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虎妞宝石猫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唐锐,你是我的人

第三十七章 唐锐,你是我的人

        直到虎妞离开,唐锐也没得到他心心念念的兽晶!

        并不是第三镇守使耍赖,而是他身上只带了十几颗兽晶,而且这些兽晶,大多还是一级兽晶。

        什么第三镇守使,纯粹一个屌丝、穷光蛋!

        很想粘贴虎妞血脉的唐锐,对第三镇守使大为不满,恼火的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可是不满也没办法,没有足够的能量,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对虎妞使用沾沾卡。

        因为那位王者不能久留,所以在唐锐归来的当天,就带着虎妞离去。

        整个生存点的人,都走出地窟,目送注定成为大人物的虎妞离去。

        中年王者带着虎妞,腾空而起,一对闪动着金光的羽翼,虽然不是五彩祥云,却让虎妞整个人,染得好似金黄一般。

        舍不得啊!

        唐锐心里也很不舍。按照这中年王者的说法,虎妞是天资绝世,这样的人,还没有被自己用沾沾卡沾一下,她怎么能够离去呢?

        三级沾沾卡,自己缺少三级沾沾卡啊!

        虎妞已经开始和亲友告别,但是她告别的人中,并不包括唐锐,此时站在九天之上的她,突然大声道:“下面的小浪蹄子们,都给我听好了,记结实了,唐锐是我的!”

        “等我回来,你们谁要是和唐锐有了一腿,我就把她撕个稀巴烂!”

        我靠,我靠,我靠!

        我听到了什么?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我究竟听到了什么!

        天雷滚滚,天雷滚滚!

        唐锐几乎第一时间抬头,也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让他感到无地自容的话:“唐锐,明骚易躲,暗贱难防。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自个儿记清楚了:你是我的,我的!等我回来娶你!”

        滚滚的金光中,虎妞犹如一个神人踏空而去,只留下唐锐在虚空中凌乱,大有一种间歇性郁闷症发作的感觉!

        这是虎妞的方式,不由分说,就这么直接!

        “瓜怂,虎妞真的很强,而且还特狂暴,在你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四处招蜂引蝶。”

        便宜老爹打破了这种让整个生存点都瞠目结舌的场景,一本正经的叮嘱道。

        他太了解自己的鳖儿子了,遗传了自己的好基因,长的无可挑剔不说,还他妈的这么优秀!你说,你怎么让他安分守己?

        更何况,年轻的时候谁不想过滤一下各种版本的女孩子呢?没有趟过女人河的男人,又怎么能成长呢!

        “你尝尝鲜固然不错,但那是害人害己啊!”

        我……我能说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就已经到了害人害己的地步,这天理何在啊!

        唐锐一脸哀怨的看着教训自己的老父亲,放眼望去,就见整个生存点的女子,都用一种特别恐惧的目光看着自己。

        虽然唐锐真的没有这种心思,但是这种防备的目光,还是让他窘迫不已。

        他特别想要告诉在场的人,各位,我对你们真的没兴趣。

        老申头凑趣的走到人群前,大声道:“我说丫头们,刚才虎妞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

        他的目光虽是看向生存点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但是注意力却是放在唐锐的身上。

        “你们都记住了,唐锐是不容许你们撩拨的,你们要是撩拨出问题来,谁也帮不了你们。”

        “虎妞是什么人,你们都清楚,那可是敢说敢做的真汉子!”

        唐锐很想将老申头的嘴给捂住,虎妞是一个敢说敢做的真汉子,那他是什么?

        你老申头不觉得自己这番话,会让人感到特别羞耻吗?

        “这小子虽然还算不错,也挺讨喜的,但是为了你们的性命,还是要洁身自好,远离唐锐!”

        语重心长的将话说完,老申头又轻咳一声,不放心的问道:“我说的什么,你们都记住没有?”

        “记住了!”参差不齐的女声,在甘薯坡地响起。

        对于这种回答,老申头相当不满意,就在他皱眉的时候,第三镇守使已经沉声道:“记住了给我重复一遍!”

        “洁身自好,远离唐锐!”

        这一次,莺莺燕燕们的声音很高,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作为镇守使,威慑力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老申头对于自己没能营造出这种氛围很不满,而更不满的却是唐锐。

        你看这混蛋小子面无表情,那眼珠子却骨碌碌的乱转,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更气人的是,你看他那好看的嘴角微微上扬,似有若无的一抹笑意似乎在提醒自己:你嘱咐的再好也是白搭!你管得住人,你还能管得住心吗!

        真是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给阉了!

        虎妞已经离去,可生存点的一切,都还要继续。在田丰归来后,第三镇守使就和田丰等人研究生存点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果按照以往的规矩,生存点现在就应该另寻地方安身,但是唐锐和虎妞的出现,让生存点好像多了一些其他的出路。

        第三镇守使第一个开口道:“黑甲巨猥已经死亡,你们这里应该会安全一段时间。”

        “如果你们决定在这里重建家园的话,我可以让人从镇守府,给你们带来一批物资。”

        田丰的眼睛一亮,他从第三镇守使的话语中,觉得还存在另外一条路。

        虽然在生存点,他这个掌控者几乎是一言九鼎,但是保持整个生存点是所有人的生活,这其中的艰辛,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领会的。

        “听镇守使的意思,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条路?”

        “不错,还有一条路,不过这需要唐锐同意。”第三镇守使说话间,目光落在唐锐的身上。

        盛云武等人,一个个也都将目光放在了唐锐的身上。

        虽然唐锐和耀眼犹如神人的虎妞相比,差了那么一点,但是唐锐在神梦沼泽中寻找到落樱果的消息,却也传遍了整个生存点。

        没有虎妞,唐锐就是整个生存点的骄傲!

        尽管现在有点缩水,但是在场的人都清楚,以后唐锐的成就,同样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比拟的。

        隐隐约约中,唐锐的身份,已经是超脱了整个生存点的存在。

        唐锐看着第三镇守使,他觉得这家伙好像没有什么好事。不过在田丰等人的目光下,他还是做出一副温尔文雅的模样道:“镇守使您请说。”

        “你这次找到了落樱果,就拥有了进入武院的资格。但是现在你已经拥有了第一武院的入学资格,所以这个入学资格就可以兑换成进入紫金之城生活的凭证。”

        紫金之城生活是什么样的?在场的人中,大多只能靠猜。

        但是他们都觉得,留在紫金之城生活,那绝对是安全的。

        单单这一条,就足以让他们向往。

        “一个家庭进入紫金之城生活的凭证,可以换取你们生存点全部搬入咱们镇守府的地下城。”

        “究竟怎么选择,还是要看唐锐的。”

        在紫金之城生活,还是在镇守府生活,对唐锐来说没有区别,他是要进入第一武院的人。

        关系最大的,是他的便宜老爹唐振山。

        如果是唐锐自己,他绝对会选择让整个生存点进入镇守府的地下城,可是老爹唐振山呢?

        就在唐锐犹豫的时候,唐振山已经走过来道:“我去咱们镇守府!”

        “瓜怂,紫金之城虽然安全,但是你觉得老爹我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家在野外挣扎,自己安生的呆在紫金之城吗?”

        唐振山的声音不高,但是态度坚定。

        田丰等人激动起来。从他们的角度考虑,他们当然希望能够带着整个生存点的人,进入镇守府的地下城。但是紫金之城的入住资格,实在是太珍贵了。

        强行让唐振山舍弃这样的机会,那太强人所难了。

        “振山,你再好好想想?”犹豫了一下,田丰还是郑重的说道。

        “有什么好想的。”唐振山大手一挥道:“我一个人去紫金之城,人是安全了,但是心里不安生,一起去镇守府的地下城正好。”

        “至于我的瓜怂,有虎妞呢,不用我担心。”

        唐锐的间隙性郁闷症再次发作,为什么非要把我和虎妞绑在一起呢,你不怕膀大腰圆的虎妞把你儿子折腾死么?

        田丰等人非常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因为要整体迁入镇守府的地下城,所以整个生存点都沉浸在一种前所未有的狂喜之中。

        从生存点到镇守府的地下城,看上去好似距离不是太远,但是想要跨越这个距离进入地下城,却无比的艰难。

        因为地下城能够提供的生活物资有限,所以每一年都会有人从地下城中分流出来。

        自然,外面生存点的人想要进入镇守府的地下城,就更加的困难。

        现在,奢望得以实现。唐振山作为关键人物,得到了英雄式的欢迎,喝了不少酒的他,有些飘飘然。

        “瓜怂,你怎么在我这?”晃晃悠悠来到自己住处的唐振山,打着酒嗝问道。

        唐锐道:“老爹,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去第一武院,你自己一个人生活,我实在是不放心!”

        “瓜怂,老爹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更何况我们一个生存点都在一起,掌控者他们,都会照顾我的!”

        “男子汉大豆腐,遇事别矫情,等日后和虎妞给我生个乖孙子,老爹我就心满意足!”

        唐锐脸上的黑线更多,嘻嘻一笑道:“老爹,我觉得咱俩儿,最矫情的还是你,那女的可是和我说了,她几次请你去她那边休息,你都不去。”

        “这可不好!”

        唐振山察觉到了不好,可是酒劲上头,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唐锐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绳子:“老爹,你喜欢绑住两条腿儿,还是将胳膊腿儿都绑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