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38章 最后通牒

第38章 最后通牒

        倒葫芦山。

        西凉铁骑来去如风,在沈炼带领下,一万大军很快赶至山下。

        倒葫芦山隶属沧章县境内,就在县城外不足三里。

        而沧章县是一个小县城,面对突然而至的镇北军,许多百姓都吓得回家闭户,不敢出来。

        县令更是第一时间差人去州府通知州牧大人,并且还派出师爷,来向镇北军询问事宜。

        师爷带着两个衙役,从县城赶出来,一看到黑乎乎一片的镇北军就不由两股战战。

        他心中忍不住想:这么多兵马,要是进攻沧章县,岂非小半个时辰就能解决战斗?

        传说那小王爷苏元心狠手辣,谁知会否干出举城劫掠的事来?

        一想到此,师爷就满头大汗。

        几个士兵将他们带到沈炼面前,师爷见了面前的清秀男子,以为其就是苏元,连忙下跪:“参见王爷……”

        “我不是王爷,起来吧。”

        沈炼让师爷起身,直截了当地问话。

        “你来做什么?”

        师爷不知沈炼到底是不是苏元,但知道他是管事的,于是结结巴巴地问道:“是,是县令差小人来……大人引大军忽至,是否是要……”

        “你们县令担心我们要攻占沧章县城?没必要,这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师爷闻言,心中大松口气。

        但下一刻,沈炼的问话又让他提心吊胆。

        “我问你,倒葫芦山上的云山派,你可知晓?”

        “知,知道……”

        “知道什么?”

        王爷面对沈炼,总感觉全身压迫,不敢隐瞒半分,老老实实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云山派一共数百门人,他们平时住在倒葫芦山上。倒葫芦山上有果树动物,云山派人也种有菜园,还有山泉水可饮。

        可以说吃喝方面,不用下山,云山派也勉强能做到自给自足。

        但其他杂物,如衣物、香烛、部分生活器具等,云山派还是需要来沧章县城采购,大概每半个月就来采购一次。

        不过自从云山派在倒葫芦山建立起后,沧章县城部分猎户上山打猎,便会被一些蛮横弟子打下山来。

        说是此山归他们云山派所有,外人不许上山打猎。

        为此一些猎户还告到过县令处,请求主持公道,结果可想而知,县令才懒得理会这种事,也不愿招惹江湖高手。

        师爷一股脑把自己知晓的全部说出。

        沈炼听完,心中有了主意。

        和普通西凉士兵不同,他们这一批锦衣卫智能程度是很高的,假扮真人完全不会让人瞧出端倪。

        除此之外,他们思索事情也比较缜密,擅长根据已有情报来进行分析、归纳、总结。

        眼下沈炼听师爷说完云山派情况,已做出一个决定。

        “师爷,请你去找几个熟悉倒葫芦山的本地猎户来,限一个时辰。”

        “是,是……”

        说是“请”,但实际上在师爷看来,这就是命令。

        他可不敢不从,当即和俩衙役飞奔回城,一方面找熟悉倒葫芦山的猎户,一方面把镇北军无意夺取沧章县的消息告知县令。

        县令此刻正在县衙战战兢兢,好不容易等到师爷回来,听他说了一切,才稍微放下心。

        “还磨蹭什么!快去找猎户!”

        “县令大人,已经去派人找了。”

        “唉……看来这大军还真是冲着云山派去的,幸好,幸好。”县令一屁股坐在木椅上,他是真怕镇北军发起攻击。就县城里这点衙役捕快,真要打起来,估计给镇北军塞牙缝都不够。

        安心之余,他又不免幸灾乐祸:“这下山上那群家伙可惨咯。”

        ……

        倒葫芦山上,云山派。

        此刻全部门人都集中在练功大院,个个神情紧张,搓手顿脚。

        先前刚有人传来消息,说是镇北军真的来了,此刻就在山下,而且看声势人数足有万人之多!

        这不光让弟子们心惊胆战,连同掌门长老等人,也在屋内紧急商议。

        一长老脸色难看道:“怎么会这样?镇北军没回撤?难道五大家族和北疆大营的公孙阔没有进攻北风城?”

        “不知……”掌门刘运风摇头。

        先前张远东写来的信中明确说,苏元大军前往倒葫芦山之日,就是他和公孙阔里应外合夺取北风城之日。到时这支来云山派报复的大军,自然会以大局为重,撤回去。

        可是现在……

        另一长老沉声道:“现在上万铁骑就在山下,没有半点撤走之意,我等必须小心应对!”

        “怕个鸟!”脾气火爆的震龙长老猛地一拍桌子,铜铃般的双眼瞪圆,“他大爷的!那镇北军有胆量就上山来试试!”

        “若是镇北军匆忙上山,那倒是我们的机会……”刘运风道。

        倒葫芦山虽不如一些高峰险峻,可山路也颇为崎岖狭窄。

        山道一次可通行人数不过数人,若是镇北军要上山,那大军的优势将荡然无存。

        反观他们云山派,随便派出几名后天弟子,互相支援形成防卫,便能守住一条山道,让镇北军士卒无法上来。

        “让弟子立刻去准备些圆木滚石!镇北军胆敢上山,就让他们知道厉害!”有长老安排道。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宣竹居士开口了。

        “诸位,那苏元谨慎小心,恐怕不会轻易让大军上山。”

        “这……”

        “掌门!各位长老!”

        这时,一名弟子冲进屋来,手中拿着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最后通牒”四字。

        “这是一名镇北军送上来的!”

        “哦?”

        刘运风立刻拆开查看,看了一眼便勃然大怒,怒斥一声:“竖子尔敢!”

        “写的什么?!”

        震龙把信抢过,读出声来。

        “限你云山派酉时前交出朱旭、宣竹居士二人。否则我大军将攻破云山派山门,灭派除名!”

        “哇呀呀!气煞我也!”

        震龙念完,面容狂怒,一个箭步夺门而出。

        刘运风意识到什么,赶忙出声:“震龙长老,别——”

        已经来不及了,冲出屋门的震龙,寻到那送信的镇北军士兵,隔着四五米凌空一掌轰出,内力迸发击在士兵脑门,“哗啦”一声,红白溅洒一地。

        周围弟子们见震龙长老暴起杀人,俱是一惊,后退几步。

        “你——唉!”

        刘运风见震龙掌毙镇北军,叹息一声。

        他看了信中内容,同样很生气,但还不至于要把气洒在一个送信的人身上。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震龙把人杀了,想找个回信人都没了。

        震龙一掌毙命士兵,还不满足,口中大叫着要冲下山杀光所有镇北军。

        还是几名长老齐齐出手,才将其拦住。

        宣竹居士这时站出来道:“我……”

        他刚开口,震龙便冷冷盯着他:“宣竹,你个死老头子,要是敢说什么‘把我交出去’之类的话,我就先把你宰了!”

        “震龙长老,你胡说什么!”

        “老子没胡说!”震龙大吼道,“这镇北军敢说要灭派除名,明摆着没把我放在眼里,我非得宰了他们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