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好人好事

第八十七章 好人好事

        克莱恩一路向上,利用无面人的能力欺骗了一个个守卫,一直来到占卜提示中遗迹的出口。

        谨慎地通过石门,克莱恩看到一片类似大厅的宽阔空地,从穹顶倾斜洒落的暗淡日光证明这的确是出口。

        大厅的中央有一个祭台,四个兜帽身形跪伏在四周,另外一道同样戴着兜帽的身影正用沉哑的嗓音对着一位身材妙曼的女子说道:

        “我闻到了意外的味道,开始吧,抢在它到来前。”

        女子轻声一笑,用夜莺一般动听的嗓音说道:

        “我需要你将我送到东区。”

        克莱恩背靠墙角,缩在阴影里,用压的极低的声音问道:

        “如果我冲出去砸了那个祭台,你说我还能活着出去吗?”

        “此地禁止传送!”

        “我……”

        忘了这莽货的德行了!我跟它商量个屁。

        身影模糊,已经能看到那无穷远处的一道明净光华的绝美女子,突然身形一滞,一下子脱离了那种奇异的状态,在这个阴暗的大厅里重新清晰了身形。

        12只眼睛一同看向距离石门不远的墙角,克莱恩无奈的走了出来。但他肌肉紧绷,随时准备向敌人发起绝地冲锋,以便穿过敌人的封锁,向外面逃跑。

        “是你?怎么又是你!”

        a先生认出了来人,正是当初意外闯入他的住所,又诡异逃跑的小爬虫。

        “呵呵,原来是一个小意外。”

        美丽女子只看了一眼,不在意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a先生,这就麻烦你来处理吧,我要尽快赶到东区,不能传送,我就要花一点时间才能过去了。”

        话音刚落,女子就直接隐匿身形,消失在大厅里。

        “我诚挚地邀请你,见证我主的降临。”

        “你可真是个幸运的人,你将荣耀地融入我主的圣躯。”

        a先生露出邪恶疯狂而嗜血的笑容,他并没有立刻对这只小爬虫动手。

        他的四个侍从接连倒下,祭台上忽然亮起强烈的灵性光华,伴随着虚幻层叠的悲泣与哀鸣,一股股悲哀、绝望、痛苦、压抑、疯狂的负面情绪汇聚而来,犹上等的燃料,砰得一下点燃了祭台。

        a先生默默等了一会,忽然拧起优美的眉。

        收集到的负面情绪与预想中的差这么多,那个女人在搞什么!

        克莱恩看着a先生沉默对着祭台,脸色阴沉。

        克莱恩又看向祭台,那不断吞食着负面情绪,不断增强的恐怖气息,让他想起了廷根,想起了梅高欧丝,想起了那道光。

        于是他举起了普普通通的左轮手枪,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一枚枚金色银色的非凡子弹射向漆黑的祭台,又被无声无息吞食,如杯水车薪,如螳臂当车。

        a先生冷漠而不屑地扫了克莱恩一眼,没有阻拦,他又重新面向祭坛,濒临毁灭的极致疯狂与渴求为信仰奉献一切的虔诚交融,让a先生有种夺人眼球的邪异美感。

        “创造一切的主;”

        “……”

        a的声音坚定而无畏。

        “我愿意奉献我的身躯,让它作为容器,承担您伟大的意志!”

        我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对明天充满期待地活着,而不是这样,克莱恩在心底无力地呐喊。

        满是汗渍的手心,忽然触摸到一件冰凉的物品,想也不想,克莱恩一把抽出,将它对着祭台扔了过去。

        “我操!老子特么刚回来还没有一个小时!”

        一道金黄色的抛物线划过充斥着堕落与污秽意味的空间,就像一颗拔了引线的手榴弹。

        “轰!”

        a先生辛辛苦苦忙碌了许久的祭台炸开了。

        a先生和他的主也气的要炸开了。

        祭坛上虚实交融光影不断扭曲,最后坍缩成漆黑一团,仿佛达到了极致,突然,巨大的毁灭的力量突然炸裂,整个底下出口的岩壁都振动起来。

        克莱恩就像一只偷了鱼正在被追打的猫,几个纵跃灵巧地绕过障碍物,逃窜出了底下遗迹。

        王子川觉得自己得了脑震荡,他刚刚听到了真实造物主能让耳朵怀孕的天籁之音。

        烦死了!

        死诡当初炼这破灯的时候为什么不加隔音阵法?

        “我今天就是埋在这遗迹里,再也出不去了,我也不去找那个死诡二代了!”

        ……

        绝望夜莺通过一些预设的手段,快速赶到东区。

        “就从这里开始吧。”

        身着洁白长袍的绝色女子,勾起嘴角,露出最最迷人的笑容。

        铁黑色的雾气从她的身上缓缓溢出,一点点融入泛黄的浓重雾霾中。

        “哇!哇!哇!”

        嘹亮而阴森的婴儿啼哭声从遥远的虚无中传来。

        一道道黑色栅格犹无形的牢笼将绝望夜莺困于中间,转瞬间那些黑色的阴影中裂开了一条条缝隙,无数布满血丝的眼球密密麻麻,一齐看向绝望夜莺。

        半空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坐在豌豆藤编织的座椅之上,平静的望着绝望夜莺。

        “神秘女王!”

        黑色的火焰忽然腾起,盘绕在圣洁长袍周围,抵抗着冻结灵魂的力量。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贝克兰德的事情可妨碍不了大海之上的王者。”

        贝尔纳黛没有任何要回答的意思,一柄样式古老,通体染着一团团暗红色血迹,散发着强烈毁灭气息的长枪凝聚而出。

        长枪刚一成形,就“嗖”得一声射向牢笼之中的绝望夜莺。

        带着无可匹敌的毁灭之意,长枪一下子刺入白袍女子的身体。

        “哗啦”一声,白袍女子粉身碎骨,镜子的碎片洒落一地。

        绝望夜莺趁机摆脱了牢笼,她的瞳孔银白闪过,淡蓝色的晶莹冰枪,瞬间形成,毫不犹豫地投向半空中的贝尔纳黛。

        长枪所过之处,白霜凝聚,寒封世界,挥洒极致的寒意。层层坚冰凝结,贝尔纳黛和她的豌豆藤一起被冻结在晶莹之中。

        贝尔纳黛连同坚冰忽然碎裂成漫天星屑,身形又在另一侧凝聚出来。

        绝望夜莺趁着攻击的间隙隐匿了身形,她不打算跟神秘女王继续战斗下去,她只想快点离开。

        无论是继续播撒疾病还是赶快逃离贝克兰德,都是当务之急,风暴教会新任枢机主教说不定已经御风来袭。

        低沉的号角声突然响起,周围的空间在毁灭的音波叠加下剧烈的动荡起来,身处其中的绝望夜莺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跟着颤动起来,有种随时会碎裂成一地粉末的趋势。

        又一面镜子哗啦破碎,绝望夜莺的身影出现在小巷子的尽头,正待她要射出黑色火焰,点燃周围的房屋与疾病,以阻拦神秘女王的时候,她的身侧忽然出现一个披着带兜帽的古典长袍,黑发黑瞳,面容秀美而呆滞的年轻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