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144章 火光照京,命数天定(3/4)

第144章 火光照京,命数天定(3/4)

        海州与徐州隔江而望。

        徐州军团早就到达京城,此刻参与中心长街混战的便有徐州兵。而海州兵,则经由东海坐船来到京城东边渡口,进入京城。

        周丞早就在等候这支军队。

        这是赵志广指点他的,要他率领海州军参与守城之战。

        赵志广先前断定,庆襄皇帝经由傅成阳一事,一定会对周冲生出疑心。这个时候,周丞再大力表现一番自己,抢夺庆襄欢心的概率自然会大一些。

        而有什么方式,能比主动带兵参与作战更能表现自己的。

        只是他实在没想到,京城会这么快被攻破。

        以至于当周丞率领海州兵团到达时,不得不在中心长街同北安军正面碰撞。

        此时在正面前线,京城守兵几乎已经溃败,李贵也无力回天,他们李家的人大多都战死了,对战局却没有丝毫改变的可能性。

        哪怕是周丞率领海州兵团到来,也不过是多拖延些时间罢了。

        想到这一点的李贵,不免悲从中来,他李家世代英名,如今就要毁在这一代,这让他到了九泉之下,有何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李老将军,战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周丞到李贵身边问道,李贵摇头不语。

        海州兵来得快,然而崩得却更快。

        理由很简单,京城守军好歹之前还经由李贵“科普”过,对苏元的“异术”有一定心理准备。但海州兵可没有,当他们看到敌人伤口愈合,看到骷髅兵爬起后,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这乘船渡海而来的兵团,同北安军几乎一触即溃,这让苏元都没想到。

        “海州兵战斗力这么弱?”

        他倒是不知,海州兵坐船数日,上岸后还没休息就被周丞拉来打这么一场硬仗,体力已不够。再被这么一惊吓,哪有不溃败的道理。

        海州兵这一溃败,纷纷向后逃窜,带得原本还能支撑片刻的京城守兵也彻底崩溃。像是传染一般,士兵们争先恐后往后跑,完全失去了作战的勇气。

        完了。

        李贵一看这情形,登时心如死灰。

        “殿下!”

        这时禁卫军到来,来到周丞身边,对他急道:“请立刻随我等离开!”

        “好,去皇宫!”

        周丞也不傻,军队都崩溃了,还留在这等死?退回皇宫内城,说不定还有活路。

        然而禁卫军却摇头道:“不,殿下,我们要去东城门,去渡口坐船!”

        “坐船?”周丞一怔。

        一旁李贵却早已做好心理准备,说道:“圣上这是要弃守京城,坐船逃走了。”

        他话音刚落,眼神陡然凝结。

        内城方向,天空忽然大亮!

        眼下还在深夜,照亮天空那红彤彤的亮光,无疑是火焰。

        “皇宫失火了!”周丞也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火光,惊呼一声。

        禁卫军沉默几秒,道:“殿下,圣上已经驾崩。圣上最后的旨意,便是烧毁京城。”

        “什么!”

        周丞和李贵异口同声。

        “请殿下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禁卫军小队不再多说,强行将周丞带走。其中一人不忘对李贵道:“李将军,您也快些去渡口吧。文武百官都要撤走了,船上自然也有您的位置。”

        “我的位置……呵呵。”

        李贵瞧着带周丞离开的禁卫军,苦笑一声。

        “败军之将,还有什么可活。我李家宁肯随京城一同葬身大火,也绝不苟且偷生!”

        他长啸一声,转身看向汹涌冲来的北安军,拔剑道:“愿死者随我来!”

        他豪气尚在,却已无人响应。

        “哼!”

        赵云冲杀至近前,面对李贵拼死,毫不留情,一枪送出。

        噗……

        李贵胸膛被银枪贯穿,随后为赵云高高挑起。

        “主帅已死!尔等投降不杀!”

        李贵这么一死,其他士兵再也无作战欲望,也不再逃跑,纷纷跪地投降。

        苏元这时也已从城墙上下来,他在上面看到内城的冲天火光,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全速去东城!”

        他已猜测到庆襄老儿放弃京城要逃,放弃还不算,居然还纵火烧毁,这实在够无耻,不过也很符合老东西性格。

        就这么放那群达官贵族坐船走,苏元肯定不甘心,他和赵云带领骑兵全速追击。

        待靠近内城时,大火已经蔓延开来,不只是皇家宫殿,连诸多民房都被点燃烧毁,一些百姓来不及逃出房间,都被烧死在其中。

        还有不少人被火焰烧身,挣扎惨叫着在地上打滚,滚烈的浓烟活生生呛死了不少人,痛呼和哭泣声不绝于耳,整座内城宛如人间炼狱般可怖。

        “让我抓到他们,我非活剥了这群狗日的!”

        苏元双目赤红,他留下大量士兵让他们帮忙救人灭火。房屋烧了就烧了,救人才是最主要的。

        至于他自己,则和赵云带领一些轻骑继续追击。

        追至东城门时,还有些守军留在这里断后,苏元这次毫不留情,让梅兰竹菊持剑过去尽数杀死,冲出东城门,一路前追,路上碰到不少马车。

        马车里大多是富商,他们是后一批逃走的人,苏元不管他们,只继续加速,待渡口出现在视线内时,两大艘船正在上人。

        其中有人看到苏元骑兵,顿时大叫:“北安军追来了!快行船!!!”

        “等等,我还没上去啊!!”

        “起锚!起锚!”

        众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地要开船走。

        有些是东西运上去了,人还没上去。有些则是人上去了,东西还没上去。

        但攸关生死时分,财物还在下面的也都不管了,先保证人能上船。船工也迅速起锚划桨,让船离开渡口。

        一些没来得及上去的急坏了,干脆噗通跳下水,希望能抓住船身爬上去。一个男人不顾身边妻儿,自己也跳下去,抓住一根船桨,让船夫拉他上去。

        “放开!狗东西!”

        船夫这会儿也急着逃命,招呼旁边的船夫一声,后者立时抡起船桨,朝着那男人脑袋就是一下。

        砰的一声,男人闷哼一声,双手松开沉到海底,徒留下岸边妻儿无助地哭喊。

        苏元远远看着船走,急得没办法,等到渡口时,两船已划出两三百米,其他的船则都被毁掉,无法使用。

        “该死!”

        他急中生智,立刻把八牛弩召唤出来,他自己亲自拉绞轴,赵云等士兵也都拉动,朝着远行的船发射弩枪。

        弩枪不够,赵云干脆把自己那根银枪也塞在其中,一并发射出去!

        嗖嗖嗖嗖!

        十几根长枪射出,其中七八根命中一条船,另外还有两根命中另外一条。

        命中七八根那条肉眼可见地停了下来,看得见上面的人不停忙活,明显是船底被戳漏,漏水走不了了。

        而另外一条因为没被戳穿船底,还能继续前行,苏元也只能干看着其离开而无可奈何。

        他着实被气得不轻,但眼下手中无船,没什么办法。

        “主公莫要着急,起码留下了一条船。”赵云道,“另外一船之人,主公早晚也会将他们尽数抓住。”

        “……嗯。”

        苏元呼了口气,赵云所说不错,起码留下了一条。要是两条船都走了,那他非得气坏不可。

        至于跑掉的那条,也只是暂时跑掉,迟早会把人抓回来。

        ……

        侥幸逃脱的船上,众人劫后余生,都是一脸心有余悸。

        幸亏被那弩枪戳漏的不是他们的船,否则他们留下的就会是他们……落在苏元手中会有什么后果?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还好,还好殿下没上那条船!

        丞相何忠平此刻就在此船上,他看着面色苍白的周丞,心中后怕不已。

        假如周丞上了那条船……刚立的太子估计就要换人了。

        他走到周丞身边,尊敬道:“太子殿下,请您不要过度伤心。等船至海州,我们便安全了。”

        “……”

        周丞大起大落经历地太快,以至于这会儿都不知该说什么。

        憋了好半天,他才道:“父皇最后……立了我做太子?”

        “是的。”

        “父皇他……”周丞神情复杂,双手抱头,“可是现如今,京城都已经丢了,我这个太子,还有什么……”

        “殿下!”何忠平忽然大喝一声,惊醒周丞,“京城虽失,但大周还有十州之地,便是那苏元再打下秦、徐二州,殿下也还坐拥秦南八州。秦南八州土地肥沃、百姓富饶、殿下为何担忧颓废?还请振作一些!”

        周丞被这么一喝,如梦初醒,神情渐渐变得坚毅起来。

        “丞相所说不错!我决不能颓废自误。父皇将重任托付于我,我只有励精图治,训兵秣马,有朝一日打过秦江,夺回京城和各州,这样才能对得起父皇信任!对得起我大周祖宗!”

        何忠平闻言,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殿下胸怀大志,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周丞点点头,环顾一圈船上,忧心道:“许多朝廷命官,似乎都不在此船上。兵部尚书陆广、吏部冯侍郎、工部沈侍郎……”

        他这么一清点,几乎一半朝廷命官都不在。毫无疑问,他们都留在了另外一条船上。

        何忠平沉默不语。他们留下,总好过周丞和自己被留下。

        这都是天定命数,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怪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