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112章 会面

第112章 会面

        徐州,开阳城,州牧府。

        徐州州牧宋谦,看着手中诏书,叹息连连。

        他一把年纪,满头华发,原以为已经可以颐养天年,没想到却忽然出现如此大事。

        苏元占据漠州,打败朝廷大军。如今青州告急,连京城也变得及及可危。

        无奈之下,庆襄皇帝明面上试图用“和亲”来稳住苏元,暗地里则派遣快马前往各州,将诏书送至各州牧手中。

        眼下宋谦手中的,便是其中一份。

        所有诏书内容完全一致,都是要州牧速速起兵,进京勤王。

        “唉!”

        宋谦长叹,座下幕僚、将领们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宋谦放下诏书,道:“我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岂能率兵出征?可圣上亲命,不敢不从……”

        “爹!”这时一中年汉子起身道,“孩儿愿代父出征,进京勤王!”

        这中年汉子是宋谦长子宋原,生得高大威勐,是军中一名虎将。

        宋谦看看他,苦笑道:“我倒想让原儿你去,可圣上诏书名令,要各州州牧亲自领兵前往。”

        “大人。”一名幕僚起身道,“大人情况特殊,料想圣上能理解。且公子年轻力壮,圣上得勐将相助,也会更加高兴才是。”

        “嗯,此言有理。”宋谦点头。

        宋原立刻道:“爹,那我先去准备了!”

        “你去吧。”

        待宋原走后,宋谦一张老脸却是沉了下来。

        几名幕僚和其他将领,也都忧心忡忡。

        先前那幕僚道:“大人,那苏元来势汹汹,恐怕不好对付啊!”

        “是啊,我徐州就在青州正南,与青州接壤,那苏元夺了青州,转过头说不定就要打我徐州。”宋谦人虽老,脑子却还很活泛。

        “我要是把大军都调去京城,那苏元万一暂放京城,取道打我徐州,那……”

        宋谦话没说完,众人却已心中有数。

        俗话说,死道友莫死贫道,要是京城保住了,徐州没了,那宋家可不能接受。

        各州州牧无疑都会是这个想法,作为州牧,统领军政大权,实际上就和诸侯相差不多。

        尽管名义上有个“州监察”官位,设置用来专门监视、制衡各州州牧,但实际上,这个官职已经渐渐沦为空职。

        现在各州州牧最怕的不是皇帝,而是傅成阳。

        之所以怕他,是因为他既在朝廷地位高超,又有强横的江湖手段。

        一些地处遥远的州牧,或许不怕别人兴兵来攻,但却怕高手刺杀。

        为此,地方州牧大多都要捏着鼻子听傅成阳的,现在摆在宋谦面前的问题是,各州牧领兵进京,无疑也是傅成阳的意思。

        “大人,不若让公子只领一半兵马前去,留下一半防守徐州。”

        “这样行么?万一朝廷……就怕九千岁怪罪。”

        “九千岁应该能理解大人您的苦衷。”一名幕僚隐晦地说,“老百姓俗语都说,官字两个口,先要喂饱上面那个,然后才能喂饱下面那个。倘若州牧自己都自身难保,那……”

        宋谦闻言一震,微微点头。

        “你说得不错。就让宋原领一半兵马前去……九千岁要是怪罪,老夫也要和他争辩一二!”

        徐州宋谦打定主意,其他各州要收到消息,再派兵来京,且要些时日。

        为此京城最需要的就是徐州这最先一波兵。

        但宋谦已经决定,只出一半兵马。

        另一边,太原客栈内,漠州各门派代表纷纷落座。

        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须知苏元带赵云来可不是来玩的,后者是作为他的保镖存在。

        这样一个强者在座,没人敢对苏元语出不敬。

        “大家都来齐了,那就上菜吧。”苏元让店小二去招呼厨师上菜。

        他微笑道:“我点了一些本地菜,还有一些招牌菜。不知各位有什么忌口,就请随意吧。”

        众人不知道苏元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人沉不住气,直言问道:“王爷,我等都是江湖粗人,您要我们来,有什么话还请直说吧!”

        “不急,先吃饭吧,吃完再说。”

        “……”

        “那大家便依王爷的,先吃吧。”古河道。

        他一开口,其他人都微微点头。

        苏元也注意到,这名白发苍苍却精神昂扬的老者,隐隐是这些门派代表的领头人。

        老者旁还坐着一个少年,那少年正盯着苏元打量,小声都囔:“师父,他和下午买的那个糖人真像。”

        “……休得胡言。”

        古河瞪了王凌一眼,让他老实坐着少说话。

        很快,饭菜开始上桌,苏元没有客气,拿起快子便吃起。

        江湖中人在外吃饭一般都比较小心,但当着苏元面,谁也不好弄什么银簪验一下饭菜里有没有毒。

        再说苏元都开吃了,他们便也动起快子。

        少年王凌更是大块朵颐,中午那顿还没吃够,晚上还要再来。

        古河只是偶尔夹块菜,夹块鱼肉放入口中,慢慢咀嚼。

        他心中在揣测苏元请他们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并且在想着待会儿要如何应对。

        甚至他还做了最坏打算,比如一旦大打出手,他能否打败苏元那名护卫,抓住苏元?

        古河朝赵云看了一眼。

        赵云彷佛有所感应,立刻回看过来。

        两人视线一对,古河率先垂眸,心中震撼。

        刚才那一瞬间,双方都展露出一丝气势,对撞之下,他已败了。

        半步宗师……

        古河心中暗道,苏元这名护卫竟已是半步宗师!

        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找来的。

        古河十分纳闷,他从小就在漠州江湖圈混,像赵云这种高手,如果在漠州冒头,早就该被各大门派注意到才是。

        莫非是从其他州来的?

        古河完全没心思吃饭,一直在思虑。

        大多数门派代表也是如此,只有少数几个混不吝的汉子,吃得满嘴流油,好像真是来赴宴一般。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苏元终于要说正事。

        他环视一圈,门派代表们也意识到了,都在看着他。

        “其实我今天找各位来,是有一个想法。”苏元说,“不知道各位愿不愿意为我效力?”

        为苏元效力?

        众人脸色立变,一汉子立时瞪眼道:“王爷这是何意?我们江湖和朝廷分开两边,莫非王爷要强制我们卖命?”

        “这位兄弟误会了,我不会强制,纯看自愿。”

        “既然如此,那谢过王爷好意,我们巨虎门绝对不会参与此事!”

        “我们北影宗也是如此。”

        “还有我们飞剑阁。”

        众人纷纷表明态度,苏元倒也不急,等众人说完,才缓缓道:“各位,且听我说下原因,再做决定也不迟。”

        “各位习武之人,应该都是侠肝义胆、嫉恶如仇之辈,平日也好打抱不平吧?”

        “当然!在下平生最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好。”苏元点头,“那我想问,既如此,阁下为何却对最大的恶视而不见呢?”

        “最大的恶……在下不知王爷所言何意。”

        苏元道:“街上流氓无赖,只是小恶。贪官污吏,算是中恶。真正的大恶,是那些端坐于朝堂之上,创造了滋生中、小恶环境的人。”

        “也就是说,真正的大恶,就是朝廷与皇帝。”

        苏元此话让众人面面相觑。

        站在苏元角度,他一个谋反者,视朝廷为大恶再正常不过。

        可是,这些话为什么要和他们说呢?

        苏元下一句,就解答了他们心中的疑问。

        “难道你们不想为消灭这份大恶,出一份力吗?”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苏元其实是想要团结一切力量来与敌人战斗的。

        在他看来,这些江湖中人有品性低劣的,也有品行高尚的。

        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些有血性的,心中有正义感的人争取过来。

        因此他才没说什么“加入条件”、“报酬”之类的东西。

        “我想要推翻朝廷,并不是成为一个新的,像庆襄皇帝那样的统治者。而是想要创建一个美好的世间……你们都是漠州本地人,应该能看到漠州这段时间的变化。难道你们不想要整个世间都变成这样吗?”

        苏元一席话说完,不少人都有些动容。

        显然是苏元的话对他们有所触动。

        而且他们内心中也清楚,苏元说的是事实。

        自从他占领漠州后,漠州各城都肉眼可见地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这些都是做不得假的,甚至一些帮派里的弟子,都因为苏元发布的新政策,而选择退出帮派,回家务农去了。

        这些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

        只是,习惯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从那次“灭武诏”事件后,所有江湖门派都对朝廷有一种深入骨髓的不信任感。

        在当下众人眼中,苏元何尝不是另一种朝廷?

        谁知道他将来会不会……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拿不定主意。

        “我不需要你们现在就做决定,只是给你们一个选择。如果你们想要加入到这项伟大的事业中,可以随时来找我,我随时欢迎。也希望你们能把我的话,和你们帮派中的弟子们说说,听听他们的想法。”

        苏元这次宴请,只是一个尝试。

        就算所有人都不打算加入,他也没什么,只靠召唤士兵,他也有信心获得胜利。

        只是,帮手多一些总归是好事。哪怕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也行,也能加快胜利速度。

        随后,众人便起身离开。没有人当即做决定,都需要回去和宗门其他人商量。

        古冬派掌门,古河临走前倒是特意对苏元道:“王爷,老朽相信你是真心为百姓着想。但古冬派弟子散漫惯了,恐怕受不了束缚。不过如果帮内弟子有人愿意来效力王爷,老朽绝不阻拦。”

        “好。”

        苏元目送众人离去,倒也不失望。

        起码这样一来,他就算是仁至义尽了,且这些漠州门派,也了解了一些他的理念。

        如此,不管他们会不会有人愿意为自己效力,总归不敢凭借门派聚众为非作歹,欺压他人。

        他们就算不加入,确保他们不会造成治安问题,苏元的目的也达到了。

        “子龙,这次把你调回来,辛苦了。”

        苏元为了这次宴请的安全起见,特地把赵云从天门关调了回来。

        赵云当即道:“护卫主公周全,是末将职责!”

        “大军整备得如何了?”

        “回禀主公,二十多万降兵已完全归顺我军,军械也得到了初步补充,只是……”

        “只是什么?”

        “军粮现在有些问题!”

        苏元恍然。还真是,敌军投降那么多人,反而给军粮造成了麻烦。

        以前苏元大部分士兵都是召唤士兵,军粮不必准备那么多。

        现在投降了二十多万真人士兵,当初让李胜天头疼的军粮问题,现在又落到了苏元头上。

        “这可真是……”苏元苦笑。

        该怎么说,幸福的烦恼?

        “主公,现在有当初从李胜天军缴获的一些军粮,加上天门关原本储备,还能支持七八天。”

        “嗯……我知道了,这几天我会从漠州粮仓调一批当做军粮运过去。”

        苏元说着,心中也在考虑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不能把真人士兵军团保留太久,几十万士兵不事生产,每天吃喝用度,真不是个小数目。

        如果纯靠漠州供应,会消耗大量储备粮食,这对苏元来说不是很能接受。

        他想,还是要尽快攻占青州,然后让这些青州本地兵都回家。就像当初他让北疆大营的士兵解甲归田一样,同样的方法用在青州兵上也会奏效。

        “这样,我亲自去调军粮,到时候送去天门关。”苏元对赵云说,“等军粮送到,就不再拖延,直接开始进攻青州。”

        “末将明白!”

        接下来几日,苏元在各城粮仓内抽调出一些粮草,装运了数十车。他亲自担任押运官,将粮车运往天门关。

        而在这个当口上,从京城来的结亲队伍却是正穿过天门关,进入漠州境地。

        苏元押运过程中倒是见到了这支队伍,也知道了其中一辆马车里面坐着的便是和他结亲的七公主,不过他并没有与其见面,还是以运粮为先。

        于是等结亲队伍来到太原城后,迎接者里没有苏元,只有吕无忧,以及王府的大管家杨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