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安宁赋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救驾

第九十七章 救驾

        郊外的事情处理完后,高桢将洛清芷带回营帐,可是却没有第一时间解开她的穴道。

        高桢蹲在洛清芷的面前,有些委屈,也有些气愤。

        「阿洛,你怎么总想跑呢?」

        洛清芷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眨着眼睛。

        可高桢却没有任何解开穴道的行动,继续说:「阿洛,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来试探你了,你也别再想离开了,好吗?」

        高桢带着祈求的语气,可洛清芷看着它依然猩红的眼睛,回想他一直以来的举动,顿觉不妙。

        「好吗?」高桢继续说着。

        洛清芷点头。

        高桢展露笑颜,洛清芷再次眨眼睛,似乎是在说着,让他解开穴道。

        「我出去处理一点事情。」高桢如同没有听懂一样,自顾自的说完,便离开了营帐。

        一个时辰后,穴道自动解开,洛清芷打开营帐,守卫增多。

        「芷心姑娘呢?」

        守卫回答:「姑娘在另外一个营帐好好的待着。」

        「我要见她。」洛清芷说着。

        「在少主回来前,您哪里都不能去,谁也不能见。」

        洛清芷关上门,在房里等待。

        一等便到了夜晚,她的视力再次变得模糊。

        房门被打开,她立即看过来。

        「你去哪里了?」洛清芷问着。

        高桢慢慢的走过来,笑笑,「阿洛是在担心我,还是担心别人?」

        洛清芷走过去,摸索着找到他的手臂,探了上去。

        「到了晚上,你还是看不太清,是吗?」高桢问着。

        洛清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他,「你吃了什么?」

        高桢也同样回避这个问题。

        洛清芷说着:「你没有发现,你的戾气越来越重了吗?」

        高桢没有回应,只是问着:「到了晚上,你的眼睛还是看不到,是吗?」

        洛清芷深深叹息,「我不回答你的问题,你也就不会回答我的?」

        有了这个结论,洛清芷和高桢开启了一段密集的问答。

        「是,我的眼睛到了晚上还是看不到。」

        高桢问:「今天如果不是我用了白玉珏,你真的会离开,是吗?」

        「是。」

        高桢又问:「如果这个皇位我一定要争,你也会真的与我为敌?」

        「是。」

        洛清芷的每一个答案说出来的时候都毫不犹豫,高桢的脸色也越来也差。

        「我回答了你那么多问题,我只需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洛清芷说着。

        高桢点头,「你问。」

        「你吃了什么?」洛清芷问着。

        高桢从怀里拿出黑色的瓷瓶,「母妃给我的,可以增强我的功力。」

        洛清芷接过药瓶,取出一粒药观察了许久,从前从未见过。

        「不准再吃了。」洛清芷说着。

        「……」

        高桢没有回答,也没有从洛清芷手里抢过。

        洛清芷看不太清,所以,她也不知道,高桢现在一脸委屈。

        「二郎,如果过去有什么事情,我没有表达清楚,我可以再说清楚一点。」

        高桢别过头,不想接这个话题。

        洛清芷拉着他的手臂,「那时,没有救下你的父皇,没有护住你,是我的问题,可是,如今你重燃战火,有多少无辜的人会遭殃。」

        「停下吧,二郎。」

        高桢低着头,思考了一会,说:「我还可以回头吗?」

        洛清芷觉得事情有了转机,立马点头,肯定的说:「当然。」

        高桢抱着她,将下巴放在她的肩颈上,有种想把她嵌入自己身子的意味。

        「不,阿洛,我回不了头了。」

        洛清芷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尽管现在的她根本看不清高桢的样子,可她还是盯着高桢,一字一句的问着:「我不明白,你明明可以靠着正道赢得这个皇位,我也会帮你,可你,为何非要以谋逆的罪名去争这个位置。」

        高桢别开视线,淡淡的说:「用正道,需要几年,五年,十年,还是二十年?」

        他抓着洛清芷的手臂,「阿洛,国子监的事情,他想让我下狱就下狱,想停止我们的婚礼就停止。」

        高桢深呼吸,认真的说:「阿洛,我不想自己和你的命运被别人安排。」

        洛清芷摇着头,「二郎,事情不是这样论的,先不说这次战役的胜负,即便你赢了,你就真的可以完全主宰自己的命运吗?你母妃?欧阳家?或许未来还有其他人......」

        「那我为何还要去争这个皇位?」高桢说着。

        「为了沉默的大多数。」洛清芷认真的说着,「二郎,你自小生活在皇宫,也经历苦楚,该是最明白身不由己的滋味。」

        洛清芷摸索着,拉起高桢的手,「二郎,我们来改变这个局面,可好?」

        高桢有些松动,洛清芷继续说着:「相信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好。」

        见着高桢终于首肯,洛清芷松了一口气。

        「咚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洛清芷不自觉的心慌,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变故。

        门打开,欧阳洪有些兴奋的说:「成功了!」

        高桢一头雾水,「什么成功?」

        欧阳洪解释着,「太妃娘娘没有跟您说?皇帝御驾亲征,被我们围在寻阳城了。」

        高桢下意识的回头望向洛清芷,看着她一脸担忧的模样,还是解释,「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

        洛清芷低着头,思考着武昌距离寻阳的距离,她想着,「如果快马过去,两个时辰可到。」

        「给我一匹快马。」洛清芷说着。

        高桢说:「别去。」

        「如果陛下现在有事,那么,一切都来不及了。」洛清芷说着。

        欧阳洪不清楚两人之间的事情,只得站在原地,等待着吩咐。

        或许是老天爷也希望洛清芷去阻止这件事情,原本还模糊的视力,突然间清晰无比,连失去许久的内力也突然回来。

        她来不及多解释,一掌过去,推开欧阳洪,跑出账外,抢了一匹马,就在高桢震惊又失望的眼神中,扬长而去。

        「殿下,不拦着吗?」欧阳洪问着。

        高桢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呆在了原地,欧阳洪又说:「殿下,我带人去追。」

        「不用了,回不来了。」高桢轻声说着,两眼一黑,吐了一口鲜血,晕倒过去。

        在闭上眼睛的瞬间,视线里是洛清芷飞扬的身姿。

        洛清芷一路狂奔,来到平北军驻扎地时,洛臣惊喜的大喊。

        「主子!」

        「先别寒暄,带五千轻骑兵,与我去救驾。」洛清芷说着。

        洛臣见着洛清芷一脸严肃,洛臣立马转身去点兵。

        听到响动,风自南和秦殊也出来。

        洛清芷说:「芷心还在高桢哪,去把她接回来。」

        风自南点头,「是。」

        「主子,点好兵将了。」洛臣大声说着。

        「好,洛臣跟我走,其他人留在这。」

        一行五千多人,急行前往,所过之处皆是席卷的灰尘。

        两个时辰后,天刚蒙蒙亮,洛清芷达到寻阳城外,此时,城门已经被攻破。

        洛清芷下令,「洛臣,你带两千人从右翼上山,用弓箭手压制。」

        「是。」

        「其他人与我从正面攻击。」

        「是。」

        洛清芷历来喜欢快攻,对方似乎是没料倒会有援兵,不过一会,竟然下令撤退。

        城墙上的高衍看着城墙下的洛清芷,两人对视着,只是心境不同。

        「中计了......」洛清芷心想。

        洛承带着余下的士兵清扫战场,洛清芷走上城楼见驾。

        「参见陛下。」

        高衍第一次没有阻止洛清芷的行礼,他盯着洛清芷看,过了很久,才说了第一句话。

        「你的眼睛,好了。」

        洛清芷点头,「是的。」

        一阵沉默。

        高衍说:「朕,我,不知道他们会围攻。」

        洛清芷点头,「臣知道。」

        高衍看出洛清芷心绪不佳,以为是自己来到战场给她造成了麻烦。

        「抱歉,我......」

        洛清芷摇头,转身看向武昌的方向,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哎,回不去了......」

        高衍的关注度都在洛清芷身上,自然听到了她的这句话,他思考了一会,试探的问:「你觉得太妃是故意来围攻,也是故意将消息告知你。」

        洛清芷没有言语回应,只是深深的叹息,「我已经劝服了高桢了。」

        「你觉得,她是想离间你们?」高衍问着。

        洛清芷转头看向高衍,「陛下,我认真问您,您和太妃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高衍似有一些犹豫,想了想,才慢慢说着:「想必你也知道,她曾经被父皇指婚给我,我虽不喜,可是也没有过多的反抗,便接受了,后来,我发现先帝钟情于她。」

        高衍没有继续说下去,洛清芷猜测,「所以,你就让太妃嫁给先帝,以此为借口。」

        「是。」

        洛清芷点头,「怪不得,你对他们母子那么狠。」

        「......」

        高衍问:「你没有想过,是他们母子恨我吗。」

        「......」

        洛清芷摇头,不想再去思考其中的关系。

        「如今,开战是必然的,那么,陛下如今怎么想?」

        高衍毫不犹豫,「叛军就该伏法。」

        洛清芷恭敬的行礼,「臣有把握此战必胜,可是,臣也有一个请求。」

        高衍没有问洛清芷的请求,直接说:「朕准了。」

        「......」

        高衍解释着,「凭你今日在朕于他之间,选择了朕,你要什么,朕都可以答应,包括,放过他。」

        /89/89756/20971251.html