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山泉客栈有点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电量低,请充电

第一百一十章 电量低,请充电

        “掌柜的!小九儿去喂鸡都多久了?还没回来?还不快滚去看看?”

        “哎哎,神农爷我这就去!”

        张贵转脸陪着笑给神农爷点点头,赶紧往后山跑。

        “女娃,在干嘛呢?今天这么久啊?”

        张贵远远看到女娃在一个小山坡底下仰头看着什么。

        “啊,大哥哥呀!”

        女娃同学回头看看,然后就小跑过来拉住张贵的手。

        “司晨要化形了!太厉害了!女娃还没见过妖怪化形呢!”

        女娃同学带点小期待地拉着张贵往小山坡下跑。

        张贵来到近前,看见一只大公鸡……嗯,鸡冠小了点,还是公鸡。

        这会儿,司晨浑身毛发仿佛发着光。

        “咯咯咯喔喔咯!”

        一声响亮的打鸣之后,司晨仰首望天,天上风云突变。

        “喔喔咯咯咯!”

        司晨这一刻显得极其威武,全身羽毛炸起,向天高啼。

        “轰隆隆”,雷声阵阵,团团乌云开始遮天蔽日。

        闪烁着雷光的积云带着阵阵彷如天地的威压,站在一边的张贵都感觉相当压抑。

        司晨傲然金鸡独立,显得颇有一派气度。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云散了,太阳公公露出笑脸。

        司晨:“……”

        张贵:“???”

        女娃:(⊙▽⊙)a???

        “这是……渡完劫了?”

        张贵懵逼地看看一样懵逼的司晨,然后转向女娃同学。

        “那个……好像没有耶……”

        女娃犹豫了一下,看看司晨,没啥变化啊。

        “这……啥情况?”

        张贵歪着脑袋绕着司晨转了一圈。

        “好像……天劫感觉能量不够,决定下次再来?”

        女娃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作出结论。

        张贵:“???”

        司晨:“???”

        这特么还有再来一次的?开罐即奖吗?

        这一瓶还没喝呢!

        司晨全身毛都蔫了,脚步踉跄,耸头耷脑地往小树林撤。

        “这个,不太影响吧?”

        张贵挠挠脸颊,都准备好了临门一脚,忽然守门员把门扛走了,这谁能顶得住啊?

        “应该……问题不大?反正下一次还有不是?”

        女娃同学摇摇脑袋瓜子想了想。

        “这下一次啥时候啊?”

        张贵感觉有点淡疼。

        “不晓得啊,不过估计起码得等个九九八十一天吧,天道至尊,不能经常出来显示威能,天劫还是要缓缓的。要不,趁别渡劫的时候去蹭蹭也是可以的,就是威力会大点。”

        女娃同学想了想,调动了记忆,找到答案。

        “蹭天劫的话,威力会大多少?”

        张贵感觉好像有点不对。

        “一般就提升一到两个强度吧,比方说化形劫直接变成妖仙劫或者天仙劫。”

        女娃缓了缓答道。

        张贵:“……”

        这个“大点”绝对会死妖的!

        张贵感觉操心也操心不来,本来挺期待大公鸡(不太确定)化形会是长啥样,不过既然天劫觉得要充个电先,也是莫得法子,只能牵着女娃同学的小手回客栈。

        回到客栈,申公豹迎了上来。

        “贫道掐指一算,今日应该有凡间妖王得道化形,道y……掌柜的,可欲随贫道一观?”

        看着张贵危险的眼神,申公豹还是把“道友”咽了回去。

        “不用看了,后山的司晨本来今天化形的,结果天劫半路上电量低,回去充电了。”

        张贵摊摊手。

        申公豹:“???”

        这什么操作?老道没听说过啊!

        天道现在也这么烧了吗?

        一脸茫然的申公豹挠了挠头,想不明白啊。

        不过,貌似外出放风的机会凉了呀。

        一脸茫然瞬间化为一脸失落。

        倒是女娃同学没看到妖怪化形的失落情绪没有维持多久,就换了泳衣“咯咯”笑着去玩水了。

        张贵看了看穿着热裤霸占了整张长沙发的雅典娜。

        “起开!劳资要坐呢!”

        小小金仙级存在也敢这么屌?分分钟让胡主任教她做神信不信?

        张·软饭王·贵,表示金仙在这里只是个小渣渣。

        “你坐那头不行喏?老娘腿长,放在地上不能被看到多浪费啊!”

        雅典娜交叠了一下双腿。

        “吸溜”!

        张贵回头看看一脸猪哥像的老吕。

        “咳,老吕,还在干嘛呀,你今天不是约了妹纸?”

        张贵干咳一声,这虽然确实挺好看的,但是这么盯着看也太丢人了吧?

        “切,妹纸哪有神腿好看?”

        吕洞宾不屑地回了一句。

        “但是妹纸和神腿不一样,神腿你只能看。”

        温西西淡定地在一边喝着冰阔落。

        御女三千而飞升的,显然不是什么简单神仙。

        吕洞宾:“!!!”

        貌似很有道理,到底是眼福重要还是艳福重要?

        吕洞宾陷入沉思。

        “啪”,一拍大腿。

        “劳资去玩儿了,今晚不用留门!”

        吕洞宾沉思片刻,还是实在的更重要,发车发车。

        张贵:“……”

        温西西一边喝着冰阔落一边看着雅典娜,一只手还在画着啥。

        “人皇爷,您这是干嘛呀?”

        张贵不解地凑过去。

        “没,老夫和小赵合伙开个娃娃厂,正琢磨着制模呢。”

        温西西专注地画着。

        “嘶!”

        “嘶!”

        “嘶!”

        ……

        在场的都倒抽一口冷气。

        “不是,人皇爷啊,这拿雅典娜来做模板不太合适吧?”

        张贵想想那画面,感觉还是应该对住客提供一点保护。

        “合适啊,为啥不合适?你看这盘靓条顺的,还有异域风情,热销爆款啊!”

        温西西表示这太合适了。

        “咳,不是,人皇爷啊,怎么都是神仙,这……不太合适吧?”

        张贵琢磨着用词。

        “嗯……也有道理,那改点细节?”

        温西西琢磨了一下,确实有点不合适。

        “哎,你们说啥呢,老娘咋听不懂?”

        雅典娜有点懵逼。

        “咳,就是人皇爷打算用你的……模样,做很多个娃娃。”

        张贵斟酌着用字。

        “娃娃是啥啊?”

        雅典娜歪歪脑袋。

        “咳咳咳……就是……就是那种……嗯……那种用来释放自己内心……嗯……释放某种本能的意识……嗯……本能意识产生的行为的一种……工具?”

        这特么也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