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摘仙令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陆灵蹊在东皋大声说要的时候,就知道不好,连忙拉他,“不要,不要,不能要……,我灵石不够。”

        三十八万的一半是十九万,她现在是有,别人也知道她的己土珠被拍卖了,现在有钱,可是……

        这样一借十几万,不仅他会被人盯上,就是她,也会被人盯上。

        “有……”

        东皋的眼神有些疯狂,又有些祈求。他早打听了,筑基丹外面基本买不到,现在碰到了,他好好凑一凑,一定能拿下的,“林蹊,再借我一借,如果实在不够,我还有一些灵材,卖卖肯定能凑上。”

        他没真想从朋友这借钱,只是想借一下她的名头,免得被山海宗的某些人盯上。

        “……我的灵石,基本都在长老那里。”

        陆灵蹊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回应的有些艰难,但五百多万灵石,要是让别人知道全掌在她手中,她真的会被人分尸的。

        这个锅,她背不动。

        “那你现在有多少?”

        东皋的声音都有些抖了,筑基丹他舍不了。

        “长老说,我还小,不能乱花钱,一共给了我十五万。”

        陆灵蹊低着头,声音小小,“昨天花了九万多,今天……我还想买点其他东西。”

        这是不帮了?

        东皋的眼睛渐渐红了,他接二连三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摸出一堆或红或黄的矿石,“前辈,您看它值多少钱?”

        “……”

        “……”

        这才对嘛!

        两个小小的炼气修士,如果真这么有钱……

        好些人又把目光移走,因为他掏的那些矿石只是迦砖,虽然也值些钱,可所有加一起,不会超过五万。

        陆传已经知道,这小子为何会被山海宗放弃了。

        只带回这点身家,简直就是浪费五行秘地的机缘。

        “四物居暂时不收灵材。”

        老者把筑基丹又收回柜台,“道友想筑基丹,得拿灵石买。”

        迦砖不是难得之物,这里马上就要发生大战生死难料,再加上半价,疯了才会收他的东西。

        “……”

        东皋的身体晃了晃,陆灵蹊想伸手扶一把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林蹊,能帮我再从你们长老那里把灵石要一些回来吗?我知道你有钱,你可以的是不是?”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再次在她手心以最快的速度划出他有钱。

        可是……

        陆灵蹊又感觉到一些人,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只能慢慢又坚定地把手拽了回来,“东大哥,我们长老很忙的,要不然,你先看看其他丹……”

        她的话还没说完,东皋已然转头大步走了出去。

        陆灵蹊的脸色有些白,缓了好一会,才把胸中那份憋闷、难受、还有说不得的气怒甩开。

        他不能暴露他自己,她又何尝能暴露?

        她慢慢转过头来,“麻烦前辈给我拿一套上好的画符工具,消耗性的符纸和朱砂,尽量多一些。”

        不认她当朋友,那就不认呗!

        “这是四阶貂鼠的颈毛所炼。”

        老者拿出一枝符笔,“笔杆亦是不错的元星木,画符时,输送灵力最为稳当,结丹以前,完全不用换笔,卖价一万八千灵石。”

        接着,他又摸出一盒朱砂,“上品朱砂,里面还调和好了二阶腹蛇的精血,九十块灵石。不过,你要的符纸,我们店里只有中品和上品的了,中品符纸一沓四百五,上品一千二。”

        己土珠的主人林蹊,似乎才入修仙界未久,老者知道,她并不懂画符之术,而正常初学者,最开始用下品符纸,都要浪费一两千张以后,才能看出是否有画符天份。所以,东西虽然拿了出来,却并没有马上推出去。

        “……行!”

        陆灵蹊微微一顿后,还是点了头,“麻烦前辈,帮我按你们能出的量,最大限度地来一份。”

        画不了,她可以转手。

        “除了符笔,其他你能各买三份,一共是……两万三千二百二十块,半价……一万一千六百一十块。”

        陆传在一旁听老者算完账,忍不住摸了摸胡子。

        这小丫头是个会过日子的。

        陆灵蹊正要把灵石付上,那边东皋已经如风般又冲了回来,“林蹊,我知道麻烦你了,不过,我能再朝你借一万灵石嘛?”

        “……”

        陆灵蹊呆了呆,不是生气绝交,只是掩人耳目出去拆借灵石?

        她有些结巴地问,“你……凑到了十八万?”

        “我……”东皋在陆传也诧异望过来的时候,低着头道:“我把家传宝物卖给一位前辈了。”

        “……”

        陆灵蹊还能说什么?

        她只能对老者道:“麻烦多扣一万灵石,算我借他的。”

        “谢谢!”东皋大喜,递上储物袋,给人家划灵石的时候,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储物袋,硬塞到她手上,“我知道我的迦砖不太值钱,不过我现在只有这个了,里面有差不多一万灵石的迦石,你收着。”

        收着?

        陆灵蹊没看那储物袋,不过她收了起来,“那好吧!恭喜你,得偿所愿!”

        东皋好像没有查觉她的某些情绪,接过老者推出来的丹瓶,激动的身体都有些抖,“林蹊,谢谢你!”

        “不用谢!我今天……不想逛街了,你……”

        “那再见!”

        东皋异常干脆地跟她说再见。

        陆灵蹊心中一堵,拿回自己买的东西,大步离开。

        不过,一出四物居,她马上从某些人凝重的表情上,感觉到了某种不对。

        “回驻地。”

        耳边传来随庆长老的声音,陆灵蹊心下一顿,不减速度,就往驻地赶。

        东皋拿了筑基丹却并没有离开,哪怕他现在扮的是一文不明者,也在四物居里逛着。

        相比于早就相见两厌的山海宗,他更相信,第一商行的防阵,更相信,人家不会在这里打劫他。

        陆传没一会也从四物居走了出来,远方灵气的不对,也越来越明显,他站在门口,远眺了一会后,才缓步往太霄宫方向回。

        别的人能留下来,他当然也能。

        陆信死在了这边,他……要是不幸,也没什么可说的。

        五行秘地没他的机缘,回去,也不过是等死耳。

        陆传想的很清楚,所以,根本就没管别人越来越凝重的表情,还是如闲云野鹤般,不紧不慢。

        “山隐、随庆,你们的人呢?还剩一成吗?”

        季厘气急败坏的声音,带着灵力,远远传来,“紫衫,他们在跟我们玩暗渡陈仓。”

        什么?

        紫衫等人身上的气势猛然一涨,几乎同时砸下他们早就蓄势待发的法宝。

        叮叮!

        当当!

        锵锵!

        ……

        无数耀眼灵光,瞬间好像淹了这边。

        陆灵蹊站在光幕升起的窗前,虽然听不到打架的声音,可是心脏的咚咚咚,却不绝于耳。

        爹娘他们那边被发现了,应该没被截住吧?

        要不然,刚刚那人的口气,也不会气急败坏。

        陆灵蹊安慰自己的时候,努力看天上的各种灵光。

        不过,她还没看出来谁是谁的,就感觉大地一阵震颤,千道宗的光幕一闪又一闪,似乎受到无数攻击。

        “紫衫,我们什么时候走,有必要通知你们嘛?”

        随着各种轰鸣声传来的时候,山隐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跟我们恼羞成怒?那也怪不得我们了。”

        轰隆隆!

        轰隆隆隆……

        各种的炸响声,不仅出现在他们这边,也出现在西狄人那边。

        陆灵蹊捂着耳朵,在一阵更比一阵的地动山摇中,发现被随庆长老说能顶半个时辰的千道宗防阵,好像有破的可能时,都不知有多慌张。

        正在此时,一个闪着噼啪雷光的光球,咚的一声砸在窗前的光幕上。

        陆灵蹊下意识地觉得不好,连忙后退。

        “好胆!”

        随庆在百忙中看到了,大怒下,一只灵力大手,狠狠拍下,按在那颗就要爆了的雷球上。

        嘭!

        灵力大手当场被炸开,他闷哼一声后,怒气勃发,朝扔雷的家伙,猛然挥出一拳。

        嘭!嘭嘭嘭……

        他好不容易看好的徒弟,在他的小院呢。

        “随庆,你也年纪一大把了,气大伤身不知道嘛?”

        替族人接下他的紫衫似笑非笑,“快看看,你那院子,又要被炸了。”

        嘭!

        让随庆睚眦欲裂的是,小院方向果然又暴出一声炸响。

        回头的时候,哪里还有他的小院。

        他的徒弟……

        “敢杀我徒儿?”

        随庆一拳轰退紫衫,如风般冲进西狄驻地脚踢手挥。

        他看到了,千道宗阵枢也被炸了,看守大阵的师侄,身体早已不全。

        可恨,是他太过自信,才会让这些混蛋,第一个盯上千道宗,重点关注了千道宗。

        愤怒中拼命的随庆没看到,陆灵蹊连滚带爬地从千道宗驻地跑了出去。

        第一颗雷球炸开,她就怀疑长老的小楼是人家重点关注的地方,哪里敢呆?

        不过,冲出来又能往哪去?

        到处都是不时从哪砸来的各种灵光。

        她的耳朵嗡嗡的,被后一颗雷球炸得有些失聪,正在无所适从,怀疑要躲回驻地残阵的时候,一道恐怖的刀气长长划来。

        所过之处,有阵法护持的,灵光闪烁不断,要随时熄灭。

        没阵法护持的,简直犁起了数米宽的鸿沟。

        叮……

        声音好像比刀气传来的还要慢,陆灵蹊看到了,可是,她好像避不开了。

        飘渺无行决努力运起,此时,想退回驻地已经迟了,才往旁边避一点,就被一股子大力擒住,身体瞬间被拉离刀气覆盖的地方。

        “走!”

        在四物居有一面之缘的老者,拉着她,一连几闪,把她扔进了最近的饭馆,“好好呆着。”

        饭馆的阵法还在,不过,却一个人都没有了。

        陆灵蹊好想哭,把她扔来的老者,已经跟十几个人,结阵一处,冲向了空中。

        她不敢再看,抱着头,寻找最安全的地界。

        耳朵的嗡嗡还没停下,外面的各种轰鸣声,对她更是折磨,没奈何下,她只能闭了耳识。

        饭馆的前面大,后面更大,不过,后厨好像被破坏了,一个老修士倒在血泊中,胸口还微微起伏着。

        陆灵蹊连忙爬过去,一连几颗丹药按到他嘴巴。

        “咳!咳咳……”

        老修士的脸色灰白,被陆灵蹊拖到安全地带后,按住她再按丹药的手,“没用了。”

        他笑得有些无奈,又有些慈爱,陆灵蹊只看到他说话了,不知道他说什么,连忙放开耳识,坚持想要喂他丹药,“再吃一颗就好了。”

        “肺脉已断,寿元流逝。”

        这种情况吃再多的丹药,也维持不了几个月,还要受尽身体的痛楚。

        老修士坚持不服丹药,“好孩子……”

        陆灵蹊的眼泪在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别哭!”老修士没想到,临死还能收获这种不在预期中的眼泪,笑得倒是很欣慰,“修仙界……就是这样。”

        小丫头的脸太稚嫩,显然是才入修仙界未久的。

        “修仙界,就没用的……就是眼泪。”

        虽然它抚慰了他的心,可是对她真的没有一点用,“拳头……决定谁大谁……小,你好好……好好努力。”

        陆灵蹊连忙点头,她一定会努力的。

        “后厨……还有两锅好肉。”

        他喘着气,把自己腰上的储物袋摘了下来,“一起……拿着。”

        “前辈……”

        陆灵蹊吸吸鼻子,“您家人呢?你告诉我,有幸活命,我……帮您给他们。”

        老者连忙抖着手,在衣襟上沾着自己的血写扶城印家,家字还未写完,手已无力滑下。

        不过,他的眼睛还带着一丝微光,在看着陆灵蹊。

        陆灵蹊连忙道:“扶城印家,您放心,前辈,我一定帮你送到。”

        老者的眼睛随即闭上。

        陆灵蹊拿着那个储物袋,才要把那块写着血字的衣襟撕下来,就感觉到一股子恐怖的剑力。

        她顾不得已死之人,连忙往门边冲去。

        叮!

        剑气划过饭馆,虽然只是顺带的,残阵也嗡嗡闪了几闪,彻底熄灭。

        陆灵蹊还没庆幸起来,咔啦啦……,无数横梁砸了下来。

        “林蹊,快来。”

        四物居方向,传来东皋撕心裂肺的大喊,紧跟着,他好像等不及,以最快的速度从四物居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