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61章 神秘女子

第61章 神秘女子

        “千金,我的人头就值千金?”

        镇北王府,书房内。

        苏元知悉圣旨内容后,都觉得有些好笑。

        这庆襄老儿发出的圣旨,居然是一份“悬赏”,这岂非有够儿戏?

        堂堂一国之君,要剿灭谋反,不派大军征讨,反倒以悬赏召集江湖人士刺杀,实在是够丢脸的。

        不过话说回来,苏元倒也不会轻视此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难保不会有什么愣头青真接了这“圣旨悬赏”,跑来刺杀他。

        好在北风城早就被他打造得如同铁桶一般,一般江湖人进来就会被发现。哪怕是先天高手,也休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

        但无论如何,这张圣旨都是真正“开战”的证明。

        苏元虽然早就形成“事实谋反”,但实际上一直没有“宣布谋反”。

        现在,庆襄皇帝既然发布圣旨,那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回应。

        “干脆我也发个悬赏令,谁能取了皇帝老儿人头,我赏万金,哈哈。”

        苏元笑了出来。

        他当然不认为谁真能去把庆襄杀了,但这悬赏用来恶心一下皇帝那老东西肯定还是十分奏效的。

        想到这里,他便直接安排人去做了。

        随后,他让善保把翻译好的北戎军情书送来。

        查阅一番,还真让他发现不少有价值的。

        比如古里烈一直在催北戎国内,给他调度粮草,让他早日攻打北疆大营。

        不过北戎国内也并不是团结一心,各个王子的支持者们互相都有明争暗斗。

        古里烈虽然继承北戎大王之位的呼声最高,可这事只看呼声也不行,且呼声一旦太高,当前的北戎大王心里也难免会犯嘀咕。

        儿子人气太高,当爹的也不安心啊。

        另外颇具军事价值的,则是一些北戎的粮草运输路线,甚至粮草大帐都有标注在地图上。

        至于最让苏元惊讶的,是古里烈居然有一封书信,是大周太监总管傅成阳寄来的。

        信中傅成阳在询问他北疆之事,问苏元、问北疆大营的情况。

        “如此看来,这傅成阳连漠州州牧许义川也信不过,还暗中和北戎王子有密谋勾结……”

        苏元看着信封上的黑色桃花印泥,心道要是把这封信曝光,估计傅成阳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前提是——

        皇帝老儿能看到这封信,以及傅成阳没有在朝廷内一手遮天。

        苏元摇摇头,将信收起。

        他带着善保一起,去成立了一个专门的语言翻译部门,就叫“译语阁”。

        善保担任译官令,也就是主管。

        随后苏元又召唤出两名使者,加入阁中,反正他目前用不了那么多使者,闲着也是闲着。

        除去召唤人物,他还差人去找了一趟格沙娜。

        格沙娜先前领了银子,和她那些姐妹租了一套小宅,正在筹办北戎讲堂的事。

        听说苏元建译语阁,格沙娜也当即表示愿意加入,同时兼顾两份工作。

        两日后。

        苏元秘密换上常服,在梅兰竹菊等人的保护下,来到城郊一片墓地。

        今天是他母亲祭日,自然要来祭拜一番。

        墓地里人不少,自从新税法实行后,许多百姓负担减轻,自然有时间去做一些其他事,来缅怀拜祭亡故亲人也是其中一项。

        好在苏元戴着斗笠,一身黑衣,遮掩地很严实,也不用担心被百姓认出,引发热闹。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此刻在他母亲的墓地前,有一人正静静站立,看着墓碑。

        隔着数十步,苏元能看出,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

        她一头长发如墨,束扎在脑后,垂到腰间。一身鹅黄长衫光彩明亮,衣摆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晃动。

        苏元朝她脸颊看去,女子生有一张堪称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庞,一张鹅蛋脸白皙光滑,眉宇却十分凌厉,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搜遍记忆,苏元也没有关于这女子的点滴。

        他迟疑一下,走上前去。

        “请问你是……”

        靠近后,苏元停住脚步,开口询问。

        高挑女子扭头看他一眼,苏元只觉那目光像穿透了他的身体般,将一切都看得清晰明白。

        “我是晴儿的师父。”

        ……什么?

        苏元愣住。

        他母亲全名顾晴,晴儿自然是指她。

        可……师父……?

        怎么可能?

        苏元瞧着那女子的绝美容貌,怎么看也只有二十出头。这么年轻,怎么会是他母亲的师父?

        “你是小元吧。”女子对苏元笑了一下,“你三岁的时候,我见过你一次,还给你带了糖葫芦吃。可能你不记得了。”

        “……”

        “晴儿没跟我提起过你,这也应当。她早就和我说过,将来有了孩子,不会让他习武。武道一途,逆天而为,终究会留下太多落寞。”

        苏元张口欲言,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不知女子话语是真是假,但女子那超凡脱俗的气质,却让他已倾向认为是真的。

        “这么说。”他迟疑片刻道,“我该称呼你为……太师父?”

        苏元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个称呼,他记得张无忌也是这么叫张三丰来着。

        女子点头道:“随你。”

        “主人。”这时,兰剑忽然开口,“她可能是在说谎。我们感受不到她有武功在身。”

        其他三剑也纷纷点头。

        苏元闻言,也心中好奇,不过下一刻所发生的事,便证明四剑错得离谱。

        “这柄剑,是我四十年前炼制。”

        女子瞥到苏元腰间佩剑,话音落下,剑刃自动出鞘,飞到女子手中。

        这一幕让四剑大惊,纷纷拔剑戒备。

        苏元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明明没看到女子有何动作,怎么剑就自动飞了过去?

        这种隔空取物?是什么境界?

        梅剑面色略微有些苍白,紧张道:“主人小心,她擅长内力隐匿之术,境界恐怕在还在宗师之上,我们四人不是敌手。”

        在宗师之上……

        苏元隐隐心惊。

        “你这四名护卫,天资倒是不错。不过不用担心,你叫我一声‘太师父’,我又岂会伤你。”

        女子说完,脚下一踏,明明还隔着七八步,下一秒却已出现在苏元面前。

        这堪称“缩地成寸”的本事让苏元大开眼界。

        “我只收过一名徒弟,便是你母亲。只可惜当年我闭关潜修,未知你母亲之事……出关后,才知她已亡故。”女子将剑放回苏元腰间的剑鞘里,叹息一声。

        “我这个师父,却是不太够格。”

        “……”

        苏元瞧着她落寞神情,心中微动。

        他看得出这是真情实感,并非作伪。

        “我已无法补偿晴儿,但听闻你谋反一事,想必会招致诸多危险。”女子抬手拍了拍苏元肩膀,轻声说道。

        “太师父别的本事没有,一些粗浅武功倒是会些。这段时日便留在此城清修,护你周全,顺便调教一番你这几名护卫。待你羽翼丰满,太师父再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