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乾夔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潘

第三十六章 潘

        随着那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升起,陈长倾心中的焦灼也变得更为焦灼。

        此时段无延生死未卜,他绝不能就这般死在这两个恶人手里!

        多兰杜尔一边用繁复的颂词吟唱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法杖。金色的光晕愈加闪耀,仿佛世间的一切黑暗都会被之消灭。

        艾德诺西尔眯着眼睛,用一种愤怒怨恨的目光看着那被束缚的道士——陈长倾。

        “你们不能杀我!”陈长倾怒吼到。

        此时的多兰杜尔正在全神贯注地施法,召唤圣光并非一件易事,他需要长时间地去引导这个法术。

        而站在一旁的精灵往艾德诺西尔在听闻此言之后,只是冷笑了一声,用极其鄙夷的语气说道:“你是在求饶吗?恶魔。”

        陈长倾瞪着双目,恶声道:“呵!恶魔?对于你们这群妖兽而言,我当然是恶魔!我就是要铲灭妖兽!这是我的天职!”

        艾德诺西尔听闻此言,那翠绿的眸间猛然荡起了无法遏制的愤怒:“放肆!”

        多兰杜尔似乎察觉到了艾德诺西尔无尽的怒火,随即他分心对艾德诺西尔说道:“他活不了多久了,请压抑你的怒火,精灵陛下。”

        陈长倾怒吼着,他必须要去救段无延。然而此时,被道道诡异光芒束缚着的他完全施展不出任何神通,他只能看着多兰杜尔一点一点地将圣光引入法杖之中

        而就在这时,听力极佳的艾德诺西尔似乎察觉到了周围有什么异样:“有人正在接近。”

        多兰杜尔皱了皱眉头,他的法术很快就要完成了,他不希望自己的施法被中断。

        艾德诺西尔见多兰杜尔不为所动,随即便会了意。只见这个精灵王从剑鞘之中将自己的精灵宝剑优雅地拔出,并用一种极其谨慎的姿态去防范即将到来的敌人。

        细细簌簌的声音从四周响起,然而那个处于潜行中的人却始终未现身。

        艾德诺西尔皱着眉头仔细辨析着周围的声音,精灵的优秀听力在此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现身!潜藏于阴影之中的窃贼!”猛然间,艾德诺西尔将剑朝着自己身后刺去。

        白银制的精灵剑可以刺破一切源自黑暗的魔法。

        然而,艾德诺西尔的这一剑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也没有刺到。

        艾德诺西尔一怔,他猛然察觉到了什么。艾德诺西尔飞快地转身,但是一切都为时已晚,一把暗金色的匕首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wizard,    stop    your    spell.(中止你的法术,巫师。)”一个清冷的女声在艾德诺西尔与多兰杜尔的耳中回荡。

        多兰杜尔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只需再不到三十秒,他就可以用圣光去审判陈长倾了。可此时,他不能弃中土世界的精灵之王于不顾。

        与其得到,不如无失。

        多兰杜尔的目光低垂,只能向那个拿着匕首的女子屈服。

        艾德诺西尔瞪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严格上说,他还并不能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就是人类,因为兜帽和斗篷将其容貌与身材都完全掩盖住了。

        多兰杜尔失落地将法术中止了。

        “put    down    your    cane!(放下你的法杖!)”女子朝着多兰杜尔喝到。

        多兰杜尔皱了皱眉头,让巫师放下法杖?这可不行。

        那个女子将匕首朝着艾德诺西尔的脖子移得更近了一寸。

        此时,一直在试图趁乱挣脱枷锁的陈长倾放弃了挣扎,他根本无法挣脱多兰杜尔的束缚,他现在只能期待这个突然降临的女刺客能将他带出去。

        多兰杜尔脸色难看地缓缓朝地上蹲去,并小心地将法杖放在地上。

        斗篷中的女刺客冷哼了一声。

        然而就在此时,多兰杜尔突然低喝出了一道咒语:“weapon    drop!(武器掉落!)”

        女刺客猛然一怔,而当她反应过来时,她手中的匕首已经掉在了地上。

        而精灵王——艾德诺西尔也趁机一脚踢飞地上的那把匕首,并用极优雅的姿势将女刺客朝地上背摔。

        然而,身手与精灵同样敏捷的她却轻松的化解了艾德诺西尔的摔击。

        自恃高贵的艾德诺西尔并不想与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刺客缠斗太久,随即他向前一跃,在空中华丽地转身,落在了多兰杜尔的身边。

        尽管所有人都看不清女刺客的表情,但所有人也都清楚,此时她的脸色一定极其难看。

        多兰杜尔畅快地大笑着,一把法杖缓缓在他的手中现出了形,而之前那把被他放在地上的法杖则是化成了一道光芒。

        陈长倾不禁暗自惊道:“这难道是障眼法?”

        多兰杜尔微笑着说道:“你的潜行很精湛,但是和一名巫师相比,你的计谋还差得太多了。”

        女刺客的目光此时冰冷如水。

        多兰杜尔口中再次急诵,又一道法术开始被飞速酝酿。

        陈长倾和那名女刺客的脸色皆是一变。

        而就在这时,那名女刺客却突然从袖中拿出了一个漆黑的圆球朝地面上砸去。

        多兰杜尔和艾德诺西尔皆是一惊。

        然而政党他二人要做对抗时,却是为时已晚。

        紫黑色的气体猛然逸散开,将整个幽闭的空间完全充满。

        多兰杜尔只觉得一阵眩晕之感传来,自己的法术被生生中止。

        而艾德诺西尔也是扶了扶额头,似乎精灵的体质也不能帮他免疫这种东西。

        多兰杜尔勉力操纵着法杖,他想要用法术驱散这大片大片的黑烟,但是此时的他却完全无法凝聚精神力。

        黑暗之中,陈长倾这感觉到有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拉住了自己,将自己往一个方向带去。

        同样头晕目眩的陈长倾当下也没多想,便跟着那名女刺客朝外冲了出去。

        毕竟,不管为什么,至少跟着要救自己的人总比跟着要杀自己的人要好。

        陈长倾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跑出来的,也不知是在朝哪里跑。

        到了一片密林深处时,陈长倾也已经清醒了过来,随即将那姑娘的手挣开,道:“姑娘!多谢救命之恩!”

        那女刺客见陈长倾停下了脚步,便也不得不停止继续奔袭。

        陈长倾扬天一指,将自己的鸿蒙长剑召了回来,随即对那女刺客说道:“姑娘,在下当前有要事要做。今日救命之恩,日后在下一定拼死相报!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陈长倾便要御剑离去,去找段无延。

        而那女刺客见状则顿时急了,当即将手一探,扼住了陈长倾的肩膀,将陈长倾压在了地上。

        陈长倾不禁皱眉问道:“姑娘这是何意?”

        “何意?”清冷的女声再次响起:“我要你现在就和我走!”

        陈长倾闻言,又是一抱拳,道:“姑娘,在下绝非食言之辈。只是如今在下的确有大事要做,不能和姑娘走!”

        那女刺客登时恼怒,将兜帽往后一扬,恶声对陈长倾说道:“你以为我救你是为了什么!现在不和我走,我就杀了你!”

        陈长倾不禁一怔,他终于见到了这女刺客的面容。

        月色之下,这女子的一双眉眼有如清水般冰冷。虽然一眼看去,便知这女子乃是西域人士,但细细辨来,这女子似乎又有些东方气概。

        女刺客见陈长倾一直盯着自己,随即冷声喝道:“看什么!”

        陈长倾当即惭愧道:“失敬失敬!在下欠姑娘一个人情,理应和姑娘走。但是在下的朋友尚生死未卜,在下不能弃之于不。”

        “呵呵。”女刺客冷笑道:“不过是借口罢了。你今天必须要和我走!”

        陈长倾不解道:“姑娘到底是要带我去哪里?”

        “游荡者工会。”女刺客冷声应到。

        陈长倾仍是不明,继续问道:“那又是何处?”

        女刺客一时不耐烦了,随即喝道:“让你和我走就赶快走!你啰嗦些什么!”

        陈长倾双手抱拳,又道:“不行。在下要去救自己的朋友。”

        女刺客眼光一冷,一把扼住了陈长倾的喉咙。

        陈长倾乃是天虞山全清教的掌门弟子,这女刺客的身手在他看来也不过一般,他此番被锁喉,倒不是功力上的差距,而是他欠这女子一个人情,不愿去招架,也不愿去躲。

        “姑娘姓什么,名什么?”陈长倾缓缓问到。

        女刺客喝道:“关你什么事!”

        陈长倾仍是极富耐心地说道:“日后我是要来报姑娘救命之恩的,所以必须要知道姑娘的姓名。”

        女刺客冷笑道:“你若真想报答我,那就现在和我走!”

        陈长倾将双目轻轻一闭,不再多言。

        女刺客见状,当即大怒,手上猛然用力。

        而陈长倾又哪容得她伤到自己,只见一阵鸿蒙光起,将那女刺客生生逼退了三步。

        女刺客不禁骇然。

        陈长倾一边将自己的发带取下扔给那女刺客,一边说道:“这是我佩戴了二十年的发带,权当作信物。日后姑娘凭此物找我,在下纵是赴汤蹈火,皆是在所不辞。”

        那女刺客接过发带,心中虽怒,但却也无计可施,但凭刚刚那两招来看,她就绝对打不过陈长倾。

        陈长倾坚持问道:“姑娘到底叫什么?”

        那女刺客轻叹一声,回应道:“pawn——潘。”

        陈长倾朝着潘拱手一礼,将这单名记在了心中:“潘,潘”

        月色清如秋水。

        陈长倾将身一纵,跃上长剑,而后翩然离去。

        潘的眉头皱了皱,看着手中破旧但却还算干净的发带,这个以赏金为生的女刺客默然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