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开局十万西凉铁骑在线阅读 - 第164章 海上血战,一触即胜

第164章 海上血战,一触即胜

        鸟冈县渡口。

        一队武士,两队足轻,总共三百人在此聚集。

        他们是由上宫信玄派出,目的地是前往小津岛,将岛屿从南周手中接管过来。

        上宫信玄已经和南周皇帝周丞达成协议,约定在大后天交接小岛。大后天交接,今日便要出发才行。

        这些人将作为先头部队前往小津岛,将岛屿接管后,后续几日,还会有大量士兵乘船过去,在小津岛上打造防御体系。

        出发时刻,他们个个都很兴奋,因为先前上宫信玄对他们说,得到小津岛,是进攻大周的一个开始,一个象征。

        拿下小津岛后,之后幕府便会准备进攻大周。到时候大片肥沃的土地都能归东倭所有,东倭每个人都能过上无比幸福美好的生活。

        上宫信玄描绘的前景很宏大,很灿烂,底下士兵们也正是为了这一前景,才愿意誓死跟随在他左右。

        毕竟现如今的东倭,无疑是一個很黑暗的地方,许多普通平民连件衣服都没有,一些人每日就赤脚在地上走来走去。

        在这样一个地方,上宫信玄站出来说跟随他就能打下大周,那自然会赢得众多底层百姓的支持。其他幕府将军就是在这一点上不够精明,他们的视线大多还放在东倭国内,不及上宫信玄目光长远。

        口号喊了这么久,如果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不能真正得到大周土地,只靠隔三差五去海岸抢抢贫穷的大周渔民,那也无法让大家信服。

        且上一次抢劫行动还圆满失败,四百多人全折损进去,这让上宫幕府内滋生出许多不安情绪。这四百多人都是有各自的亲朋好友,死掉四百多人,受到影响的却可能要翻一个一两倍,达到上千人。

        恰好这个时候南周皇帝主动要送出领土,这让上宫信玄喜出望外,他也要借助这个“开疆拓土”的机会,来安慰自己的手下们,让他们知道,跟随他是有光明未来的。

        “准备出发!”

        武士队长一声令下,渡口边的足轻和其他武士纷纷上船。

        这次他们没有像上次袭击京城渡口一样,乘坐快舟,这次乘坐的是双层帆船。

        作为岛国,尤其将掠夺外国资源作为导向性政策的岛国,对于船只的建造是十分用心的。这一点比大周不知要强上多少。

        上宫信玄投入大量资源,建造有多种船只。其中快舟只是最不起眼的一眼,用来进行快速行动、短距离内的掠夺战。

        而如果要长途航行,就必须用到双层帆船。这种帆船灵活程度不及快舟,但承载人数更多,而且船体更加庞大、稳固,遇到一些较强海风也不用担心船体会被吹垮、掀翻。

        乃至船上还装有大量鱼叉,用来对付一些鲨鱼之类,不求击杀,只要将其逼走便可。换做小舟,一旦在海洋里碰上鲨鱼,被其轻轻一撞就要舟翻人落海,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一共五条双层帆船起航,按照既定航线向小津岛而去。

        船上足轻和武士们面带微笑,期待着美好未来,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却是一概不知。

        ……

        海洋航行,航行时间、速度、航线,都是需要严格保密之事。

        如果这些被敌人知晓,就可能面临伏击。

        陆地上遭受伏击,逃生可能性还会高一些。没有马还有双腿,四面八方总有可能找出条生路跑走。

        可在海洋之上,人是非常脆弱的生物,没有船,人根本生存不下去。一旦遭受伏击,船只受损,那船上的人就算再厉害,也只有乖乖等死或束手就擒,没有其他选择。

        因此保密、侦查、隐藏,都至关重要。

        但东倭却并不在乎。

        上次袭击失败,他们还未吸取足够的经验教训,乃至上宫信玄本人,都深信是幕府内出现叛徒,这些时日还一直在试图抓出内鬼。

        从上到下,根本没人愿意承认是北安军防守做得好,那就更没人会承认,北安军有任何海战能力。

        这份不愿相信,让东倭连海面侦查工作都懒得做。他们打心眼里认定,连大周之前都没有侦查船在海上,何况北安军这个新生的政权?

        在东倭看来,北安军更像是昙花一现的造反队伍,迟早会失败。而国祚连绵数百年的大周,才是那片广袤大地最正统的主人,也是他们真正的敌人。

        东倭如此轻视北安军,便让他们忽视了侦查工作。因此,京城渡口数十条小舟加上数条多桨船出航后,东倭根本丝毫未察。

        一条多桨船上,戚继光正同其他海兵一起,整齐统一地划着船桨。

        他作为海军主将,这次肩负起截击任务的重任,负责带领海兵,将东倭派去接管小津岛的海兵消灭。

        哪怕苏元没有要求,戚继光自己心中也给自己定下目标,那便是只许胜不许败。而且胜利还不够,要是大胜。

        这是北安军海军第一次出战,只有获得一次大捷,才能对得起王爷信任,对得起投入的巨大资源。

        因此,这次行动戚继光将所有战船全部派出。

        其中五十条快舟是缴获自东倭,另外十条多桨船,则是他主持建造而成。

        所谓多桨船,又称“蜈蚣船”,其特点便在于船桨多。一条船上,负责划桨的士兵足有十人,算上划桨士兵,整个船体可容纳三十人。十条便是三百人。

        加上每条快舟上六人,此次出动海兵足有六百人。

        这六百人除戚继光外,有五百五十名苏元新召唤出的楼船卒,他们个个精通水性,是一等一的水中好手。根据戚继光几天训练、指挥,他有把握,这五百多人,就算碰上双倍乃至三倍之多的倭寇,都能将其战胜。

        而另外四十九人,则全都是有武功在身的江湖高手。

        自从苏元发现小规模战斗中江湖高手的强大之后,他便要用在各个方面。此次海上截击战自然算是小规模战斗,派他们去非常合适。

        戚继光正在划桨,这时,一条小舟从前方逆回,来到其浆船周边。

        其上的士兵汇报道:“大人,已经发现敌人踪迹。”

        这支小舟是专门派出去的侦查船,戚继光闻言,立刻询问详情。

        须臾后,他得知东倭这次只派出了五条双层帆船,霎时便有了信心。

        本来打算破船杀人的他,却是改了主意。

        他下令让船队分开航行,以一种半圈阵型扩散开,意图让东倭船只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包围。

        行动进展得很顺利,当戚继光视线中看到东倭双层帆船所在时,包围已经初步完成。

        五条帆船上的倭寇对此还一无所知,他们只顾着唱歌,谈笑,注意力根本未放在海面上。一直到一名倭寇兵到船边放水,才看到视野尽头那个不小的黑点。

        “那是?”

        士兵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随后便大嚷大叫起来。

        “喂!快看!是船!”

        “什么?”

        “还真是船!周朝的船吗?”一名武士刚喝下一壶米酒,醉醺醺地笑着说道,“难道是特意来迎接我们的?哈哈……”

        啪!

        醉酒武士的笑容被一巴掌打断,武士队长怒骂道:“混蛋!还喝,是敌船!快准备战斗!”

        “敌船?!”

        醉酒武士立刻清醒了不少。

        几条双层帆船上的东倭兵都是又惊讶又紧张,手忙脚乱地拿起武器。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敌船出现,要知道,在东海海域,一直以来都是他们东倭的船在横行无忌。

        大周以前虽然有船,但基本都是用来防卫的,很少开出渡口。而其他如“下丽”这种国力极弱的小国,就只有可怜的渔船,没有战船。

        整片东海说是东倭的内海都不为过,现在怎么会出现敌船?

        这时一道惊呼响起:“后面!后面也有!”

        众人都集中注意力去看前面海面上靠近的船只,却是忽略了后面,有人一叫其他人才发现,后面也来船了。

        这是……包围?

        负责此次行动指挥的武士队长额头冒出冷汗,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但长久以来东倭在东海上横行无忌的姿态让他冷静下来,他下令道:“全速前进!待靠近前方敌船后,直接撞翻他们!”

        “是!”

        靠着双层帆船的坚固和体量,东倭士兵并不把敌人那小舟和低矮的多桨船放在眼中。

        而且一看到那些小舟,这些东倭兵还十分恼怒。毫无疑问,他们能认得出,那都是他们东倭建造的战舟。

        武士队长更是怒道:“是我们的战舟,这些该死的北安军,我们这次一定要干掉他们,为小野等人报仇!”

        “是!”

        众人的斗志都燃烧了起来,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双方战船碰撞在一起。将敌人的船只撞翻还不算,他们还要拿着短刀跳进水里,把敌人全都砍杀。

        与此同时,戚继光望着东倭五条帆船加速,也明白敌人意图。

        这些双层帆船的确更坚固,若是正面碰撞,多桨船会被撞翻。为此,他让划桨的士兵们加快速度,让船斜行,避开敌人的正面冲撞。

        这一点不难做到,多桨船不够坚固,可在转向的灵活度上,却不是双层帆船能比的。

        于是,待双层战船靠近后,本来憋着劲想撞翻几条北安战船的东倭士兵,发现敌船就像泥鳅一般,十分轻松地避开,让他们有力无处使,十分憋屈。

        当下战船贴近,双方兵士都能看到对方神情,与东倭兵一脸咬牙切齿不同,戚继光这里的士兵大多面无表情。只有那几十名江湖高手,纷纷站立而起,跃跃欲试。

        “各位好汉。”戚继光道,“还请不要将船毁坏,只杀敌便可!”

        “我等明白!!”

        早就迫不及待的江湖高手们听戚继光下令,纷纷长啸一声,登船而起!

        数十人高高跃起的身姿,如同大鹏展翅,把双层帆船上的东倭兵吓得不轻。

        他们这次出动的只有足轻和武士,能与江湖高手一较高下的忍者,却是一个没有。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匹敌数十江湖客?

        何况还有五百多名训练有序的楼船卒,除去需要操纵船只的士兵,其他人在戚继光一声命下,也纷纷将钩锁投到东倭帆船上,纷纷跳下水,抓着钩锁攀爬上船。

        船上的东倭足轻奋力抵抗,但甫一接触,就为江湖高手们杀伤大半。

        尤其一名先天高手,在这种战斗中,说是战神毫不为过。他内力迸发,双手化掌刀,左劈右砍,顷刻间便独自斩杀敌三五十人。

        戚继光在下方看到这一幕,心道都不用楼船兵动手,单单这些江湖高手,甚至单单那先天高手一人,就足以杀尽这几百倭寇!

        “该死!不许退!和他们拼了!”

        武士们吼叫着,砍翻几名后退逃跑的足轻,挥着武士刀朝肆意屠戮的江湖高手们冲去。但他们这些武士,充其量不过是精锐一些的士兵,面对有武功在身的人,依然无能为力。

        那先天高手只是不屑一哼,爆发出一成内力,形成内劲冲击就将七八名武士震倒在地。随后楼船卒们一拥而上,用着在海战中十分轻便的弯刀,将那七八名武士割了脑袋。

        这种一面倒的局势令东倭剩下的士兵彻底崩溃,他们胆子都被吓破,不敢再打,纷纷跳水想要逃生。可水里早已有一些楼船卒在守株待兔,东倭兵一跳下来,就被他们用弯刀杀死。

        甚至一名倭兵跳下去时,底下正好一个楼船卒在举着弯刀,直接刺啦一下,从小腿到脑袋,割出一大条长豁口。

        这碾压般的战斗只持续了不到几分钟就结束,北安军几乎无损,东倭六百士兵则死伤九成,剩下一些幸运儿,则奋力在噗通向远方游去。

        戚继光没有让士兵去追,没必要,在这种海洋里,人靠双臂又能游多久?体力耗尽后只会淹死。

        况且……

        他站在船边,望着下方被东倭兵鲜血染红的小片水域,眉头微微皱着。

        “我们得快点离开。”他对手下士兵们严肃道,“这么浓郁的血气,可能会将鲛鲨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