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来世我为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卷:剑指神州 第二十一章:霍长路

第一卷:剑指神州 第二十一章:霍长路

        灵缺醒来见秦抒情宋不行几人正围着自己差点吓出了魂“怎么了?”他怯生生的小声问道。

        “怎么了!你居然问我们怎么了!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吗!”宋不行咆哮着,他以前感觉灵缺只是单纯过头了但现在看来他是真的傻。

        “很长吗?”

        他眼神疑惑的看向秦抒情。

        原本秦抒情也想责怪他两句的但是一看到他的眼神突然就心软了许多,“唉,好长时间呢,而且刚刚你的气息若有若无,吓死我们了。”

        “这样啊,我先前有了一点感悟可能有些着迷吧没听到你们的声音。”

        “灵缺好了呀,我就说嘛吉人自有天相。”外面的传来姜黎的声音。

        几人见灵缺没事了便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不得不说这秀山王的撵车确实很舒服,几人吃了点东西昏昏沉沉的便又睡着了。

        时间很快就在第九日中午便已经到达了岐山下,他们听见姜黎在外面呼喊他们便下车了。

        眼前白雾笼罩丝毫看不清里面样子,而且最白雾外面还有一层暗淡的黑色气息,想必就是那道毒障了,若是常人不知有这毒障肆意闯入的话下场一定极惨。

        “怎么过?”宋不行开口道。

        “有办法”没等灵缺回答身旁的姜黎笑呵呵的转身走到车旁从包袱里拿出一样东西。

        他抓着一把水草走到几人面前,“这是啥?”宋不行问。

        “城主之前便知这毒障危险所以早早让我准备了水瘸草。”姜黎看着手中的东西向几人介绍,“这水瘸草长在山峭断溪中,其一株两枝,若有微波便会呈人瘸腿行走一样姿态,所以得此名,而这水瘸草便是克制这毒障的最佳之物。”

        “将水瘸草含于口中进去后屏息用嘴呼吸便可。”说着他将手中的水瘸草分到几人手里又带头含进口中,然后拿上包袱便示意几人跟着他进去。

        几人将东西收拾好便将水瘸草含在嘴里跟着他进入毒障,进入后雾气很浓只能看得见眼前之物,几人紧跟着前面的姜黎一点点进入。

        好在这雾中并没有什么危险存在,几人走了约莫半柱香时间就看到了眼前一片清晰。

        树林茂密,直插云天颇有原始森林样子。

        姜黎将口中的水瘸草吐在手心中然后小心包裹起来放进了怀中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便示意几人将水瘸草吐出。

        “呸,这东西真苦。”宋不行直接吐在了地上。

        “啪”灵缺的手拍在了他的后脑。

        “傻灵缺我忍你很久了,你要是不给我个理由我打死你!”宋不行一脸愤怒显然他平白无故的挨了一下很难以接受。

        “你把它吐了你怎么回去?”灵缺抱着双臂玩笑的问着他。

        宋不行原本还想反驳但刚要开口便停下了,对啊,自己怎么回去!?

        “看来你师傅给你起的名字倒是很合适。”灵缺打趣道,“走吧,既然我们知道水瘸草可以进来那肯定就不知我们几个人进来。”

        此时,毒障外另一伙人也停下了车,正是风所至一伙人。

        他们似乎也早有准备相互对视一眼便从怀中拿出水瘸草含在口中快步跑入。

        宋不行点点头然后跟着姜黎一点点进入树林中,“小心点,地图上标注着这树林中有许多异兽妖怪,稍有不慎就会受伤。”姜黎看着手中地图一边慢慢向前探索,这也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之前他和秀山王也来过这但几次都没有进去,只是秀山王表情凝重的看着里面叹了几声气便转身离开了。

        灵缺知道秀山王始终无法原谅自己,是自己的错导致了岐山的灾难,自己哪还有脸再去请求人家原谅。

        一路上几人小心翼翼的探索着,手中也是拿出了武器,灵缺也是隐隐催动着体内的法力若是出现什么变故便催动寻仙记御敌。

        草丛灌木中不时响起沙沙之音,或是什么野兽快速跑过都让几人精神紧绷,而再往深处时几人便看到地上散落着一些骨骸有妖怪的也有一些人的,“想必这里经历过一场战斗。”姜黎低声道。

        噗呲,噗呲。

        就当几人刚刚挪动脚步便听见四周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小心,该来的现在来了。”姜黎收起地图手掌向上一念之间一柄剑出现在他手上。

        宋不行紧握长戟与张不开和李不动站在三个角度将灵缺三人包裹在里面。

        噗呲,噗呲。

        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还有一些声音,像是一个人跑过草丛所留下的声音。

        “还有人!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姜黎握着剑小心的观察着四周。

        “畜生哪里走!”

        一道身影出现在几人面前。

        没等几人有所动作那人便又向着另一方向跑去,他有时跳起有时弯着腰像是在追寻猎物一般,“哈!”那男人向前一扑消失在草丛中。

        “哈哈哈”等他再次出现时手中抓着一只白毛兔子。

        不过几人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慢慢蹲了下来,借助灌木的遮挡可以隐蔽起来。

        “谁!出来!”没等几人喘口气就听见那人大喝一声。

        姜黎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的站了起来而后灵缺几人也慢慢站了起来。

        “你们是谁?”那人低头戏弄着兔子语气平静的问道。

        “前辈莫怪,我们乃是从泼阳城而来。”姜黎开口说着。

        “泼阳城?你是姜秀山的人?”男人再次问道。

        “是!”姜黎重重的点点头。

        “哈哈哈,原来是秀山那小子的人,”男子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几人“不用怕我和秀山是好朋友,我叫霍长路。”

        霍长路有些高兴,连忙喊着几人跟着自己回家,要好好招待一下。

        原本几人有些犹豫但姜黎想起来城主确实之前提过这个名字,冲着灵缺点点头便跟了过去。

        “你们小心点,这里有我布置的很多捕兽陷阱,踩上了一条腿可就没了。”霍长路抓着兔子提醒着。

        “秀山那小子现在是不是特别忙啊?”霍长路转头问着姜黎。

        “还好,城中子民安居乐业倒没什么操心事。”

        “那他怎么不回来看看老朋友,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回来呢。”说着,霍长路眼神撇了一下山顶上那座高耸的山峰。

        姜黎没有回答,倒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他也不知道为何秀山王多次而来却不入,“其实,城主之前来过但从没进来过,这是面容遗憾的叹着气。”

        霍长路听了身子一愣微微摇着头,这种情况他倒也是能够猜得到。

        “唉,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还在意。算了,走吧今晚我给你们炖兔子。”说完霍长路加快了脚步。

        走了两炷香时间来到了森林的边缘处,这里有一片湖泊,还有一座茅屋。

        “这里好美啊。”秦抒情看到眼前的风景生出羡慕之情。

        “那我以后也找个这样的地方。”灵缺转头看着她深情的说着。

        瞬间秦抒情脸上一片红晕,“讨厌,快走啦,跟不上他们啦。”

        看着面前扭捏的秦抒情灵缺倒是有些失神,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一把抓起她手就这样在后面走着。

        两人都不说话,但脸上都是通红,尤其是灵缺,刚刚宋不行看到他还嘲笑着他脸是猴屁股,但还没说完就被李不动拽走了。

        几人来到茅屋中,里面并没有外面看上去那么小,相反空间很大,而墙壁上挂着许多兽皮兽骨或是弓箭陷阱。

        “呵呵,这些都是我捕到的。”霍长路看着这些东西傲娇的炫耀着。

        “想必霍前辈一定对岐山中异兽妖怪颇为了解了。”灵缺问道。

        “那是当然,我要是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霍长路拍了拍胸脯表示。

        灵缺看了一眼姜黎,而姜黎也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前辈可知道白泽?”

        霍长路听了之后表情有些难堪但也是稍纵即逝,“听过一点但也不清楚。”

        白泽号称无所不知,能透过去,晓未来,同时亦能说人言,是谓神兽,其实力无人可知,曾经万年前有一只白泽修成尊者之境,普天之下鲜有对手,后带领白泽一族迁居圣地,便杳无音信。

        “前辈若是知晓请一定告诉我们,如今夫人恶毒缠身,若是再找不到白泽那我也就无脸活于世上了。”姜黎跪下俯首恳求。

        “谁?夫人?你是说小盳?”霍长路紧张的问道。

        “正是!”姜黎回答。

        这小盳便是秀山王的妻子,本名叫做盳女,曾经秀山王和盳女还有霍长路以及另外一人感情及其好,而当时霍长路和那人都将她当做了亲妹妹一样对待。

        霍长路身子晃了一下,他咬了咬牙,然后让姜黎站起来。

        “我先给你们把这兔子炖了,这可是好东西啊,味美汤鲜。”

        “前辈!”姜黎再次开口恳求。

        “唉,我知道了,等吃完饭我再去找那人问一下吧。”说完霍长路便开始忙活起晚饭。

        话说这霍长路对这些野兽确实有些擅长,简简单单一只兔子教他烹食的好似人间美味,就连腼腆的秦抒情也吃了一大碗。

        等几人吃饱了,他又收拾了地方让他们休息,而自己则是出了门向着山顶走去。

        “唉,转眼间好多年了,只是他能释怀吗?”霍长路看着山峰之上低声说道。

        虽然他几年之间居于森林不出,但一路上遇到人皆热情问候他,而当他说出要去山顶时一些人脸色变了一下但还是祝他顺利。

        距离山顶越来越近他的心情也是越来越沉重,当年他们几人感情很好,秀山王和盳女更是情投意合,但还有一个人也是暗暗喜欢着盳女只是从来没有表达,当灾难之后秀山王因愧疚离开岐山带走了盳女,一时之间那个人又气愤又无奈,所以将自己放逐在了山上。

        “唉,小白啊,何苦呢。”霍长路摇了摇头不免有些感叹。

        此时山峰上一人盘坐着闭着眼睛任大雪纷飞落在他的身上,从远处看像是一座雕像。

        这时台阶上出现了霍长路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