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章:君王一怒

第五百九十章:君王一怒

        第9章

        “呸!”

        老太婆一口唾沫直接吐到那个御史脸上。

        “你们真是坏了良心的,猪油蒙了心的,忘恩负义的混账王八蛋啊!”

        “要不是齐王,俺们这些灾民,要饿死多少人?”

        “就算不饿死,哪里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齐王引入养鸡场,养猪场,现在有一半的人,都在哪里打工呢!”

        “齐王还帮忙进入苹果新品种,听说叫什么红富士,现在还有好几年才结果,就有人事先预定了呢!”

        “你们这些人,居然胆诋毁齐王?你们良心坏到底了啊!”

        “快来人呢,这里有人说齐王的坏话啊!”

        最后一句话,老太婆是扯着嗓子,大喊出来的。

        而老太婆这么大年纪,难得嗓子居然格外高亢。

        周围百米之内的人家,都听的清清楚楚。

        “哪呢?在哪呢?”

        “是谁在说齐王坏话?”

        “挘他个狗东西!”

        “老子一皮锤?死他!”

        叫喊的功夫,周围一帮老太婆老大爷,手里拿着镢头铁锨,还有锄头菜刀等乱七八糟的武器,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幸好李世民见机的早,早早跑了出来。

        如若不然的话,若是被这帮老人给拦住,他们还真不好脱身。

        总不能对这帮老人动手吧?

        跑出来之后,李世民黑着脸,冲那个御史发火道:“都是你惹的祸,不会说话就别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瞧你干的破事儿。”

        那个御史被训斥的满脸通红,还不敢还嘴。

        接下来,他们也不敢在这个村子里晃悠了。

        因为村子里,有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家门在找他们。

        李世民一行人,很快来到第二个村子。

        到了这里,他们可不敢这么问了。

        他们假装问路,在慢慢套话。

        而套话的几个人,就是哪几个御史。

        现在,这几个御史心里很慌。

        因为事情似乎和他们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在长安的时候,因为他们的弹劾,引发一大片弹劾齐王的热潮。

        当时,他们心里是十分骄傲和自矜的。

        看当时的形式,齐王真的是被众口铄金,在劫难逃。

        但是现在到了齐州之后,他们才发现,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哪些灾民,对齐王并没有丝毫的怨怼。

        所谓的高利贷,其实只不过是购买房屋所需要的利息。

        十年的贷款啊,总共才一倍左右的利息?

        他们能将这个叫做高利贷?

        真正的高利贷,十年时间,不知道要翻多少倍。

        十年时间,一倍的利息,在他们看来,非但不能赚钱,他们根本就是在赔钱啊!

        人家齐王,这是在自己赔钱补贴灾民。

        而他们哪几个御史,都干了什么破事儿?

        竟然用这件事情来弹劾齐王,还差点把齐王给毁掉。

        这可是皇上的儿子啊!

        就这么差点被他们给毁掉了?

        就算他们是御史,就算他们又风闻言事的权利,只怕事后也没有他们的好果子吃啊!

        于是,他们就千方百计的套话,试图让这些灾民说齐王的坏话。

        只可惜,任凭他们使出吃奶的力气,始终做不到这一点。

        这个时代,人都是讲良心的。

        因为有了齐王的资助,现在他们的日子,可以说是蒸蒸日上。

        他们的心气儿十足,他们有信心,在五年之内,日子能追赶的上哪些没有受灾的人家。

        因为齐王李恪,最近跟蜀王李愔,学习了很多先进的发展理念。

        政策上,开始向这些重建的灾民倾斜。

        千方百计的,帮助灾民寻找发财致富的路子。

        养殖场招工,水果栽培,药材养殖,手工品制作。

        等等项目上台,并且为了不让灾民有后顾之忧,这些项目,可都是有收购合同的。

        现在,这些灾民的日子,可是一天比一天红火。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不是对齐王感恩戴德呢?

        “齐王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啊,没有齐王,我们那里有好日子过?”

        “俺们都在家里,为齐王立了牌位,日日供养。”

        “齐王是真的为俺们老百姓着想啊!”

        “就前几天,齐王还到俺们村里来了呢!还在俺们家吃了一顿饭,吃完饭,还要给俺们钱!你说,这不是在打俺的脸吗?俺能要齐王的钱?这要是被乡亲们知道了,还不被他们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齐王起早贪黑,一心想着俺们这些百姓啊!这几个月,齐王被晒得又黑又瘦,俺看着,都觉得心疼!”

        这些百姓的话,就像一把把的小刀,一刀刀的割在几个御史心口。

        每夸赞齐王一句,都会让他们心惊胆颤。

        有个御史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对齐王,难道没有一点怨恨?”

        问完这句话之后,这个御史就后悔了。

        很快,他的后悔成真。

        因为,他当时就挨了一顿爆发。

        倒霉的是,这家里有四个壮小伙。

        弟兄几个齐上阵,属于拉都拉不开的那种,差点没把他给打死。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也不必再继续调查了。

        李世民一言不发,黑着脸在这里住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李世民直接登上了返回的列车。

        甚至根本就没有去齐王府。

        因为李世民觉得,面对齐王,自己都不好意识说,自己这次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当日下午,李世民就返回了长安。

        当日,李世民下令,第二天的早朝,召开官员扩大会议。

        也就是说,这是一次大朝,参加早朝的官员,会比平时多很多。

        第二日,参加早朝的官员,达到了百人以上。

        这一次的早朝,让百官都有些摸不清头脑。

        最近,朝廷好像没什么大事啊?

        皇上召开这一次大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不知是忘记了,还是出于什么原因。

        哪几个跟随皇上一同前往齐州的御史,并没有将他们的行程说出来。

        更没有向同僚说过,他们在齐州的所见所闻。

        这也直接导致,满朝文武,除了魏征还有哪几个御史之外,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

        而他们此前,一直在做的事情,都是在弹劾齐王啊!

        虽然皇上逃避了几天,但是这件事情,可是远远都没有结束呢。

        于是,原本在弹劾齐王的哪些官员。

        此时不由加紧了攻势,此时更是奋不顾身的在弹劾齐王。

        面对众位官员的弹劾,李世民冷笑不语,任由他们如同小丑一般在表演。

        等他们弹劾的差不多了。

        李世民不由向魏征问道:“魏爱卿,朕这几日,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都有什么见闻,不如就由你,来讲述一番吧?”

        听到皇上的话,文武百官,心里不由都是一愣。

        尤其是那些拼命弹劾的官员,心里更是开始发慌。

        只有跟随在李世民身边的几位御史,深深低着头,在不断的冷笑。

        要死,大家就一起死好了!

        得到李世民的命令之后,魏征开始出列。

        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这几日,微臣跟随皇上,去了一趟齐州,在齐州的十五个安置村里,转了一圈。”

        听到魏征的话,哪些弹劾的官员,心里就更慌了。

        不好!

        怪不得今天皇上的表现跟往常完全不一样!

        原来,皇上早就已经调查过了啊!

        难道,齐王并没有那么做?难道那些灾民,并没有强烈的怨恨?

        然后,就听魏征紧跟着说道:“哪些安置村,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村子。”

        “每家的宅子,都是统一规格,整齐划一,道路纵横交错。街道上干干净净。”

        “我们去的时候,村里的劳力,都在外忙碌。村里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

        “哪些孩子,都穿着齐整的衣服,脸蛋红扑扑的,没有丝毫的菜色。”

        “老人悠闲的在晒着太阳,而我们问过村里的好多人,他们对齐王只有感激。”

        “刘御史说了齐王一句坏话,直接被啐了一脸。张御史说了齐王一句坏话,差点被人给打死。”

        “在安置村里,每家灾民,都过的很好。我们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一个灾民对蜀王有任何的怨恨!这就是我们的所见所闻。”

        等魏征说完之后,整个朝堂,都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此时,哪些弹劾过齐王的官员,内心无限的惶恐。

        这件事情,他们真的不曾料到。

        他们以为,他们弹劾齐王的,都是真的。

        但是没有料到,竟然完全是捕风捉影。

        更可怕的是,这是皇上带着魏征等人,亲自前往调查和验证的。

        魏征这人,是绝对不会说谎的。

        天呢!

        瞧瞧他们都干了什么事儿吧?

        因为他们的弹劾,险些毁掉了一位皇子啊!

        还是一位如此能干,如此优秀的一位皇子。

        这一次,皇上能善罢甘休吗?

        果然,李世民的脸色变的极为难看。

        “哼!现在朕才真的相信了一句话,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

        “三人成虎!你们这么多人,在弹劾朕的儿子,如果朕不是亲眼目睹,亲自调查的话,朕真的会相信你们所说的!”

        “这也多亏了齐王是朕的儿子啊!如果他不是朕的儿子的话,朕会亲自跑到齐州去调查吗?”

        “如果齐王不是朕的儿子的话,他的下场会是怎样?被罢官,只怕只是最轻的结果吧?”

        “多好的一位官员,就这么险些毁在你们这些人手里!你们,怎么配在这朝堂之上为官呢?”

        “哼!这可是朕的好御史,朕的好官员呢!”

        “真是一犬吠影,百犬吠声啊,退朝!”

        这一次,皇上竟然没有当朝追究他们的责任。

        但是他们心里,倏然没有半点兴奋之色。

        没有当朝追究他们的责任,不代表皇上就会这么放过他们啊!

        这一次,只怕朝堂之上,会有大动作吧?

        ……

        益州新城,李愔得到这个情报之后,不由彻底放下心来。

        看起来,他的这次筹划,还是很成功的嘛!

        在此前几年的时间里,其实齐王李恪在封地之上,做的一直很好。

        但是齐王的功劳,根本就没人提及。

        反倒是在皇上身边的魏王李泰,虽然他根本就没有到封地之官,并没有做出什么事迹。

        但是总能不断的刷刷存在感。

        甚至编纂了一本书,都能得到好多人的夸奖和追捧。

        所以,这一次,李愔也要给自己的胞兄,齐王李恪,刷一下存在感。

        同样是提前预防洪灾。

        齐王李恪和魏王李泰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形成鲜明的对比。

        魏王李泰,根本就没有用心去做,导致死伤了一千多百姓。

        而齐王李恪呢?

        不但没有任何一个百姓死亡,在之后的安置灾民的过程中,也将灾民安置的妥妥当当。

        让灾民对他,无不感恩戴德。

        这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最关键的是,原本不显山不漏水的齐王。

        现在一下子走到了百官面前。

        让百官对齐王的能力,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件事情做到这里,已经可以圆满收工了。

        最近李愔很忙。

        因为三个小家伙,现在都已经一生了。

        他们早就已经会站,甚至已经开始学走路了。

        李愔为他们准备了学步车。

        三个小家伙站在学步车里,也不怕摔倒,走的飞快。

        李愔天天跟在三个小家伙身边,看着他们一天天的变化,心里乐开了花。

        尤其是,这三个小家伙,早就已经开始冒话了。

        甚至,李蓉已经开始会叫爸爸了。

        额,当然了,在唐朝,根本就没有爸爸这个称谓。

        这都是李愔的某种情怀在作祟,教几个小家伙喊爸爸妈妈。

        而李蓉是学话最快的,最先学会的,就是喊爸爸。

        这不,现在李愔一边牵着李蓉的手,一边对她说道:“蓉儿,喊爸爸。”

        李蓉抬头看着李愔,张嘴笨拙地喊道:“粑……粑……”

        “哎!”

        听到女儿的声音,李愔高兴的都忘乎所以了。

        而在旁边,武媚娘不由好奇地问道:“夫君,爸爸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让蓉儿喊爸爸呢?”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爸爸,其实也是对父亲的一种称呼。小孩子嘛,太复杂的她根本就学不会,你看,她学的多快啊?”

        “来,蓉儿,喊妈妈!”

        只不过,李蓉还没学会怎么喊妈妈。

        喊了好几句,根本就不像。

        于是,李愔就更开心了。

        旁边,武媚娘则做出一副吃醋的样子来说道:“好啊,小家伙,还是跟你父王最亲啊!都会喊父王爸爸了,为什么不会喊娘亲妈妈呢?”

        好吧,妈妈这个称谓,在这个时代自然也是没有的。

        这同样也是蜀王李愔搞出来的新称谓。

        不过对这个,武媚娘其实并不在意。

        只不过是一个称谓而已,只要夫君喜欢就好。

        并且,听时间长了吧,还真觉得妈妈这个称谓,还是挺好听的。

        而李愔,听到武媚娘的话之后,不由微微一笑,然后说道:

        “其实,小孩子学会的第一个称呼,基本上都是爸爸。因为爸爸比妈妈更好说呢!”

        武媚娘眨巴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但是心里却在疑惑。

        以前可是从来都没听人叫过爸爸妈妈,夫君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呢?

        很快,冬天到了。

        天气一天天冷了起来。

        几个小家伙也不能随便出门了,只能窝在家里。

        这一日,最大的天赐,并没有做学步车。

        而是自己扶着桌子站着。

        李愔在他前面几米之外,伸出双手,对他喊道:“天赐,这里,来,到爸爸这里来。”

        天赐看看李愔,松开桌子,想往前走。

        但是他并学会走呢,一时之间,似乎根本不知道先迈那条腿,身体一晃,顿时摔倒在地上,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看到这一幕,秦梦心心疼坏了,赶紧上前要把天赐抱起来。

        而李愔则是起身止住了她,微微摇头。

        “天赐,别哭,勇敢点,自己爬起来。”

        小家伙原以为会有人过来抱自己,根本就不理睬李愔的话,仍然趴在地上哇哇大哭。

        秦梦心再次要过去抱孩子,被李愔再次止住了。

        秦梦心心疼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并且是真的生气了,不由的转过脸去。

        “来,天赐,勇敢点,自己爬起来。”

        小家伙趴在地上,哭了半天,见真的没人来抱自己。不由抹了把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

        “来,到爸爸这儿来。”

        摔倒了一次,这一次,小家伙踉踉跄跄的,竟然学会了走路。

        一扭一扭的,艰难的走到李愔身边,一下子扑到他怀里。

        兴奋地大喊道:“爸爸!”

        李愔也高兴的哈哈大笑。

        “天赐啊,你已经是男子汉了,以后呢,摔倒了,不需要别人扶,要自己站起来,懂了吗?”

        “嗯!”

        天赐点了点头,其实根本就不明白爸爸说的到底是啥意思。

        而旁边的秦梦心,甚至就连武媚娘和薛小小,都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原来夫君不是不疼儿子,而是从小就要儿子自立啊!

        而自从天赐学会走路之后,宝玉和李蓉,这两个小家伙非常嫉妒和不服气。

        他们两个,也不用学步车,都开始要自己学着走路。

        宝玉这边,噗通摔倒在地上。

        薛小小心疼地眼泪都掉下来了,但是仍然鼓励道:“宝玉,勇敢点,自己爬起来。”

        旁边,李愔也送过去鼓励的眼神。

        但是没料到,这小家伙见没人过去抱,委屈极了,顿时趴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哭了半天,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竟然趴在地上睡着了。

        好嘛,合着这是在哪里跌倒了,就在哪里睡一会?

        薛小小顿时又气又笑地将小家伙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到了床上。

        旁边,李蓉非常胆小,双手扶着桌子,就是不敢松手。

        李愔不由鼓励道:“蓉儿,别怕,来,松手,到爸爸这里来。”

        好半天,李蓉才松开手,结果刚迈了一步,直接摔倒在地上。

        旁边,武媚娘硬着心肠说道:“蓉儿,勇敢点,自己爬起来。”

        结果她话还没说完,李愔早就心疼地走过去,一把将李蓉抱起来。

        然后一边给她擦着眼泪,一边心疼地问道:“蓉儿,别哭,爸爸给你揉揉。还疼不疼了?别哭,别哭,敢摔我宝贝女儿,看爸爸一会怎么揍他!”

        好半天,才把李蓉哄的破涕为笑。

        旁边,薛小小和秦梦心,不由的都是一阵无语。

        夫君,刚才不是你说的,要勇敢,要让她自己站起来的吗?

        怎么到了蓉儿这里,你就变成双重标准了呢?

        果然,夫君还是喜欢女孩儿多一点啊!

        嗯,等再怀上的时候,说什么也要生个女儿。

        武媚娘也是不理解地问道:“夫君,为什么不让蓉儿自己站起来呢?从小不教会她勇敢的话,等她长大了怎么办呢?”

        李愔一边抱着李蓉,将她放到自己脖子上骑着,一边漫不经心地解释道:

        “你们难道没有听说一句话吗?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

        “男孩子嘛,从小肯定要历经磨难,他才能长大成人!女孩子,就是要精心呵护的啊!女孩子要那么勇敢做什么呢?”

        听到李愔的话,几位夫人脸上,都是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还别说,就像夫君所说的那样,还真的是这么个道理啊!

        原来,并不是夫君重女而轻男,实在是因为夫君对他们的期待,是不一样的啊。

        结果,好几天之后,李蓉才学会走路。

        等三个小家伙学会走路之后,家里就彻底乱套了。

        这三个小家伙,那可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

        每天要是看不到彼此,都要发脾气。

        但是在一块儿吧,玩不一会儿就打架。

        看到什么好玩的玩意儿,都要争抢。

        反正三个小家伙凑到一起,不是你哭就是他叫,真的是热闹不已。

        李愔跟在三个小家伙身边,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就这么一天天的,三个小家伙走路越来越硬朗。

        不知不觉中,又到了过年的时候。

        从三个小家伙会走之后,李愔总觉得,今年过年,比往年又热闹了许多。

        一年一度的冬捕大会,自然不晓多说。

        但是今年的冬捕大会上,多了三个小家伙的身影。

        并且这三个小家伙,每个人都抢了一条自己最喜欢的鱼。

        当然了,可不用小家伙们自己动手,他们伸手一指,自然有人送到他们面前的。

        冬捕过后,就是春节,今年的除夕,有了三个小家伙,总觉得比去年,更热闹了几分。

        (依然是投票噢,双倍月票期间,投票不容错过,今天你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