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601章 打得吐蕃自闭

第601章 打得吐蕃自闭

        至此,整个南诏已经全部都被大唐攻打下来。

        而时间,已经临近年关。

        李愔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吐蕃,不过,至少年前,李愔不准备对吐蕃动手。

        而整个南诏,李愔决定全部交给段雨桐。

        其实,现在李愔完全可以将整个南诏,全部都收归自己领土之中。

        不过如此一来,南诏正在攻打大唐,他现在正在和南诏开战的借口就将消失了。

        到时候,如果李世民下诏调他离开的话,李愔就没有这么好的借口了。

        如果不听从调令的话,那就是公开造反。

        很有可能,会和整个大唐开战。

        当然,李愔自信能够保全自己。

        甚至能够击垮他们。

        但是战争一起,死伤无数,无数百姓,都会跟着遭殃。

        这是李愔所不愿意看到的。

        既然如此的话,干脆将整个南诏,交给段语彤好了,让她做整个南诏的女王。

        而现在,南诏的士兵,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

        段语彤必须要依靠大唐的军队,才能统治整个南诏。

        并且招兵和训练,都需要大唐军队帮助她来完成。

        实际上,段语彤,就是一个被蜀王推出来的傀儡。

        ……

        “语彤,现在整个南诏已经被打下来了。你父王走了,现在南诏只能由你来接管!不过你放心,你父王的仇,我会替他报的!等明年,一定要让吐蕃付出代价!”

        听到李愔的话,段语彤完全被惊呆了。

        什么?

        阿哥刚才说什么?

        说将南诏由我来接管?

        可是,这怎么可能?

        实际上,在她父王死的那一刻起,她就只是一个亡国公主。

        这意味着,南诏和她,已经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但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阿哥居然还是决定,将南诏交给她。

        段语彤感激地对李愔说道:“阿哥,我一个弱女子,怎么管理的了整个南诏呢?我,我……”

        李愔微笑着说道:“语彤,你放心好了,我会帮助你的!这,也是我对你父王的承诺!”

        在李愔的劝说之下,最终,段语彤还是同意成为整个南诏的女王。

        不过,段语彤也向李愔提出了一个条件。

        那就是,她到南诏登基为王的时候,要阿哥陪同她一起去。

        对她的这个要求,李愔也欣然同意下来。

        小丫头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场面,想让他去帮助站台。

        这种心情,李愔是能够理解的。

        眼看快过年了,但是国不可一日无主。

        李愔还是准备在年前陪同段语彤一块上任。

        毕竟,南诏越早稳定下来越好。

        南诏的六万大军,李愔决定将王方翼的三万大军留下。

        三万大军,足以镇压整个南诏。

        而席君买的三万大军,则是暂时驻扎在南诏,随时都可以向吐蕃动进攻。

        在李愔的陪同之下,段语彤进行了登基为女王的大礼。

        南诏虽然被大唐打成了筛子,对他们军队的屠戮,也让他们十分恐惧。

        但是这个民族,还是有着排外的心理的。

        而现在,没想到最终竟然还是语彤公主登基为女王。

        这对整个南诏的百姓来说,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最起码,没有落到外人之手。

        登基大礼,很快召开。

        语彤公主,被众人簇拥着,成为南诏女王。

        接下来,自然是封赏众多大臣。

        这些大臣,就是段语彤这个女王的班底,因为每一个人,都将是她亲自封赏的。

        当然了,这些大臣,自然是以蒙巂诏的老人为班底。

        毕竟,段语彤最信任的,最熟悉的,也只有他们了。

        只有哪些无关痛痒的职务,段语彤才挑选了一些原本其他部落的人才。

        至此,南诏彻底一统,南诏王国,正式成立。

        为了感谢大唐蜀王对南诏统一的巨大帮助。

        当日,南诏女王段语彤,亲自设宴款待大唐蜀王。

        而在酒宴之上,女王段语彤,更是支走了所有人。

        自己坐在大唐蜀王身边,殷勤劝酒。

        彩袖殷勤捧玉盅,当年拼却醉颜红。

        喝道最后,李愔有些喝多了,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似乎生了一些预料之外的事情。

        等李愔醒来之后,才现,真的生了一些事情。

        他躺在了南诏女王的龙床上,并且身上没穿什么衣服。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南诏的女王段语彤,身上也没穿什么衣服,就趟在他的身边。

        隐隐间,李愔还能回想起,两人做过什么事情。

        好像,这事儿玩的有点大啊,李愔不由叹了口气。

        ……

        还好,南诏女王并没有非纠缠着他不放,也没有死缠烂打,死活要嫁给他的意思。

        甚至,段语彤还表示,是她事先在酒里下了药,为的就是想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而她会一直待在南诏,不会纠缠他不放的。

        李愔又留了三天,三太之后,李愔告辞而去。

        然后,再次上演了一次十八相送。

        依依不舍的分别之后,段语彤心事重重地回到王宫。

        这一次,想必能够怀上的吧?

        并且只要怀上的话,就一定是个男孩!

        这可是他们族群里面的祖传秘方,只要在特定的日子服下这种药,怀上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并且怀上的,一定是个男孩。

        嗯,等到儿子出生之后,我就将王位传给他,然后我就可以取做其他的事情了,嘻嘻。

        原本段语彤还以为,当女王会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但是很快她便现,其实一点都不辛苦。

        因为,蜀王给她留下一支非常优秀和高效的团队。

        所有的事情,他们都会迅分门别类。

        小事情,他们自己就处理了。

        大事情,他们会给出自己的分析,还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可以供她选择。

        而她,只需要做出选择就可以了。

        甚至,如果她想要偷懒的话,完全可以将这些事情,都交给手下去做。

        因为他们,会比自己处理的更加完美。

        当然了,如果她掌控欲很强的话,其实完全可以将权利全部收取上来。

        段语彤感受到,除了军权她难以碰触之外,其他的政权,其实都在她控制只内。

        而此时的段语彤,想的都是怎么保胎,她才懒得管那些政事呢。

        将事情统统都丢给手下人去处理之后,不多久,段语彤隐隐感觉,自己似乎真的怀上了呢!

        ……

        李愔回去之后,年已经过完了。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过去了。

        到了二月份,唐太宗命令诸位将领,在洛阳出兵。

        以肖瑀为洛阳宫留守。

        三月份的时候,李世民抵达地州。

        然后让魏王李泰留守监国。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李世民已经定了李治为皇太子。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李世民暂时还没定下太子的位置。

        一来,和原本的历史轨迹不同的是。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魏王李泰并没有其他的竞争者,所以他极为膨胀。

        但是现在,齐王李恪,尤其是蜀王李愔,都是他有力的竞争者。

        这一世,魏王李泰并没有那么膨胀。

        而李世民本来也曾考虑过,要不要立魏王为太子。

        但是一旦立魏王为太子的话,很有可能,会直接将蜀王李愔推向对立面。

        现在,李世民不得不去考虑,蜀王李愔的影响力了。

        他已经有两个儿子造反,这对一向好强的李世民来说,是非常打脸的事情。

        还好,无论是李佑还是原太子李承乾。

        他们造反造成的后果,都极为有限。

        但是如果蜀王李愔造反的话,哪可就大大不同了。

        李愔不但自己的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和朝中很多武将交好。

        如果是他造反的话,李世民甚至不敢确定,他到底会不会成功。

        因此,在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控制住蜀王的话,李世民并不怎么敢立太子。

        没有确立太子的身份,魏王李泰也十分焦急。

        不过这一次,父皇竟然让他留守,这是变相的承认他太子的身份了吗?

        李泰不由大喜过望。

        四月份的时候,大军来到玄菟。

        李世勣一举拿下盖牟城,俘虏了两万多人,获取十多万石的粮食。

        李世民通过幽州来到北平。

        沧州刺史席辩因为贪赃枉法,被处死。

        而张亮一路兵马,从东莱渡海攻击卑沙城,俘虏八千多人,一直来到鸭绿江边。

        李世勣出兵赶到辽东城下。

        这时候,高丽终于惶恐害怕了。

        高丽派出四万骑兵,准备解救辽东。

        李世勣和李道宗等大将,大败高丽的援军,斩一千多人。

        李世民直接渡过辽水,并且把桥给拆掉。

        过河拆桥,表明了李世民的决心,已经没有退路了。

        李世勣攻打辽东城,李世民亲自带领精兵和它会师,将来辽东城团团包围。

        最终城破,杀死一万多守军,俘虏四万多人,并且将城的名字改为辽州。

        然后接着攻打白岩城,李思摩中弩矢,太宗亲为吮血;契苾何力裹伤力战,破高丽救兵。

        ……

        此时,大唐剑南道,李愔集结剑南道总共十一万大军,联合攻打吐蕃。

        而吐蕃在去年的大战中,损失了四万多兵马。

        此时,他的总兵力,还有十五万人。

        虽然他是防守一方,虽然他的总兵力还要比大唐更多。

        但是不知为何,松赞干布心里,总有种不保险的感觉。

        甚至,他现在非常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和大唐作对呢?

        为什么要出兵攻打南诏呢?

        如果去年没有攻打南诏的话,该有多好啊!

        大唐未必就一定会攻击我们吧?

        只不过,现在是说什么都晚了啊!

        而大唐的攻击度,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松赞干布和国师张江河,完全措手不及的地步。

        第一战,他们准备依仗地利,依仗他们优势骑兵,给大唐来一个下马威。

        但是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第一场战争,就直接把他们打傻13了。

        大唐利用战车,铁骑还有步兵的配合,挥出恐怖战力。

        一战之下,几乎将吐蕃出战的一万骑兵,全部剿灭。

        这次的战役,让吐蕃真正认识到了,他们和大唐军队之间巨大的差距。

        接下来,吐蕃彻底被打自闭了。

        再也不敢和大唐进行野外战斗,禁闭城门,严防死守。

        吐蕃在南诏的战场中,也汲取到了足够的经验教训。

        吐蕃的城池,也比南诏的城池更加高大,更加的坚固。

        如果大唐再想用攻打南诏的办法来攻打他们,是很难奏效的。

        现在在双方兵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其实是吐蕃的兵力还占据一定的优势,他们凭借防守,不信阻止不了大唐的进攻。

        但是很快他们就现,他们好像真的想多了。

        第一次的攻城战,大唐的进攻度,竟然一点都不比攻打南诏的时候慢。

        这一次他们根本就没有选择晚上偷城的手段,直接用巨型投石车。

        只用了几块巨石,就轰破了他们的城门。

        接下来,唐军迅入城。

        而在接下来的巷战之中,唐军的战斗力,居然比野战更加的犀利。

        巷战的地形更加的狭窄,躲避的空间更小。

        唐军无论是弩箭,还是兵器的犀利程度,都让他们难以望其项背。

        很快,城破,守城吐蕃士兵,全部阵亡。

        而对吐蕃的百姓,只要乖乖听话,唐军秋毫无犯。

        仅仅十天的功夫,大唐就连下十城。

        屠戮了吐蕃五万守城军。

        至此,吐蕃军队还剩下不足九万人。

        而大唐十一万大军,基本上没有减员。

        双方的实力悬殊,已经越拉越大。

        打到现在,吐蕃三分之一多的领土,已经被益州军占领。

        好消息是,接下来,吐蕃的地势渐高,地形更加复杂多变。

        大唐的战车车阵,怕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但是,大唐从出不穷的战斗方式,让他们始料未及。

        对于能不能抵挡的住大唐的进攻,无论是松赞干布,还是他们的国师张江河,都没有半分把握。

        幸好,此时大唐将进攻的节奏放缓了下来。

        似乎大唐正在修整和消化。

        等到消化掉他们占据的城池,到时候恐怕就是双方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其实,李愔之所以不急着进攻,主要是为了让唐军逐渐的适应。

        吐蕃地形复杂多变,很难进攻?

        李愔觉得,怕是松赞干布他们想多了。

        李愔主要顾忌的,倒是吐蕃的高原反应。

        在大唐和吐蕃的战斗中,大唐为什么迟迟没有拿下吐蕃?

        高原反应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唐军进入高原之后,恐怖的高原反应,会让他们战斗力大降。

        甚至能够失去七成的战斗力。

        在这种状态下,是很难打赢吐蕃士兵的。

        而李愔,是在给大唐士兵一个适应的时间。

        主要是做一些适应性运动,然后服用高原安口服液。

        当然了,这个口服液,其实是熬制的重要大锅汤,然后每个人每天都要按时服用。

        经过五到七天的适应之后,九成九的士兵,都逐渐开始适应。

        对于那些极少数不能够适应的士兵,李愔直接将人全部都撤了下来。

        有一部分人,或者患有某些疾病,是不能再高原长待的。

        而被撤换下来的士兵,还非常不甘心非常懊恼……

        ……

        吐蕃,张江河脸色苍白,上表请求他们的赞普,治自己死罪。

        在南诏战役中,吐蕃之所以会兵,就是在他的怂恿之下,才做出的决定。

        如果没有他的怂恿的话,松赞干布是不会出兵的。

        张江河恳求他们的赞普,将一切罪责都推到他身上,然后将他交给大唐处置。

        他们再给予大唐一定的赔偿,说不定大唐会放他们一码。

        因为历来,中原的统治者,都不怎么看得上他们这些偏远之地。

        中原的统治者,认为他们掌控者最富饶的一片土地。

        至于他们这些贫瘠的土地,他们没有丝毫的兴致。

        通过这种方法,或许能够取得大唐退兵的契机。

        而这,几乎是他们唯一的办法了。

        接到国师张江河的上表之后,松赞干布陷入到沉默之中。

        国师的办法,的确让他心动。

        如果真的能够解开他们吐蕃危机的话,牺牲掉国师一个人,是可以接受的方案。

        但是松赞干布心里有种直觉,这一次,蜀王怕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如果他真的将国师交出去,但是蜀王又不肯退兵的话,那么他将连人心都彻底失去。

        经过一番综合考虑之后,松赞干布非但没有治罪张江河,反而仍然信任张江河。

        仍然命张江河统领吐蕃所有军队,来抵抗大唐。

        赞普的知遇之恩,让张江河感激涕零。

        张江河求见松赞干布,在拜谢之后,不由对松赞干布说道:

        “赞普,我们只怕很难抵挡的住蜀王的攻势。我们必须要谋求其他自救的办法。”

        听到张江河的话,松赞干布连忙问道:“国师请说,我们到底要如何做呢?”

        张江河不由说道:“属下认为,第一,可以让公主向蜀王求情。当然了,这个希望很小,只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第二就是,我们可以向大唐皇帝上表,愿意成为大唐的附属国。”

        “现在,大唐皇帝十分猜忌蜀王。他只怕并不想让蜀王夺下吐蕃。”

        “因为一旦蜀王拿下吐蕃的话,蜀王将坐拥南诏、吐谷浑、吐蕃、剑南道。”

        “这一大片区域,不说可抵大唐半壁江山,但是也相差无几了。”

        “只要我们能够坚守几个月的时间,李世民势必会接受我们成为大唐附属国,而勒令蜀王退兵。”

        听完张江河的计谋,松赞干布不由连连点头。

        不错,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虽然这样的话,他们就要成为大唐的附属国,但是总比亡国要来的强吧?

        当即,松赞干布马上派出人手,开始进行部署。

        公主那边,事实上,早在松赞干布开始部署之前。

        吐蕃公主就多次求见蜀王,试图求情。

        但是李愔始终不见罢了。

        这一条路,其实从一开始,便被堵死了。

        而向大唐递交国书,才是他们唯一的道路。

        为了防止被唐军堵截,松赞干布一连派出三十名使者,分别从不同的道路潜伏而出。

        现在唐军虽然在攻打吐蕃,并且隐隐间形成半包围的姿态。

        但是实际上,吐蕃国土面积辽阔,这个包围圈,不可能滴水不漏。

        当然了,这些空挡,吐蕃的大军肯定是不可能穿行而过的,势必会被唐军现。

        但是若只是个人通过的话,是有很大机会能够偷渡过去的。

        当然了,自然也有很大的几率,会被唐军给抓住。

        这三十人之中,有十八个倒霉鬼,被唐军捉拿到。

        从他们身上搜出国书,递交到李愔面前。

        看到这些国书,李愔微微一笑。

        看起来,现在吐蕃是真的着急了啊,竟然动用起了这种手段。

        不过,很遗憾的是,有件事情,松赞干布只怕是不知道的吧?

        现在父皇可并没有在皇宫里呢,父皇现在正在带领军队,正在攻打高丽。

        而留守的是魏王李泰,他甚至连储君都不是。

        面对这种大事,他根本就做不了主。

        这种国家大事,必须要请示过皇上之后才能定下来。

        而等他请示完皇上,这边吐蕃,早就被自家给拿下来了。

        计策虽然不错,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这一次,松赞干布只怕是彻底失算了!

        ……

        六月,李世民从辽东出,进军攻打安市城,高丽北部的耨萨高延寿、高惠真率高丽、靺鞨兵十五万救安市。

        抵达城东八里的地方,依靠山势布阵,长达四十多里。

        李世民指挥李世勣、长孙无忌等大军,齐头并进,各将领奋勇杀敌,所向披靡。

        高丽大败,这一役,斩杀高丽士兵两万多人。

        延寿、惠真率领三万六千八百多人投降。

        俘获战马五万多匹,牛五万多头,盔甲数以万计。

        高丽全国上下,都无比震惊。

        区区弹丸小国,现在终于明白了大唐泱泱大国的可怕之处。

        几次战役下来,他们高丽国,一直被大唐按着头摩擦,没有打出哪怕一次像样的胜仗。

        接下来,高丽不得不再次收缩。

        依托他们国内复杂的地形,像是乌龟一样缩起脑袋,严防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