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91章 生擒

第91章 生擒

        “敌袭!”

        铜鼓声刚响几声,李胜天便睁开眼睛。

        他从军多年,几乎没有进入过深度睡眠状态,都是浅睡,稍微有些风吹草动便会惊醒。

        这让他每天睡眠时间平均下来也就四五个小时左右,如果不是有家传内功修行,身体早就已撑不住。

        李胜天从草席上站起,    他睡觉也不脱铠甲,飞快走出大帐,许多士兵也都被惊醒,从账内跑出。

        “怎么回事?”

        李胜天询问赶来的哨卫,几十万大军,日夜都会有人轮流站岗放哨,敌人有什么动静,第一时间都能发现。

        哨卫道:“将军,是敌人一队骑兵在营外制造动静!”

        “哦?”

        营寨此时还未完全建好,    但大概的框架已经完成。

        李胜天来到专门修筑用来放哨的简易塔楼之上,眺望出去,漆黑夜色下,借着月光,隐约能看到一队骑兵在来回跑马制造声响。

        这些骑兵手中拿的不是武器,而是铜钵之类的东西。

        随着跑动不断撞击发出刺耳声音,让人听了十分难受。

        李胜天眉头紧皱:“疲兵之计?”

        他也是兵家出身,对于这种小计策肯定是一眼就能看穿。

        但能看穿,却不代表他能理解。

        要知道他的营寨离天门关不远,北安军制造的这噪音,    天门关肯定也能听到。

        那这就属于是损人不利已的计策,我睡不好,    你们自己也睡不好。

        李胜天不明白苏元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士兵,大多一脸疲倦,眉宇间能看出很明显的烦躁。

        任谁半夜被吵醒,    心情肯定都是极差。只不过军中纪律严明,    士兵们哪怕有再多抱怨,也因为害怕被军法处置,不敢轻易说出。

        疲兵之计虽然不是什么高明计策,但我大军人数众多,必须注意。

        李胜天并没有轻视这一计策的危害性。

        因为他这支军队几十万人,哪怕只有很少一部分受到严重影响,比如千分之一,那也是上千名士兵。

        这上千名士兵一旦精神崩溃不听军令,乃至出现暴动,都会对其他士兵造成严重影响。

        李胜天一念至此,立刻下令道:“王坚听令,命你带五千兵马前去驱散敌人骑兵。不要靠近,只用弓箭远射便可。”

        “是!”

        名叫王坚的将领立刻带兵出营,朝着不断骚扰的那支骑兵赶去。

        带领骑兵的正是赵云,他只带了一千骑出城,其中只有八百携带武器,其他二百带的都是各种制造噪音的工具。

        眼下见讨北军派兵出阵,赵云也并不托大冒进,果断率兵回撤。

        王坚追击一番,    自然追不上,    便带兵回到大营。

        他对李胜天汇报道:“将军,    对方带兵之人是那赵云。”

        火光之下,    李胜天看到王坚脸色不对,嘴唇紧抿,似乎是对那赵云很是畏惧。

        这并不奇怪,赵云白日几乎一人打穿一队骑兵,且又一枪刺张荣道于马下,不可谓不勇猛。

        须知那张荣道也不是无名小辈,在青州军中,也算是一个有名将领,曾经也带领三千精兵北上支援苏屠峰,和北戎人真刀真枪干过。

        这样一将,在赵云手下一招都走不过,可见赵云之可怕。

        李胜天见王坚神色,立刻意识到,恐怕大多将领都畏惧那赵云,这可不行。

        他立刻让人把所有将领都召集到他的营帐中。

        “诸位!”

        李胜天对众人道。

        “我知道,苏元手下那赵云勇猛惊人,而且我不妨告诉你们,他的确是一名武道高手,境界恐怕已离宗师不远!”

        “宗师……”

        “怪不得!他枪上那蓝色寒气……”

        不少将领对武道也有所了解。

        实际上,不少将领自己也修行过武道,但境界通常不会太高。

        因为武道修行是一门苦功夫,每天都要几个时辰几个时辰得练,就这样,还不一定能确保练出名堂来。

        天赋、努力、感悟……这些都缺一不可。

        连一些名门大宗都不能确保每个弟子能练好,何况军中之人。

        不过,倒也有一些军伍世家,有家族内流传的武道。

        李家便有一门“憾山决”外功,还有一套“铁血狱”心法。

        李胜天从小兼修,到现在也不过先天四重境界,因此他也能看得出自己和赵云在武道境界上的差距。

        但他并不感到畏惧。

        “不管是后天、先天、乃至宗师高手。他们同样是人,同样会累,会流血,会死!”

        李胜天提高音量,声如洪钟。

        “我李家先辈,在‘灭武诏’时期,也曾率军讨伐江湖门派。杀死的先天高手不知凡几,宗师高手也有几位陨落在我李家军阵之下!”

        “哪怕是宗师高手,也无法长久对抗大军。他们体力有限,一次杀伤千余人便是极限!你们说,我讨北军四十五万,至于怕一个还未踏足宗师的赵云吗!”

        “将军说得对!那赵云再强,又怎么比得上千军万马?!”

        “将军所言极是!”

        “我等明白了!”

        将领们听李胜天一分析,也都感觉是那么回事。

        赵云虽然很勇猛,可他们却有几十万大军啊。就算排队站着不动让赵云杀,杀个三天三夜,把赵云累死,也杀不完。

        那还怕什么呢,怕赵云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

        倒也不必,倘若他真陷入万军丛中,那就算取了上将首级,自己也难以脱身,最后不过是一命换一命。

        想到这里,将领们脸上都浮现出笑容来,笑完又有些赧然,觉得自己先前那么害怕,实在是丢脸。

        “报!”

        正当众将自我感觉良好时,一个小兵在帐外大声道。

        “将军,敌人又来了!”

        当当当!咚咚咚!

        小兵话音刚落,各种刺耳的噪音又开始出现。显然,赵云的疲敌小队见追兵回去,就又出来了。

        李胜天闻声立刻去到帐外,果然,很多刚躺下的士兵又被吵醒,一脸茫然又愤怒的从帐内出来。

        “去!再去给我把人驱散!”

        李胜天对王坚道,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这次你先别回来,就带兵在外驻扎一夜,以防那赵云又去而复返。待明日我让其他人替下你的部将,你们再休息。”

        “是!”

        王坚再次带兵出发,赵云看到人来,也是再次回去。

        “唉……”

        关城内,正如李胜天所说,苏元这会儿也被吵得睡不着。

        他尝试用棉布之类的东西塞住耳朵,却不太管用。无奈一下,只得打坐练习内功。

        只是他内功功夫没练到家,做不到像真渺那样随时进入入定状态,还是会被声音干扰。

        无奈之下,他干脆也不睡了,披上衣服到城墙上巡视。

        从城墙眺望出去,讨北军的营寨从那大片的漆黑轮廓,就能看出建设速度很快。

        也是,大军这么多人,又不是盖什么皇宫别苑,只是简易营寨的话,费不了多大功夫。

        估计再有个三四天,营寨就能大概建好。看规模的话,装个十几万人不成问题。

        至于剩下的,苏元认为李胜天大概会布置在营寨后面,用来接应运粮草的队伍以及避免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中的错误。

        不得不说李胜天这个思路是很正确的。要是大军全部都放在营寨里,那苏元估计就要想用火攻了。

        现在的话……

        嗯?

        苏元正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喊杀声响起。

        他定睛一看,发现是赵云带着自己那队骑兵,同出来驱赶他们的讨北军打在了一起!

        “打起来了?”

        苏元有点意外,他让赵云放手去做,还以为他会不停的骚扰,撤退,再骚扰,再撤退。这样循环往复不停,一直到对面心态崩了为止。

        结果没想到居然短兵相接打了起来。

        而且看起来还是赵云主动出击,敌人完全是措手不及。

        夜色之中,赵云突然命令士兵扔掉噪音制造物,拿起武器随他冲锋。而负责驱赶他的王坚,则完全没料到这一幕。

        他和赵云你来我走,这样的戏码重复了五六次,都已经习惯了。结果这次赵云没走,反而是突然发起突袭,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只见赵云一骑当千,内劲涌现,冲撞进王坚的数千军阵中便是一顿乱刺。

        他枪枪都附带着内劲,转瞬戳杀上百士兵,将王坚部队的防守阵型打得支离破碎。

        这样一来,比赵云慢上一步的西凉铁骑们再冲杀过来时,所面对的就是一群防御混乱的步兵,那要击破他们真是如砍瓜切菜般容易了。

        王坚断然没料想到会如此,口中连连大叫着“撤!快撤!”,但于事无补。

        他的部下很快被杀得七七八八,而当他自己要逃走时,忽然感觉身体一轻。低头一看,顿时骇然。

        他身体居然腾空而起,被赵云用长枪挑着身上铠甲而起,任凭他在空中挥手踢脚,也都挣扎不脱。

        这让他无比绝望,但同时也心怀一丝侥幸。

        他知道,赵云本可以像杀张荣道一般,一枪刺死他。但现在他没死,那就代表赵云是要抓活的。

        活着……总比死了强!

        王坚想到这里,也懒得挣扎了,任由他被赵云用枪挑着带走。

        而这时讨北军的援兵才姗姗来迟。但战斗开始得太快,也结束得太快,援兵们刚到,赵云便带着手下策马回去天门关。

        留给援兵们的,只有一地的己方士兵尸首……

        天门关。

        王坚被赵云甩下长枪,摔在地上后,顾不得疼痛,立刻爬起来一动不动,表现出顺从姿态。

        几个士兵将他捆住,随后赵云便一只手提着他,去见了苏元。

        “主公!”

        见到苏元,赵云扔下王坚,单膝跪地请罪。

        “赵云未得主公命令,擅自出击,请主公责罚!”

        “责罚什么,快起来吧。”

        苏元哪里会责罚,他现在缺的就是赵云这种能自主决定的将才,高兴还来不及。

        “谢主公。”赵云起身后指着王坚道,“此人是讨北军中的将领。”

        “北,北安王……小人王坚,见过北安王。”

        王坚知道面前这长发俊秀男子便是北安王苏元,连忙开口。

        苏元瞧着他,说道:“王坚,听你说话,你应该不是什么顽固不化之辈,看来我也不用对你用什么手段,对吧。”

        苏元一听王坚那底气十分不足的声音,就知道这家伙不是那种硬汉类将领。

        这种家伙,根本不用让锦衣卫审问。

        王坚连忙点头:“王爷说得不错,不用手段,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话说得很急切,显然是担心苏元二话不说先让人招呼他一顿。

        作为青州军将领,他对于李家人实在没什么忠心可言。

        况且他们当兵打仗的,也只是为了军饷军功,至于为朝廷、为那些权贵拼命,那是大可不必。

        “很好。”苏元见这王坚很配合,让手下士兵给他松了绑。

        从绳子束缚下脱离,王坚不敢有任何多余动作,依然跪在地上,对苏元道:“多谢王爷!小人愿为王爷效犬马之劳!”

        “你倒是够痛快。”苏元道,“那好,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请王爷问就是!”

        “你们讨北军的粮草,什么日子运输?”

        王坚一愣,随即便支吾道:“王爷,这……小人不知。小人只是一名偏将,粮草大事,只有李胜天和押运官知道。”

        “不知道?”

        “小人真不知道!”

        “那我留你还有什么用呢,你自己说说,你有什么价值。”苏元淡淡道。

        王坚一听这话,顿时慌了。

        他听苏元话里的意思,自己要是派不上用场,就不留了?

        这……

        “带下去。”

        “是!”

        王坚被两个士兵抓着手臂提起,如梦初醒,连忙道:“等等!王爷,我有价值!我在青州有诸多好友!他们一定能打探到王爷你要的情报!”

        “哦?”

        苏元闻言,挥手止住士兵动作。

        他对王坚道:“那好,留你几日。若是你能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我就留你一条活命,否则……”

        “小人明白!”王坚抬手擦着额头冷汗,“小人这就去写信!但……还得麻烦王爷想办法将信送进青州……”

        “送信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士兵将王坚带下去,苏元对赵云笑道:“子龙,要是这个王坚能起到用处,那你的功劳可大了,到时候我会好好封赏你。”

        赵云也露出一丝笑容:“多谢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