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都市小说 - 山泉客栈有点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记得给五星好评

第一百四十八章 记得给五星好评

        “哇哦,对喔,又已经五天了吧?”

        张贵恍然大悟。

        “是啊,这次你下注也很秀啊,半个月哦,赢了你又发了。”

        吕洞宾嘿嘿笑着。

        “估摸着不能吧,他之前修为都被折腾下降了不少,估计没这么给力了。”

        张贵对自己没报多大希望,纯粹是感觉赔率高才下的注。

        “都在忙啥呢?”

        申公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

        “没啥事儿啊。”

        张贵和吕洞宾齐齐摇头。

        “走走走,出去抽口烟去!”

        申公豹甩给张贵和吕洞宾两根种花。

        “喂喂喂,你们能不能别对着我喷烟啊!”

        向日葵嫌弃地拿叶子扇着风。

        “嘿嘿,贫道就喜欢,咋滴吧。”

        申公豹虽然发现自己绝招对非移动目标没啥用,不过咱还有损招啊。

        虽然说二手烟对向日葵没什么卵用,但是备不住膈应花啊。

        “豹哥豹哥,你赢了你赢了,兄弟认栽了行不?”

        向日葵用两片叶子作揖。

        “行,还算上道,道爷放你一马。”

        申公豹嘚瑟地拍拍向日葵的花冠,叼着烟往回走。

        “丢不丢神啊,净会跟小孩纸斤斤计较。”

        吕洞宾吐个烟圈斜了申公豹一眼。

        “你见过这么毒舌的小孩纸?”

        申公豹撇撇嘴不以为意。

        这会儿张贵正叼着烟吃鸡。

        烟熏妆棒棒哒:“掌柜的这边有ak!”

        贵不可言:“来啦来啦!”

        才不要哪吒组cp:“35方向有枪声!对了,豹哥呢?最近怎么不上线?”

        贵不可言:“在调戏小朋友呢。”

        张贵瞟了一眼蹲在门口跟向日葵吹牛逼的申公豹。

        老沙不是老yin逼:“拉我拉我!小心门口有人!”

        烟熏妆棒棒哒:“看小爷的!……拉我拉我!门口外面有两个!”

        才不要哪吒组cp:“切,没有实力不要装逼!……拉我拉我!大树后面还有个老yin逼!”

        贵不可言:“……”

        老沙不是老yin逼:“完了,我跪了!”

        烟熏妆棒棒哒:“小爷也没血了!”

        才不要哪吒组cp:“妈耶,他过来把我打死了,舔包呢……卧槽,掌柜的你才出来?”

        贵不可言:“就是在等他舔包放松的一刹那,懂不懂?”

        老沙不是老yin逼:“卧槽,我们都死完了啊!”

        才不要哪吒组cp:“我吸引住他的时候你不一样可以在后面把他打死吗?”

        贵不可言:“舔包的时候不是更容易打咩?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烟熏妆棒棒哒:“……合着我们当骨头?”

        张贵淡定地控制着人物在草丛里把刚刚露出后背的敌人扫死。

        贵不可言:“你看,恰鸡了是不,不要在意那些细节,重要的是结果不是?”

        老沙不是老yin逼:“不得不说这个鸡吃得一点快感都没得。”

        烟熏妆棒棒哒:“全程看着掌柜的跑圈苟草丛然后蹲死最后一个,一点激情都没得。”

        才不要哪吒组cp:“我对唯胜利论报以万二分鄙视!”

        吐完槽的三神兴高采烈地拿着礼花枪到处放礼花。

        张贵:“……”

        果然,连神仙都逃不过真香定律吗?

        “哟,都在呢!”

        一辆小电瓶车开了过来。

        “咦,老赵就你一个?”

        吕洞宾稀罕地瞅瞅电瓶车后面。

        “不然呢,又没得蹭饭。”

        钱多多翻个白眼,然后从车尾的篮子里提出个盒子。

        “亲,你的猪牛鸡鸭四宝shi,记得给五星好评哟。”

        钱多多把盒子递给向日葵。

        “谢了啊!真香啊!”

        向日葵兴高采烈地接过盒子。

        “……老钱啊,蹭饭你可以蹭这朵小花花的,我不介意。”

        张贵跟神仙们招呼一声,退了游戏,给钱多多冷冰冰地甩了一句。

        钱多多:“……我介意,我灰常介意。”

        “对了,你有快件。”

        钱多多递给张贵一个信封。

        张贵接过来随手拆开。

        哇噻,一道金光。

        “卧槽,什么时候同学会都有邀请函了?还特么用金粉字,好烧包啊!”

        张贵惊讶地看着手上金字的“同学会邀请函”。

        “切,少见多怪,我们丁亥届同学聚会,邀请函都是用仙玉做的,晓得不?”

        申公豹傲然负手。

        “你那届只有你和姜子牙啊,姜子牙还在轮回呢,就你一个有个锤子同学会?算逑吧。”

        钱多多乜斜了申公豹一眼,毫不犹豫拆台。

        申公豹:“……”

        神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何必拆穿?

        “唉,同学会,我们才有资格办,想当年……算了,提起来心酸,都是你个坑货!”

        钱多多念头一阵不通达,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张贵无视了被钱多多追着拍板砖的申公豹,拿着同学会邀请函回客栈。

        坐在沙发上,打开邀请函瞅瞅。

        除了看起来逼气十足之外,就是一个正常的邀请函,时间地点人物都很明确。

        这特么就有点怪。

        虽然说,都是很多年没见的同学了,可是有张贵电话的同学也不在少数。

        怎么事前就没个联系,直接一封邀请函就寄过来了?

        而且,瞅瞅时间,明天晚上。

        这时间还忒紧了,要是快递耽搁了,岂不是直接错过了?

        张贵琢磨不出来,直接打个电话给老同学韩门。

        “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等两分钟再打吧。

        “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那再过五分钟?

        “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

        拉黑了?

        张贵一脸懵逼。

        问题不大,换个备用的手机卡。

        “对不起,你的余额不足本次通话。”

        “……”

        好吧,这个备用卡放太久了,先充个话费。

        张贵找到了备用卡的号码充完话费,查了查余额还有三十多,才重新拨打电话。

        “喂,哪个?”

        对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老寒腿,是我。你丫的把我拉黑了?”

        张贵语气淡淡的,跟自来水烧热再放凉的凉白开一样。

        “咳咳,那个,老张啊,这个……不是之前那破事儿嘛,俺也莫得法子啊……”

        韩门声音有点尴尬,这该怎么说?这天该怎么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