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来世我为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卷:剑指神州 第二十六章:锋芒

第一卷:剑指神州 第二十六章:锋芒

        易成礼看到几人举止并没有露出愤怒表情,倒是嘴角笑了一下。

        “听说前几日泼阳城内来了几位天才修者,想必就是旁边几位了吧?”

        众人的眼光聚向宋不行等人。

        “不妙。”灵缺心中一紧,他知道下一刻就要说到自己了。

        “尤其是有位叫做灵缺的修者,武道双修且实力出众,相差一个境界也能碾压对方。”易成礼接着说道。

        “什么?相差一个境界?!”

        “他才什么境界?!”

        “武道双修又怎么了?不就是个傻大个吗!”

        瞬间,射阳城那边台下议论纷纷。

        “哎呀,真是倒霉啊。”

        灵缺扶额无奈的说道。

        “谁在底下瞎嚷嚷的?!”宋不行听到议论声皱起了眉。

        随之,他踏上擂台。

        “宋不行,元婴境,请战!”

        他走上台,握着长戟扫视了一圈,“分神期以下皆可上台。”

        说完,台下一片哗然。

        什么是狂妄,这就是狂妄。

        以元婴境界挑战任何分神期以下的人。

        “我来!”

        只见一名少年左手端着一个鼓右手拿着两根鼓锤走上擂台。

        “射阳城,黑风,接战。”

        “咚。”

        他轻轻敲了一下鼓。

        听到鼓声后宋不行轻轻晃了晃脑袋,他感觉脑海中一阵炸裂。

        当他睁开眼时,眼前的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站在山峰之上,对面是黑风,两人相立对视。黑风左肩扛起鼓左臂紧抱着,右手拿着拿着两根鼓锤。

        “幻觉?”宋不行眨了眨眼,想要迈向前面。

        但一脚踩空,好在他反应过来抓住了石头,而手中的长戟则是掉入深渊。

        另一边台下的人看到宋不行疯疯癫癫的左右扭头,而后蹲下双手摸着擂台,手中的长戟丢在了一边。

        而擂台上的黑风则是轻轻敲着鼓,笑容逐渐放肆。

        “你连站都站不稳还怎么和我打?”黑风问道。

        “你这障眼法实属下三滥,人家还没说完话就布下了幻境。”

        宋不行依然在幻境中,他慢慢爬回山峰上,站起来,看着面前的黑风。

        虽然只有短短几步距离,但他感觉每走一步两人的距离就变的更加遥远,最后他发现身后的山峰消失不见,他又站在了一道独木桥上,两边都是深渊。

        自始自终,黑风都没有走一步,只是轻蔑的笑了笑,继续轻轻敲鼓。

        “有本事你散了幻术,咱们俩赤手空拳打一架!”宋不行看着他说道。

        “哈哈哈,你这人倒是无赖,难怪有那么大口气,只不过这一场要让秀山王失望了。”身在现实的黑风得意的笑了笑,目光看向远处的秀山王。

        宋不行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在笨拙的一点点挪动身体探索着前面的路。

        一系列怪异的动作倒是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

        秀山王皱了一下眉看着灵缺,但后者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嗯?难不成他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秀山王心里想着,再次看向了台上的宋不行。

        这一次他发现宋不行的小手段,他发现宋不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每次怪异的动作其实是在布阵,看到这他如释重负的笑了笑。

        但这一笑却被易成礼看见了,他感觉事情不妙便拍了拍身旁的易玄光。

        “黑风!别恋战!”

        易玄光冲着台上喊道。

        黑风转过身点了点头,手中的力气大了一些。

        “咚咚咚”

        鼓声响起,黑风看着狼狈的宋不行不免有些骄傲,“我这幻境从上台之前便着手布置了,你逃不掉的。”

        宋不行并没理会他,只是最后踏出了一步,“是吗?”

        他的眼睛睁开,露出一种玩味的笑容。

        “阵起。”

        随着他轻轻一声台上发出一道炫目的光,“你以为只有你之前布置了?”

        宋不行双脚走向前来到黑风面前,双臂平展,“迎接吧。”

        一声大喝之后,擂台上出现一道阵图慢慢旋转起来,接着又有一道紫色的阵图浮现,两道阵图快速旋转起来。

        “一阵为覆水剑阵,一阵为前音迷阵,你以为你手段高明?”

        “什么?!”黑风惊恐,想要挪动脚步却看见自己双脚被一条青蛇缠绕并一点点游走到了他的胸前。

        当他恍惚间,宋不行又在催动着覆水剑阵,眼见阵成时,一道声音传来打破了黑风的迷茫。

        黑风回过神来,两根鼓锤握在一起,用力敲响了鼓,

        “咚!”

        鼓声没有消失而是在周围环绕,只见黑风又用力一敲,几道灵气冲击过来。

        宋不行一时没有躲避过去,左肩中了一下,瞬间皮开肉绽。

        他咬着牙再次踏出一步。

        前音迷阵发挥着效果,覆水剑阵即将成,只差一点。

        “咚!”

        鼓声破了前音迷阵,随着一道破碎声音,宋不行又一步踏出,“啊!”

        覆水剑阵成,他用手捂住伤口将血液撒入剑阵,瞬间一柄柄血剑落下。

        “啊!”

        血剑落下,插入黑风身上,毁坏了他的鼓斩断了他的鼓锤。

        “噗!”

        一口鲜血喷出,黑风的身体倒在了擂台上,眼中还残存着刚刚的惊恐。

        “泼阳城,再胜一场。”

        老倌上台,吩咐下人打扫擂台。

        “泼阳城果然勇猛,那下一场便让射阳城选择如何?”

        “没问题。”秀山王点点头。

        片刻后,擂台打扫干净,所有的目光聚向了射阳城,不知这一场射阳城会派出谁来参战,毕竟他们已经输了几局了。

        “证道院,风所至,前来请教灵缺修士!”一道声音传出,风所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呵呵。”

        看到风所至,宋不行差点笑出了声,这是来送分的?

        “风所至,分神境界,请问灵缺修士可愿指教一番?”风所至站在台上死死看着灵缺。

        “别去!”秦抒情拽着他的胳膊摇着头劝他不要去。

        灵缺看着秦抒情着急的样子甚是可爱,他轻轻附耳过去说了些悄悄话。

        “那..那你小心一点啊。”秦抒情听了脸色潮红,但还是松开了手。

        “证道院,灵缺,接战!”

        “你今天会死,上次你太让我丢脸了。”风所至阴沉的说道,“我现在已经分神巅峰了,而你只是造脉中期,差的太远了。”

        “说完了吗?上次你也是这样的德行。”灵缺扭了扭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台下的人有些意外,你自己才是造脉境界,而对方则是分神巅峰一只脚已经踏入大乘之境,他不害怕吗?

        神州大陆以实力为尊,而每一层境界都要付出多少努力,因此每一层的差距便犹如天地,一道巨大的鸿沟难以超越,但今天,他越了两层境界。

        这一战,若他有手段能够抵挡一番,便已经是死而无憾了。

        看着灵缺轻松的样子,秀山王也有些意外,他一直没见过灵缺出招,倒像是一位少爷一样天天背着手,脏活累活都由宋不行干了。

        白井和霍长路也是对视一眼,他们俩是知道灵缺实力有多恐怖的,而且那还是之前。

        “依然还是三拳,不过这次我的拳有了名字,你也不算亏了。”灵缺继续松着筋骨还是满不在乎。

        “天呐,他是不是吓傻了,一个造脉境界的威胁一个分神巅峰的。”

        台下人震惊的看着灵缺,眼神里露出了一点可怜的神情。

        只有宋不行几人知道,那风所至就是来送分的。

        “那我倒真希望你的拳头足够硬了。”风所至笑了笑。

        “那你还不来,等我去打你啊。”

        灵缺还在松着筋骨。

        台下人已经在议论了,这人就是吓傻了,刚刚还以为是他有实力狂妄,但现在一看就是个白痴。

        风所至听了露出一种得逞的微笑,是了,他还真怕灵缺上来就轮拳过来了,那样他还不好招架。

        他祭出那口大刀,在地上慢慢拖拉。

        “上啊你,难不成你还害怕不成?!”

        台下人纷纷催促着。

        “哼”

        风所至冷冷一哼,便冲向灵缺。

        果然,分神巅峰的实力不容小觑,就连速度也是极快,灵缺一个大意便被风所至撞倒,还没爬起一把刀又砍下。

        接着,风所至再次唤出法相,一拳一拳砸向他。

        灵缺赶忙躲避但还是背上被刀划开了一道伤口。

        “这把刀叫做吸血刀,他可以吸食你的血液,蚕食你的肉体,我看你这次拿什么和我战!”

        普通法相不像姜黎那样变化多端,只能进行生硬的攻击,但他躲得过法相进攻却又被风所至所伤。

        而且不知道风所至身上披着什么东西,坚硬无比在撞上他的时候又瞬间卸掉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

        几招下来,他背上伤了两处,胳膊上一处胸口上一处,且一直在不停流血。

        “有些难缠了。”

        灵缺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嘴角扬了一下。

        “云起,夔牛至。”

        说完,一朵黑云出现,身后一只夔牛仰天长吼。

        与此同时,当黑云出现的那一刻,荒州深处的山洞中,一道人影浑身颤了一下。

        他踏上黑云,命令夔牛去攻击法相,而自己则正面迎击风所至。

        黑云速度极快又变化多端,几次下来让风所至有些着急,攻击不免出现了纰漏。

        “就是这时候。”

        瞬间,灵缺挥出一拳,打在了风所至腿上。

        只见风所至一声哀嚎便捂着腿倒在台上。

        另一边夔牛之势犹如千军万马,很快法相便坚持不住消散了。

        风所至咬着牙站了起来,看到台下人看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鄙视,可怜,瞬间双眼变的血红。

        他伸出左臂,用刀划出一道伤口,“以我之血,祭吾之刀,杀意成!”

        只见那把刀浑身散发着黑气,一股凛冽的寒气伴随着每一次攻击。

        灵缺有些吃力对付,再一次,看准机会挥出一拳,打在风所至胸口上,却被一道力量弹了出去,自己的那一拳也反弹给了自己,“噗”一口鲜血喷出。

        “死!死!给我死!”风所至渐渐失去了意识,眼中只有杀戮。

        灵缺踩上黑云,吃力的躲避着每一次攻击,但随着伤口的疼痛,几次都被伤到,眼看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不过,他也发现了,虽然风所至的力量强横了很多,但是这几次的攻击都是大开大合,很容易就能找到机会。

        上半身不能打,就打别的地方,于是他开始观察着风所至的攻击,先让夔牛在前面挡着。

        但这夔牛根本不是风所至的对手,几招下来就被打回了寻仙记。

        “好,就是现在!”

        灵缺快速靠近他,就在风所至挥着刀劈下的时候,他的拳头先到了。

        他一拳打在了风所至喉咙上,用尽全力。

        风所至口中沁出一口血,便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