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一章:杀还是不杀

第六百二十一章:杀还是不杀

        原来太宗生前,高阳公主深得太宗疼爱。

        但是高阳公主为人十分不检点,虽然嫁给了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

        但是看到和尚辩机生的好看,便和他勾搭成奸。

        并且还不止辩机和尚这一个小三,还找有很多面首。

        这些面首的成分还相当复杂,各种职业的都有。

        反正高阳公主的艳名,整座长安城,也没有几人不知道的。

        所谓脏唐臭汉,大唐的公主本来就比较强势。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再少数。

        再加上太宗疼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在房玄龄死后,由长子房遗直袭了爵位。

        高阳公主就非常眼红,就想把这个爵位躲过来给自己的老公房遗爱。

        这样的话,出门的时候,她自己也倍有面子。

        但是房遗直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因为这件事情,双方大吵起来。

        这件事情,一直传到了太宗耳朵里。

        太宗将高阳公主叫去狠狠训斥了一顿。

        过了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皇宫里面失窃,宫中侍卫抓到了一个窃贼。

        然后在起贼脏的时候,搜出了一个宝枕。

        这个宝枕并不是皇宫之内丢失的物件。

        重刑之下,这个窃贼交代,这是从辩机和尚哪里偷来的。

        一个和尚,怎么会拥有这种宝物?

        抓住辩机和尚,辩机和尚很快交代,原来是高阳公主赏赐给他的。

        得知这件事情之后,李世民不由勃然大怒。

        性格轻佻也就罢了,做出这种事情也就罢了,李世民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你就不能做的隐蔽一点吧?

        这种事情闹出来,皇家的脸面往那搁啊?

        一气之下,李世民直接将辩机和尚给咔嚓了。

        因为这件事情,高阳公主非常生李世民的气。

        以至于李世民驾崩的时候,高阳公主没有掉一滴眼泪。

        就高阳公主如此飞扬跋扈的脾气,在李世民驾崩之后,就更加放飞自我。

        膨胀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是现在在位的皇上,乃是当初的三皇子李恪。

        高阳公主和李恪的关系非常一般,甚至可以说相当差。

        和高阳公主关系最好的,是魏王李泰。

        因为他们都非常受李世民宠爱,见面的机会也很多。

        于是,高阳公主对李恪当皇上这件事情,就有很大的意见。

        原本在李世民死后,觉得没有人可以管束她的高阳公主。

        其实还是有些怕李恪的。

        如果现在的皇上是李泰的话,她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

        很巧的是,她的夫君房遗爱,和李恪的关系也不怎么样。

        和蜀王李愔的关系,更是只能用很差来形容。

        于是,这两口子一合计,万一天下大变的话,他们就直接起兵造反。

        到时候就拥立魏王李泰为天子,到时候他们就有从龙之功,还是任由他们为所欲为?

        而如果这些话,是两口子关起门来,在床榻之上悄悄说说也就罢了。

        还是一群人在一起商议的。

        这些人,有荆王李元景,这人是唐太宗的六弟。

        驸马都尉柴令武,也是太宗的外甥,霍国公柴绍的次子。

        巴陵公主,太宗的第七个女儿,柴令武的妻子。

        吴安郡公薛万彻。

        薛万彻这个人,本来就飞扬跋扈,曾经带兵攻打过高句丽。

        虽然大获全胜,但是因为太不会做人,被多人状告。

        并且还在背后说太宗的坏话,最终被太宗贬官。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帮人在聚会的时候,三言两语,就成了造反者同盟。

        其实这些人手里,基本上毛都没有。

        让他们造反,基本上就是拿命在造反。

        要兵没兵,要人没人。

        与其说他们要密谋造反,倒不如说他们在一起发泄一些心里的怨气。

        因为他们要么是皇室成员,要么沾亲带故,说话就不会那么检点。

        但是有些话,是绝对不能乱说的。

        造反的话一旦说出来,是要掉脑袋的。

        他们的事不机密,最终泄露,导致他们全部都被抓捕起来。

        然后这件事情交由三司会审。

        这一会审不得了,这些人直接把魏王李泰给咬了出来。

        同时被咬出来的还有李道宗、宇文节、史思力等人。

        一个谋反案,居然牵扯出来这么多人。

        皇上李恪非常愤怒。

        因为血统的关系,在众多皇子之中,他一直战战兢兢,自卑而又敏感。

        现在居然有这么多人造反,这一下子,就刺痛了李恪的神经。

        狂怒之下,李恪决定,将这些人全部都杀掉。

        而就在此时,蜀王李愔求见。

        “六弟,你来的正好,朕决定将这帮逆贼,统统处死。”

        李愔微微摇头说道:“还请皇兄三思。”

        李恪脸上露出诧异之色,不由问道:“六弟,你的意思是?”

        李愔不由说道:“皇兄,父皇刚刚驾崩,如果这时候,皇兄高举屠刀,大肆屠戮皇室成员,外人会作何想?民间又会如何评论皇兄呢?”

        李恪冷哼一声说道:“可是,这帮逆贼竟然胆敢造反,难道皇兄就这么饶过他们不成?”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皇兄,你觉得李泰,还有多少势力可用?他可有机会造反吗?他凭借什么?”

        听到李愔此言,李恪倒是陷入深思之中。

        李愔继续说道:“皇兄,李泰的一举一动,都处于监视之中。你觉得他有多少机会可以接触高阳公主和房遗爱他们。”

        这个的确是实情。

        太宗在世的时候,自从封完太子之后,李泰一直就处于软禁之中。

        平时,李泰根本就没有外出的机会。

        对李泰的监督,一直都非常严密。

        就更不要说他有外出接触房遗爱等人的机会了。

        想清此事,李恪不由说道:“六弟,你的意思是,李泰是被他们给诬陷的?”

        李愔微笑着说道:“臣弟认为,现在房遗爱就如同一条疯狗,现在已经在胡乱咬人。”

        “当然了,李泰心里,未必就没有这种想法。但是必然不可能和房遗爱他们配合。”

        “认真讲来,就拿房遗爱高阳公主他们来说,他们手里有多少兵力?他们有什么办法接近皇宫?他们有多大的机会,造反成功?”

        “与其说他们是在图谋造反,倒不如说他们口出狂言,在发泄内心的不满罢了。”

        这几个造反的先锋军,房遗爱只是一个驸马都尉。

        而驸马都尉,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实权。

        高阳公主就更是如此了。

        剩下的,至于薛万彻等人,已经被连续贬职,手头更是没有什么实力。

        这些人造反,估计就是嘴强王者,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被李愔这么一提,李恪马上想清楚了这里面的关窍。

        沉思半晌,李恪不由问道:“六弟,哪你的意思是,把这些人都从轻发落?”

        李愔不由说道:“皇兄,造反就是造反。这些主谋,必定不可放过。只不过,像是他们咬出来的像是李道宗等人,还需要辨别实际情况才好。”

        “至于李泰,臣弟觉得,现在一定有许多人盼着他死。因为他死了,会引起关陇集团的不满,还会对皇兄的名声留下污点。”

        “而李泰,其实只不过有些小聪明而已,志大才疏,眼高于顶。留着他,别人只会称赞皇上的仁慈。”

        听完李愔的分析,李恪不由微微点头。

        “臣弟,李泰和李道宗等人,朕就交给你来亲自审问了。”

        李愔马上说道:“臣弟一定竭尽全力,不负皇兄重托。”

        离开皇宫之后,李愔马上着手审查这个案件。

        在审查之前,李愔先调查了李泰身边的服侍之人,并且仔细调查了李泰身边的侍卫。

        经过审查,李愔发现,李泰的确是没有接触过房遗爱等人。

        当然了,造反这种事情,历来都是从严从重。

        只要沾上边,简直就是有嘴也说不清。

        如果想要除掉李泰的话,完全可以直接治罪于他。

        在原本的历史轨迹中,李恪就是这么被房遗爱给咬出来的。

        当时他们也没有抓到李恪的造反罪证,但是最终还是被处死。

        就连李愔,都因此受到牵累。

        所以,现在到底要如何处理李泰,其实完全就看皇上的心意了。

        被提审的时候,李泰看到审讯之人居然是蜀王李愔,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此时,坐在审讯席上的李愔,也在看着李泰。

        这个原本腆着肚子,走路都费劲,进皇宫都需要坐轿的大胖子。

        此时已经瘦了好几圈。

        头上的头发,居然已经半数斑白。

        可见,这段时间对他来说,真的是一种煎熬。

        这一位,虽然他们一直都不对付。

        但是不管怎么说,也都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

        看到李泰落魄至此,李愔心里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啪!

        拍了一下惊堂木,李愔不由问道:“李泰,房遗爱说你图谋造反,不知你可有申辩?”

        李泰冷冷一笑,然后说道:“没有!”

        嗯?

        “你这是承认了不成?”

        听到李愔的话,李泰不由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李愔,少在这里惺惺作态!”

        “这不正是你们想要的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我说什么,重要吗?”

        李愔微微一笑说道:“当然重要!本王也不相信,你有这个能力造反!”

        李愔的话,深深刺激到了李泰。

        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这是有多看不起他啊!

        左右是一死,李泰现在是真的怒了。

        我为什么没有能力造反?

        本王当初,可是太子的第一人选!

        本王要是想造反的话,嗯……

        想了半天,李泰忽然意识到,似乎,他真的没有这个能力。

        他现在还有什么?

        想要造反,怕是想多了。

        看到李泰的反应,李愔不由哈哈一笑。

        挥挥手,李愔直接清退了左右。

        蜀王这是想和李泰单独对话?

        这不符合规矩啊?

        不过,现在可没人敢在蜀王面前提规矩两个字。

        很快,左右之人全部退下。

        审讯现场,只剩下蜀王和李泰两个人。

        李泰诧异地看向李愔,不知道他想要对自己说什么。

        李愔微微一笑,看着李泰说道:“其实,本王知道,你并没有造反,因为你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扎心了啊,兄弟!

        李泰深吸一口气,自嘲地笑道:“有如何?没有又如何,结果还不都是一样的么?”

        李愔微微一笑,走过去拍了拍李泰的肩膀。

        “你我终归还是兄弟,我会如实秉明皇上,不会治罪于你。”

        “余下的时间,你就安安稳稳的当一个太平王爷吧!”

        “其实,你知道吗?就算当今皇上不能登基的话,父皇的选择也会是李治,而不是你。”

        “好好珍惜吧!”

        说罢,李愔大步走了出去,并且吩咐道:“来人,将魏王带下去。”

        不多时,就有侍卫上前:“魏王请。”

        魏王李泰起身,脸上一脸茫然。

        你我终归是兄弟嘛?

        呵呵。

        现在听到这句话,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啊。

        李泰一直觉得,都是自己的这个兄弟,害的自己和皇位失之交臂。

        但是今天自己的这个兄弟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他。

        就算李恪不能登基为皇帝,父皇也不会选择他,而是会选择李治?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呢?

        但是不知为何,李泰却隐隐感觉到,这似乎,就是事实。

        原来,自己风光了二十年,其实在父皇心里,什么都不是?

        父皇如此疼爱自己,怕主要就是为了牵制太子吧?

        呵呵,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啊!

        下一站,李愔直接来到了关押李道宗的院落。

        虽然是因为谋反罪被捉拿,但是在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判罚还没有下来之前。

        李道宗毕竟还是个王爷,是皇室成员。

        因此,李道宗并没有被关进大佬,而是被囚禁在一个院落里面。

        除了没有外出的自由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缺。

        看到李愔进来,李道宗不由自嘲一笑,然后问道:“王爷是来为罪臣送行的吗?”

        听到李道宗的话,李愔不由哈哈一笑说道:“老将军说笑了,我此次前来,是来找老将军喝酒的。”

        “断头酒?”

        李愔正色说道:“老将军怕是想的太多了吧?老将军的为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如实秉明皇上,最多三日之内,就可以为老将军正名。来人,上酒菜。”

        李愔对李道宗直接称呼老将军,并没有称呼官职或者爵位或者按照皇室来称呼。

        当初在攻打薛延陀的时候,他们一起并肩作战过,并且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所以,老将军这个称呼,会让李道宗感觉非常亲切。

        不多时,酒菜上来,李愔和李道宗畅饮一番,就算是结束了这场审查。

        第二日,李愔便将审查结果,递交了上去。

        很快,对于这件谋反案的处罚结果,也随之昭告天下。

        主犯房遗爱、薛万彻、柴令武等人,直接处死。

        高阳公主被赐予三尺白娟。

        魏王李泰,李道宗,无罪释放。

        ……

        这个案件落下帷幕,也让李愔接下来变的轻松了许多。

        然后接下来,尚书令李愔染恙,请了半年的病假。

        至于什么病,其实是懒病而已。

        当个尚书令,实在是太辛苦了。

        每天要辣么早起床,尤其是早朝的时候,天不亮都要起床。

        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政务,多累啊?

        李愔连皇上都不想去当,更何况是一个整天累死累活的尚书令了。

        请了半年的病假,李愔每天在家里看看孩子,陪陪夫人。

        喝喝小酒赏赏花,小日子过的惬意的很。

        对此,皇上李恪也是哭笑不得。

        朝堂之上的御史,自然少不了会弹劾蜀王。

        不过对此,李愔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其实,对于蜀王的这种选择,倒是让很多人心里都暗暗竖起一个大拇指。

        蜀王这一招,实在是高啊。

        皇上给蜀王的,实在是太多了。

        至今仍然保留着他的剑南道节度使的职务,整个剑南道,至今仍然掌控在蜀王手中。

        甚至就连整个剑南道的兵权,都仍然控制在他手上。

        而在朝堂之上,李愔还担任着尚书令。

        这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尚书令是什么职务?

        哪可是正二品的官职,可以说是最高的一个实职了。

        大唐刚开国的时候,李世民就担任过这个职务。

        而从李世民登基之后,这个职位就一直空缺。

        如果蜀王担任尚书令,真的累死累活,兢兢业业。

        只怕是会让好多人心里不安。

        而蜀王请了一个病假在家里偷懒,倒是让许多人心里放下心来。

        当然了,李愔也并不是一味的偷懒。

        首先,李愔命织梦组织,悄然在搜集着一些信息。

        其次,李愔培训了一批审查人员。

        这些人员,都是李愔在益州大学里面挑选出来的。

        这些人,每一个都是数学天才,在数学上有很高的天赋。

        其次,这些人都经过严格审讯,保证身家绝对清白。

        挑选出来之后,李愔亲自为他们进行培训。

        培训的内容,是李愔摘取自后世的审计审核的一些知识。

        后世的审计,基本上能够让假账无所遁形。

        别管再巧妙的假账,只要是假的,他们都能从中寻找出破绽。

        当然了,后世的一些技巧,在这个时代,完全用不上。

        但是绝大多数的技巧,都是可以用的上的。

        之所以培训这些人才,当然是为了今年的税收改革做准备的。

        今年的税收改革实在是太顺利了,顺利到李愔都完全没有想到的程度。

        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的话,打死李愔都不会相信。

        现在李愔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要耍什么花样了。

        ……

        “粑粑,粑粑,快来帮我们抓螃蟹鸭!”

        “来啦,来啦!”

        李愔哈哈一笑,踢掉鞋子,一晚裤腿,直接跳进了河里。

        今天秋高气爽,晴空万里无云,李愔又带着一帮小家伙,出来游玩。

        这个时节,正是蟹子最为肥美的时候。

        而李愔在家里的时候,就许诺要带着这些小家伙去抓蟹子了。

        因此,刚来到野外的河边。

        几个小家伙就迫不及待让李愔去抓螃蟹。

        当然了,这都是几个才三四岁的小家伙。

        至于李蓉、李宝玉、李浩然等几个大的,都是自己拿着一个小鱼网,下河网小鱼小虾去了。

        这些小家伙,其实也很想下水,但是根本得不到这个机会。

        只能在岸上眼巴巴地看着李愔在河里抓螃蟹。

        现在的大唐,可没有后世那么多污染。

        因此河水清澈见底,河里鱼虾很多。

        螃蟹虽然一般都是在晚上出来觅食,但是白天也有在外面游荡的。

        “爸爸爸爸,哪里有一只大螃蟹,快抓住它!快抓住它鸭!”

        “来啦!来啦!”

        河里果然有一只大螃蟹,看到河边的众人,在水底一路狂奔,躲到一个枯烂的树叶下面。

        以为这样,别人就找不到它了。

        李愔悄然接近,伸手一摁,抓个正着。

        然后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螃蟹的上下盖,在水里冲洗干净,走到岸边,丢到了小桶里面。

        “哇,好大的一只螃蟹鸭!”

        “哈哈,这只是我哒!”

        “我哒,我哒!”

        李愔哈哈一笑说道:“别抢,别抢,河里有的是,等爸爸给你们抓哈!”

        结果几个小家伙,看到这只大螃蟹,都兴奋的跟什么似的,非要抢到自己手里不可。

        七八只肉嘟嘟的小手一起伸了过去。

        “哇!呜呜,好疼啊,呜呜!”

        然后,小石头这小家伙,眼疾手快,率先抓了下去。

        但是很不慎的是,一下子被大螃蟹的大钳子给夹住小手。

        吃痛之下,小石头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李愔赶紧走过来,将小石头的手放到水里,大螃蟹感迅速松开钳子,在小桶里一通乱跑。

        抬起小石头的小手一看,上面留下两排清晰的印痕,正在向外渗着鲜血。

        “呜呜,好痛啊!爸爸,爸爸,那个大螃蟹好可恶啊,快打死它!呜呜!”

        李愔哈哈一笑说道:“没事,没事,男子汉大丈夫,哪里有这么脆弱,不许哭!”

        这时候,旁边的武媚娘早冲过来,心疼地帮小石头包扎起来。

        原来,小石头是武媚娘的第二个孩子,是李蓉的亲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