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虎妞宝石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我才是主角

第三十五章 我才是主角

        狂奔!

        唐锐在撒腿狂奔!

        这种狂奔虽然是按照人族以往确定的荒野安全路线行进,但是依旧无比危险。

        来到这个世上,唐锐本以为自己时时、事事都能手插口袋谁都不爱,永远都是一副高冷范儿,但是听到生存点传来的消息,他才明白,原来,冷眼面对,并没有那么容易。

        毫不夸张的说,它也需要有实力。

        面冷心热的老爹,表面对他咬牙切齿内心却是热心肠的老申头,不时点拨自己一下的于斌……

        所有这些,都让他做不到无动于衷的看着他们面临死亡。

        灵血战将级别的黑甲巨猥!

        能够无惧整个生存点的防御,直接将9532这个简陋的生存点给踏成飞灰。

        于斌在黑甲巨猥没有进化之前,就不是这黑甲巨猥的对手,更不要说现在这种时候。

        至于其他人,他们在黑甲巨猥的攻击下,恐怕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黑甲巨猥只用几分钟的功夫,就能够覆灭整个生存点,毕竟它在土里的能力令其他凶兽望尘莫及。

        逃出来,我熟悉的那些人,你们一定要逃出来!

        唐锐希望第三镇守使能迅速赶到,他希望9532生存点,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生路和希望……

        无数希望堆积在一起,让唐锐觉得绝望,面对困难无力承担的绝望。

        如果自己有赤云王者的修为,跨空而去,一箭诛杀黑甲巨猥,那整个生存点立刻、马上就能得到解救。

        甚至,生存点压根儿就不会面临今天的困境,他完全可以将存在威胁的黑甲巨猥给提前铲除。

        “呜呜!”一阵咆哮,突然在唐锐的远处响起。听到这咆哮,唐锐脸色一变。

        因为在他的前方,足足有上百头黑鳞巨猩!

        在生存点教授的知识中,黑鳞巨猩是f级凶兽,也就是说,这些黑鳞巨猩一旦长成,就拥有血脉战士级别的战力。

        如此多的黑鳞巨猩,怎么办?

        如果跟随在第三镇守使身边,唐锐不会担忧,一个灵血战将虽然诛杀不了如此多的黑鳞巨猩,但是却也无惧他们。

        甚至灵血战将自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足以让黑鳞巨猩主动逃走。

        扭头就走,靠着一跃千里和时间之钟,应该有一半逃出的几率。可是这样的话,自己不知道会被追到什么地方。

        更不要说,什么时候回到9532生存点!

        可是不逃,又该怎么办?

        黑鳞巨猩的吼声,再次响起,这吼声既是示威,也是一种震慑!

        看着咆哮冲来的黑鳞巨猩,唐锐也顾不上多想,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大吼。

        这大吼的声音,并没有什么特殊,特殊的是唐锐在大吼的瞬间,催动了王者之威的技能。

        这技能在施展的瞬间,唐锐的精神力就是一空。

        以唐锐现在的精神力基础,施展这种王者之威的技能,最多也就是施展一次而已。

        可是有心头的对话框,唐锐在施展了王者之威的刹那,就将能量再次转化为精神力。

        王者之威在保持!

        本来疯狂冲来的黑鳞巨猩群,在唐锐的王者之威散发的瞬间,就已经感受到了王者之威的威势。

        就好像一辆辆急刹车的超跑,一群黑鳞巨猩戛然而止,溅起了一片的尘土。

        虽然看不清它们的面容,但是唐锐却能够感受到它们的恐惧。

        一种对王者的恐惧!

        虽然这王者之威耗费的精神力好大,但是用来震慑一些智商不是太高的凶兽,还挺管用!

        此时此刻,当乘胜追击!

        “滚!”再次朝着虚空发出了一声大吼的唐锐,散发着无尽的王者之威,朝着黑鳞巨猩冲了过去。

        如果此刻的场景映入一些武者的眼中,那么他们肯定会怀疑这个少年疯了。

        以血脉武者的修为,朝着一群成年的黑鳞巨猩冲过去,这根本就是找死。

        但是,在唐锐朝着那些黑鳞巨猩冲出的瞬间,一个个高大雄壮的黑鳞巨猩,四散奔逃。

        一万能量沾取到的王者之威,好像用处不少啊!

        唐锐可没心思理会这些黑鳞巨猩,他继续朝着生存点的方向冲过去,虽然他清楚,自己到的时候,基本上应该是出结果的时候,但是他想第一时间赶到,这是一种本能。

        他要看看,自己在乎的那些人,是不是还在。

        血脉进化,人命如草!李铁掌和罗东远的死,已经让唐锐深刻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一个定居点的毁灭,恐怕也就是这惶惶大势下的,一朵浪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锐看到了熟悉的甘薯坡地。

        甘薯坡地是整个定居点生存的根基,可是此刻,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

        坑洼不平的土地,以及乱糟糟堆积的甘薯蔓叶,无不昭示着,这里发生过什么。

        唐锐无心理会甘薯坡地,他快速的朝着基地的入口冲去。

        生存点的入口被震踏,堆积在一起的泥土,依旧能看出这些年来生存点武者进进出出的痕迹。

        连入口都震塌了,这……

        唐锐作为外勤队的副队长,知道整个生存点并不只是一个入口,但是主入口被震踏意味着什么,他心里太清楚了。

        看来,第三镇守使也来晚了!

        那黑甲巨猥,真的将整个生存点给推平了!

        “瓜怂,你乖乖的给老子留个种,虎妞能给你生血脉战士!”

        “小子,我的酒!我的酒!”

        “唐锐,你要记住从今天起,你就是外勤队的一员了!”

        “我虎妞,顶天立地……”

        独臂的唐振山,满脸麻子坑儿的老申头,还有一个个身影,接连不断的涌现在唐锐的心头……

        “我虎妞顶天立地,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哭天抹泪的男人!”虎妞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是幻听幻觉么?刚刚想到虎妞顶天立地,就听到了虎妞冲自己发脾气。

        唐锐下意识的扭头,果然发现了虎妞,鄙视的眼神瞪着自己,满脸的嫌弃。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看你那死皮赖脸的好色劲儿,眼珠子掉地上可以当球踢了!”虎妞说话间,巴掌挥动,一拳擂向了唐锐的肩。

        唐锐对于虎妞这一巴掌,并没有在意!

        真的,唐锐本以为眼前的虎妞是自己的幻觉,而当这一巴掌到来的时候,唐锐的心这才清醒了。

        可是对于虎妞,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两个人的修为明摆着,虎妞和他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但是,当虎妞的巴掌落在他肩膀上的瞬间,唐锐就觉得自己的身躯好似被巨锤砸中一般,直接入地了两尺多。

        整个人,被埋进土里一半!

        而他已经达到了横练金钟第八重的身躯,竟然有一种想要裂开的感觉,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哎呀,不小心用的力气大了,不过你这小身板,好似也硬气了不少,等以后揍起来你,我也能稍微放开点手脚了!”

        虎妞说话间,一伸手就把拍进地下的唐锐给拽了起来。

        啥情况?虎妞怎么变得这么厉害?

        就在唐锐的心被无数头草泥马践踏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丫头啊,你看看你把这个混蛋吓成什么样子了,多心善一个丫头,咋就不会和他好好的说说话?”

        这人虽然故作威严,但是唐锐还是第一时间就听出了说话的是老申头。

        老申头、于斌、唐振山等人都在不远处站着,唐锐还看到了站在边上的第三镇守使和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很威严,不过唐锐此时没有时间观察他,而是朝着于斌道:“于队长,黑甲巨猥呢?”

        “在甘薯地下面的坑里呢,被虎妞硬生生的给砸死了!”

        于斌的答案很简洁,但是却给唐锐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那黑甲巨猥在没有成为灵血战将之前,就已经是血脉战士级别中顶级的存在。

        整个生存点最大的威胁,就是这黑甲巨猥。甚至为了不招惹黑甲巨猥,生存点都不敢动土。

        现在晋级成为灵血战将,正要统御一方的黑甲巨猥被打死了,而且还被虎妞给打死了。

        这……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

        虎妞什么修为,唐锐清楚的很,在得到一跃千里技能之后,他就和虎妞拉开了距离。

        按照唐锐的估计,虎妞虽然给他撂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狠话,但是两个人已经不是同一条起跑线。

        最终,随着距离的拉大,彼此之间就会慢慢淡漠,甚至到了最后,都会成为对方的路人甲。

        现在虎妞怎么打死了黑甲巨猥?

        “唐锐,黑甲巨猥进攻的时候,我们组成了敢死队,准备让妇孺先走。”于斌解释道:“当时你爹他们,眼看就要死在黑甲巨猥的攻击之下,虎妞血脉觉醒了!”

        觉醒虽然不容易,但是一个刚刚觉醒的血脉战士,怎么可能是黑甲巨猥的对手呢?

        别说一个刚刚觉醒的血脉战士,即使是十个高级血脉战士,也不一定是黑甲巨猥的对手。

        “唐锐,你不用怀疑,虎妞觉醒的,是灵血!而且,还是灵血中威力超强的巨灵灵血!”

        于斌说到此处,一指那站着第三镇守使身旁的中年人道:“这位大人……”

        于斌的介绍,唐锐有点听不进去,他看着正冲着自己傻乐,手指关节按的咔啪响的虎妞,那张胖脸已经笑成了一朵肥腻腻的鸡冠花。

        心里暗暗求饶,虎妞呀虎妞,千万别再仿造蒙娜丽莎的微笑冲我笑,我的胃快要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