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历史小说 - 前方高能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十九章 来了

第一千零十九章 来了

        这是属于上贡皇室的宝物,出了如此大的差错,简直是罪过。

        尤其是大金初立,皇帝生辰在即,绣品掉色可谓极不吉利了。

        若是问罪下来,怕是相关的人员一个都逃不脱。

        发现这个问题之后,负责运送此物的官员吓得魂飞魄散。

        船即刻返还孟庄,沈家以大罪下狱。

        此事干系重大,贺寿贡品出事捂不住,上报刑部之后,案子判的很快,沈家满门被判抄斩于万盛元年秋。

        但在沈家人入狱两个月后,却频频喊冤,说是有详情要诉,并声称知道是谁害了自己,有证据在手。

        当时的知府阎承秉乃是为官刚正之人,为免错杀无辜,在听闻沈家喊冤之后,便重审此案。

        沈家声称当日献上的绣品出了问题,乃是遭人设计调包的缘故,真正的那无双绣物,此时正在陷害者的手中。

        而这陷害沈家的人,就是当日与沈氏竞争入贡名单的孟氏一族。

        并在沈择宁的指点下,知府阎承秉在孟氏一位小姐的绣房之中,确实搜找到了这样一件绣物。

        两件绣品被放到一处的时候,其大小、图案一致不说,且那绣工是半点儿都不差的。

        但论搭配丝线用色,却又较那掉色的绣图完美数倍。

        当时两张绣图展开,只见那阳光之下,丝线流光溢泽,如云霞般灿烂。

        随着布帛的转动,展示出不同的景图,简直是天下非凡的宝物。

        公堂之上,孟氏的小姐亲口承认此乃出自沈府的至宝。

        此言一出,公堂哗然!

        孟家乃是当地乡绅,生意做得极大,平日广结善缘。

        出了此事,家族中数位族老被官府捉走,一番严刑拷打后,只知口中喊冤。

        一件贺寿的进贡品牵出如此奇案,阎承秉不敢轻易判断,最终决定上报刑部,重审此案。

        ……

        同年的七月,一位孟氏芳兰自缢于自家桑田之中,这也与宋青小之前看到的万盛元年的户籍资料上所记载的相吻合。

        这位孟芳兰死的时机正值中元节,恰是大阴的时候,再联系女鬼在听到‘孟芳兰’这个名字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异样,宋青小已经有九成把握,此鬼就是孟芳兰了。

        此时的老道士已经要顶不住了。

        大量血气、灵力从他体内抽出,喂养此地的阴魂。

        可与发了疯的九幽鬼王相较,无论是沈庄的数万冤魂,还是老道士的这点法力,都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

        虽说当年的史记资料并没有全部看全,但根据如今仅有的资料,宋青小已经可以将当年发生的事穿连起来了。

        她望着头顶上方被群鬼撕扯的吞噬的鬼头,大喝了一声:

        “孟芳兰!”

        这话一喝出口,便如雷霆震响,那女鬼的厉啸声、怒喝声,尽数都消失了。

        “呜……呜呜……”

        半空之中那张无脸鬼头,此时像是被人点破了身份般,格外的惶恐。

        她头上那些张扬的发丝一缩,仅存的数根黑色幽冥鬼链借此时机将她的脸牢牢勾住,用力撕扯。

        “呜呜呜……”

        鬼影们大口撕咬此鬼,那鬼王十分畏惧,根底被拆穿后,像是在这些鬼魂面前半点儿反抗之力都没有了。

        老道士周身的压力骤然一松,露出一丝喜色。

        被八卦阵封印在地底的群鬼对她怨恨至极,逮着这个时机,疯狂吸纳她身上的阴煞之气为自己所用。

        红雾逐渐稀薄,群鬼的力量瞬间增涨了许多。

        半空中的那个鬼头失去了攻击力,拼命的挣扎着,像是想要即刻遁走。

        宋青小见她如此大的反应,不由继续开口:

        “万盛元年,你为了沈择宁陷害自家父母,使得孟氏分崩离析,难怪你死后无脸见人了!”

        “呜……呜……”

        鬼头拼命的挣扎,却只听宋青小说道:

        “你被沈择宁抛弃,一口怨气梗在胸口,死后化鬼,留在沈庄之中。”

        女鬼听她说起这些话,疯狂的惨叫,那原本收缩回的长发一下又暴涨而出。

        只是这一次她像是全然没了章法,那黑气乱抽乱打,像是不要命似的打法。

        下方众人惊慌闪躲,好在有星辰大阵守护,再加上这鬼受了极大的刺激发了疯,将主要的攻击目标落到了宋青小身上。

        又有沈庄地底的冤魂挡路,使得这些幸存者暂时还没有遭到致命击打。

        不过就算如此,眼见那黑丝乱穿之际,无数附盖在那黑发丝上的鬼影钻出,也足以令众人骇得魂飞魄散,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冤有头债有主,沈择宁负了你,你本该找他报仇才对,却没想到你竟滥杀无辜。”

        宋青小大声的斥责,但心中却已经生出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九幽鬼王的来历找到了,也知道她当年因儿女私情而死,最终怨气化鬼,盘留此处。

        可是三百多年过去,这鬼王心中的怨煞之气积累越深,与她有过私情的沈择宁早就已经死了。

        而自己的试炼任务则是需要完成‘白首之约’,若是这约定与鬼王相关,三百多年的时间过去,自己突然之间又从何处去找沈择宁,且如何令这已经化情为仇的双方结为白首?

        “啊——”

        女鬼遭到万鬼反噬,喉中发出痛苦至极的惨呼。

        也不知是因为魂体受噬痛苦,还是因为被点破了身份而哭。

        她的嘴中,飘出大量的黑色残渣,这些残渣一点一点的化为阴煞之气,飘荡在半空之中。

        随着这些残渣一飘出来,她本来挣扎的动作一顿,像是一下认了命般,不再惨叫、痛哭了。

        万鬼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这一丝分魂,将她身上的怨气一一吞噬。

        此地鬼魂极多,不一会儿功夫,那鬼王气息便瞬间微弱了下去,这一丝分魂的魂体都隐隐要消散的架势了。

        停了施法的老道士一见此景,眼中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就连抱着脑袋,抵抗鬼音穿耳的众人也微微抬起了头。

        “我们,我们安全了吗?”

        上方只剩鬼群分食这九幽鬼王的分魂了,眼见这鬼王即将不成气候。

        沈庄之内的怨气虽重,但在老道士看来,最为棘手的就是这领头的鬼王罢了。

        一旦鬼王‘死’去,受她鬼蛊掌控的沈庄阴魂迟早会清醒的。

        到时凭借宋青小的手段,众人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离开此处。

        大家显然都想到了同一处,脸上露出劫后余生之幸色。

        宋道长甚至想到了自己临出行前卜的那一卦,上的那一道香,虽说是强求,但总算是祖宗保佑。

        他露出笑意,有些兴奋的转头去看宋青小:

        “此番死劫过后,你将来必定平安顺遂,无灾无波……”

        “我就知道,云虎山的祖宗不会见死不救,这九幽鬼王魂体一灭,我们即刻离开此处,回到云虎山中!”

        老道士此时只觉得否极泰来,连身体中的伤势所带来的疼痛都像是一瞬之间消弥了许多:

        “我曾答应过老祖宗,要带你们二人完好无损回归宗门的……”

        他的目光从宋长青身上掠过,但宋长青并没有像他这样欢喜,脸上残留着惊疑与迷茫,仿佛有话想说。

        “青小……”

        老道士下意识的避开了他的眼睛,转头去看自己的小徒。

        却见此时的宋青小神情并不轻松,反倒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怎么了?”

        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捂着胸口轻声的问了一句。

        宋青小闭了闭眼睛,神识放了开来。

        凭她合道之境的修为,并没有感应到有什么东西到来。

        可是无数次生死关头所淬炼出的预感,却令她察觉到一股极为恐怖的危机即将到来了。

        她摇了摇头,语气极轻的提醒了一句:

        “小心……”

        话音未落,只见半空之中的鬼头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

        四周白骨所筑成的墙内,无数阴魂一一飞出,扑向这个当年害他们惨死的罪魁祸首。

        “你们死定了——”

        这个许久没有说话,只凭由万鬼吞噬的鬼王在被群鬼撕碎的前一刻,冷冷开口。

        她的话语很轻,但其间的怨毒之意却像是已经镌刻进她的魂灵深处,如同诅咒,轻幽幽的吐出。

        寒意从脚底蹿进每一个人的身体之中,群鬼将这鬼王残念吞没。

        在她的那张脸化于无形的时候,地底突然重重一抖。

        ‘轰!’

        这一颤力量极大,众人像是身处于一张地毯之上,而这地毯却被人重重一抽。

        “这墓穴,要,要垮了吗?”

        有人怯生生的问了一句。

        宋青小摇了摇头。

        她能感应得到,这一颤并不是地底墓穴在颤,而是整个沈庄都像是抖了一抖。

        随着这一抖,沈庄之内有什么东西像是被强行打破。

        大家虽说不像她的神识强大,可生灵与生俱来的危机感却令众人察觉不妙了。

        哪怕什么东西都没见到,但是那种危险的感觉却如附骨之蛆,令所有人都开始本能发抖。

        不知何时,一股股幽幽的凉意从地底蹿了出来,无视于星辰大阵的封锁,如水雾般覆盖于每一个人的身体之上。

        就连浮在半空之中的混沌青灯,原本燃烧的光焰都像是受到了压制般。

        灯焰闪了数下之后,强行被压缩,使得四周的光线一下暗了许多。

        四周游荡的凶魂动作减缓,相反之下四周的骨墙像是有些不对劲儿了。

        老道士这会儿一下就反应过来,情况不对头了。

        他的表情一变,转头去看宋青小,却见她已经将手一招,把那盏在鬼气之中倍受压制的青灯召回了。

        随着她手掌一握,青灯消失于她掌心之中。

        地底墓穴之内,最后一丝光芒消失了。

        四周陷入了黑暗!

        惊恐万分的众人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在恐惧之下连喊都喊不出。

        阴气肆无忌惮的在此地蔓延,视力受阻之后,听觉、感官则被放大到极限。

        黑暗里似是有什么东西抚弄着众人的后背,有‘人’在众人耳边吹弄,隐约甚至可以听得到少女的银铃似的笑声一般。

        甚至众人感觉自己若是一回头,说不定便可以与黑暗中的鬼魂相对。

        不——

        恐怕不需要回头,面前便已经有张鬼脸与自己的面庞贴到了一处。

        黑暗将人的想像放大,人心底的恐惧滋生而出,令得大家头皮紧绷。

        ‘砰砰!’

        ‘砰砰!’

        不知是谁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还是脑海里有一道意识在打鼓。

        “对不住了……”

        黑暗之中,像是有阴魂幽幽的道歉:

        “我们顶不住了,只能帮到此处,万望道长莫忘了先前的诺言,若有活命离开此处的机会,将我们的尸骸……”

        这话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

        老道士愣了一愣,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浑身鸡皮疙瘩蹿起。

        大家的心弦绷到极致,到达一个顶点,即将崩发之时——

        ‘喀——’

        一道骨骼转动的细微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便如一个信号,初时响了第一声后,接二连三的便又响起来了。

        ‘喀喀喀——’

        四周的骨墙开始拼命的颤,好似有什么东西令这群已经死去百年的怨灵都感到极为恐惧般。

        ‘哐哐哐!’

        骨墙抖得越来越厉害,那些紧密挤压、排列葬于四周的骨头在这剧烈的颤抖之下纷纷开始往下滑落。

        “糟了!”

        黑暗之中,老道士喊了一声:

        “骨墙要塌了!”

        听觉放大之后,他感应得到此地的那些堆积的尸骸在颤抖,好似要坍塌了。

        众人位于这秘藏典阁之中,若是这些堆积如山的尸骨一塌下来,足以将所有的人埋葬于其中。

        “啊……”

        奈何众人虽说听到了他的提醒,可在这骨骸坍塌的灾难面前,根本反应不过。

        ‘轰隆’的剧响声里,周围的骨墙一一倾覆、塌落!

        哪怕黑暗里伸手不见五指,根本看不清,但那声势极大,如奔雷而来。

        如山的尸骨如同大海的巨浪,巨响声中迅速将众人淹没。

        危急关头,星辰大阵在这极浓的阴煞之气压制下,暴发出微弱的光芒,替众人挡住第一波冲击之后,最终被破,化为七道星火,飞入宋青小的身体之中。

        而宋青小在这些尸骸淹没此地的刹那,纵身飞跃而起,并双手结印,念出‘临’字术:

        “画地为牢,困!”

        面对强敌,她不敢托大。

        ‘临’字术结成领域,将宋道长师徒二人以及周遭的人一并困入其中。

        ‘轰隆隆!’

        骨山倒落而下,将中间全部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