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 - 玄幻小说 - 艾贝尔的黎明在线阅读 -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九十章 珊瑚港口 (一)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九十章 珊瑚港口 (一)

        凌晨,格洛里与他的伙伴们距离珊瑚港口还有一段路程。但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死人恶臭与渔船的腥味已经让他们难受了。

        然后,一阵风吹过,让一股醇厚的酒香与百合花香混入进来。这种复杂的味觉体验,让格洛里与他的伙伴们难以形容。

        就当格洛里与伙伴们难受的时候,有一匹马受惊了。

        “嘿,兄弟,你看我的马踩到了什么?”狄伦嚷道。他与其他人一样浑身潮湿,还打了个冷颤。

        这时候,格洛里拉住缰绳,看了眼狄伦的马。他现了一块踩碎的膝盖骨。随后,他抬眼望去,就见到零落的落难者遗骸。他这才相信了有关珊瑚港口的传闻——那些获得准许的人才可以在鲜花繁盛、酒香四溢的乐园中生活,而其他人只能落难。

        “狄伦,我们得谨慎而行。”

        格洛里一次看了看伙伴们。他跳下马,狄伦与其他伙伴也下了马。而艾尔瑞丝呢?她抱合双手。遇难者过多,她无法挨个祈祷,只能面朝光明之神最后出现的诺亚丛林,于心中送上祝福。

        于是,格洛里与其他伙伴默不作声,等待祈祷仪式的结束。

        “好了,我已经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艾尔瑞丝松开手,呼了一口气。

        “尊重死难者,不管贫富贵贱,是每一个生者都得做的事情。”

        “至于谨慎而行,我们都得如此。即便还没到珊瑚港,我们就已经真正的体会到了守序族统治下的恐怖。现在,我真想念峭壁上的神诺鸟一家,它们比起这里的人类幸福多了。”威感叹。他绿色的眼睛闪烁着与格洛里一样的哀伤。

        “在这里要腐朽而死,还是被允许受酒香与花香的洗礼,全是守序族说了算。我们已经来到了守序族控制的地方。这地方让我总想起曾经看到的凄惨景象,守序族让人深恶痛绝。”

        格洛里很用力地握着手里的剑。他明白一件事情,命运这东西不能交给守序族。而且从过去到现在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接近美好的未来。同时,这种沉重的心情会一直纠缠到事情结束,尤其是面对这些死难者;如果未来不能变美好,怎么样来面对眼前的一切呢?

        在格洛里专注的时候,艾尔瑞丝就被落进丝绸领子里的水滴提了神。她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嫩绿梧桐树叶。

        艾尔瑞丝无法得知这些东方的梧桐树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生根芽的,但是她知道这些树的寓意,其中一种寓意便是孤独离情。这种感情对于艾尔瑞丝来说无法释怀,那么像爱娜这样的小孩子呢?爱娜已经很苦了,总不能让她继续受到伤害吧?

        “格洛里,爱娜怎么办?”艾尔瑞丝皱着眉,注视格洛里。

        “我跟格洛里约好了。我会保护好自己,因为我很会躲藏!一会,你们就知道了。”爱娜对蓂荚撒娇。

        此时,格洛里望着城郊路尽头的港口,远远便可以看到挂在高杆上的头颅。

        “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最终的结果都是落地成埃。但是人啊,这一辈子,不能让自己后悔。后悔药,这种东西连我都梦寐以求呢。小格洛里,呵呵……”格洛里回想泽维尔的话。他看着那些头颅思考着,还没有回答艾尔瑞丝的话。

        “的确,人这一生不容易。无论结局是悲伤还是喜悦,都应该勇敢面对。也许这样一直走下去,有一天会与被守序族处置的人一样的下场。但是,往前走终究会有希望,”格洛里默默想着,“眼前被守序族杀死的生命本应该是在阳光下绽放,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关于这一切,罪者应该付出代价!”

        “怎么了,格洛里?接下来,怎么办?”佐伊纳闷地说。她的目光闪过狄伦与艾尔瑞丝,落在格洛里望去的地方。

        狄伦上前一步拍拍格洛里的肩膀:“没问题的,我们可以救出埃琳,但我希望这之后去吃几顿烤肉来慰藉肠胃。”

        “我们可以的。梅恩先生曾说过,‘在这世界中,人无畏便会生,人怯懦便会死’。”格洛里仰望天空持久没有散去的雾霾,摇头甩了下头上的雨水。他感觉头脑清爽多了。

        “希望克里斯多夫与茱伊回程顺利,也希望他们可以告诉我的子民,我在进行一场艰难的旅程,而这场旅程在未来会被刻在壁画之中,就像兰杰斯与大神诺王的英勇事迹那样。”

        威严肃地说。他知道自己没有艾尔瑞丝那样敏锐的魔力感知能力,但是在这种距离也足够让他感受到索恩?珀恩赞的魔力之强大。他很兴奋:“如果能亲手了结索恩,那会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

        “蓂荚,爱娜还是要交给你。那么回头见!狄伦、威、佐伊,我们出!”格洛里将披风兜帽戴好,跳上了马背。

        “龙神保佑,希望司令的援军会及时赶到。”艾尔瑞丝很担忧。她棕色天使般的眼睛有些朦胧。而凤凰雏鸟在她肩膀上活蹦乱跳,期待着将要来临的冒险,并且朝格洛里鸣叫了几声。

        格洛里扫视了伙伴们,艾尔瑞丝的担忧神情让他确定了一件事——进入港口,意味着这艰难一天的开始。他的表情严峻,却不料物品袋子掉落地上。他将袋子系在腰间,然后重新上马。这掉落的麻布袋子似乎预示着今天有坏事情要生,就像格洛里之前休息时的噩梦一样。“好了,赶往珊瑚港。”他吸了一口气说。

        “格洛里,看我们谁先到。哈哈,我先走了。”

        狄伦骑马冲出了小树林。从神迹之城被攻破之后,他便一直在寻找格洛里;他见识过很多悲伤的事情,也曾经很无助地躲藏。现在有伙伴们陪伴,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他想。

        之后,队伍在通往珊瑚港口的交叉路口被拦下了。一名乔装打扮的复兴军团魔法师,在等待着他们。

        “是卡洛斯先生吗?这有您的信件,”信使将信件递给格洛里,然后小声说,“什么都别问我,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希望各位接下来顺利。”信使神神秘秘地说完话,便匆忙骑马离开。

        “格洛里,信中写什么?”佐伊用力地拉着缰绳。

        “好坏参半……我们的援军不会来了。奥拉娅在为了古迪安王国兵出红之谷而奋战,而守序族将复兴军团的主力牵扯在了那里。”格洛里平静地说。不过,威在一旁听到这些,便兴奋起来。

        “没有支援,意味着我们将迎接一场英雄的战斗。除此之外,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不久之后我们会兵出红之谷,那可是一个咽喉之地。”威笑着说。

        “陛下说得很对。现在,我们必须互相信任,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帮助。希望奥拉娅司令一切顺利。”格洛里一边说,一边与众人骑马赶往珊瑚港。

        穿过珊瑚港口东南边的百合花园,便是港口的关卡。魔龙帝国的皇家剑士守卫森严,因为这个港口是连通海上运输的重要位置,也是一个舰队据点。这个据点最初由穆恩与阿莫为阻挡残月族所建立,港口由坚固的岩石筑成,从艾贝尔纪元一九九四年夏,一直存于至今。

        在一棵距离港口关卡不远的大树旁,众人纷纷下马。

        佐伊看看格洛里,格洛里微微点头。然后,她朝关卡处的剑士走去,而格洛里在她的前面。

        高杆上的头颅清晰可见……黝黑的眼洞、干裂凹陷的脸部肌肉、没了嘴唇并且无法合上的下巴。头颅之下的杆上贴着符咒,是用的守序古语写法。

        艾尔瑞丝不敢直视眼前的一切,她躲在狄伦身后。而佐伊呢?她步伐轻盈地跟随格洛里走过高杆。

        在走过杆子的这一瞬间,佐伊明显感觉不适。她很清楚地知道这是守序的诅咒,一种让人会因为某些行为而痛苦死去的咒语。她紧跟格洛里,步伐稳健的格洛里让她与后面跟上来的众人鼓足了勇气。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里,但是请让我们过去吧?我们要等待从海上打渔回来的家人。他们今天就要到了。”

        佐伊手里拿着一小袋钱币,很礼貌地将钱币袋子递上。这袋钱币是威交给格洛里的,他们早就计划好了一切。

        但是剑士不理睬钱币,先上前查看众人的神情。他一身漆黑外层的银质铠甲,在胸前与四肢上各有黑龙的黄金雕纹,腰间的剑与梅恩先生的剑是一样的外貌。当他观察格洛里的时候,格洛里也观察着他。格洛里的眼光从没躲开剑士,而且目光温和、表情谦逊。

        “啊,终于来了几个有钱的,过去吧?但是,这钱要加两倍。瞧,你们的打扮……你们应该付得起。”剑士这才愉快地接过钱袋。

        格洛里无法看到眼前这名剑士的表情。剑士戴着遮面的头盔,格洛里只能通过他的头盔眼缝观察——这名剑士很满意。他装作不情愿的样子,还撇了嘴,才将腰间的两袋钱币交给剑士。

        看来事情很顺利,关卡算是很轻松地过去了,众人这样想。当众人即将通过的时候,索恩与格洛里众人擦肩而过,他这是例行巡视。

        “后面的人站住!”

        索恩高喊。怎么会有一股让我熟悉的感觉?他纳闷。他闭着眼睛回忆过去的战斗,找寻与刚才相似的感觉。当时,格洛里众人就被守卫的剑士们拦住了。

        “大人,您有什么需要我们这些平民效劳的吗?”威转身优雅的鞠躬。他将格洛里挡在身后。

        “竟然有一名神诺?你们得仔细检查所有经过的人类,别让臭虫闹事。”索恩感觉那股熟悉的力量消失了,便继续朝另一处关卡走去。

        格洛里故意大方地耸耸肩,看着剑士们:“呵?那位官爷,他怎么了?我们可是好人!”

        “大人,我们可以走了吗?”佐伊又将一颗钻石递上。

        “进去吧?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出港口的时候,你们从另一边走吧。”剑士接过钻石。他拿着它朝着太阳看,钻石闪闪光——瞧,一颗货真价实的家伙。

        “这之后,就会像你说的那样——你会再也见不到我们。”

        格洛里背对剑士,头也不回地走。而刚才的那名剑士,似乎没有听出这话的意思,只是耸了耸肩;他以为他们会按照刚才说的做,接到家人后从另一边离开。

        众人趁着视线暗淡,来到港口的一面朝南的斜坡之下。在紧挨下水道的平坦过道上,覆盖着许多的横条木板。

        “好了,跟我来……维克多男爵所说的地方就在这板子之下。”

        格洛里轻轻地敲了敲地上长板子中的一块。他寻找到了那块空洞响声的木板,那木板就在紧挨边白色岩石的地方——这地方,位于通向南面空旷地带的石桥下。狄伦上前掀开。

        “佐伊,这里面好像一点灯光都没有,不会有什么东西吧。”艾尔瑞丝盯着洞口。甚至,她还拉着佐伊的衣角,仿佛害怕自己被怪物拉进漆黑的洞里。

        “嗯……应该会有吧!”佐伊说。

        在艾尔瑞丝惊异的瞬间,佐伊拉住她的手,跳了进去。狄伦跟在后面。格洛里与威也赶紧跳了进去。

        漆黑的通道,酒香随着通道的深入越来越浓厚。佐伊手中燃起火焰,照亮了通道。

        “深处并没有任何动静传来,里面也是一片漆黑,一丝光线都没有。这很奇怪。”格洛里望着隧道的深处。

        “格洛里,看来事情的确不太正常。”威提醒道。

        “我们就这样谨慎地往前,埃琳小姐应该就在里面。天亮之前,我们必须离开。”

        格洛里刚才所见到的剑士与在神诺族的领地上见到的有些不同。至少从着装来看,这些穿着华贵的剑士与之前只是身穿漆黑的钢甲的剑士就有明显的区分。穿着,也是一种实力的代表。

        正在思考,格洛里就惊了,因为狄伦试着放大声音呼喊。

        “埃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