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山泉客栈有点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〇七章 圣斗士?

第一百〇七章 圣斗士?

        “巨蟹座黄金圣衣(伪),防御型法宝,自带技能“积尸气冥界波(伪)”(可打开地府通道,一秒),筑基期可用。估值:30天房费。”

        还真特么有黄金圣衣啊!

        不过这个(伪)也太弱鸡了,一秒够干嘛用?自己躲去地府享受一下阴风马杀鸡?

        不过筑基期可以打开地府通道,也算是不错了。

        “雅……典娜你住多久?”

        张贵随手用纳戒收了低配版黄金圣衣,这形象和想象中的女神差别也太大了,叫起来产生严重的心理不适。

        “随便吧,反正在奥林匹斯老娘也没啥事儿,宙斯那死老头还老惦记着爬老娘床。”

        雅典娜吹着泡泡不耐烦地摆摆手。

        嘶,这信息量貌似有点大啊。

        “那你下个月记得要续租啊。”

        张贵把房钥匙给雅典娜。

        “哐哐哐……”十一声巨响。

        跟之前箱子差不多的十一个箱子丢在大厅里。

        “天蝎座黄金圣衣(伪),防御型法宝,自带技能“真红光针(伪)”(打通人体五个痛穴,让人很痛),筑基期可用。估值:30天房费。”

        逼供用还不错哦。

        其他晚点看吧。

        “先交一年房费,话说,这个你要不要。”

        “哐”!

        又是一个大箱子。

        “天马座青铜圣衣(伪),防御型法器,自带技能“天马流星拳(伪)”(一秒打出一百拳虚影,只有一拳有实际攻击力),练气期可用。估值:1天房费。”

        呃。这花里胡哨的玩意儿,老大一个就值一天。

        “可以顶一天房费。”

        “哐哐哐哐”,好嘛,五小强齐了。

        张贵摊摊手,花里胡哨的,拿去糊弄人还挺好的。

        嗯,先搁着吧,纳戒装不下了。

        “看还满意不咯?”

        张贵先带着雅典娜去看房间。

        “可还行,就这了。”

        雅典娜点点头,狮子发型差点怼到张贵。

        “对了,进来坐坐?”

        雅典娜吹着泡泡给张贵一个小眼神。

        “不得,劳资是正经人。”

        张贵连忙摆手。

        “就是想要赠精人啊,来嘛。”

        雅典娜招招手。

        张贵:“???”

        小妞你中文过八级了吗?

        “嗯哼?”

        身后传来某主任的准圣气场。

        “咳,大佬,我就皮一下。”

        雅典娜赶紧认怂,弯腰就退回房把门带上。

        “那是谁啊?”

        胡乃贞面带怒容地指指关上的房门。

        “哦,那是个口嗨王,胡主任别太介意,跟你一样,还是个雏儿。”

        路过的吕洞宾随口答了一句。

        嗯,然后又从窗户飞出去了。

        “麻痹,你丫才是雏,你全家都是雏,老娘让你浪!”

        看着不知道触到哪根神经的胡乃贞发神经,张贵倒是叹了口气。

        劳资也想,可是上头不让啊。

        “相公……对不起……”

        胡乃贞突然转身埋首在张贵怀里。

        张贵:“……”

        劳资反正也没得其他对象,主要还有点肾虚,其实不太在意啦。

        嗯?好像暴露了什么东西?

        “掌柜的,这啥玩意儿啊?挡着老夫看电视了!”

        楼下神农爷召唤。

        “哎哎,神农爷您别着急,俺马上弄走!”

        张贵赶忙下楼把那一箱箱山寨版圣衣弄走。

        “阿狸,有储物袋啥的没得?”

        张贵把圣衣放到房里,才发现有点碍地方,回头随口就问胡乃贞。

        “啊?有有有,喏。”

        有点走神的胡乃贞往怀里一摸,递给张贵个小绣花荷包。

        张贵:“……”

        行吧,放点杂物,反正又不会用来当挂件。

        张贵接过一看……

        “低级点有吗?劳资法力不够打开啊。”

        张贵把绣花荷包递回给胡乃贞。

        “啊,对不起对不起!”

        胡乃贞有点手足无措地接过绣花荷包。

        然后赶紧到处乱翻,半天才摸出来两个看着就低级的布袋子。

        瞅瞅,嗯,可以用,刚好放那十几件辣鸡圣衣是够了。

        张贵拿着储物袋把山寨圣衣收好。

        够低级,还能扔进纳戒,不占地方挺好的。

        看看精神有点恍惚的胡乃贞,张贵心里有点不对味。

        一把拉进怀里。

        “别瞎吉尔想了,你是劳资媳妇儿,以前是以后是,狗币天道也别想拦着,劳资总有一天能把你衵得喵喵叫!”

        “轰隆”!

        一阵雷响。

        张贵抖了抖,不过还是紧紧搂住怀里的人儿……呃,神仙,哦不,准圣大佬。

        “嘤嘤嘤……老公!”

        胡乃贞一把搂住张贵的腰,哭得稀里哗啦的。

        “嗯……别瞎叫,还没扯证呢。”

        张贵挠挠头,这……有点难为情啊。

        安抚好胡乃贞……嗯,就是胡乃贞哭好了,张贵就在挠了半天头,挠完左边挠右边,挠完前边挠后边。

        “哟,掌柜的,你干啥了?头发稀疏了不少啊,这可是肾亏的迹象,要不要补补?”

        大厅里,温西西喝着冰阔落,指指张贵脑袋。

        “瞎吉尔说,我只是换个发型!”

        张贵摸摸头发,玛德不能再挠头了,不然迟早头秃。

        看看时间不早,打发吕洞宾去弄炭,自己开了小面包去镇上买点食材。

        这回不光胡乃贞跟着,没事儿干的女娃同学也跟过来了。

        “啊,这个这个,好好吃!”

        女娃同学牵着张贵的手,在小超市里买糖糖。

        胡乃贞恬静地跟着……看起来有点一家三口逛超市的和谐感。

        “啪嚓”!正在客栈泳池边的躺椅上貌似闭目养神的神农爷脚边的水泥地多了条裂缝。

        入夜,看着炭火边吃着烤棉花糖一脸满足的女娃同学,张贵有些羡慕。

        人越大,心越大,小小一块棉花糖就能满足的日子……感觉已经回不来了。

        “啊啊,鸡翅鸡翅!大哥哥快翻翻!”

        呃,好吧,还需要烤鸡翅……

        “啊啊,香肠香肠!胡姐姐快翻翻!”

        嗯,还要有烤香肠……

        “啊啊,玉米玉米!父皇快翻翻!”

        唔,还得要烤玉米……

        行吧,小孩纸也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特别是能吃的小孩纸……

        “吕叔叔!我想尝尝那个烤鸡爪!”

        ……

        不过,今晚的星空,还是挺美的。

        牵着胡乃贞的手,另一只手翻动着鸡翅的张贵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