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132章 赵家之谋,必胜之道

第132章 赵家之谋,必胜之道

        夜已深,有些人睡了,有些还没有。

        周舒离开后,苏元没有休息,而是立刻写了一封新的书信。

        信中内容,便是他与周舒先前谈话的一部分。

        别看话不多,但其中有一部分绝对足够致命。比如玉贵妃和傅成阳相勾结,    太监大总管涉嫌介入夺嫡之争……这些东西无疑最为皇帝所忌讳。

        倘若庆襄皇帝看到这些,只要没被气死,绝对会要置傅成阳于死地。

        尽管苏元想要亲自手刃这家伙,但如果庆襄老儿替他把人宰了,他也可以接受。不管怎么说,傅成阳这个高手如果不死,对他还是会造成一定麻烦。

        将信写好后,    他派人连夜赶路,前往徐州送至州牧府。

        随后,他才稍微宽心下来,涌上心头的疲惫再也抑制不住,随便找个地方躺下睡去。

        而此刻在京城之内,许多人都睡不着。

        其中便有一大户人家,赵家。

        赵家在城南有一片大宅,能在这里置办宅子的,无一不是有权有势之人。

        像赵家邻居便是户部尚书府,隔着半条街的斜对面,则是丞相府邸。

        此刻在赵家大厅内,数根烛火燃烧着,将房间照得无比明亮。

        赵家重要之人都在,一共十来人,都有着血缘关系,是足可以互相信任的血亲。

        赵家老爷子,一头乱白花发,    宛如狮子头般的赵志广拄着拐杖,    重重敲击地面,    发出沉闷的咚咚响声。

        “庆襄皇帝怎敢如此对我赵家!”

        他一开口,    便让其他人都板起脸来,严肃对待。

        “丞儿文武双才,才貌出众,哪里比那周冲差了,他庆襄皇帝居然要立周冲,而不是立丞儿当太子!”

        “父亲所说不错!”赵志广下首一中年男子道,“而且别的不说,咱们家丞儿还是长子。废长立幼,这也不合祖宗礼法啊!”

        “还有咱们赵家世代护卫皇帝安全,数次立下大功,怎可如此被对待?”

        “哼……吵吵吵,有用吗!”赵志广喝道,用力挥着拐杖砸在桌子上。

        砰!

        一声巨响,把其他人都吓得不轻。

        “昭梅都来找我哭诉了!周冲那小兔崽子要当上太子,那她这个皇后还能稳当下去?”

        “姑姑想得没错,要是周冲成太子,那他娘玉贵妃,    岂不是母凭子贵,    要压姑姑一头了?”赵志广的一个孙子愤愤不平道。

        赵家本来是大周历代最强盛的世家之一,    且就等着这一代再创辉煌。只要周丞能继承皇位,那赵家几乎就能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结果现在庆襄皇帝这个快病死的老东西,突然整了这么一出,表现出了要废长立幼的意思。

        这是赵家绝对不能接受的。

        赵志广道:“现在庆襄皇帝让周冲和李贵一同守城,意思很明显,就是要给他这宝贝小儿子揽功!”

        这一点不只是他,满朝文武都心知肚明。

        谁不知道负责打仗的是李贵,至于周冲协助,他能协助什么?喊两句“冲啊杀啊”就算不错了。

        这么安排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庆襄皇帝对李贵打赢此战有信心。将来苏元退兵,或者被剿灭后,论功行赏的时候,李贵识趣地来一句“全靠殿下运筹帷幄”,大功肯定就落周冲身上。

        那时庆襄皇帝再宣布将其立为太子,可谓是水到渠成,旁人就算反对也很难,谁叫人家有“大功”在身。

        这种明目张胆的铺路方式,赵家不能接受。

        哪怕庆襄皇帝别偏心得这么明显,同时让周冲和周丞两人去辅助李贵,都还算说得过去。

        现在这么偏心,赵家嘴上不敢反对,心里肯定是一百个不答应。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好呢。”有人无奈道,“庆襄皇帝是铁了心要扶持周冲,咱们好像也做不了什么啊。”

        “混账东西!谁说做不了什么!”

        赵志广怒斥一句,随后在众人注视下,缓缓道出一句话。

        “那傅成阳不是被庆襄皇帝弄出宫了吗,你们以为是为什么?”

        “听说是说错话了。”

        “说错话是一回事,我看庆襄皇帝早就对这个死太监不满意了。”

        “爷爷,这是为什么?庆襄皇帝不一直都很仰仗傅成阳替他办事吗?”孙子搞不懂地问。

        赵志广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哼……庆襄皇帝年轻时的确很仰仗他。但现在呢,他可是老了,又一身病。你们再瞧那傅成阳,差不多的年纪,他身体有多好,走路都带风!”

        “……”

        众人完全没想到这个角度,仔细一回忆,好像还真是!

        庆襄皇帝现在卧床不起,平时有些时候也需要人搀扶。反观傅成阳,年纪和庆襄差不太多,身体壮得却像是一头牛!

        这自然和傅成阳习武有关,这一点百官也都清楚。但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傅成阳的武功几乎已入化境,以至于他平时不得不故意化妆扮老。

        倘若一点妆都不化,那傅成阳看起来完全还像是个四十出头,正值壮年的汉子。

        这会让庆襄皇帝如何想,显而易见。

        赵志广孙子恍然大悟:“爷爷,你是说,皇帝嫉妒傅成阳和他年纪差不多,身体却非常好?”

        赵志广微微颔首:“嫉妒是其一,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其二。”

        “其二?其二是什么?”

        “洪恩,你说!”赵志广对坐在右手边的男人道。后者是他的大儿子赵洪恩,将来在他百年后也会是赵家新的家主。

        赵洪恩不爱说话,但此刻却十分精准地答道:“其二是庆襄皇帝会担心,周冲年纪尚小,继位后经验不足,有可能会成为傅成阳傀儡,导致太监监国的情形出现。”

        赵志广十分满意地拍了拍桌子:“洪恩说得非常好!”

        其他赵家人也都明白过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傅成阳还真成了庆襄皇帝的一块心病。

        怪不得这次傅成阳只是稍微说错了句,就被剥了大总管身份,还被派去守城前线。

        看来庆襄皇帝这是有心要除掉他啊……

        “可是父亲。”赵志广另外一个儿子还是搞不明白,“这和丞儿的事有什么关系?傅成阳倒了,丞儿还是当不上太子吧?”

        “没用的东西!”赵志广听了就是一顿臭骂,“跟你大哥学学!动动你那脑子,我问你,傅成阳说错话,说的是什么?”

        “呃,好像是关于周冲……”

        “什么好像?就是!他表露出对周冲的关心了,这才让庆襄皇帝下决心要除了他!你还不明白?只要让庆襄皇帝意识到,傅成阳和周冲本来就是一伙的,那你说,他还会立周冲当太子吗!”

        “原来如此!我懂了父亲!”

        “……现在咱们赵家要做的,就是把傅成阳和周冲联系起来。你们去想想办法,我也让人告诉昭梅,让她在宫里想着收集点消息。”

        赵志广说罢站起身来,一头乱发格气势十足。

        “皇帝轮流做,现在也该轮到我赵家的孩子了!”

        “咳,爷爷,我那表哥,可是叫周丞,不是赵丞吧……”孙子忍不住吐槽一句。

        “你这小混蛋!”赵志广气得不轻,“周丞是你姑姑亲儿子,怎么不是赵家人!再让我听到你在这胡说八道,我敲断你小子腿!”

        “是是是……爷爷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次日。

        天色一亮,苏元先组织士兵们吃饭,然后便是继续叫骂。

        昨天骂的什么日你祖宗,日你先人,今天则换个花样,改成“日你全家”,更有针对性和私人性,攻击力十足。

        士兵们骂得起劲,后面周舒听着,虽然知道是激将计策,但还是微微蹙眉。

        她从小在宫里长大,哪里听过这些污言秽语。苏元倒是无所谓,他一个现代穿越者,网上什么脏话没见过?相比起来,现在他让士兵们骂的东西实在是很一般。

        真要是彻底来脏口,他完全可以把现代一些极度恶心人的骂人话语拿出来,让士兵们喊。但就目前来说还没什么必要。

        骂人也讲究一个循序渐进不是。

        京城城墙之上,李贵也是一头黑线。

        他原以为苏元昨天折腾一天,今天就消停了。没想到又开始了,而且还换了骂人的词儿,更加针对皇帝本人。

        这让李贵有种不祥的预感,那就是庆襄皇帝可能会忍不住发怒,上头后强行要求他出兵。

        而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经过昨天的试验,他已经得出结论,苏元的骑兵训练有素,十分凶猛,最好不要和他们正面开战。

        李贵的担忧,仅仅半个时辰不到,就变为了现实。

        小太监从皇宫过来,拿着皇帝手谕,内容是让李贵出兵,狠狠教训苏元一顿!

        手谕上写着,京城防守兵力这么多,拉出一部分和苏元打一场又怎么了?作为老将军何必这么谨慎!

        李贵看到手谕内容,心中叹气。

        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沉住气,皇帝却沉不住气。现在担忧变为现实,他不得不奉命行事。

        若是年轻时候的他,或许会立刻冲入皇宫,同皇帝说个清楚明白,争论一番。但现在他老了,知道有些事不是有道理就行的。

        真要是去争论,那结果可能会出现他最不想看到的——换将。

        如果庆襄皇帝一怒之下把他换掉,让其他将领来统兵,那才是李贵最害怕的。

        这倒不是他自认为京城里除了他就没有优秀将领,而是只有他有资历,有名头,能靠“李家”来压制一些冲动的意见。

        换一个年轻将领来,或许很能打,很有军事才能。但当其面对周冲这种几乎内定为太子的皇子时,还能坚定自己意见吗?

        李贵不怕得罪周冲,因为他有本钱。但其他将领敢不敢当面拒绝,还是几次三番地拒绝周冲,那真说不好。

        所以李贵不怕皇帝在皇宫内进行一些“微操”,只怕皇帝把他兵权收回,换将他人。

        “李老将军,这下父皇的命令可来了!”周冲昨天憋了一肚子气,今天终于能撒出来。

        他眼中带着挑衅之色,似乎在对李贵说,昨天你不是死活不让出战吗,今天父皇命令来了,你这个老顽固还不是要乖乖听话!

        这一幕让不远处的傅成阳神色相当难看。

        自己这孩子,怎么心胸如此狭隘?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这样下去,怎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帝王?

        倒是和庆襄那小心眼越来越像了……

        傅成阳陡然一惊,他心道,莫非庆襄正是觉得周冲性格像他自己,才对其另眼相看?这倒是……

        他不知该高兴还是难过,只得先转移注意力,毕竟当下还有让他更烦心的事。

        不是李贵被强行要求出兵,而是徐州那边的事。

        昨天晚上在徐州的蜘蛛人员传回消息,说刺杀已经终止,白石泉没有杀死宋谦,目前不知所踪。

        这让收到消息的傅成阳大为火光。

        一个宗师高手会刺杀失败?开什么玩笑!那宋谦又不像苏元这个怕死鬼一样,天天穿着普通铠甲混在兵堆里。

        那宋谦可就是堂堂正正住在州牧府,这还能刺杀失败?干什么吃的!

        毫无疑问,这次失败和武功无关,不是白石泉杀不了宋谦,而是其改主意,不杀了。

        傅成阳不知道白石泉为什么改主意,但他知道,宋谦恐怕已经知道幕后指使……如此一来,二人就算是彻底反目为仇。

        “宋谦可不是个胆小鼠辈,那家伙阴狠毒辣,有仇必报,他一定会想法子对付我。我得加以小心才是……”

        傅成阳想着,李贵那边已经开始点兵。

        皇命不可违,尽管内心抗拒,他还是不得不出兵同苏元打一仗。但他心中有数,因此也不会来真的,只想做做样子,“糊弄”一下庆襄皇帝。

        于是,他点了一万兵马,让他们做先锋,从东城门出去,绕城池半圈,突袭北安军大营。

        突袭之后,西、南、北,三个城门都会打开,大部队出去接应——李贵是这么对率领先锋军的将领说的。

        但在他那颗已经冰冷的将军心中,他很清楚,这是谎言,他根本不会派大军进行接应。

        他要用这一万人做代价,让所有人,包括身在宫中的庆襄皇帝都知道,正面开战行不通,沉住气坚守等援兵,以绝对兵力优势碾压才是必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