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155章 过去的都过去了……

第155章 过去的都过去了……

        一段日子过去,皇宫的废墟残垣已经清理地差不多了。

        园林也正式要开始建造。

        自打苏元要在皇宫遗址上造公共园林的消息传出去后,整个京城就都十分轰动。老百姓们开始都不太相信,一些书生也说苏元在哗众取宠,但当规划完成、公开招募民工时,他们才都无话可说。

        百姓们自然很高兴,那些皇家园林自古以来都是只有极少数王公贵族能去的,或许只有改朝换代时,才会有一群由百姓组成的乱兵能进去看看是啥样。

        在和平年代,百姓想进这种地方一辈子都不可能。但苏元现在要建一个人人都能去的园林,人们自然要拍手称好。

        傍晚,工地之上已经歇了,工人们回去休息,明日再干。

        苏元得了会儿空闲,想来看看进度,却看到周舒正站在一条刚垒好的石墙前发呆。

        他走过去,听到脚步声周舒回过头,看到是苏元,对他微微颔首。

        “你在这干嘛呢。”苏元问。

        周舒神情有些复杂,她抬手按在墙砖上:“这里……曾经是我母亲的居所。”

        “……哦。”

        关于周舒母亲的事,苏元有所耳闻。

        他还是听吕无忧说的,因为吕无忧先前一直在收集皇室相关情报,对于周舒的母亲,苏元只知道好像是发疯而死。

        但从周舒对庆襄皇帝一点感情都没有便能看出,这其中可能有什么内情在。

        “你母亲的死,和别人有关吗?”苏元想了想还是问道。

        他现在已经把周舒当做自己人了,就像吕无忧那样的自己人。

        如果吕无忧有什么烦心事,他肯定要问问。现在周舒在这里感伤,他肯定也不能不管。

        周舒看着墙壁,背对着苏元说道:“母亲她……其实是被逼疯的。母亲当年受皇帝宠爱,为此让另外一名妃子心生嫉妒。为了诋毁母亲,那名妃子刻意散播谣言,说……”

        “什么?”

        周舒沉默了一下道:“说我母亲和宫中带刀侍卫有染。”

        苏元闻言奇道:“这种谣言,庆襄老儿会相信?后宫不是只有太监和宫女能进去吗?”

        关于后宫妃子和侍卫有私情,这种“花边新闻”几乎各朝各代都有,但真实度都不太高。因为许多朝代都是明令禁止侍卫不得入后宫的,违者死罪。

        要是说侍卫偷偷潜入后宫,也有些说不通。后宫那么大,从没进去过的侍卫就算潜入进去,不迷路就不错了。再说在这种隔离情况下,妃子和侍卫几乎见不到面,面都见不到,要产生私情太难了吧。

        “他天生爱猜疑,听到些流言蜚语就开始疑神疑鬼。”周舒说的他自然是指庆襄皇帝。

        “流言流传出去后,他一直逼问我母亲,甚至用暴力虐待她。并且将诸多侍卫都打个半死,带我母亲到他们面前,逼她指认是谁。”周舒语气中满是愤恨,“这本来就是无中生有,我母亲怎会承认?最后一连几天被他让宫女关押询问、不允许睡觉,我母亲才会疯了……”

        周舒肩膀微微颤动着,声音越来越低。

        苏元迟疑一瞬,还是走上前去,轻轻抬手按在她的肩上:“没事了,都过去了。现在庆襄皇帝死掉,你也算是报仇了。那个散布流言的妃子呢?”

        “……母亲疯后,他心中害怕,就让人用慢药毒死了我母亲。至于那名妃子,也在被他发现是散播谣言后,吓得悬绳自尽了。”

        苏元点点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人就这么站了一会儿。

        须臾,还是周舒先转过身来,脸上挂着浅浅笑容:“说出来就宽心多了,谢谢你。”

        “咱们就不用客气了。”苏元见她笑了出来,自己也松了口气,“还没吃晚饭吧?走吧,一起去吃点。”

        “好。”

        两人回去住所,大管家杨镇已经做好了晚饭。

        “公主殿下您回来啦!”

        小清和小月甜甜喊道。

        杨镇从太原过来,周舒这两个侍女自然也跟了过来。

        她们在太原的时候就一直惦记着周舒,听说京城打下来后也是急着想要过来。但她们两個女子自己上路还是有危险的,只能等到杨镇启程,才一起跟着来。

        周舒此刻坐下,听到二人称呼,道:“不是和你们说过了吗,以后叫我小姐就好。”

        她从去太原后就不以公主自居了,尤其现在苏元攻下京城后,她对其他人都是以北安军中一份子的身份,而不是还抱着大周公主这个名号。

        “知道了,下次不会叫错了……”两个侍女连忙认错。她们已经被纠正过好几次,要是再不改,真惹得周舒生气,她们肯定是要倒霉。

        “呵呵,快吃吧,一会儿饭菜都凉了。”杨镇道。

        几人围着小桌坐下,吃着朴素但不简陋的晚餐。苏元其实不是很饿,他现在辟谷功的修炼进度,已经让他可以初步做到两天吃一次饭就好。

        但他还是坚持每天吃个晚饭,这倒是很贪吃无关,而是他还是想保留一些自己正常人的习性。毕竟他不可能做到像真缈那样,真的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

        一边吃着,几人一边闲聊天。

        聊起周丞在云州建立的新朝廷时,周舒道:“周丞性格同庆襄类似,十分记仇但也十分患得患失。在没有把握之前,他是一定不敢派兵北伐的。”

        “北伐?他就是想,又哪来的兵。”苏元笑道,“别看庆襄皇帝能召集各州来勤王,但那时候,我估计各个州牧都没想到京城真的会陷落。他们都担心,别人去了自己不去,事后一定会被庆襄报复惩治。”

        “但现在周丞一个丧家之犬,带了一群同样是丧家犬的大臣跑到南边,谁还会听他的?他想一句话就调集江南八州兵力北伐,根本不可能。”

        周舒点点头,赞同道:“你说得很有道理。”

        小清和小月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但也忍不住想要插上一嘴。

        小清道:“那南边的皇帝要是不北伐,王爷就成了北边的皇帝吗?”她挠挠头奇怪道,“这样南北就有两个皇帝了。”

        “统一全国前,我是不会做皇帝的。”苏元道。

        周舒看了他一眼:“统一后,你会做吗?”

        “……”

        苏元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现在也没想好,等真的统一后,他究竟要做一个什么角色。但他能确定的是,他一定不会轻易放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