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来世我为神在线阅读 - 第一卷:剑指神州 第二十八章:两年

第一卷:剑指神州 第二十八章:两年

        灵缺看着因害怕跪下的人,轻轻摇摇头。

        都说男儿志当顶天立地,尤其是对于修士,本就比一些人有优势,没想到还不如普通人。

        他挥了挥袖,没等那些人叫出声来便化成了血水。

        当他看到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易成礼时不免有点可惜,原本也是一位清正之人,却被欲望吞噬,可叹呐。

        “唔?”他感觉口中沁出一口血,眼前一黑又倒了下去。

        事情出现了意外,秀山王赶紧将灵缺抱到安全的地方,再转头看向远处时,易成礼已经慌忙逃窜了。

        “要不要我带人追?”

        霍长路走上前问道。

        秀山王看着易成礼的背影竟感觉有些可怜,只是摆摆手放过了他。

        秦抒情也急忙来到身前,伸出沾着血迹的手,她看到手上的血迹停了下来,赶紧在身上使劲擦了擦,完全是一副彪悍模样。

        秦抒情摸着他的脸,感觉灵缺的体温在消逝。

        秀山王也感觉到了灵缺气息正在减少,背起他就准备回去,泼阳城内有医者,应该可医。

        他背着灵缺离开了这里,剩下霍长路等人留在原地清理一下,并寻找风所至尸体,那可是重要东西不能丢。

        “你为什么要出去?”

        在灵缺意识内响起一道声音。

        “难不成像你一样躲着?”说话的,正是心魔。

        而先前那道声音则是灵胎意识,真正的意识,目前灵缺还没有真正与他融合。

        “大事未成。”

        “什么大事未成,他若是死了你就高兴了?!你可知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心魔反驳。

        灵胎摇了摇头便不再说话。

        心魔看到他这幅样子,不免有些不高兴。

        “你我和他本是同源,以及外面那三个,这一世若再不能融合那谁也不会能保证会有下一世了。”

        说完,心魔黑着脸也不说话了。

        ...

        外面战场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但令人疑惑的是只找到了风所至身上的那件软甲,但尸体已经消失了。

        无奈之下,霍长路只能拿着那件软件回去,但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另一边,灵缺的状态却不是很好,他浑身经脉被心魔强行激活,走的时候却没有帮他压制,导致了灵台内法力外泄,摧毁着他的五脏六腑。

        奈何秦抒情根本没有办法,秀山王也寻遍了城内名医但也没能找到解决方法。

        众人黯然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灵缺,面色苍白,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也止不住,身上生气在一点点丧失。

        宋不行懊恼的握着拳锤着墙面,忍着泪水。

        “夫君,真的没有办法了?”盳女心疼的问道。

        秀山王缓缓摇着头,他闭上眼睛,脑中急速思考,想要找到办法,但随着一声叹息,他绝望了。

        秦抒情已经哭成了泪人,她用力抓着灵缺的胳膊晃着他,“你醒醒啊,你这笨蛋,之前在证道院里我爹不是应允了你我的婚事,你还没有娶我呢!”

        是啊,其实在之前,秦埋天曾告诉过秦抒情,他很喜欢灵缺,而以后也会把自己嫁给他。

        当时的秦抒情是反对的,甚至来荒州之前时还是反对的,但也可能是灵缺在不经意间的爱护吸引了她,让她陷入了沉醉。

        秦抒情抽泣着,转过身从霍长路手中接过那件软甲,“或许你是累了吧,是去找哥哥了吗?那你找到了还会回来吗?”

        她将软甲轻轻放在灵缺心口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姜黎!”

        “在!”

        “去给射阳城下战书,告诉他们,我姜秀山会踏平射阳城!”秀山王,脸色凝重,望着射阳城方向。

        姜黎也没有多问什么,便走去集结军队,他也明白,这场仗,始终是要打的,但却是用灵缺的命做了导火索。

        盳女见秦抒情身子也有些虚弱,便打算将她扶起带到一边去休息一下。

        这时,意外发生,只见那件软甲化成了金光千丝万缕进入了灵缺体内。

        这些金光出现在了心魔和灵胎意识眼前,慢慢的集结在一起化成了一道人影。

        是他的哥哥三虎,但也算是灵缺,此时心魔,人影,灵胎意识,面对面站到了一起。

        “我终究还是回来了。”

        人影开口了,并转头看了看心魔和灵胎意识,最终把目光锁在了灵胎身上。

        “怎么不欢迎我吗?”人影说道。

        灵胎意识没有说话,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还是来了。”

        就在心魔眼前,灵胎意识和人影慢慢化成金光然后融合在了一起。

        “既然魂归,那我也是时候还给他了。”灵胎意识泛着金光,又一次化成了金光与灵缺开始融合。

        众人只是以为是因灵缺与哥哥情感深厚,哥哥化为流光与弟弟团聚了,但却不知灵胎意识的存在。

        当年灵胎转世,迫不得已分出三魂七魄投生于他们四人,大虎二虎三虎分别为三魂,七魄为四虎。

        但他们四人不分主次,谁先得到第一道法力谁便是有缘,便是主。

        当年,白衣男子给了他一点法力,从而激活了他眉间的灵纹,激活了体内的灵胎意识与心魔。

        而现在三虎已算归位,还有大虎二虎,从四虎觉醒的那一刻起,他们注定是为了他而活。

        现在的大虎和二虎在宗内可谓是风云人物,年少得志,并是宗主亲传弟子,日后更加辉煌,但三虎之死似乎还并未有人知晓,只当他是外出历练,没人放在心上。

        灵缺的气息慢慢平稳下来,鼻息微弱,但据目前看来不会危及生命,众人也不好再打扰,便一一退出屋内。

        正值两城交战,宋不行与师兄也加入了战斗,秦抒情则留下照顾着灵缺。

        姜骁因此事也已出关,年纪轻轻竟修为已经比拟秀山王,倒成了一大助力。

        而灵胎意识在慢慢喝他融合,这中间出不得半点意外。

        这一战,打了两年,艰难取胜,易玄光被宋不行斩于城门下,易成礼则逃掉了不知去向。

        而灵缺也在这睡了两年。

        两年间,灵缺长了个子,秦抒情也出落的亭亭玉立。

        宋不行增加了几分沧桑,乾坤圈也掌握了分毫,虽不能精通,但也还算熟络。

        这一日,秀山王取得胜利班师回城,而灵缺也在这一日渐渐恢复了意识,灵胎意识已经融合到了他的体内,从此没有了灵胎意识,灵胎就是灵缺,他就是灵缺。

        当日,秀山王正在宴席上开怀大饮,高兴交谈时。

        天空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这种架势,摆明了是有人将要渡劫啊。

        可,荒州根本就不能存在渡劫啊,这里都是被世界遗弃的地方怎么可能招来天劫,顶多就是一些类似于秀山王之前那种,没有什么作用。

        但现在他们感觉到了压力,就连天仙后期的秀山王都感觉到了压抑,上次这种压抑还是灵缺心魔附身造成的。

        “灵缺!”

        宋不行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摔下被子就跑向灵缺房间。

        众人也是纷纷缓过神来,跟着过去。

        秦抒情看着床上的灵缺叹着气,突然房门就被撞开,一眼看到气喘吁吁的宋不行。

        “怎么了?”

        宋不行来到床前,看着平静的灵缺不禁有些着急,他用力晃着灵缺“起来啊!你起来啊!”

        秦抒情见宋不行这样,刚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后面赶来的人挥手阻止住了。

        看到所有人慌张的样子,她似乎有些明白,眼光急切的看过去,眼眶中已经泪水打转。

        “咔嚓”

        一道雷劫劈下来,将屋顶摧毁,直接劈在了灵缺身上。

        “啊!”

        灵缺开口大叫了一声。

        又一道雷劫劈下,一道接着一道。

        不止众人震惊,这雷劫使整个荒州都在颤抖。

        慢慢灵缺身子浮起,站于空中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雷劫,每一次雷劫都会使灵胎意识与灵缺融合的更加完美。

        终于,不止多少道雷劈完,灵缺静静的盘坐在床上。

        没人敢上去打扰,害怕会出现什么意外。

        “呼”

        灵缺慢慢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

        秦抒情看见灵缺醒来,掩面哭泣,是高兴的眼泪。

        “这一觉睡得好舒服啊。”灵缺伸了个懒腰。

        “啊!”

        他一抬头看到满屋的人,而且自己还没有穿衣服。

        没等他说话,秦抒情已经扑到了他的怀里。

        “这..这是怎么了?我不就睡了一会吗。”灵缺轻抚着秦抒情,不解的问道。

        “一会?!你这可是两年呐!”宋不行差点被气死。

        “什么?”灵缺大吃一惊,他只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哥哥,哥哥挥着手与他告别。

        “对了,风所至呢?!”灵缺想起哥哥就想到风所至那个畜生。

        “尸体不见了,软甲拿回来了。”

        接着宋不行给他讲了一下两年内发生的事情。

        在灵缺消化完后,他又开始吹嘘自己的修为,两年征战已经到了分神巅峰,即将问鼎大乘。

        但当灵缺握拳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时,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睡了两年也破了境,并且是跳着涨的。

        现在居然是大乘境。

        “心魔!”这时,他突然想起两年前就是心魔占据自己身体才搞成这样的,矛头直指心魔。

        “哟,这才刚醒就想我了?”心魔打笑。

        “两年前你为什么那样做!”

        “因为我哥哥吗?”灵缺话锋一转,心中有些清明。

        “哦,呵呵,没想到果然聪明了。”

        “你是不是早就已经算到了?像你之前说的那些事?”灵缺想起,之前心魔便给他透露过一些。

        “呵呵,既然你已经知道,又何必纠结,他们本来就是要死的。”

        灵缺没有再回答他,他将思绪抛空,不再去思考这些事。

        但是,易成礼跑了,他的仇还没算报。

        当日,就是他联合风所至杀了哥哥,这仇一定要报。

        他又想起当日,风所至给他说过令九给了他一件宝贝,恐怕那时就已经是在预谋此事了,可是他不知道为何令九会针对他。

        而令九给风所至的宝物是一件符宝,虽无大威力,但却能创造出一个通往各处的通道,就这样,在遗迹外风所至受挫后便开始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