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602章 吐蕃亡国

第602章 吐蕃亡国

        第21章

        吐蕃使者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

        他们有两个使者碰头,其中一个决定登上益州到长安的火车。

        这样做的危险度是非常高的。

        相信他们之中,肯定有人被蜀王给抓捕,蜀王此时已经知道了他们要递交国书的内容。

        那么,只要蜀王派人在火车站戒严,加强盘查力度。

        他坐火车赶赴长安,基本上就是送死的行为。

        但是现在吐蕃的局势,实在是太过危机。

        他已经顾不得自身安危了。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去冒这个险。

        当然了,他这么做的前提,是另外的一个使者,会通过其他的路线前往长安。

        至少能够保证,能把国书递交到大唐朝堂之上。

        只希望他们赞普,能够坚持到那时候。

        这个叫做鸠摩罗铺的使者,是怀着必死的信念赶赴火车站的。

        他已经做好了就义的准备。

        但是令他无比惊愕的是,益州火车站,竟然还是和往常一样,并没有戒严。

        当然了,例行的危险品检查还是有的。

        其他的,就完全没有了。

        这,怎么会这样?

        直到踏上火车之后,鸠摩罗铺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蜀王居然会如此大意?

        居然不派人严查火车站?

        还是说,人家蜀王根本就不在乎你去不去长安递交国书?

        鸠摩罗铺总感觉是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不过,就算是在火车上,鸠摩罗铺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他的警惕性十足,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外松内紧?

        然而,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平平安安的来到了长安。

        直到下了火车,真真切切的踏足在长安的土地上,鸠摩罗铺内心都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走出火车站之后,鸠摩罗铺才意识到,他真的成功来到了长安。

        接下来,鸠摩罗铺迅速找到大唐的鸿胪寺,然后向鸿胪寺递交了吐蕃的国书。

        看到这封吐蕃的国书,大唐鸿胪寺都是一脸懵逼,差点没把鸠摩罗铺当成假使者抓起来。

        好好儿的,吐蕃怎么可能会主动要求成为大唐的附属国呢?

        怕不是有人故意假扮吐蕃使者,来调侃大唐的吧?

        好在经过一番检验之后,发现这个使者是真的。

        吐蕃真的要求成为大唐的附属国,愿意唯大唐马首是瞻,年年向大唐进贡。

        再然后,鸿胪寺的官员才知道。

        原来吐蕃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蜀王正在进攻吐蕃,现在吐蕃的出境非常危险,随时都有亡国的可能。

        原来,李愔再攻打吐蕃的时候,就开始封锁消息。

        而益州军的攻击速度非常快,直到现在,攻打才不过进行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直到现在,长安居然都不知道益州攻打吐蕃的消息。

        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鸿胪寺也不敢怠慢,连忙将吐蕃的国书递交了上去。

        现在在长安留守的,是魏王李泰。

        当然了,魏王并不是储君,他的权利其极有限。

        能够做主的,还是房玄龄等一干老臣。

        魏王,其实更多的是坐在那个位置上,只是一个象征。

        当然了,如果说李世民在攻打高丽的时候,忽然发生了什么意外。

        那么在这个时候,哪些大臣要立新皇的时候,可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魏王李泰。

        而李泰在接到吐蕃的国书,并且了解到蜀王正在攻打吐蕃,吐蕃马上就要亡国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现在吐谷浑可是掌控在蜀王手里,如果他再拿下吐蕃的话,嗯,估计还要再加上一个南诏。

        虽然蜀王给出的信息是,南诏地形特殊,易守难攻。

        并且南诏的段语彤,成功整合了南诏,成为南诏的女王。

        现在益州和南诏的战况,仍然十分胶着。

        但是魏王李泰也就是听听而已,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魏王更愿意相信,现在南诏业已经落入了蜀王之手。

        那么,蜀王现在的地盘,已经连成了一片,实在是太恐怖了。

        所以,绝对不能让蜀王如此轻易的拿下吐蕃。

        一定要接纳吐蕃成为大唐的附属国,并且马上让蜀王退兵。

        接下来,还要不断的扶持吐蕃。

        让吐蕃成为益州的一根刺。

        想到这里,魏王不敢怠慢,马上拿着吐蕃的国书去找房玄龄。

        “梁国公,大喜,大喜啊!吐蕃上国书,要求成为我大唐的附属国!”

        “此乃天佑我大唐啊,边疆小国,纷纷来附,此乃我父皇天可汗的威名!”

        “梁国公,这乃是大喜事啊!理应马上答应下吐蕃的请求,梁国公认为呢?”

        这件事情,李泰自己可做不了主,甚至他在大事上,都无从做主,必须要得到房玄龄的同意才成。

        而房玄龄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

        因为这些国书啊,奏折啊之类的文书,是要先送到他这个宰相这里,然后由他呈给李泰的。

        但是现在,这吐蕃的国书,居然先到了魏王的手里。

        并且感觉魏王对这件事情,非常上心啊,这倒是有些意思。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房玄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淡淡一笑说道:“魏王,这国书,就先放在这儿吧。等微臣和诸位大臣商议过后,会处理这件事情的。”

        什么?

        这还需要商议什么?

        这也没时间给你们商议了啊?

        一旦被蜀王拿下吐蕃的话,什么都晚了啊!

        这老头到底什么意思啊?

        李泰强忍住内心的不快,然后说道:“梁国公,这可是大喜事啊,我想,诸位大臣,也不会不答应的吧?还有需要商量的必要吗?”

        房玄龄点头说道:“这件事情,诸位同僚,的确是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但是程序如此,必须要走啊!”

        “再者说,这件事情,也不需要这么着急吧?左右不过拖延一两天的时间而已。”

        一两天?

        真的不敢拖啊,一两天是要出大事的啊!

        李泰不由着急地说道:“可是,现在蜀王正在攻打吐蕃啊,晚上一两天的话,很有可能会出现变故。”

        “噢,原来还有这么回事啊!”

        房玄龄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李泰一眼。

        而李泰,被房玄龄看的,不由的有些脸红。

        如果能够拿下吐蕃的话,这也是为大唐开疆扩土,你作为王爷,为什么会反对这种能为国开疆扩土的机会呢?

        这种事情,当然是不能说出来的。

        李泰不相信,这个曹老头子不清楚里面的原因。

        这个曹老头子坏的很啊!

        不过还好,房玄龄并没有拖。

        牵扯到皇子夺嫡的问题,房玄龄是不会参与进去的。

        房玄龄很快把这个问题拿出来,和诸位大臣商议。

        最终商议的结果是,大臣们都同意突厥的归附。

        这里面的博弈,其实还是蛮有意思的。

        看似是开疆扩土和大国情怀之间的较量,而实际上,仍然是夺嫡之战。

        当然了,这也是蜀王太过强大不无关联。

        说到底,无论是蜀王还是齐王,在朝堂的文官之中,并没有根基。

        而听到所有的大臣都同意吐蕃依附的请求,魏王李泰不由大喜。

        但是下一刻,房玄龄却是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微臣会发给皇上,等到皇上同意之后,就可以正式下达国书。”

        听到房玄龄的话,魏王不由大急,不由说道:“梁国公,可是事情紧急,拖不到那个时候啊!”

        房玄龄意味深长地看了魏王一眼,然后问道:“魏王,这件事情,没有皇上点头,谁来下这道旨意呢?”

        这种事情,漫说魏王还不是储君。

        纵然他是储君,都不敢这么做。

        做了的话,就是僭越。

        就是房玄龄的这一眼,让魏王李泰意识到,自己还是太着急了。

        宁肯让蜀王拿下吐蕃,都不能擅作主张。

        蜀王拿下吐蕃,顶多会让他夺嫡的道路更加的困难。

        但是一旦被父皇认为僭越的话,可能他将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吐蕃外围,还有三座坚固的城池。

        当然了,还有好多小城。

        但是,无论是松赞干布还是张江河,都对那些小城池不抱有任何的信心。

        小城池在唐军面前,就是一个画地为牢的坟墓,想跑都不太好跑的那种。

        他们甚至已经放弃了哪些小城池,将里面的守军,统统撤了出来。

        反正唐军并不伤害百姓。

        只要大唐同意他们成为大唐的附属国,只要益州军退军,哪些百姓,依然还是他们吐蕃的百姓。

        现在吐蕃所依靠的,就只有这三座大城了。

        这三座大城,城高墙厚。

        城门也随之加厚了许多。

        就算唐军在用那种投石车,也没办法破掉他们的城门。

        现在,吐蕃需要做到的,并不是进攻。

        而是依靠着三座城池,坚守住。

        只要能坚守三个月以上的时间,等到大唐那边,接纳他们成为大唐的附属国,益州军自然会退军。

        而就在此时,唐军却是对他们发动了攻击。

        吐蕃国师张江河,此时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他将主要的防御重心,当在了第一座城池之上。

        虽然他们一共有三座城池,但是如果分兵防守的话,他感觉是给了大唐逐个击破的机会。

        所以,他干脆的,将防守的重心,放在第一座城池内。

        这座城池,汇集了吐蕃五万勇士。

        可以说是背水一战!

        很快,大唐大军就包围了这座城池。

        过分的是,大唐甚至都没有派出斥候探查他们后方的消息。

        似乎根本就不怕吐蕃会有援军到来,不怕他们从背后袭击。

        不过,无论是松赞干布还是张江河,他们心里都非常清楚。

        如果他们真的以为,大唐对他们的动向一无所知的话,那么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个大唐蜀王,实在是太鸡贼了,前段时间,他们就上过大唐蜀王的当。

        吃了一次大亏。

        所以,尽管大唐看上去没有派出斥候,对他们没有丝毫的防备。

        但是如果他们真的要敢派出援军的话,必定会被大唐吃的骨头都剩不下。

        而他们直到现在都不清楚,大唐到底是通过什么办法来确定他们大军的动向。

        现在,张江河就寄希望于这座城池,五万吐蕃勇士,能够守下这座城池。

        而唐军在包围了他们的城池之后,每天都会集合大军,做出攻击的姿态。

        甚至就连晚上都不放过。

        一天至少要准备十几次的攻击,晚上至少也要来个七八次。

        而对唐军的攻击力,他们非常熟悉。

        因此,只要唐军做出攻击的姿态,他们就必定会迅速行动,严防死守。

        但是可恶的是,每一次唐军都只是佯攻。

        这样一来,就弄的吐蕃士兵疲惫不堪,精神萎靡。

        五日之后,吐蕃士兵被这样日夜骚扰,弄的快神经质了。

        他们甚至连提着刀,直接出城和唐军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这一日,唐军继续集结大军,做出攻城的姿态。

        此时,城墙上的吐蕃防守士兵,都已经疲了。

        他们有气无力地拿起手中的刀剑,做出防守的样子,实际上,心里一点都不紧张。

        不用问,这一次,大唐肯定还是在虚张声势。

        但是下一刻,作为主帅的薛仁贵,却是轻轻按动了手中的一个按钮。

        轰!

        轰!轰!

        吐蕃的城墙,忽然爆发出一连串的爆炸声。

        城墙瞬间倒塌,到处都是飞沙走石。

        巨大的烟尘升腾而起,几乎将整座城池都弥漫住。

        城墙上防守的吐蕃士兵,无一幸存,甚至就连全尸,都不可能留下。

        破碎的尸体,被炸的满城都是。

        而巨大的声响,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座城中的吐蕃士兵和吐蕃百姓,都被惊吓到心脏停跳的地步。

        这是天崩地裂了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杀!”

        稍微等待片刻,等烟尘消散,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则是一段足足白多米的城墙,轰然倒塌。

        而作为这一次大战的总指挥薛仁贵,则是果断的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数万唐军,迅速出击,一个个嗷嗷叫着杀入吐蕃的城池之中。

        他们面对的,是被震惊的失魂落魄,还没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的吐蕃士兵。

        这一次,城墙莫名其妙的塌陷,带给他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原本,他们已经做好了以身赴死的决心和准备。

        誓要和城池共存亡,死战到底。

        但是随着城墙莫名其妙的倒塌,他们内心的坚持,也莫名的倒塌掉了。

        此时,他们心里全无斗志。

        原本他们就不是唐军的对手。

        至于现在,就更是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了。

        仅仅半天的时间,第一座城池就宣布告破。

        城内的五万吐蕃士兵,死掉三万多人,俘虏将近两万。

        而这座城池的告破,也让吐蕃人民,陷入懂啊了绝望之中。

        这一次,张江河脸色呆滞,一夜之间,似乎苍老了十几岁,头发一夜之间变的花白起来。

        “赞普,我辜负了你的重托,请你杀了我,为枉死在前线的战士们谢罪!”

        松赞干布叹了口气,将张江河从地上拉起来,然后说道:“国师,这一次,非战之过!”

        “不是国师太弱,而是对手太强啊!面对这样的对手,国师已经做到了最好!”

        “所以,治罪这种话,就不要在说了!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还希望国师能够指点迷津。”

        听到松赞干布的话,张江河大为感动。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稳定民心,不管是不是他的错,不管是不是战之过。

        其实赞普都需要一个替死鬼,然后杀掉这个替死鬼,转移民众的视线,发泄他们内心的不安和怨气。

        但是赞普并没有这么做,仍然力挺他,这让张江河如何不感动呢!

        张江河叹了口气说道:“赞普,现在,恐怕我们很难在等到益州军撤兵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这里。带领吐蕃百姓,向西走。”

        吐蕃再向西走,就进入天竺境内。

        也就意味着,他们彻底放弃了吐蕃。

        吐蕃从此之后,彻底亡国。

        松赞干布不由失声痛哭。

        “我不走,这是祖宗留下的基业,如果注定要葬送在我手里的话,就让我以死来为之陪葬吧!”

        张江河却是苦劝道:“赞普,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走了,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如果不走的话,才真正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啊!”

        走了的话,真的还会有机会吗?

        现在都打不过益州军,以后的差距,只会越拉越远吧?

        只不过,松赞干布的求生欲望,其实还是蛮强的。

        最终在张江河的劝说之下,终于决定走。

        五日之后,松赞干布带领大军和王室成员,一路向西,取经去了——额,逃亡去了。

        就连百姓,松赞干布都没带领多少。

        因为他们的时间太有限了,注定带不了多少人。

        而随着松赞干布的逃亡,也彻底宣布,吐蕃已经亡国了。

        接下来的城池,直接打开城门,无条件投降,纷纷迎接唐军入驻。

        一路到了吐蕃的王宫,王宫之内的金银珠宝,全部都被松赞干布带走。

        当然了,太过笨重的物件,他来不及带走,都丢弃在王宫之内。

        王宫之内好多宫女,也被他所抛弃。

        这些宫女现在十分紧张,等待着大唐蜀王的发落。

        当然了,她们心里,也未尝没有侥幸心理。

        如果蜀王看上她们。说不定他们就能够飞上枝头,变成凤凰。

        只可惜,来到王宫之后,蜀王并不曾为难她们。

        也没留下她们任何人,而是直接将她们全部遣散回家。

        接下来,李愔直接命手下人写了一道奏折,上报朝廷。

        而李愔这边,则是调集人手,迅速掌控吐蕃。

        嗯,接下来,李愔要利用吐蕃人民,好好修建一条铁路和公路出来。

        等通了铁路和公路之后,才能真正的掌控吐蕃。

        而吐蕃虽然说贫瘠,其实资源还是有一些的。

        当蜀王的奏折送到皇宫之后,一干大臣连同魏王,都被惊呆了。

        这尼玛的神马速度啊?

        他们送交皇上批复还没等到呢,吐蕃居然已经亡国了!

        这吐蕃也太废了吧?

        这么快就被打下来了?

        这,这根本就不需要再依附大唐了啊。

        还什么附属国?

        现在整个地盘都是大唐的了。

        此时,所有的大臣,包括魏王在内,都恍然间意识到。

        蜀王,是真的成了气候了啊!

        吐蕃吐谷浑再加上剑南道,甚至还要加上一个南诏。

        现在的蜀王,已经不是说能动就能动的了的了。

        并且,蜀王还有中华商行,还有大唐钱庄。

        如果真的要和蜀王刀兵相见的话,恐怕整个大唐,都将陷入震荡,这绝对不是大唐之福啊!

        与此同时,李世民正在进攻高丽的安市。

        但是安市这个地方,地势险要,并且里面全部都是高丽的精兵。

        一时之间,唐军很难拿的下来。

        高延寿还有一干武将,请求先夺取乌骨城,然后度过鸭绿江,直接夺取高丽的平壤。

        不过,这个提议被长孙无忌反对,最终被否决掉。

        而此时,江夏王李道宗腿部受伤。

        辽东的天气开始寒冷,军粮的运输业成为问题。

        于是,李世民决定班师回朝。

        此时,薛延陀的真珠可汗去世,他的儿子拔灼自立为颉利俱利薛沙多弥可汗。

        薛延陀的老可汗,当初被李愔打得那叫一个服服帖帖,谈唐色变。

        而心上任的这个新可汗,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刚当上可汗,就蠢蠢欲动。

        开始对河之南发动攻击,李世民命令江夏王李道宗薛万彻阿史那社尔等分道御敌。

        在这期间,李世民先是接到了吐蕃的请求依附的国书。

        令李世民没想到的是,吐蕃居然被打得这么惨烈。

        居然快要亡国了,现在不得不祈求依附来保全自己。

        说实话,李世民的追求,就是千古一帝。

        他非常渴望能够开疆拓土。

        如果能够拿下吐蕃的话,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莫大的功绩。

        吐蕃一直是大唐的心腹大患,但是没想到完全不是蜀王的对手,会被蜀王打得这么惨。

        能够消灭掉这个心腹大患,那么大唐的西南,将会彻底安定。

        而大唐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付高丽还有北面的草原。

        这也符合大唐现在的利益。

        但是一旦消灭掉吐蕃之后,蜀王就真的太强大了。

        强大到,已经足以威胁到他的地步。

        所以,群臣都同意吐蕃的依附,也就不足为怪了。

        再三思虑之后,李世民也选择同意吐蕃依附,命令蜀王撤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