了。

        这些建筑公司,将这些工程统统承包下来。

        接下来,李愔直接将这五万吐谷浑牧民,分别分到这五处区域,让他们一起参与到建设中去。

        很快,五批薛延陀牧民,就被送到各自将要落户的地区。

        此时,这里已经搭建了一片棚区,里面有简易的生活用品。

        就在棚区的不远处,已经规划出一大片区域。

        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住在陌生的棚区。

        这些薛延陀牧民,对一切都充满了恐惧。

        他们看不到未来,内心悲伤而绝望。

        而就在安顿好他们的第二天,他们被召集到了一起。

        然后,有人手持扩音喇叭,在对他们讲话。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会生活在这片地方。你们会有房子住,会有粮食吃,会有地种。”

        “只要你们肯出力,就不愁吃穿,就不愁钱花。你们看到前面的那片地方了吗?”

        “那片地方,就是要为你们建造房屋的地方。等房屋建造完成之后,那就是你们的家。”

        “到时候,每家每户,都有配套的农具,家具还有一定的粮食。还会分给你们土地。”

        “当然了,这一切,也不是白给你们的。每栋房子的价格,为一万五千钱,当然了,我们也知道,你们现在没钱。”

        “但是,你们可以选择在大唐钱庄借贷,分十年时间偿还。一月大概还二百钱左右。”

        “而现在呢?是在冬天,不能种植庄稼。你们可以到工地上做工,每天都有三十钱的工钱,还管三顿饭。”

        “就算是半大孩子,每天最少也有五个大钱。所以啊,只要你们肯干,这些房子,轻轻松松就能付清全款。”

        “想过什么样的日子,一切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薛延陀牧民,其实和大唐商人,是有过接触的。

        也有一部分薛延陀牧民,能够听得懂汉语。

        当然了,多数人还是听不懂的。

        但是不妨碍有人帮他们翻译啊。

        而当他们都了解到大唐给他们的承诺之后,他们心里充满了怀疑和疑惑。

        他们说的,能是真的吗?

        怎么可能那么好?

        他们薛延陀,也不是没有俘虏过其他部落的牧民。

        甚至,他们的亲人,甚至有些人自己,也被其他部落给俘虏过。

        根据他们的理解,俘虏的下场都是无比凄惨的。

        男人要做很重很重的苦力,会被活活折磨死。

        至于女人,会成为男主人随时发泄的工具。

        平时还要作着沉重的工作。

        可是现在呢?

        他们被大唐俘虏了,大唐居然还要给他们建造房子?

        还给他们家具,粮食?

        虽然房子是要钱的,但是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并且,还能分期付款。

        一个月只需要还二百钱就够了。

        如果工钱一人一天有三十钱的话,这二百钱,不是很好赚的吗?

        一想到一人一天的工钱,居然有三十钱,他们就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要知道,他们一张羊皮的价格,还卖不到这个价钱呢!

        大唐的工钱,居然有这么高的吗?

        额,他们不知道的是,经过几年的发展。

        剑南道的工钱,早已经节节攀升。

        从几年前,一天十文钱就是高收入。

        到现在普通工人的工钱,一天都涨到了五十文。

        有技术的,还有有学问的,工钱只会更高。

        三十文一天的工钱,在外面其实已经请不到人了。

        当然了,这也是鉴于他们是生手,同时也是生人的情况下,才会给出这么低廉的价格。

        没想到,就算是这么低廉的价格,都把他们给惊到了。

        到了第二日,那片区域,就来了建筑队的人,前来建造房屋。

        同时建造二三百户房屋啊。

        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项大工程了。

        二三百户,就算来几千人来建筑都不嫌多。

        当然了,他们整个建筑队,也凑不出这么多人来。

        不过不要紧,这里不是有现成的人手吗?

        现场可是有一万薛延陀牧民呢!

        他们的工钱,便宜的要命。

        成年劳动力,一天才三十文钱。

        半大孩子,给个几文钱就够了。

        这一次,建筑队只来了百十个大工。

        这些大工,先划线,一口气规划出二十栋房屋的建筑位置。

        接下来从前来报名的薛延陀牧民中,挑选人手进行分配。

        他们需要保持每栋房子,至少留下四个大工在现场。

        每栋房子,需要十几个小工。

        他们可以同时建造三十多栋房子。

        而在他们开始挖地基的时候,开始有运输车,源源不断的向这里运输红砖,水泥还有沙子。

        当那些薛延陀牧民,看到车队的时候,无不被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虽然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坐过火车了。

        到了现在他们才发现,原来,大唐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

        这时候,汽车还没制造出千斤顶来,还需要手动卸车。

        而周围大批的人手,就排上用场了。

        说是一万薛延陀牧民,其实除了老弱病残之外,真正能够做工也,也就三千左右。

        还有一些半大孩子,看着做工可以的,也会给一定的工钱。

        ……

        这段时间,李愔除了偶尔会到工地现场观看一番之外,剩下的绝大多数的时间,都会在家里陪着他的几位夫人。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陪伴几个小家伙。

        虽然这几个小家伙,每天吃了睡,睡了吃。

        但是醒着的时候,李愔都会逗他们玩。

        现在几个孩子,都已经非常熟悉自己这位父王了。

        看到他,就会高兴地用手指指着他,咿呀有语。

        而在这段时间,李愔也从商城里购买了大量的婴儿床、婴儿车,各种各样的小玩具等等。

        看着孩子每一个细微的小变化,李愔就觉得特别的开心。

        在陪伴孩子的时候,李愔感觉,自己在悄然间成长。

        一个月之内,李愔感觉,那边房屋应该建造的差不多了,李愔决定去现场看看。

        哪些薛延陀的牧民,到底安置的怎么样了。

        李愔带着李元芳和护卫队,贴身侍卫。

        坐车很快就来到了第一个安置区。

        因为有足够的人手,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建造好了一百栋宅院。

        这些宅院,都是统一的样式。

        一溜儿四间正方是瓦房,东侧有三间侧房。

        西面是厨房和厕所。

        这些宅院,建造的非常漂亮。

        而这些房子,安置全部的一万薛延陀牧民,其实还差了一点。

        但是现在时间已经来到了十一月,天寒地冻,也没办法继续盖房子了。

        只能等到明年再建造。

        好在,这些薛延陀牧民,都是认识的,挤一挤,还是能挤的开的。

        这一个月的时间,几乎每一家,都赚到一千多钱的工钱。

        而他们每月只需要支付二百文钱,这样支付十年时间,这房子,就完全属于他们的了。

        赚钱居然这么轻松,这房屋,实在是太便宜了。

        现在,所有人都搬进新家好几天的时间了。

        但是他们都跟做梦似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么漂亮的房子,从今往后,就真的是他们的了吗?

        他们明明是俘虏啊,非但没有受到任何的虐待,反而还能住上这么漂亮的房子?

        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了,不适应还是有一些的。

        比方说,他们已经习惯了天天吃肉的生活。

        但是在这里,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天天吃肉,根本就吃不起。

        他们只能被迫的适应大米馒头面条等主食。

        不过,在这里,蔬菜是随便吃的。

        不像他们在薛延陀的时候,想吃个白菜萝卜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这里,可以敞开了肚子吃,都很便宜的。

        更主要的,还有盐巴和茶叶。

        在薛延陀的时候,都是他们吃不起的奢侈品。

        而在这里,你完全可以敞开肚子随便吃。

        李愔前来视察了一番,发现这些薛延陀的牧民,基本上没什么怨言。

        反而对他们现在的生活感觉到相当的满意。

        安定下来之后,不少薛延陀的成年牧民,已经开始到益州新城去打工去了。

        虽然他们都是俘虏,但是李愔并没有要把他们隔离开来的意思。

        甚至就算他们想要在大唐安家,都不会有丝毫的限制政策。

        当然了,他们现在一穷二白,买房的贷款还没还清呢。

        而益州新城的房价,正在节节攀升。

        他们想要定居大唐,真的是遥遥无期。

        李愔还要开放他们和吐谷浑之间通婚,让他们混杂。

        时间长了,大家就会一起汉化,根本就不会分什么薛延陀,什么吐谷浑和汉人。

        李愔相信,这些薛延陀牧民,心里眼里,肯定只会有自己,绝对不会有吐谷浑王室。

        现在吐谷浑还是大唐的附属国,而父皇对他,又有一定的猜忌。

        李愔当然不能直接明面上占领吐谷浑。

        但是经过这种种手段,其实吐谷浑已经逐步变成他的根据地了。

        有了吐谷浑当后盾,李愔更加有了自保的底气,可以依托剑南道和吐谷浑,拥兵自固。

        现在,父皇对他的猜忌,还不是很明显。

        但是李愔相信,最多一两年的时间,父皇对自己的猜忌,会越来越重。

        因为,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后年会发生很多事情。

        所以,他从现在开始,就必须要今早的做出准备了。

        ……

        十一月很快过去,转眼就来到了腊月。

        天上降下一场大雪,将世界银装素裹,看上去格外的素洁和美丽。

        这时候,上官婉儿高兴极了,拉着豆豆和盼盼,到外面玩雪。

        盼盼也就罢了,自从上官婉儿出生之后,差不多成了她的专属坐骑了。

        而豆豆,则是不爱和这丫头一块玩儿。

        现在豆豆在整个益州新城,哪都是爸爸级别的存在啊。

        随便在益州新城溜达一圈,到处都有人跟他打招呼。

        身边,更是会跟着一大群的母狗,还都是年轻漂亮的。

        至于那些年老色衰的,根本就都不好意思跟着。

        豆豆那是看上哪个,就宠幸哪个。

        以至于,现在整个益州新城,不,甚至整个大唐。

        随处都有它的子孙后代。

        就这样的身份地位,豆豆才不喜欢和一个小屁孩玩呢!

        但是,自从有一次,它因为没和这小屁孩玩,并且还耍了她一次之后。

        结果就被主人给狠狠教训了一顿。

        从此豆豆就不敢再耍哪小屁孩了。

        不过从那之后,就一直躲着她。

        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咋地,结果被这小丫头给堵了个正着。

        “豆豆,快来快来,今天咱们玩儿狗拉爬犁!”

        上官婉儿这小丫头,最喜欢粘在李愔身边了。

        每次来了,都喜欢让李愔抱着讲故事。

        而狗拉爬犁这种玩法,自然也是她从李愔这里听到的。

        自从听到这种玩法之后,这丫头马上就心动了。

        这不,好不容易等到下雪了,她马上就迫不及待地要玩了。

        其实吧,她的盼盼坐骑,熊猫拉爬犁也是一样的。

        但是既然是狗拉爬犁嘛,那就必须要把狗狗套上才行啊!

        这丫头多聪明啊,还向李愔撒娇使赖,要了一个小小的爬犁。

        这个爬犁,就跟着小沙发似的,可以坐着,可以躺着。

        一看就很舒服的样子。

        被上官婉儿喊来,豆豆不情不愿地被套上绳索。

        然后上官婉儿这小丫头,爬上爬犁,吆喝一声,豆豆就慢慢地跑了起来。

        在爬犁上,豆豆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

        这狗拉爬犁,真的是太好玩了。

        旁边,武媚娘看到这一幕,眼睛亮晶晶的。

        忽然挽着李愔的胳膊,撒娇道:“殿下,人家也想玩狗拉爬犁嘛!太好玩了!”

        听到武媚娘的话,李愔不由哈哈大笑道:“好,你想玩,哪咱们今天就玩个痛快。”

        成亲的这几年,李愔处理公务还有外出的时间,非常多。

        一直都没能好好陪陪几位夫人,李愔一直都觉得亏欠他们的。

        这一次有了机会,李愔自然是会想办法补偿她们的。

        很快,李愔就从商城里面,购买了好几个豪华版的爬犁。

        至于狗,益州新城绝对不缺,很快就命人找到几十条狗。

        接下来,他们出城,来到城外,套上狗,开始乘坐狗拉爬犁。

        这个游戏,真的非常好玩。

        当然了,这些狗,从来都没拉过爬犁,从来都干过这活。

        刚开始的时候,到处乱跑。

        不过有侍卫在,倒是不害怕出现什么危险。

        而这种玩法,反倒是让几个夫人都非常开心。

        几位夫人,坐在爬犁之上,在雪地中奔驰。

        几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开心的笑容。

        雪地之中,也留下她们银铃般的笑声。

        看到她们这么开心,李愔十分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