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八章:陷害齐王李恪

第五百八十八章:陷害齐王李恪

        山东其他州县的地方官,在接到齐王的书信之后,也不敢怠慢,开始积极进行防洪。

        毕竟有魏王的前车之鉴,魏王可是皇子,因为没有做好防洪工作,都吃了挂落,更何况是他们了。

        三日之后,山东全境,果然普降暴雨。

        并且,这一次暴雨,整整下了三日时间。

        三日的暴雨,导致河水决堤,冲毁无数百姓房屋。

        天灾人祸,水火无情。

        尽管事先,他们已经努力的做好防洪工作。

        但是在滔天洪水来临之际,人力真的显得非常的渺茫。

        不过,他们事先早就准备好的防洪工作并没有白做。

        尤其是在齐王领地之内。

        不但所有被冲毁房屋的百姓,都被事先转移到其他地方,并且就连他们的重要财产,也都被转移了出去。

        所冲毁的,只不过是房屋和一些不值钱的东西。

        这样的话,虽然损失仍然十分巨大,但是也已经被降低到了最低的程度。

        而其他州县,当地的地方官,虽然事先也有所准备。

        在河水决堤之前,他们也成功的将所有百姓转移。

        但是百姓们的财产,可是一点都没被转移出来。

        毕竟,他们虽然接到了齐王的书信,也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

        但是他们重视的程度,是远远不如齐王的。

        这也导致,他们只注意到了生命安全,但是对百姓的财产安全,被他们给忽略掉了。

        而这样一来,反而增加了水灾过后的救援难度。

        灾民实在是太多,而他们的财产一点都没转移出来。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就连粮仓,都有多处被大水给冲毁。

        一时之间,他们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粮食来救济灾民。

        甚至,现在他们都在后悔将灾民全部都转移出来了。

        如果灾民被大水给冲走一部分的话,肯定不会有这么多灾民,救援工作,压力也不会有这么大了。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接下来的救援工作,会让他们十分头疼。

        虽然说,现在大唐民富国强,救援粮食肯定是不缺的。

        也肯定不会出现让灾民饿死的情况发生。

        但是这些灾民现在一无所有了啊,就算朝廷的赈灾粮到了,不至于让灾民饿死。

        但是以后他们该怎么生活?

        房子在哪里来?

        种粮和工具呢?

        这些事情,都需要他们这些地方官来安排啊!

        可以预见的,接下来好几年的时间,这都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坑。

        而因为这些灾民,他们的考评,别说想要得到上上,上中或者上下了。

        只要不是下上,下中甚至下下,他们都要烧高香了。

        本来,他们觉得这两年做的还是不错的。

        很有希望在下一次考评之中,能够获得升迁的机会。

        但是现在呢?

        别说是升迁的机会了,能够不被贬谪,就算他们烧高香了。

        一时间,他们真的是愁肠百结啊!

        甚至于,直接将齐王都给恨上了。

        都是齐王给害的啊!

        要不是齐王给我们的书信的话,我们不事先进行准备,大水就会冲走绝大多数的灾民。

        这样的话,救援工作也不至于这么艰难。

        齐王,把我们害的好苦啊!

        就在山东其他州县的地方官,一筹莫展的时候,他们的师爷,忽然都有陌生人找上门来。

        “你们想要摆脱现在的困境吗?其实,很简单,你们只需要给灾民一些干粮,对他们说,只要到齐王的领地去。齐王会给他们房子和土地,什么都有。”

        “只要你们这里的灾民,都去了齐王的领地,哪一切都好办了。”

        “你看,你们的灾民并没有那么多了,但是朝廷的救济粮并不会少。”

        “这么多救济粮,可以让剩下的灾民过的很好,这样,一切问题不就都解决了吗?”

        听到这个办法,这些师爷眼前不由一亮。

        不过,最终仍然摇头说道:“可是,这样一来,就把齐王得罪死了啊,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

        然后,陌生人嘿嘿一笑说道:“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不这样的话,你们能度过这次难关吗?”

        “只要你们能够获得升迁,还需要管齐王死活吗?齐王朝中,有什么靠山?”

        嗯?

        齐王朝中,貌似真的没有什么靠山啊。

        如果非要说靠山的话,无非也就是蜀王了。

        蜀王名闻天下,还真没人敢得罪他。

        但是问题是,蜀王也不在朝中啊,也根本就管不了他们的事儿。

        想到这里,这些师爷不由眼前一亮。

        接下来,这些师爷回去之后,纷纷向自己的上官献策。

        这些州县的地方官,听到自己师爷提出的计策之后,也是眼前一亮。

        没错,这的确是个绝妙的办法啊!

        只不过,真的这么办的话,就要得罪齐王。

        现在他们纠结的,就是得罪齐王,他们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值不值得去得罪齐王。

        经过再三斟酌之后,他们还是决定,两害相权取其轻,他们最终宁肯得罪齐王。

        很快,这些地方官,就来到灾民集结的地方。

        “乡亲们,乡亲们,大伙都听我说,我是你们的县令,是你们的父母官!”

        “这一场大水,冲毁了乡亲们的家园,冲走了你们所有的财务!但是万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在这场大水之中,没有一个人死亡!但是,大水过后,乡亲们还要过日子啊!”

        “乡亲们要有住的房屋,要有种粮耕种,这些,都需要钱呢!”

        “本官决定,将所有的家产都捐献出来!但是就算如此,也是杯水车薪,解决不了问题啊!”

        “都是本官无能,让乡亲们受委屈了。”

        说到这里,这县令眼圈泛红,声音哽咽,大颗的泪水滴落下来,悲痛欲绝。

        而现场的百姓,无被被县令的发言所感动。

        更有无数百姓,陪着留下感怀的泪水。

        “县尊,您已经做的够好的了!”

        “能有您这样的县尊,是我们三生修来的福气啊!”

        “这都是大水惹的祸,怎么能是县尊您的错呢?”

        县令擦了一把泪水,然后继续说道:“乡亲们,我听说,齐王非常富裕。而齐王的救灾物资,也会是我们的十倍!”

        “齐王那边,有那么多的救灾物资,还会给灾民修建房屋!”

        “本官无能啊,给不了你们这么多!你们想要活路的话,还是到齐王哪里去吧!”

        县令的话,真的让无数百姓都为之感动了。

        “县尊,我们不走!”

        “县尊,齐王哪里再好我们也不走!”

        “我们那里也不去,我们就跟着你!”

        “除了你,我们上哪里才能找到这么好的县尊啊?”

        嗯?

        难道使劲使大了不成?

        咋还舍不得走了捏?

        你们得走啊!

        你们不走,本官咋办啊?

        最终,县令好劝歹劝,最后赌咒发誓的承诺。

        只要能够度过这次难关,等条件好起来了,随时欢迎回来。

        而只有他们走一大部分,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活下来。

        最终,有一多半的百姓,都选择赶赴齐王领地。

        这一幕,发生在山东,除了齐王领地的其他各州县。

        于是,受灾之后,有无数的灾民,纷纷赶赴齐州。

        而对此,齐王李恪,对此一无所知。

        毕竟,他可没有蜀王李愔那样的情报组织。

        ……

        而这么重大的消息,自然是瞒不过织梦组织的。

        很快,这个消息就被送到了蜀王李愔手中。

        看到这个消息,李愔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情,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啊。

        这件事情,自己的三哥,一个处理不好的话,将会酿成大祸。

        而实际上,就凭齐州目前的实力,也根本没办法处理好这件事情。

        首先说,整个山东的灾民都涌向齐州。

        齐州能够接纳掉这些灾民吗?

        其实,齐州的土地和面积,是足够的。

        因为在隋末唐初的战争之中,山东和河南等地,都是战乱频繁的地区。

        这些战乱地区,人口伤亡很大。

        虽然这些年来,大唐一直在休养生息。

        但是山东等地的人口,一直都没能恢复过来。

        所以,齐州容纳这些灾民,是足够的。

        但是,接收这些灾民,需要十分庞大的资金。

        而齐州,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实力。

        如果将灾民全部接收下来的话,会生生将齐州给拖垮,最终会酿成大祸。

        那么,不接受呢?

        让他们原路返回?

        这些灾民,这一路走来,可以说是历尽千辛万苦。

        很多灾民,都被折磨的够呛,一身伤病。

        如果让他们回去的话,只怕路上,至少会死掉一小半的人。

        更不要说,必定会有御史弹劾齐王见死不救。

        更有甚至,会有人暗中挑拨这些灾民,闹出事端。

        一旦发生群体事件,到时候就更没办法收场了。

        所以,现在无论齐王怎么做,都难以收场。

        不得不说,这背后之人,十分之阴险歹毒。

        不过,背后之人,隐藏的很深。

        一时之间,就连织梦组织之能,都没查出是谁来。

        但是李愔推测,必定和四姓六旺或者是太子和魏王脱不了关系。

        而嫌疑最大的,还是太子和魏王。

        尤其是魏王,更是重点怀疑对象。

        因为在几年前,他就是以为抗洪问题,吃到挂落。

        如果这次齐王安全过关,没有一个人死亡,可就彻底把他给比下去了。

        如果他堂堂魏王,别说和蜀王比了,就连一个齐王都比不过的话。

        恐怕父皇会对他极为失望的。

        所以,李愔感觉,最值得怀疑的人,其实还是魏王。

        当然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最重要的,还是要先解决掉眼前的难题,还是先把灾民的问题解决掉。

        ……

        齐州,齐王的领地之中,忽然有大量的灾民涌入。

        灾民的总数量,已经逐渐的达到了四五万人之多。

        这么多的灾民,让齐州的赈灾工作,大大增加。

        这么多的灾民聚集在一起,不但每日粥棚提供的粮食要大大增加。

        还要预防疾病感染,还要提防灾民闹事,发生群体事件。

        总之,现在齐州的赈灾工作,陷入异常的被动之中。

        此时,齐王身边的长史宋翰,忧心忡忡地向齐王汇报道:“王爷,现在外地涌入的灾民越来越多,给我们的赈灾工作,造成极大的压力啊!”

        齐王李恪不由皱眉问道:“长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灾民,涌入我们齐州呢?”

        宋翰解释道:“王爷,这些灾民,都是在他们当地的地方官的怂恿之下,才来到我们齐州的啊。”

        “当地的地方官告诉他们,齐州的灾民,都会被分配房屋,还分配粮食。就是因为这些话,才让他们大量的涌入到我们齐州。”

        听到宋翰的话,李恪不由怒道:“荒唐!真是荒唐!他们制造这些谣言,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本王要上奏折,弹劾他们!”

        宋翰苦笑道:“王爷啊,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安置这些灾民啊,弹劾的事情,可以以后再提。但是现在这些灾民,应该怎么处置啊?”

        沉吟片刻,李恪不由问道:“宋长史,我们齐州,能安置的下这么灾民吗?”

        宋翰不由苦笑道:“王爷,我们齐州,也有些存量。朝廷呢,估计也会运送一批赈灾粮过来。”

        “如果只是施粥的话,三五个月的时间是不成问题的。但是问题是,这段时间,他们住哪?三五个月之后,怎么安置他们?”

        “一旦灾民生病,或者是闹事,要如何处理?”

        听到宋翰的话,李恪不由头疼地问道:“宋长史,哪要是依你之间,该如何处理呢?”

        宋翰沉声说道:“王爷,依属下之见,最好的办法,还是把不属于我们齐州的灾民驱赶离境。”

        “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州县,还是让当地的地方官为难去吧!”

        李恪不由皱眉问道:“可是,这些灾民,还能坚持到他们再赶回去吗?”

        “这个——”宋翰苦笑道:“路上的伤亡,是在所难免的,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如果把他们全部留下来的话,后果只会更加糟糕。”

        李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宋长史,容本王再想想。”

        宋翰也是点头说道:“是,哪属下先行告退,希望王爷早做决断。”

        宋翰退下,李恪在皱眉苦思,迟疑不定。

        宋翰提出的方案,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但是李恪总觉得于心不忍。

        将灾民撵走的话,只怕会死伤太多。

        可是,要留下来的话,又该如何去留呢?

        就在李恪无比纠结的时候,忽然再次收到了六弟蜀王李愔的书信。

        打开书信,飞快的将书信浏览一番,李恪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自己的六弟,居然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刻,雪中送炭!

        原来,在书信中,李愔代表大唐钱庄,向齐王李恪申请了一项业务。

        那就是安置村的业务。

        大唐钱庄将会斥资为灾民重建安置村,当然了,这个安置村,可不是白给的。

        灾民想要入住的话,就必须要掏钱才能入住。

        鉴于灾民大多数都没钱,大唐钱庄,可以提供零首付十年还款的业务。

        每个月只需要缴纳二百钱左右的利息,十年时间,就能够还清所有的欠款。

        看到这里,李恪极为感动。

        自己的六弟,这哪里是为了扩展业务啊?

        这分明是主动来帮助自己啊!

        在李恪看来,自己的六弟,这是自己掏腰包,掏出大量的钱财,来帮助自己安置灾民啊。

        分期付款,前后需要十年的时间,这些村民才能付清所有的欠款。

        并且,恐怕还会有村民还不清欠款的情况发生。

        这中间,自己的六弟,需要付出多少啊!

        其实,有一点是李恪所不了解的。

        这安置村的业务,非但不会赔钱,反而还能赚钱。

        后世的房地产业务,早就证明了这一点。

        当然了,这是安置房,并不是高价的商业房。

        所以,这里面的利润,其实并不算高。

        至少比起中华商行的其他业务来说,要低上很多。

        不过这对于李愔来说,既能帮助到自己的胞兄,又有钱可赚,其实已经足够了。

        而就在李恪收到李愔的书信之后没多久,就有大唐钱庄在山东的负责人齐石找上门来,和齐王李恪,商议接下来这些灾民安置村的业务。

        很快,双方就商议妥当。

        接下来,齐石带领着一个安置团队,开始忙碌起来。

        这个团队的成员,超过一半的,都是参与过薛延陀牧民安置工作的员工。

        他们有着非常丰富的安置村建设的经验。

        接下来就是在齐王府的统领之下,进行安置村的选址和规划。

        在这件事情上,齐王府可是要比大唐钱庄着急的多。

        因此,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规划出了十五个安置村的位置。

        接下来,齐王李恪将所有的灾民,召集在一起,进行讲话。

        齐王面前,有属下拿着大喇叭举在齐王李恪面前。

        李恪大声说道:“乡亲们,一场大水,让你们失去了家园,失去了所有的财产!”

        “但是很幸运的,没有出现伤亡的情况,没有一个人被大水冲走!”

        “令本王没想到的是,居然会有这么多灾民前来投奔本王,让本王心里非常感动,同时,也让本王压力很大啊!”

        “既然你们来到本王的领地,本王就不能不管你们!但是,接下来,你们吃什么?住什么?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也正是所有灾民最为担心的问题了。

        听到齐王提起这个问题,所有的灾民,都紧张地看向齐王。

        “最终,本王决定,和大唐钱庄合作,建设十五个安置村。”

        “当然了,不论是本王,还是朝廷赈灾,都不可能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

        “所以,这些安置村,需要你们自己花钱买。”

        听到齐王的话,哪些灾民,原本高兴了半截的心,忽然再次凉了起来。

        花钱买?

        他们那里来的钱啊?

        如果他们有这么多的钱的话,他们还会是灾民吗?

        下面的百姓,顿时怨声四起。

        李恪继续说道:“乡亲们,听本王说,听本王说!本王当然知道,你们手里没有钱。”

        “所以,经过本王和大唐钱庄协商,安置村的房屋,可以分期付款。”

        “他们将房屋建设完成之后,可不仅仅是房屋,同时还包括农具和家具,还有一部分粮食。”

        “而你们根本就不需要交钱,可以在签订合同之后,直接入住。这些钱,可以分期付款。”

        “每个月,大概交付二百文钱左右的利钱,十年的时间,可以把所有钱都还完!”

        听到这里,下面的百姓,这才安静下来。

        如果一个月只需要二百文左右的话,那倒是还可以考虑的事情。

        可是,二百文钱,也不好赚的啊!

        就算在水灾之前,他们一个月也未必能够赚到二百文钱。

        如果不能按月支付的话,那么房子,最终不是还会被收走吗?

        下面的百姓,再次纷纷议论起来。

        听到他们的议论,李恪再次说道:“乡亲们,你们请放心,在建设安置村的时候,你们都可以去打工。成人每天的工钱,不少于三十文。”

        “就算是妇女和孩子,每天也有十几文钱到二十文钱不等的工钱。二百文钱,只需要你们做七天工就够了!”

        “而后续,本王会和益州新城,签订用工输出协议。会安排你们到益州新城去打工。”

        “只要你们肯干,每月二百文钱,其实很容易还清。”

        这一次,百姓们才彻底放下心来。

        益州新城,整个大唐谁不知道啊?

        可以说遍地都是钱。

        当然了,以往的时候,他们距离比较远,也没有人带。

        他们就算想去,也有种种顾忌。

        但是现在,如果是齐王帮助他们和益州新城签订协议的话,哪他们还怕什么?

        要知道剑南道节度使,蜀王李愔,哪可是齐王的亲弟弟啊。

        有这种关系,他们可以放一万个心。

        接下来,五六万灾民,很快就被分置于十五个自然村附近。

        而这些地方,早就搭起了一个个的棚子,供他们居住。

        反正现在天气逐渐变热,倒是不怕受凉。

        等天冷的时候,房子早就建设好了。

        前期的建设,也很快就铺开。

        对于齐州安置一事,李愔高度关注。

        看到开展的非常顺利,李愔也放下心来。

        (月初,依然是双倍月票鸭,有保底月票的亲亲,就投了吧!一票顶两票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