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75章 关门打狗

第75章 关门打狗

        “该死!该死!!!”

        陈家宅邸,陈家族长和许义川都在破口大骂。

        “镇北军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太原城内的?”

        “我怎么知道!”

        “那苏元到底死没死!你不是说刺杀成功了吗!”

        “这是九千岁派来的刺客说的,我哪里敢怀疑?”

        “现在怎么办?!”

        “必须想办法逃出城!”

        两人焦急商量着对策,许义川现在不得不待在陈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府邸被占领,没法回去。

        但眼下陈家……

        “爹!”陈族长的儿子从外面跑进来,手中还拿着一柄长剑,“家丁都组织起来了,人人都拿了兵器,现在都在门口守着!”

        “好,好……”陈族长心中一安,他家有家丁数百人,都武装起来,应该还能抵挡一会儿。

        “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出城。”许义川道,“老陈,你多准备点银子,疏通一下守城的镇北军士兵!”

        “只能这样了!”

        两人都没别的办法,陈族长让人去准备银子,然而这时宅门前却传来一阵骚乱。

        “镇北军来了!”

        “啊啊快跑啊!!”

        几百家丁组建的守卫阵线,几乎在镇北军到来的瞬间便崩溃,转眼便有一百多人被杀,鲜血将宅子门槛染得鲜红,遍地都是血脚印。

        陈族长瞧到这一幕直接傻眼,他眼见着如狼似虎的镇北军士兵冲进他家宅子,将任何敢于反抗者全部砍杀在地!

        “不要杀我们呜呜……”

        “饶命,饶命啊!”

        “呜呜呜……”

        府上大大小小,全都吓得要命,一些女眷更是哭叫不止。

        可能在她们想象中,这种时候,她们女性难免要遭受一些惨无人道的凌辱,这在历朝历代都是循环往复着发生。

        然而冲进来的镇北军士兵却没有对她们做什么,这些冷面无情的士兵,手中大刀基本上只砍那些手持武器、攻击他们的人。

        而没有攻击力的一些人,他们则采取一种无视态度,只是把人都控制起来,不让乱跑。

        陈族长和许义川见状,也是任何办法没有。

        他们生怕自己也被当成反抗者砍了,连忙五体投地地趴下,比任何人的投降姿势都要更标准。

        “咦,运气不错。”沈炼看到二人,脸上露出笑容,“陈家的族长,还有州牧许大人都在,一次抓到了名单上两个名额。”

        名单?

        还有名单?

        两人听到沈炼话语,都是心惊胆战。

        可想而知,那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人”、“贵客”名单。

        不过,眼下有人能认出他们身份,他们倒也不用担心被镇北军士兵误杀,从而跪着了。

        许义川第一个站起来,对沈炼沉声道:“你认得我?很好,我是一州之牧,苏元在哪里?我现在就要见他!”

        “啪!”

        沈炼一巴掌抽在许义川脸上,把后者抽得一个趔趄,捂着脸惊愕不堪。

        “你,你……”许义川一手捂着脸,一手哆嗦指着沈炼,“你一个小武官敢打我?你敢打我?我可是漠州州牧!”

        “你便是皇帝,敢对我们大人出言不逊,也要挨巴掌。”沈炼皮笑肉不笑道,“若不是大人的命令是抓人,我现在早已砍下你一条手臂,让你长长记性。”

        “!!”

        许义川被吓得连忙收回手,说不出话。

        一旁的陈家族长也老实了。

        本来他也想摆谱,但眼前这小武官连州牧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他呢?还是老实一点省得挨抽的好。

        镇北军过来几个士兵,把两人绑好。

        “爹!”

        陈家族长的儿子看到父亲被绑,原本已经投降的他却从地下捡起把刀冲来。

        “章儿住手!”

        噗!

        沈炼一刀将冲上来的年轻人捅死。

        “章儿!!!”

        陈家族长睚眦欲裂,沈炼却只是甩了甩刀刃上的鲜血,淡淡道:“都带走,还要去下一家。”

        ……

        一栋高大的宅门前,数千镇北军士兵严阵以待。

        吕无忧望着宅门上大大的“吕”字,心中叹息一声。

        他又如何不清楚,这是苏元对他的考验。

        苏元所说他名单上的熟人,自然是吕家人。

        他当初去北风城投奔苏元时,斩钉截铁地说,已经和吕家断绝关系。

        现在就到了证明的时候,倘若他不够坚决,苏元一定会心生猜忌。

        吕无忧很清楚,他真心实意想要的,的确是一个美好的世间。为此,哪怕要背上千古不孝骂名,他也要跟随苏元左右,将理想贯彻到底。

        “破门。”他下令道。

        镇北军士兵立刻行动。

        吕家宅门紧闭,但很快就被撞木撞开。

        如同陈家一般,吕家也蓄养大量的家丁团练,人数超过千人,此刻宅门一破,也都一股脑地喊杀冲出。

        吕家是开钱庄的,而开钱庄,要是没有足够的武力庇护,根本开不起来。

        因此吕家也一直很重视自家豢养打手,这一点从装备上也看得出。吕家冲出的这些家丁团练,个个身上都穿着盔甲,装备比寻常士兵还要精良得多。

        但和镇北军一比,却又有些相形见绌。

        更别提双方在团队、组织战斗力上,根本是天壤之别。

        吕无忧瞧着这些家丁,贯彻着苏元的命令:“反抗者杀无赦!”

        锵锵锵锵锵!

        刀兵金戈出鞘撞击声不绝于耳,镇北军士兵们同吕家的家丁厮杀在一起。

        结果可想而知。

        战斗很快呈现一边倒的态势,原本冲出来的家丁此刻飞快被打了回去。

        一个年轻家丁手中挥着大刀,将一名镇北军砍倒在地,但下一刻自己也被砍翻。

        倒地的一瞬,透过镇北军缝隙,他看到了站在后面的吕无忧。

        “二公子?!”

        “……”

        “二公子!是我啊,我是大杨!”

        被砍倒的家丁大吼着,吕无忧听到,看了过去。

        他看到那名家丁也是一愣,后者同他年龄相仿,小时候还做过他的书童。

        吕无忧张口欲言,但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眼看着镇北军士兵将那名家丁杀死。因为后者手中还握着刀,是危险因素。

        看着那名家丁死亡,吕无忧那颗还略微有一丝纠结的心却是彻底平静下来。他跟着镇北军进入吕家大院,将不投降的家丁全部消灭后,开始搜人。

        搜遍整个大宅后,吕家人都被集中带到院子里。他们各个神情恐惧,而当看到吕无忧时,他们的表情则变得很丰富,有惊喜、有怨恨、还有谄媚讨好。

        但吕无忧几乎面无表情,他在发现没找到吕家家主,也就是自己父亲时,思索片刻,忽然道:“我记得宅子南院下面有一个秘密书房,去那里搜!”

        “吕无忧!你这个混账东西!”吕无忧的大哥闻言怒吼一声,要从人群里冲出,但却被女眷们合力拉住。

        吕无忧见状却道:“看大哥你的样子,爹真藏在那里了吧。”

        “你这个畜生!那个密室爹只告诉了咱们几个,你居然出卖爹!”吕无忧大哥一脸怨恨,“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为了荣华富贵把整个吕家都要害了!”

        “如果我是为了荣华富贵,以大哥你的能力,又凭什么和我竞争吕家下一代家主之位呢。”吕无忧眼含讥讽。

        他大哥一时哑口无言,的确,从小这二弟就比他这个大哥聪明。要不是这小子成日放浪形骸、不理家族事务,估计爹早就把家主之位传给他了。

        “那你……你到底是为什么!”

        面对大哥的质问,吕无忧久久没有回答。

        因为他知道,他大哥这样的人,是永远理解不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