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108章 和亲人选

第108章 和亲人选

        卫长安的提议像是一块大石头,扔进平静的湖面上。

        一时波澜四起。

        “怎么能和亲!”

        “与外邦通婚才叫和亲,卫老莫不是已将那逆贼苏元当成……”

        “和造反之辈和亲,亏卫老你还是礼部尚书,怎么能说得出口!”

        群臣激情讨论,大多都是强烈反对。

        庆襄皇帝也阴沉着脸,看起来很不喜欢这个提议。

        卫长安却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不动摇。

        他无视那些反对他的大臣,只对着庆襄皇帝道:“陛下,这和亲只是缓兵之计。目的是让那逆贼苏元,以为大周真的忌惮于他。老臣建议,陛下可书写一纸诏书,给那苏元,告诉他倘若他接受和亲,不出兵青州,陛下就封他为北安王,让他坐拥漠州之地。”

        卫长安年纪虽大,一长串话说下来却丝毫不喘。

        但他话的内容实在是有些让人接受不了。

        和亲,还要封王,这样一来大周的脸面要摆在哪里?

        庆襄皇帝沉默片刻,怒声道:“卫老尚书!你这是想要朕在全天下丢尽颜面啊!”

        此话一出,大殿内鸦雀无声。

        一些大臣心中窃笑,等着看好戏。

        他们都知道庆襄皇帝最好面子,以往拂了他面子的人,不管官位大小,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

        现在这卫长安仗着自己年纪大,倚老卖老,肯定也要挨收拾。

        “陛下!”卫长安却是浑然不惧,大声说道,“这只是缓兵之计,并非真要给那苏元裂土封疆。”

        “青州若丢,苏元坐拥漠青二州,那才是大周的劫难!请陛下三思啊!

        !”

        卫长安跪地长呼,令人动容。

        庆襄皇帝原本怒不可遏,但见七十多岁的老臣双目湿润,一时也是心软。

        “唉……卫老尚书,快起来吧。朕知道你是为朕的江山着想,不会怪罪于你。”

        “陛下圣明!”

        丞相何忠平这时瞧出庆襄皇帝的转变,便也开始帮卫长安说话。

        “陛下,卫尚书的计策有几分道理。试想那苏元打下太原后,自封为‘北安王’,可见其对于王名之好。陛下如若以和亲加封地引诱于他,只要他稍微动摇,便可为我大军争取时间。”

        “等各州州牧带兵而来,到时大军合流,剿灭那苏元自然不在话下。”

        “嗯……”

        庆襄皇帝眯着眼睛思索。

        其他大臣见皇帝真动了这念头,纷纷转换立场。

        先前他们还狂喷卫长安,现在立刻又把他捧到了天上。

        “卫尚书老当益壮,思虑深刻,我等佩服!”

        “卫老尚书古稀之年,仍能为国家大事出谋划策,堪称我大周栋梁,为我百官做榜样!”

        “和亲封地一事,确为可行,臣赞成卫尚书之提议。”

        众官乱糟糟说着,只有少数来之前就做好明哲保身想法的官员,才一句话不说,只默默站着。

        庆襄皇帝被众人吵得有些烦躁,手掌一拍龙椅扶手:“行了!一个比一个话多!和亲之事朕同意了。不过朕可不会真将公主送去逆贼苏元那里,随便送个宫女过去便可!”

        “……”

        百官闻言也是无语。

        送宫女冒充公主和亲,这对一些番邦来说是没问题,因为番邦人也没怎么来过大周,情报不足,分不清什么宫女和公主。

        可苏元就是大周本国人,且被他杀了的长公主周嫣然也是皇室之人……起码在她死之前,在苏元小的时候,她肯定是没少在苏屠峰那个家里提起过皇室里有谁。

        而且苏元能大破李胜天,许多人都猜测是有奸细帮忙……如果这奸细在宫中也有的话……派宫女冒充公主,一定会被揭穿。

        卫长安听庆襄皇帝这么说,也是当即反对道:“陛下不可啊!陛下既已决定用此计,又为何要疏于细节……”

        做戏起码也要做个全套,否则根本唬不住人。

        庆襄皇帝自己大概也明白这点,但他心理上就是过不太去。

        可是……

        思来想去,比起公主,无疑还是祖宗留下的江山更重要。

        “那……便如此吧!”

        御花园。

        几名衣着华贵、容貌出众的年轻女子聚在一起。

        她们便是庆襄皇帝的女儿,几名公主。

        “你们都知道了吧,父皇居然要与那个苏元和亲!”

        “嗯……”

        “天呐,我才不要去!”一个身材娇小的公主捂着脸,“那苏元是北疆人,肯定很野蛮!”

        “哼,你以为就野蛮那么简单?我听人家说了,这和亲就是个计谋,父皇只是要拖住那苏元,之后还要打的!到时候我们怎么办?”

        “是啊……那苏元一气之下,还不得杀了我们……”

        “反正我不去!”

        公主们对这件事都表现得十分恐惧,她们不知道谁会被送去和亲,都不想要这个悲惨的命运降临在自己身上。

        然而,她们对这件事却没有反抗余地,这便是她们的悲哀。

        哪怕她们是公主,同样没有选择权,只能寄希望于被选中的不是自己。

        长春宫。

        庆襄脸上带着一丝厌烦,来到此地。

        住在这里的是梅皇后,也是京城一大家族出身,庆襄和她也不过是政治联姻,没什么感情。

        如果不是为了和亲之事,他这时早就去玉贵妃那儿了。

        “陛下。”

        梅皇后见庆襄到来,也是标准行礼。

        庆襄皇帝不悦地挥挥手:“行了,免礼。”

        不知道是否年纪增长的缘故,现在庆襄很是不喜欢别人对他这样,他更喜欢玉贵妃见了面便眉目含春,行礼也是直接坐在他怀中……

        现在梅皇后一本正经、相敬如宾的态度,让他实在无聊。

        他坐下后,直言道:“朝上商议,决定用和亲之计先稳住那苏元。此事不能作假,为使那苏元相信,必须让一个公主过去。”

        皇后作为后宫之主,在这件事的人选上,也是有一定话语权的,为此庆襄皇帝才不得不来找她商量。

        “和亲?”梅皇后闻言皱眉道,“非要如此吗?”

        “此事朝堂上已下定论!你就不要再多说什么了。”

        “……那容臣妾想想。”

        “你想吧!”

        庆襄皇帝坐在一边等着。

        皇后心中思量,亲疏有别,同样是公主,有的是她亲生,有的是其他贵妃所生。

        要送去和亲,她这个皇后,肯定是不想送自己亲生的去。

        但要是只说送其他贵妃所生的公主去,搞不好庆襄会认为她没有肚量,心胸狭隘。

        皇后知道,庆襄皇帝和她感情澹薄,近来更是好几个月才来见她一次……大多时间,都是和那个玉贵妃鬼混。

        她实在担心,庆襄这老东西,哪天激动之下,再废黜她这皇后,改立玉贵妃那个贱货!

        且最近皇帝好像很喜欢那贱货生的儿子周冲,时常带在身边……

        皇后思索片刻,说道:“不如就让云儿去吧。”

        “什么!云儿?!”

        庆襄皇帝瞪大眼睛,勐地起身。

        “你胡说什么!云儿是你我第一个孩子,是朕最喜欢的公主!你竟然要送她去和亲,你是何居心?!”

        他的暴怒,本身就在皇后意料之内。

        她假装悲戚道:“臣妾自然也喜爱云儿,但她身为大公主,到了为国效力之时,自然要身体力行……”

        “绝对不行!

        ”

        庆襄皇帝怒吼一声,把在外面候着的婢女们都吓得不轻。

        “陛下……”

        “云儿是朕从小抱着长大,是朕的掌上明珠!送谁去也不能送她去!”庆襄皇帝红着眼睛,气喘吁吁,“和你商量,你就说这个?这件事朕自己决定了——送舒儿去!”

        果然是周舒。

        皇后听到“舒儿”,心中早已有数。

        几名公主当中,周舒年纪不大也不小,刚满十六。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之所以选她,还是因为她的母亲容贵妃。

        和其他公主不同,其他公主的母亲都还活着,只有周舒的母亲容贵妃已经死亡,而且还不是病故或意外,而是“疯亡”。

        据说容贵妃死的那日整整哀嚎一天,口中叫着些谁也听不懂的东西,最后自己把自己扼死,十分耸人听闻。

        事后庆襄皇帝还严令宫中太监宫女,不许乱嚼此事舌根,否则发现一个砍一个!

        容贵妃死了,但她留下了唯一一个孩子,便是公主周舒。

        周舒性情温顺,不爱说话,平日大多都待在房间做一些针织女红,读书习字的事。

        她的容貌则很出众,甚至可以说是所有公主中最漂亮的,不少婢女太监都不敢与她对视,便是觉得自惭形秽。

        可这样一个玉人,却并未得到庆襄皇帝的喜爱。

        大概是一看到她,庆襄皇帝就会联想起发疯的容贵妃……以及周舒容貌虽出众,但却不怎么说话。虽算不上冷漠,却总有一种疏离之感,让人不喜。

        因此庆襄皇帝几乎很少去见自己这个女儿,关系自然一般。

        他之前还曾想过,尽快将她婚配出去,省得留在宫中,看到就会堵心。

        现在却是正好有“和亲”这个契机……可以说,他来后宫找皇后之前,心里就把这个人选给定下了。

        皇后对他心思很明白,只是她不愿意去做这个坏人,点出周舒名字罢了。

        “舒儿……那不是太可怜了吗,她母亲……”

        “……听太医说,疯病是会传后的!”庆襄皇帝冷着脸,似乎很排斥提起这件事。“舒儿说不定以后也会那样,早早送出宫去也好。”

        皇后心道你可算说句实话了。

        她点点头:“那只能委屈舒儿了。”

        很快,一名宫女来到后宫中一处偏僻宅院。

        “奴婢求见舒公主。”

        “进来吧。”一道温和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

        宫女低着头进屋,将一份手写的诏令轻轻放在桌上,随后便行礼退出。

        一直到她离开院子,房间里的周舒才放下手中书册,走到桌前,将诏令轻轻拿起,看过后放下。

        “也好。”她轻声道。

        ……

        苏元大败朝廷大军之事,很快传遍京城,随后蔓延至全国各地。

        所有人都在关注,目光都聚焦在此事之上。

        原本许多人都认为他只是昙花一现,转瞬就会被剿灭。可这一次苏元用战绩让他们明白,他们看走眼了。

        一些目光长远的有才之士,已经能看出苏元渐渐成了气候。倘若朝廷还不能取得一些正面战绩,那这场兴起于北疆蛮荒之地的叛乱,很有可能会成山火燎原之势,席卷各州。

        目前一些州的州府,已经急忙下令,加强对自己州内各城的管理行动。对于那种意图闹事、有造反苗头的,全部立抓处死。

        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各州都开始了大规模抓人。

        与此同时,除去朝廷,在江湖之上,有关苏元的讨论又提高了一个层次。

        盖因是苏元继“公开讨伐云山派”之后,又放出风声。

        这次他的目标是丐帮。

        苏元在江湖放话,丐帮勾结朝廷,跟随大军出征,想要夺取他关城,杀害他大量士兵,实属可恶。

        作为一个有仇必报之人,他放话要把丐帮这个所谓的江湖第一大帮彻底打散,帮主更是必杀无疑!

        这消息一传开,江湖上是一片哗然。

        其中有大骂苏元的,却也有质疑丐帮的。

        骂苏元的大家都司空见惯,可丐帮居然替朝廷卖命,派帮内高手和朝廷大军一起出战,这的确是很多江湖门派没想到的。

        江湖人要远离庙堂事,这是江湖默认的规矩。怎么作为江湖第一大帮的丐帮,反倒是违反了规矩呢。

        且那苏元并不是无的放失,都是有证据的。丐帮高手的尸体就摆在那里,江湖人一看便能认出,做不得假。

        这就让很多帮派向丐帮发出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假如丐帮成了朝廷走狗,那不要说苏元,江湖其他帮派也很难容下他们。

        此时身处在舆论旋涡中的丐帮帮主白石泉,自然是不好受。

        他虽已做好派出去的弟子全灭准备,却没想到,全灭是全灭了,任务却失败了!

        人死了,关城却未夺下。如此一来,计划就全都落空。

        白石泉担心武林盟主的事出问题,立刻派人联系甲一。

        甲一此刻在蜘蛛总部,其身旁还有其他蜘蛛成员,他们正在看着眼前的一只纤细的断臂,是从漠州送来。

        其他蜘蛛成员不解,甲一却明白得很。

        他知道,这是甲三的手臂。

        他看了一会儿,将自己手中的扇子放下,盖在了那手臂上。

        “不该让她去的。”他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