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人之为人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人之为人

        温暖的春风往往伴随着春雨。

        江南的春雨便伴随着姹紫嫣红。

        湿润温和的气息,伴随着那些花草的清香一阵阵的冲入元燕的鼻翼,她看着细雨淋洒在屋顶,淋洒在林间和田野间,雨水又似乎渐渐化为烟气,缭绕在春光里。

        江南的烟雨,的确很美。

        建康城外的三里驿名义上虽说只是驿站,但围绕着驿站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集镇,这个集镇在前朝灭亡前数十年就已经形成,其中有几口古井和一个原本用于饮马的池子便更为古老。

        元燕这个时候没有想什么,她也很少有这种安静的看风景,在风景里发呆的时候,但她感觉到疾行的马车突然放慢了速度。

        她怔了怔,又感觉到车厢里林意的动作也变得迟缓起来。

        在接下来一刹那,当林意将车窗帘子卷起,她朝着林意望去的地方望去,她便明白了是什么原因。

        小镇的一处巷口有一座小石桥。

        小石桥通往镇外的农田,农田里有许多金黄色的菜花盛开着,显得分外浓烈,而小石桥的另外一头是一处窄巷的巷口,窄巷的两侧是青砖黑瓦的老房子。

        那些没有什么修饰的院墙上,有些她不知道名字的藤蔓生长了很多年,此时正在开花。

        那花是淡紫色的,像一个个小铃铛一样热闹的簇拥在一起。

        在烟雨之中,这些花朵显得鲜艳,但却带着那条窄巷的气息,清幽安宁。

        石桥上站着一名女子。

        她打着一柄纸伞,穿着鹅黄色的衣衫,略施粉黛,但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可以让人感觉到,她在走到这座石桥上之前,便是很用心的妆容过。

        元燕觉得这名女子分外的安静美丽。

        她的美丽,就如同此时江南的烟雨。

        即便车厢里的林意没有异样,她也知道这名女子便是萧淑菲。

        这几辆马车彻底停了下来。

        林意出了车厢。

        他看着桥上的萧淑菲,萧淑菲对他点了点头,微笑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

        他也点了点头,只是认真的看着今日的萧淑菲。

        如此不过数个呼吸,萧淑菲离开了石桥,缓缓消失在了她和林意的视线之中。

        “就只是如此?”

        元燕的心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她都觉得有些缺憾,但却又觉得,似乎本该如此,这画面很美,这意境更美,这便够了。

        看着那名比江南烟雨还要美丽的女子,她便明白为何林意这些年来独独爱她。

        从齐云学院分离到现在,已是十余年。

        这十余年来,她和林意聚少分多,见面寥寥。

        即便这次林意赶回南朝,她也并未特意和林意会晤,但此时,她却精心妆容,在林意再次离开之前,特意和林意再见一面。

        她很清楚不管修为高低,将军只要出征,便自然很危险。

        尤其是此次,林意要面对的不是魔宗便是贺拔岳这种至为强大的存在。

        所以她和寻常的儿女一样,精心妆容,让自己变成最美丽的样子,来给林意送行。

        但她很清楚最为宝贵的便是时间,所以只是这样遥遥相望数眼。

        她就像是那条巷中的花朵,默默的为林意而绽放。

        元燕甚至有些羡慕。

        她缓缓转过头去,在细雨淋洒的田野间,在那些盛开着菜花的地里,她看到了一名农夫和一名农妇在乘着春雨种些东西。

        她看到两人的衣衫虽然都已经被淋湿,但两人却依旧有些欢声笑语。

        看着那名农妇时不时的帮着那名农夫擦拭一下脸上的汗水和雨水,她也觉得那副画面很美。

        每个人都有别人不知的辛苦,也有别人羡慕不来的人生。

        ……

        在北魏的大多数地方,雨水要比南朝要少很多。

        即便在春天里,当从南方而来的风温暖起来时,洛阳、商丘,再往南方的边境,很多道路上还是尘土飞扬,还是十分干燥。

        一辆朝着南方边境而行的马车停了下来。

        道上尘土飞扬,天空却很湛蓝。

        道边的一株老树上也全是尘土,但站在这株老树下的一个人,身上却是纤尘不染,比这株老树上生出的嫩芽还要洁净无数倍。

        他看着停下来的马车,有些意外。

        “我真的很佩服何修行。”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不只是他,就连他的这两个弟子,都始终敢于做逆天的事。”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有资格这么说。

        因为他是贺拔岳。在他看来,在十余年前,沈约毫无疑问是修行者世界的顶端,是天。

        而在这十余年之后,他便是现在的天。

        所以这个世间最为优秀的那一批人,却真的往往喜欢作死,就真的爱挑战比自己更为强大的存在,就真的喜欢逆天?

        看着这辆马车,真正的感知到内里的这人并非他所想的魔宗,而是自己不久前在南朝和北魏的边境见过一次的陈子云之后,他便更不能理解。

        “就像当年的何修行一定要和沈约为敌一样,现在的你们,为什么一定也要和比你们强大的我为敌,为何不能和我合作呢?难道你们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表明你们的态度,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听着贺拔岳这样的声音,陈子云走出了马车。

        他看着贺拔岳,说道:“人在无数年前,也是茹毛饮血,和禽兽无异,但人后来有了教化,便开始知礼义廉耻,人之所以为人,并非是因为人掌握了更强大的力量,而是因为人有了教化产生的规矩,规矩便是很多年来人和人之间交往必须知道的道理。有了道理,才产生善恶之分,才有不同看法的人形成不同的群体,人为敌为友,便是看他归属于什么样的群体,身处什么样的环境之中,喜爱和厌憎,也基于此。我们对你的做法感到厌恶,便自然不喜欢这个人,不喜欢你这个人,便自然和你为敌。所以不是我们喜欢逆天,不是我们喜欢表达自己的态度寻找自己在这个人间的存在感和位置,而是你不可能改变得让我们喜欢。”

        “那如果你将幽冥神蚕和九幽冥王剑都交给我,我或许比南朝皇帝和北魏皇帝更能治理好世间呢?”贺拔岳看着他,说道:“你不相信这种可能?”

        若这是一场佛宗的辩经或是南朝学派之中的辩论,或许基于双方的不同观感,真的可以辩论很久。

        但可惜的是,陈子云是最不喜欢这种辩论的人。

        敌人就是敌人。

        已经是敌人,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死去的人不能复生,要说道理,那请你也死了再去和被你杀死的人讲道理。

        这就一直是剑阁的道理。

        不认同这种道理的,也不会是剑阁的人。

        所以他只是抬起了头,不再看贺拔岳,异常简单道:“幽冥神蚕和九幽冥王剑,不会交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