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唐第一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六章:罪恶之都

第六百三十六章:罪恶之都

        而对于倭国的普通百姓来说,唐军到来之后,给他们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

        有唐军在,他们的生活,终于可以平定下来。

        甚至于,当地的治安,比以往更好。

        老百姓就是这样的,他才不管是谁当政呢。

        只要谁能让他们吃上饭,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他们就会对谁感恩戴德。

        所以,这些城池的倭国百姓,对唐军,都极为拥戴。

        修整了一日,到了第二日,李愔忽然接到斥候的汇报。

        说是在前面五十里之外的城池中,看到了渊盖苏文军队的动向。

        李愔有无人侦察机可以在天空侦测地形。

        不过无人侦察机也是有限制的,比方说,它的活动范围,也就十五六里路,不足二十里路。

        五十里之外的地方,它肯定是探测不到的。

        再者说,李愔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屏幕不放。

        一个探测器,总会有疏漏的地方。

        所以,尽管李愔手握探测器,依然派出了大量的斥候在刺探消息。

        当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李愔留下一万人在城中留守。

        然后带领大军,马上开拔,向着五十里之外进发。

        唐军的行军速度,还是非常快的。

        因为他们,同样的不怎么用携带干粮。

        在快要靠近战场的时候,五万海军,已经全部被李愔派遣到了战舰之上。

        粮食的运输,全部都用战舰来解决。

        倭国的地形,本来就极为狭长,所以通过沿海来运输粮食,极为方便快捷。

        比走陆路更加的迅速。

        而大军不需要运送粮草,每天前进的速度就很快。

        五十多里路,两个多小时就可以抵达。

        第二天一早,李愔先派出秦怀玉带领一万前锋在前面探路。

        好吧,从这足以可以看出大唐有多么奢侈了。

        探路的先锋,都有一万兵马。

        这么多兵马,就算碰到渊盖苏文的主力都不慌。

        更何况,渊盖苏文又怎么可能将主力全部都派到一个地方来呢?

        后面,李愔带着大部队,慢慢前行。

        两个多小时之后,他们赶到了这座八岐城外。

        李愔知道,倭国信奉八岐大蛇。

        这座城,叫做八岐城,必然和八岐大蛇有一定的联系。

        当然,李愔才不关心,这座城有着怎样的传说。

        对那个,李愔丝毫不感兴趣。

        等李愔到来之后,秦怀玉赶过来向李愔汇报。

        “启禀大将军,前面的八岐城中,驻扎着渊盖苏文大概五千人马。”

        “就在两日前,他们赶到八岐城,将城内的老人和孩子,统统杀掉。”

        “妇女和粮食被他们控制起来,正准备运走。”

        “这座城池,他们也已经准备放弃,将所有人,全部都撤回到他们的王城四周。”

        “同时,他们还收编了八岐城内五千青壮,组建成一只新军。不过属下认为,这支新军,根本就没有战斗力。”

        “甚至于,他们就连武器,都不可能配备。”

        “属下已经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伏,他们,已经插翅难逃。”

        听到秦怀玉的话,李愔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也是这种任务,李愔只会派秦怀玉来,而不会派程处亮和尉迟宝琪来的原因。

        程处亮和尉迟宝琪这俩货,你让他们冲锋陷阵,上战场厮杀,哪真是一等一的好汉。

        但是做这种刺探敌情,并且根据敌情做出自己的选择和判断。

        这种事情,他俩就不行了。

        而只要派秦怀玉来,必定能办的妥妥贴贴的。

        额,其实秦怀玉和程处亮还有尉迟宝琪,这仨货可都是海军的将领。

        但是他们总感觉,在海上打仗不过瘾。

        现在好不容易才逮到一次机会,他们想过过瘾。

        而李愔考虑到,海军的实力,渊盖苏文和唐军的海军,差距实在是太大,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的。

        就算只用副将在,哪也是妥妥儿的。

        因此,李愔也答应下来三人的要求。

        听完秦怀玉的汇报之后,李愔点了点头。

        接下来,李愔用无人侦察机查看了一下城中的情况。

        然后发现,城内,此时真可以说是惨烈无比。

        到处都是死尸,鲜血横流,城内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街头,还不断的能够看到有女子从屋里跑出来,然后好几个男人奸笑着追出来,再把人拖进去。

        从镜头中,李愔分明能够看出。

        这女子之所以逃出来,其实并不是为了所谓的贞洁。

        在倭国,女子对贞洁看的,并不是那么重。

        这里可不是大唐。

        这些女子之所以逃出来,是因为她们已经到了极限了。

        再不逃,她们感觉自己会死在里面。

        但是,在哪些高句丽士兵的围困之下,她们哪里能够逃得出去!

        看到这一幕,李愔眼睛里不由露出森然的杀意。

        这些高句丽的士兵,会做出欺辱妇女的事情,李愔丝毫都不奇怪。

        但是李愔恨得是,这些畜牲,仅仅如此居然还嫌不够,居然将人往死里折腾!

        真的是壕无人性可言!

        这帮人,都该死!

        李愔看到,外面停放着好多车子。

        有被他们刚来进来的新军,正在向车子上搬运粮食。

        哪些高句丽士兵,就拿着鞭子在旁边监督。

        看谁走的慢,上去就是一鞭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他们,应该是快要走了。

        既然如此的话,就没有攻城的必要了。

        这些高句丽士兵,根本没有料到唐军会这么迅速的赶来。

        或者说,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唐军已经来到的消息。

        毕竟,他们在倭国做出累累恶行,已经犯了众怒,不会有倭国百姓,将这种消息告诉他们的。

        因此,这些高句丽士兵,极为的懈怠,甚至都没怎么派出斥候,更不知道唐军已经抵达。

        在这种情况下,在城外设伏,可以轻而易举的歼灭他们。

        而如果选择攻城的话,只怕会有所损失。

        再者说,城内受苦受难的,是倭国的百姓。

        李愔只是有些看不下去,心里并没有多少同情的意思。

        不知为何,对这种骨子里充满劣根性的民族,李愔真的没有多少好感。

        接下来,李愔命薛仁贵带领一万兵马,和秦怀玉配合。

        务必不放过一人。

        其他各位将领,各自领命,在周围四处设伏。

        可以说,只要他们出城,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八面埋伏。

        到时候,这些高句丽士兵,真的是插翅难逃。

        ……

        接下来,又等了大约一个时辰,高句丽士兵,才懒懒散散的驱使着新兵拉车运送粮食。

        而他们,则是亲自运送哪些倭国的女人。

        这些女子,很多都被他们给玩弄的伤痕累累,甚至走不动道。

        而那些看管的高句丽士兵,可没有丝毫的恻隐之心。

        看到掉队的,上去就是一鞭子。

        有些实在是走不动的,这些高句丽士兵,上去就是一刀,结果了她们的性命。

        真的是什么样的将领带什么样的并。

        渊盖苏文一生飞扬跋扈,带出来的兵,和它是一副德行。

        李愔用无人侦察机,随时观测着这一队高句丽士兵的动向。

        不得不说,他们实在是太懒散了。

        懒散到,李愔都有些看不下去的地步。

        前后队伍,拉开的老长,严重脱节。

        如果受到攻击的话,将会是各自为战,一团乱麻的局面。

        但是现在,他的后军,甚至才刚刚出城。

        如果现在李愔就下达攻击的命令的话,那么他们的后军,很可能又会退回到城内。

        到时候,未免又要多费一番力气。

        幸好,他们的队伍虽然拉的很长,但是秦怀玉总算是考虑的十分周到。

        估计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

        他预设的埋伏点,距离也很远。

        不过这样一来,李愔的包围圈,不得不再次扩大了一些。

        幸好现在有对讲机可以联系。

        只要是在十里路范围之内,对讲机都有信号,可以相互通话。

        有什么决策上的变更,可以随时通知下去。

        接下来,唐军的包围圈,不得不扩大了一些。

        等了有半个时辰的时间,高句丽所有的队伍,才拖拖拉拉地离开城门。

        而唐军,则是在李愔的带领下,远远的缀着他们。

        反正李愔有无人侦察机,可以随时看到他们的动向,根本就不怕他们走丢。

        间隔着五六里的路程,而前面那段路程,道路十分弯曲。

        高句丽的士兵,根本就不可能发现的了唐军。

        ……

        走在最前面的,是高句丽的先锋军。

        后面就是运送粮食的新军。

        再后面,是倭人中,被集中起来的妇女。

        最后,则是高句丽殿后的队伍。

        而走在最前面的高句丽的先锋军,有一千人。

        前面的道路,是一条曲折坎坷,极容易出事的路段。

        如果有人在道路两侧设伏的话,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但是这一对先锋军的领队,压根就没想过这里会有埋伏。

        因为他们两三天钱,就是从这里过来的。

        然后他们在城中,从来都没看到过任何的敌人。

        那么这里,哪里有可能会有伏兵呢?

        这个领队,甚至都没有派出斥候,哪怕到上面去看一眼。

        当然了,就算他真的派出斥候。

        如果不是认真仔细的搜索的话,也很难发现唐军。

        但是,居然连斥候都没有派出来啊,这太匪夷所思了。

        这让秦怀玉感觉到很受伤。

        要知道,为了不引起高句丽士兵的怀疑,秦怀玉废了多大的心思?

        在埋伏的地方,做了多少的遮掩?

        秦怀玉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极致。

        但是到头来,人家根本都没上来看一眼。

        总有一种抛媚眼给瞎子看的感觉。

        到了这里,这先锋军的前进速度,倒是加快了一些。

        不多时,这一千人,就全部进入到唐军的包围圈之中。

        “攻击!”

        随着秦怀玉一声令下,顿时无数石块,两侧向下投掷而下。

        高句丽士兵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四方。

        这里的埋伏地,实在是太完美了。

        这一千士兵的逃生路线,全部都被切断了,真的是哪怕一丁点生还的机会都欠奉。

        而后面的运粮队,都是高句丽士兵,从倭人百姓之中挑选出来的青壮。

        他们和高句丽士兵,可以说有着血海深仇。

        很自然的,他们并不想跟着高句丽士兵干。

        因此,前面出现战争,他们虽然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但是这时候,跑就对了。

        于是,这些手里没有武器,身上没穿盔甲的,所谓的新军。

        将手里运送粮食的车子一丢,撒腿就跑。

        一眨眼,现场除了丢掉的车子,人都跑没影了。

        在后面的高句丽队伍,也是大吃一惊。

        此时,他们的敌人,就只有唐军了。

        可是,直到现在,他们也没能搞清楚,唐军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明明他们根本就没看到唐军的影子,怎么忽然间,他们就遇袭了呢?

        难道这些唐军还会飞不成?

        听前面他们的同袍的凄惨的叫喊声,他们能够断定,哪些往日的同袍,只怕是很难活下来了。

        既然如此的话,哪就死道友不死贫道。

        其实,高句丽士兵的战斗力,还是十分强悍的。

        在他们最为强大的时候,也占据了北方一大片的地方。

        他们不停的侵略,不断的扩张,可谓是身经百战。

        但是自从在和大唐打过之后,他们才无奈地发现,面对大唐的时候,他们完全不是对手。

        简直就跟爸爸打儿子一样,直接就是吊起来打。

        所以,此时他们心里,已经产生了阴影了。

        甚至在还没有看到唐军影子的前提下,他们就果断的放弃了粮草和新军,还有他们俘虏来的哪些美人们。

        因为他们清楚,一旦等他们看清楚唐军的长相的时候,到时候,他们只怕就逃不掉了。

        现在,他们才刚离开城门,没有多少里路的距离。

        只要他们能够跑进城里去,不说就能够逃过一劫,但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而留在这里的话,那绝对是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啊。

        但是,就在他们回头,跑出去没有一里路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现,他们的去路,已经被唐军给堵住了。

        原来唐军不但来了,还是大军压进。

        想跑回去,肯定是回不去了。

        而他们,完全缺乏和唐军正面作战的勇气。

        没办法,因为他们品尝过唐军弩箭的厉害。

        在百步之外,仍旧可以穿透他们的盔甲。

        并且人家的弩箭,是可以连射的,是用机括发射出来的。

        无论是频率还是强度,都远超他们太多。

        在他们的认知之中,和唐军作战,纯粹就是找死的行为。

        因此,这些高句丽士兵,迅速向两侧跑去。

        为了活命,他们的小宇宙爆发,两条腿,直接跑成了风火轮。

        饶是唐军训练有素,平时都会进行跑步训练。

        在身体素质上,要强出高句丽士兵不止一筹。

        但是现在,唐军愣是没追上高句丽士兵,反倒被他们越跑越远。

        不过唐军也并不着急,只是慢悠悠地跟在他们后面。

        结果,没跑多久,高句丽士兵就发现,在侧方,同样有唐军进行阻拦。

        这四面八方,竟然有不知道多少唐军包围过来。

        难道唐军大军已经到了吗?

        可是,为什么他们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唐军这么庞大的一只队伍,他们来的话,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为什么他们毫不知情?

        这时候,他们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他们彻底地失去了群众基础。

        哪些倭人,就算明知道唐军要来,只会在心里暗自称快,恨不得他们统统被唐军杀掉,会告诉他们消息吗?

        只可惜,他们领悟的,实在是太晚了一些。

        此时,这些高句丽士兵非常绝望。

        他们还在犹豫着。

        是直接向前冲,直接杀出一条血路呢?

        还是掉过头来,再寻找唐军防守更加薄弱的地方?

        而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唐军却是根本就没有给他们继续犹豫下去的机会。

        唐军迅速追杀上来,然后直接用弩箭进行扫射。

        满天箭矢,雨点般向高句丽士兵射去。

        高句丽士兵,顿时成片成片的倒下。

        剩下的士兵,哪里还有丝毫的斗志?

        他们连忙转过身来,争先恐后地向后跑去。

        但是,当他们再一次用风火轮般快速的速度,将距离拉开。

        当他们跑出几里地之外,累的气喘吁吁,肺里像是着了火一般。

        双手拄着膝盖,大口大口的拼命喘息的时候,却是蓦然间发现,前面居然又有一支唐军,正在飞速向他们追来。

        这时,他们终于绝望了。

        原来,唐军对他们,已经进行了十面埋伏。

        今日,他们怕是插翅难逃了。

        而原本凶悍异常的高句丽士兵,面对比他们更加凶悍,更加残忍的唐军,他们恐惧了。

        当啷!

        突然有一个高句丽士兵,丢掉了自己手里的武器。

        举起双手,大声喊道:“不要杀我,我投降!我投降!”

        当啷!

        当啷!当啷!

        有了第一个榜样,开始有越来越多的高句丽士兵,丢掉自己手中的武器。

        高举双手,选择投降。

        投降的话,或许还会有一条活路可走。

        而这些高句丽战士,他们背叛了他们的国王,跟随了渊盖苏文。

        这种人,又有什么忠诚可言?

        只要能够活命,他们才不在乎是不是会背叛渊盖苏文呢!

        然后,一场战争,只有在西面围堵的唐军,射出一轮箭矢,射杀了一些高句丽战士。

        其他的唐军,根本没来得及动手,高句丽士兵,便已经选择了投降。

        这让尉迟宝琪十分不爽。

        ……

        接下来,打扫战场,整顿战俘。

        战俘之中,高句丽士兵和倭国的新军是分割开来的。

        毕竟,倭国的新兵,其实在两日前,还只不过是普通老百姓而已。

        是被高句丽硬逼着他们成为士兵。

        这些人,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对待他们,李愔和对待普通的倭国老百姓是一样的。

        说穿了,其实他们本来就是普通的倭国老百姓而已。

        而对待高句丽士兵就不同了。

        不但将他们的武器全部收缴,就连盔甲也都没收。

        没有了武器和盔甲,他们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这些高句丽的士兵,有一部分已经残暴到毫无人性的地步。

        这些人,李愔当然不会留下他们。

        接下来,李愔将五千高句丽士兵,全部带到城外空地上。

        让他们左右间隔一臂,前后间隔两步站开。

        这时候,高句丽士兵十分惶恐,不知道这位大唐蜀王,到底要干什么。

        接下来,他们就看到,哪些被残害的倭国百姓,也被带了出来,就在他们的对面。

        而这些倭国百姓,看向他们的目光之中,充满了仇恨。

        简直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这时候,李愔缓步走了过来。

        走到那些倭国百姓之前,沉声对他们说道:“你们看好了,在你们面前站着的这些人,就是对你们犯下累累恶行的恶人!”

        “现在,本王给你们一个机会!但凡是对你们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的人,你们可以把他揪出来!本王,会为你们做主!”

        在李愔说完之后,哪些倭国幸存下来的百姓。

        脸上先是有些雀跃,随即又浮现出畏惧之色,然后又迟疑起来。

        看到他们的表情,李愔当然理解,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

        李愔不由冷笑道:“想要报仇,又不敢站出来,这样的懦夫,根本不配谈报仇。”

        被李愔一激,不由有一个男人浑身颤抖着站了出来,大步走向高句丽士兵的队伍。

        指着其中一个高句丽士兵大声吼道:“是他,就是他,杀死了我的三个孩子,杀死了我的母亲!就是他!”

        李愔点点头,然后向被指认的那个高句丽士兵问道:“他说的,是不是实情?”

        那个高句丽士兵又惊又惧,连忙说道:“将军,将军,冤枉啊!这人是小人杀的,但是小人也是奉命行事啊,将军!”

        “将军,您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杀我啊!我们这所有人,有那个双手没沾染鲜血?要是这样算的话,哪里还有没有罪恶的人?”

        “战争,就是要流血的!将军,错,不在我啊!”

        嗯?

        听到这个高句丽士兵的话,李愔不由一愣。

        这话说的,竟然有几分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