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89章 一合之敌

第89章 一合之敌

        前锋后撤,在留下一地尸体后退出百米。

        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长弓的有效杀伤范围,李胜天遥望着天门关城墙下数百具尸身,心中简直在滴血。

        虽然和他四十五万大军相比,几百人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但能作为先登军的都称得上是精锐。

        可以说这是一群最有勇气拼命人,现在死了这么多,    无疑是个不小的损失。

        李胜天不知道是傅成阳所说的下毒计策没成功,还是苏元那边及时做了应对。

        但不管是哪一种,轻易夺取天门关都不再是现实。

        还是得稳扎稳打。

        城墙上,苏元眺望讨北大军,不知道李胜天接下来会如何选择。

        他虽然将计就计,骗杀了几百讨北军士兵,但这个数字并不会影响大局,只会稍微降低些敌人士气。

        而且苏元也觉得,    李胜天退得实在够快,发现不对劲就立刻撤退,可以说是非常稳重的作战性格。

        换做其他将领,可能会不愿意放弃沉没成本,选择继续加码进攻。如果是那样,就会损失更多人。

        现下在天门关,苏元一共能动用的兵力有七万。

        其中六万西凉铁骑,还有一万御林军。

        另外牛玉红带领的两万真人士兵下午也会赶到,还有率两万西凉铁骑从北戎往回赶的楚长宁,估计明日傍晚也能来到天门关。

        到那时,苏元总共可用兵力就足有十一万。

        十一万和四十五万,差距似乎有些大。

        但苏元有天门关险隘,    再加上他的士兵要更精锐,    因此他也并不担心什么。

        甚至做好最坏打算,万一天门关守不住,他完全可以放弃防守,    让数万骑兵军团主动发起进攻。对面讨北军还是以步兵为主,    面对西凉铁骑优势不大。

        不过……

        苏元心想,    李胜天应该也会意识到这一点才对。

        那么他的应对方法是?

        苏元不会轻视敌人,    很快,他就发现李胜天军队开始作业。

        讨北大军没有再轻易尝试进攻天门关,反而,在天门关外几百米,有士兵开始运输圆木,制作栅栏。

        苏元远远瞧到这一幕,也是有些意外。

        “主公,敌军似乎是要扎营结寨!”

        赵云也瞧到远方情形。

        “嗯,看来李胜天没有抱着送战速决的想法,而是要和我们打持久战。”苏元道,他心中想,这李胜天还真是够稳健。

        明明手握数十万大军,却不选择强攻,而是以最稳健的方式结寨。

        这样一来……

        苏元心中好笑,我的召唤士兵可不用消耗粮草啊。

        如果是打这种对峙消耗战,那苏元完全可以和他打到天荒地老。

        因为他的召唤士兵不需要吃饭,粮食只要能满足真人士兵的消耗就好。而他整整一个漠州,    再加上北戎等几个族落也都收入囊中,    这么大片地方,    还供不起两万人吃喝?

        讨北军就不同了。

        四十五万人,一天需要吃多少粮食?

        哪怕背靠大周十一个州,粮草又能供应多久。且不说中间搞不好还会有许多克扣,运输方面也会消耗大量人力。

        试想一下,要给四十五万人运粮食,需要动用的民工,起码也得要几十万。

        加起来上百万人在这和苏元硬耗……

        不得不说,如果苏元的召唤士兵也需要吃喝,那李胜天这稳健行为还算是一记“本手”。

        可问题是并非如此,李胜天完全处于一个信息不对称状态,因此这一招,只能算是“俗手”。

        “主公。”赵云请战道,“末将可率几千轻骑,出城游击,干扰其城寨建设!”

        “这……也好。”

        本来苏元没想着出击,李胜天要拖,那就拖呗,看看是谁先崩溃。正好苏元也可以趁这段时间全力在漠州搜查那名下毒的人。

        不过让赵云主动出击一下也好,这样也能给李胜天一种错觉。

        一种“我不希望你建立营寨”的错觉。

        如果李胜天把这种错觉当真,那肯定会加速建设营寨,那样对苏元来说反倒是利好。

        很快,赵云自领一千骑兵出城。

        他没有要太多人,因为出战的目的是骚扰、而不是正面交战。只是骚扰,人太多反而不够灵活机动,容易尾大不掉。

        隔着数百米距离,李胜天那边的情形天门关看得一清二楚。天门关这边的动静李胜天自然也看得到。

        他一看到城门打开,骑兵出城,就立刻同样调动骑兵出战,去攻击赵云一军。

        赵云带军出城后,没有直线奔向李胜天大军,而是绕至左翼。

        李胜天派出的骑兵总共约五千人,分为三队,分别从左、中、右三边出击,似乎是想将赵云包住,截断他退路。

        然而赵云既然敢申请出战,就对自己的实力足够自信。

        他自己冲在军阵最前方,手中一杆龙胆亮银枪高高举起。

        很快,两军骑兵撞在一起,赵云率先冲入敌阵,大喝一声:“横扫千军!”

        极其强悍的浅蓝色内劲从他体内爆发而出,附着在长枪之上,枪杆一扫,数十名讨北骑兵纷纷连人带马一同砸飞出去。

        枪击再往前一戳,前方一名骑兵乃至其身后十几名骑兵全都被浅蓝色内劲贯穿,吐血坠马。

        只短短几个呼吸间,赵云已破敌近百人!

        这一幕着实惊到了李胜天,他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宗师?!不,接近宗师……”

        与此同时在天门关城墙上,苏元看到这一幕也是激动不已。

        赵云简直像个战神,他本人就像他手中的枪,直接戳穿了敌人的左翼骑兵。

        而且他爆发出的浅蓝色内劲,让苏元想起了真缈的紫色真元。

        “先天大圆满,你这名部下,半只脚已经踏入宗师境界。”

        真缈不知何时出现在苏元身边,远眺着赵云道。

        她不是很喜欢战争情形,前几次都未出现在战场,现在出来,估计也是感受到了赵云的爆发。

        苏元问道:“太师父,宗师的真元,是不是外在表现上,就是有了颜色?”

        他见过一些先天高手的内劲,基本上都是肉眼看不到的,只能通过激起的灰尘来进行判断。

        但真缈的紫色真元,以及眼下赵云所爆发出来的,颜色还没那么深的浅蓝色内劲,都不同寻常。

        真缈点头道:“内力质变后才会形成真元,每个宗师的真元都有其特质在,因此会表现出一定的颜色差异。”

        “你这名部下,体内已经有部分内力转化为真元,因此出现了特质化。待全部内力转化完毕,就会踏入宗师境界。”

        “那太师父,你能看出赵云的真元特质是什么吗?”

        “似乎是一种独特的气势。”真缈观察着赵云驰骋军中的样子,做出判断,“受他真元影响,敌人会不自觉产生畏惧情绪,可以说是一种非常适合军伍的真元特质。”

        “原来如此!”

        正如真缈所说,这的确是很适合军中将领的真元特质。

        可见赵云天生就适合做一名将军驰骋沙场。

        此刻在城外战场上,赵云一人已斩敌超过三百人,加上其他西凉铁骑,已经将李胜天派出的三支骑兵小队击溃了一支。

        剩下两支见赵云如此神勇,也都变得畏缩起来,失去冲劲,在原地打转不敢包夹过去。

        赵云见状,直接无视了另外两支骑兵队伍,反而带领自己手下快马加鞭,掠至李胜天大军所在处,对着正在建立的营寨一阵骑射。

        “多多多多多!”

        大多箭矢都被木盾挡下,杀伤性不大,可侮辱性却极强。

        几十万大军被一小撮千人骑兵骑脸,谁能忍受得了?

        然而李胜天却没有下令追击,眼睁睁看着赵云带兵骑射完一轮后扬长而去。

        “将军!就让那家伙这么嚣张吗!”

        李胜天手下一名副将忍不住怒吼。

        “我们几十万大军,何故怕他!”

        “那名猛将是武道高手,轻易拿他不下。”李胜天冷静道,“没必要冲动,他们出城骚扰,不过是不想看我们建好营寨。”

        “这!”

        副将一脸忿忿,很是不服气。

        “武道高手如何,我也习过武道,而且那些骑兵太过畏惧,才让那小将肆无忌惮!”

        李胜天看他一眼,这名副将是青州军一名将军,从大军组建伊始,他就一直甩脸子,处处唱反调。

        李胜天明白,这是不满的表现。朝廷让他空降作为主帅指挥青州军,青州军众将肯定会心中不满。

        一念至此,他忽然道:“既然张副将如此说,那不如出阵搦战。”

        姓张的副将闻言一愣,有心拒绝。

        他其实知道自己是在说气话,因为他也看到了赵云的神勇表现,知道自己不会是对手。

        之所以那么说,只是为了挤兑嘲讽一下李胜天。

        结果没想到李胜天反倒拿话将他,眼瞧着周围将领士兵都看过来,若是这个时候认怂,那日后还怎么在军中抬得起头?

        张姓副将暗暗咬牙,大声道:“好!我便出去搦战!”

        他提起自己大刀,披好盔甲,策马出阵。

        赵云刚才率兵游击一番,此刻已退回城内。

        于是张副将来到天门关下大声叫阵:“刚才那白袍小将!敢一战否!”

        城墙上方,苏元一脸蒙圈,不知道底下这人是什么意思。

        挑战赵云?难道他刚才没看到赵云是怎么在敌军里冲杀睥睨的吗?

        “主公!让末将斩了此獠!”赵云见状也是杀气腾腾,显然没想过避战不出。

        苏元心道也好,阵前武将单挑,在真正战争里是比较少见的,通常来说大将都不会去冒险。

        但这种事只要有,那就一定会是段佳话。

        而且胜利方军队士气会大涨,至于失败方,士气自然会衰落。

        苏元对赵云信心十足,当下应允,让他出战。

        城门打开,赵云单人单骑,手握长枪,纵马来到两军阵中。

        先前远远看着还不觉,眼下亲身单独面对赵云,那张姓副将顿时有种恐惧之感。

        明明赵云长相也不凶恶,反而十分俊朗。但却就给他一种恐怖之感,让他两股战战,几欲下马投降。

        不,绝对不行!

        我起码也要和他对上一合,然后不敌撤走,这样也算是有个交代!

        张姓副将想着,这时双方士兵都擂鼓助战。

        鼓声雷动,刺激着战场上每个人的耳膜和血气。

        比起大军厮杀,这种武将之间的单挑无疑更加让人血脉贲张。

        “凸那小将!”张姓副将大声给自己壮胆,“今日便是你丧命之时!”

        赵云冷冷问道:“你是何人,赵云枪下不杀无名之辈!”

        “我乃青州上将张荣道,无名小辈,速速受死!!!”

        张荣道双腿一夹马腹,纵马挥刀向赵云砍去。

        赵云冷着脸,都未动用真元,只是长枪一扫,荡开张荣道大刀,随即手腕一翻,枪尖前送,一瞬就贯穿张荣道喉咙。

        “噗!”

        赵云收枪回来,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身后,张荣道双眼圆瞪,身死坠马。他本想象征性斩上一刀,便打马撤退,却没想到连一招都没过,自己就被赵云一枪刺于马下。

        “嚯!嚯!嚯!”

        苏元让士兵们大吼,以壮赵云之武勇。

        而讨北军则全军沉默,要是己方大将和对方打个有来有回,输了还好说。

        结果刚一照面就被刺死,实在是颜面丢尽。

        “哼!”

        李胜天看到此情形,冷哼一声。

        他对这结果早有预料,垂眸扫视一圈众青州将领:“你们若是还有想搦战者,尽可前去!”

        青州将领们纷纷移开视线,不敢与他对视。

        “既然不敢,那便依从军令!下次谁再质疑本帅命令,军法处置!”

        “是!”

        众将齐声应道。

        有聪明的,已经看出李胜天是故意用张荣道的命来杀鸡儆猴。

        只不过不是自己动刀,而是借用那自称“赵云”的白袍小将手中枪。

        李胜天见青州将领都低下头去,心中还算满意。

        虽然张荣道被对面那赵云一枪杀死,对于己方军队士气有所打击。但和手底下将领不听话、唱反调相比,士气反而是个小问题。

        李胜天肃然道:“我们要快速把营寨建起,到时大军屯于营内,北安军想再靠骑兵骚扰就没那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