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二章:蒙巂诏语彤公主

第五百九十二章:蒙巂诏语彤公主

        李世民这边,已经和长孙无忌商议妥当。

        就在他们准备下诏,决定将蜀王从剑南道调到河南道,然后逐步削弱蜀王的实力的时候。

        蜀王居然先行上奏,说南诏诸部联合,准备攻打大唐。

        蜀王已经亲率兵马,前往前线抵御南诏诸部。

        南诏之地,素来混乱。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先是吃了一惊。

        不过很快就想到,这哪里是南诏要攻打大唐啊,这分明是蜀王的一个借口啊!

        很明显的,蜀王早就猜到了他们的意图。

        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出。

        但是现在,南诏已经攻打大唐了,消息已经传出。

        在这个时候,这道旨意还能继续下达吗?

        如果继续下达的话,会让大唐百姓,如何去想他这个皇上?

        此时,李世民心里微微一寒。

        看起来他非常看好的这个儿子,实际上也远没有这么听话啊。

        并且,他的势力已成。

        就算自己想要动他,也必须要三思而后行了。

        现在,他算是听调不听宣吗?

        ……

        此时,李愔已经带领薛仁贵的五万大军,前往南诏进发。

        此时,南诏其实并没有要进攻大唐的意思。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等到大唐大军压境的时候,南诏难道还会无动于衷吗?

        到时候,只要在边境有和南诏对峙,那就等于双方交战。

        当然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在出发的时候,李愔已经命人开始收集南诏的情报。

        在隋末唐初的时候,洱海地区,有很多小国家林立。

        这些国家之间,相互之间并没有统属关系,并且相互作战,极为混乱。

        而逐渐的,这些国家,被不断的吞食,最终形成六国并立的情况。

        这六个国家,被称为六诏,分别是:蒙巂诏、越析诏、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蒙舍诏。

        蒙舍诏在诸诏之南,称为南诏。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大唐扶持南诏,南诏先后征服了西洱海地区的各个部落,消灭掉其他的五诏,最终统一了洱海地区,形成南诏国。

        这个思路对李愔来说,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其实他也完全可以扶持其中的一个小国,帮助他吞并其他的五个国家,统一整个南诏。

        而接下来,剑南道就可以和南诏,发动旷日持久的战争了。

        而只要战争一日不停,父皇没有借口把自己给调离。

        最近几年,大唐的发展极为迅速。

        主要的交通干线,道路全部畅通。

        洲和洲之间的道路,全部开通,至于县乡一级,就要看当地洲的实际情况了。

        益州通往南诏边缘的道路,自然是畅通无阻的。

        因此,蒸汽汽车将两万步兵还有粮草,先行运送到边界。

        至于三万骑兵,就要在后面慢慢赶路了。

        在蒸汽汽车再次提速的时代,只要道路良好,骑兵的速度,是没办法赶得上蒸汽汽车的。

        当然了,也不会慢到哪儿去就是了。

        来到边境之后,李愔马上命令士兵安营扎寨。

        并且摆好防御阵型,做好防御工事。

        南诏地区极为混乱,虽然李愔不太认为,他们能够威胁到益州军。

        但是必要的防备是必须要有的。

        李愔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

        而就在他们还没部署好防御工事的时候,忽然有斥候来报,说是前面出现一支南诏士兵,人数大概在三百人左右。

        听到这个消息,李愔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自己率领大军前来,完全是临时起意。

        并且,他们来的速度非常迅速。

        就算南诏在益州有细作,探听到他们出兵的消息,只怕消息都来不及传递回来。

        既然如此的话,南诏方面,是怎么知道大唐大军已经压境?

        这三百人的队伍,是他们的先锋军吗?

        如果是他们的先锋军的话,人数未免也忒少了吧?

        就三百人,就傻乎乎地冲入他们五万大军之前?

        难道是来送死的不成?

        不管了,李愔决定先把这三百人的先锋队伍拿下来再说。

        等拿下来之后,审问一番,自然就知道他们的目的了。

        不过,还没等李愔下达出兵的命令。

        却是有亲兵前来汇报,说是外面的三百人的队伍,特意前来求见。

        嗯?

        他们并不是来和我们作战的?

        而是知道我们要来,来探听消息来了?

        问题是,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的呢?

        大惑不解之下,李愔直接命人,将他们的头领请了进来。

        不多时,一个十六七的女子带领两个侍女走进大账之中。

        这个少女头戴攒花璎珞帽,身上穿着镂花衣裙,外面罩着皮甲,腰间配着弯刀。

        这个少女眉目如画,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水波婉转,琼鼻皓齿,美艳不可方物。

        她身上有一种南诏女子特有的那种清甜,让李愔在第一眼见到之后,都有着微微的失神。

        并且,这个少女,还给李愔一种有些眼熟的感觉。

        但是李愔非常确定,他并不认识这个少女。

        但是少女和她身边的两个侍女,很明显的是认识李愔的。

        看到李愔,少女身边的侍女无比惊讶和欣喜地喊道:“驸马!”

        而少女则是喊道:“姐夫,是你?”

        嗯?

        一个叫驸马,一个叫姐夫,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称谓啊?

        不过很快,李愔就反应了过来。

        对了,当时十五国公主被送到大唐和亲。

        其中就有蒙巂诏国的公主,李愔还记得那个公主叫段丽淑。

        这个少女的相貌,和段丽淑有五分相似,只不过这个少女,比段丽淑要更胜三分。

        眼前这个少女,大概是段丽淑的妹子吧,哪同样也是蒙巂诏的公主了。

        听到他们的话,李愔微微一笑说道:“丽淑公主,最终嫁给了宣传部部长夏云天,所以姐夫或者驸马这个称呼,就不要再叫了。”

        十五国的公主,李愔一个未娶。

        自从娜塔莎公主嫁给李元芳之后,其他的公主,见蜀王真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然后纷纷选择嫁人。

        段丽淑,最终嫁给了宣传部部长夏云天。

        听到李愔的话,段丽淑气鼓鼓地说道:“可是,我就认你这个姐夫。其他人,我才不会承认呢!”

        “姐夫,人家叫段语彤。对了,姐夫,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蒙巂诏有难的?姐夫知道人家有难,立马出兵,人家真的太感动啦!”

        段语彤一边说着,一边很自然的挽着李愔的胳膊。

        两人离的很近,能够闻到一股细细的幽香。

        并不是胭脂水粉的味道,倒像是自然的花香,估计应该是小姑娘身上的体香吧?

        李愔微微侧首,近距离观察,能够看出,段语彤的脸色极为憔悴。

        眼睛里隐藏着深深的忧虑。

        看起来,他们部落的情况很不妙。

        这个小姑娘这么讨好自己,是很需要自己的帮助啊。

        她必定是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是因为他们部落有难而来的。

        但是她故意误认为是这样,倒是让李愔不好否认这一点。

        而李愔前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扶持其中的一个部落。

        其实扶持那个部落,倒是没有太大的差别,只要听话就好。

        想到这里,李愔不由哈哈笑道:“是啊,本王听到你们蒙巂诏有难,就马上赶了过来,幸好赶来的很及时啊!”

        “语彤公主,现在你们蒙巂诏处于什么情况?你且说来听听。”

        听到这位大唐蜀王,竟然承认是来帮助他们蒙巂诏的,段语彤顿时又惊又喜。

        脸上的忧愁之色,不由一扫而空。

        她连忙说道:“姐夫,你直接叫人家语彤就好的嘛!现在,我们部落被越析诏、浪穹诏两个部落围困,情况非常危机。”

        “我这一次,就是准备带人找到姐姐,寻求大唐帮助的。没想到,姐夫这么关心我们,来的这么快,我们有救了,真的是太好了!”

        听到这里,李愔不由微微一笑。

        原来她带着三百人马,并不是知道自己大军压境的消息,而是准备到大唐寻求帮助的。

        这纯粹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啊!

        李愔不由继续问道:“你们蒙巂诏有多少兵马,越析诏、浪穹诏又有多少兵马?现在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段语彤不由介绍道:“姐夫,我们蒙巂诏经过惨烈的厮杀,现在只有一万左右的兵马。而他们两部合兵总共有三万多兵马。”

        “现在,他们已经将我们部落团团围困住,我们支撑不了太长时间了。姐夫,帮帮我们,好吗?”

        说到最后的时候,段语彤不由自主的抓住李愔的胳膊,似乎因为渴求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疼的李愔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疼的哎吆出声。

        段语彤这才发现,不由羞红了脸色,一边向李愔道歉,一边连忙伸手帮他揉捏胳膊。

        不过,她的眼睛,始终紧紧的盯着李愔,眼神流露出无限恳求。

        原来,他们的部落,已经到了这么紧张地步。

        李愔猜测了一下,如果这小姑娘是去大唐求助的话。

        等他们到达益州,找到她姐姐,然后再求助,再等大唐出兵。

        这边只怕他们的部落,早就已经灭亡了,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

        也就是说,这小姑娘带领三百人,与其说是到大唐求救。

        倒不如说,是到大唐避难来了。

        恐怕她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在碰到自己之后,才会如此惊喜,才会如此的讨好自己。

        嗯,一个现在仅存一万多人的小部落。

        如果帮助他们掌控整个南诏的话,就凭他们一万多的兵力,肯定是不够的。

        到时候,大唐就可以驻兵,帮他们镇压全局。

        到时候,这南诏,可就全在大唐的掌控之下。

        而他的地盘,也将会拥有剑南道、南诏、吐谷浑这三地。

        目前来说,蒙巂诏真的是最好的扶持对象。

        想到这里,李愔不再迟疑,马上说道:“语彤,你放心好了,本王就是为了拯救你们而来的,当然会帮助你们了。”

        “救人如救火,事不迟疑,现在我们马上出发!来,你跟我上战车,在前面指路。”

        听到李愔的话,段语彤不由流下欢喜的泪水。

        语无伦次地说道:“姐夫,谢谢你,太谢谢你了!你对我们部落的大恩大德,语彤结草衔环,都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感激的话,等到事后再说不迟,现在快上车吧!”

        “嗯!”

        李愔马上集合车队,集合起三千蒸汽战车,带上两万士兵,准备开拔。

        李愔带着段语彤,就坐在第一辆车上。

        李愔让段语彤指路,带领后面的车队前进。

        段语彤不由对李愔说道:“姐夫,让我在前面带路就好了,你呆在前面,太危险了。”

        李愔微微一笑,然后对段语彤说道:“语彤,我给你说过了,不要叫我姐夫了。”

        “还有,这辆车非常安全,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只管在前面指路。”

        听到李愔的话,段语彤脸色微微一红,然后对李愔说道:“好的,阿哥。”

        听到阿哥两个字,李愔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是神马称谓啊喂?

        阿哥不是清朝戏里,对皇子的称呼吗?

        不过很快李愔就想到,在少数民族,尤其是在云南那一带,其实也是有着这种称呼的。

        通常是未婚女子,对年轻男子的称呼。

        阿哥阿妹,或者叫阿黑哥。

        段语彤公主的这个阿哥,叫的情谊绵绵的,直叫的他心里直痒痒。

        只不过,李愔心里,其实十分清楚。

        这个小公主,未必是对他的情谊,只怕是对大唐大军的情谊吧。

        她也是为了他们整个族群的安全,才不得不对自己曲意逢迎。

        说实话,这个小公主,就像是深山中的百灵鸟,真的惊艳到了李愔。

        但是李愔家里已经有好多夫人了,并没有继续扩大后宫的准备,因此对她,其实没有太多的想法。

        南诏诸国,尤其是蒙巂诏,因为和大唐和亲,得到大唐不少的支持。

        至少道路修的非常顺畅,全部都修上了水泥路。

        因此,大军的前进速度,是非常快的。

        仅仅用了半天的时间,他们就赶到了距离蒙巂诏三十里之外的地方。

        不过,因为他们是中午出发的,到了这里,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李愔并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因此,命令士兵就在车里休息。

        然后派遣士兵轮流警戒守夜。

        这时候,段语彤不由向李愔询问道:“阿哥,要不要我混进部落里面,和我父王商议妥当,然后明天里应外合,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李愔不由好奇地问道:“你有密道,可以轻松地潜入部落内部吗?”

        段语彤咬着嘴唇说道:“没有的,但是我可以带领手下之人,冲杀进去。”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哪大可不必,不需要里应外合。区区三万联军而已,在本王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罢了。”

        听到李愔的话,段语彤不由微微失神。

        很快,大唐士兵就开始生活做饭。

        平时李愔都是和士兵一起吃饭的。

        不过现在有段语彤在身边,为了照顾她,李愔命人将饭菜送到了车上。

        饭是米饭,而菜,除了土豆和白菜这些容易携带的蔬菜和肉之外,居然还有青菜。

        段语彤不由惊讶地问道:“阿哥,你们行军,居然还带着青菜的吗?”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青菜里面,含有丰富的维生素。如果长期吃不到青菜的话,会导致营养不良。”

        “当然了,携带青菜的话,很容易坏掉。这些青菜,被我们做成了罐头,吃的时候,直接拿出来加热一下就好了。”

        罐头?

        段语彤有些好奇,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也并没有多问。

        这些菜的味道,自然是很一般的,毕竟是军中的大锅菜。

        对一个部落的公主来说,肯定是好不到哪儿去的。

        不过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咋地,段语彤吃的津津有味。

        吃过饭,稍微活动了一会儿。

        李愔对段语彤说道:“时候不早了,休息吧。”

        他们一共开来了三千辆蒸汽汽车,来了两万士兵。

        每个车上,平均只有七个人。

        这七个人,还有一个司机。

        司机可以直接在前面驾驶室内休息。

        而剩下的六个士兵,就在后面车内直接休息,所以连搭建帐篷的功夫都省下了。

        而段语彤还有她的两个侍女,并没有享受到特殊待遇,而是和李愔一起,四个人就在第一辆车内休息。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

        额,尽管他们相隔很远,并不是真正的睡在一起。

        但是段语彤,还是微微感觉到羞涩。

        很快,就有士兵送来被褥。

        李愔自己娴熟地铺好床铺,然后很快睡下。

        而段语彤,则是在两个侍女的帮助下,铺好床铺,躺了下去。

        睡在车里,身下除了一床并不算太厚的褥子之外,就是硬邦邦的车身。

        睡上去,膈的难受,一点都不舒服。

        再加上处在陌生的环境之中,段语彤哪里能睡的着?

        倒是她身边的两个丫头,或许是连番的遭遇,耗费了她们很大的精力,竟然很快就沉沉睡去。

        而段语彤,则是迟迟难以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段语彤不由的轻轻咬着嘴唇,轻轻的坐了起来。

        ……

        这天晚上,李愔睡的很香,并且还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

        他梦到自己睡在家里的床上,然后抱着薛小小,睡的十分香甜。

        这梦真的非常真实,真实到,直到李愔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感觉还在抱着薛小小。

        手感都是那么的真实。

        等李愔睁开悻悻睡眼之后,吃惊地发现。

        咦?自己被窝里面,竟然真的有个人?

        小小明明在家里嘛,什么时候跟过来的?

        仔细看去,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薛小小,分明就是段语彤嘛!

        咳咳,这个小公主,睡的好好的,怎么会钻入本王的被窝里面来的?

        李愔悄悄瞅了一下段语彤,发现她脸蛋红扑扑的,睡的正香。

        李愔也顾不得欣赏这副绝美的海棠春睡图,悄然起身,然后帮段语彤盖好被子,匆忙下车。

        等李愔洗漱过后不久,段语彤和她的两个侍女,也已经起床。

        看到李愔,段语彤脸颊不由飞上两块红霞,娇羞地问道:“阿哥,人家怎么,怎么睡在你被窝里了呢?”

        嚯!

        是你睡过来的,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当然了,毕竟是小姑娘,李愔也不好说的这么直接。

        只好含混地说道:“语彤,本王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你被子没盖好,本王就把自己的被子盖到你身上去了,就是这样,咳咳。”

        被子盖到人家身上,为什么会睡在你的被窝里面呢?

        反正是解释不通的。

        幸好段语彤并没有多想,低头对李愔说道:“谢谢阿哥。”

        很快,大军生火做饭。

        做好饭之后,所有士兵,很快便吃过饭,所有人都登上蒸汽战车。

        早在吃饭的时候,李愔已经遥控着无人侦察机,将附近的地形,包括蒙巂诏部落的位置,联军包围的情况,全部侦查完毕。

        现在,联军已经造好了攻城器械,正准备攻打蒙巂诏部落。

        南诏这边,部落的聚集地,是一座大城。

        但是这个城市,可没办法和大唐境内的那种城池相提并论,修建的相当简陋。

        虽然联军也没有什么大型攻城器械,但是他们本来就简陋的城墙,这两日似乎已经遭受了不断的袭击,城墙已经有多处断裂。

        只怕用不半日的时间,就能破城。

        看完战场的情况之后,李愔命令手下士兵,兵分三路,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很快,三千蒸汽战车,分成三部分,迅速向战场靠近。

        这一次,就不需要李愔在最前面带路了,他只需要跟着大部队,在中军居中指挥便可。

        此时,段语彤恨不得冲上最前面的战车,跟着他们一同前往。

        她心里,太担心部落的安危了。

        只不过,她现在还有求于人,只能苦苦忍着。

        三十里的路程,只不过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便赶到了现场。

        听到轰隆隆的响声,看到突如其来的蒸汽战车队,交战的双方都被吓了一跳。

        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队伍?

        难道是大唐的车队不成?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